未分類

慕玦寒冷哼一聲,「要是沒有,我怎麼會讓他送你來呢,你聽聽這是什麼?」

慕玦寒丟過來一個錄音筆,裏面是林央央和慕玦寒的聲音。

【「是不是你乾的?你想殺了安遙?」慕玦寒陰冷的質問道。

林央央笑的猖狂,「君岑安,你是她誰啊,你不會就是一個舔狗罷了,你真的以為安遙會喜歡你?就是我乾的怎樣,我就是想殺了她!」

……】

接下來是一段玻璃器具摔在地上的聲音,李柱聽到這裏臉都白了,這下他怎麼也解釋不清了,要是錄音筆送去法院,他鐵定會被判刑!

「我求你了,大哥,哥算我求你好不好,別讓我去坐牢!」李柱一邊打着自己的臉,一邊苦苦哀求着慕玦寒,「是我財迷心竅,是我不是人,我求你了啊哥!」

安遙只覺得好笑,為什麼這些人明明自己做錯了事情,卻還天真的以為別人能夠原諒他?她可是差點死掉!

「我不同意,你既然做了,就必須承擔應有的代價,我安遙不是軟柿子,君岑安,報案!」

李柱苦苦哀求無果,最後被警察帶去審問,之後的情況安遙不是很了解,她最近正在忙着訂購珠寶。

可是一周后,安遙接到了醫院裏的電話,說是讓她帶着個人證件去醫院核實某些問題。

「讓我的助理去可以嗎,我有點忙。」

電話那頭的聲音夾雜着莫名其妙的情緒,最後壓着嗓子回應,「安女士,不可以的,您必須親自來,醫院有規定,不能別人代替的。」

安遙答應后掛斷了電話,讓助理取消自己後半天的行程,她也順便休息一下,最近的盈利很是豐厚,她頗有些自得。

醫院裏,安遙被安排在一個等候室里等待,可是好半天她只聞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並沒有什麼人來。

安遙打通剛才的電話,「喂,好了沒有啊?」

電話被掛斷,進來一個穿着護士服帶着口罩的女人,全身被捂的很是嚴實,安遙莫名感覺到了一陣不安,不過她還是調整了自己的情緒,按照那個護士的要求填寫了一系列的資料。

「好了,您可以離開了。」護士淡淡的開口。

安遙點點頭,瞥到了護士手腕帶着的玉鐲,是個A貨翡翠,種水很是透亮。

可是奇怪,安遙離開醫院后就覺得身體好累,渾身不舒服的感覺,想了想可能最近自己太累了,正好賺了錢,打算給安陽那個小子買輛車去。

4s店裏的老闆很是熱情,尤其是在安遙全款買下最新款瑪莎拉蒂的時候更是熱情似火。

安遙本想打個電話給安陽,但又反感孫瀟瀟,所以打算開着新車去安陽學校,結果在半路看見了之前那個護士從一個化工研究所里走出來,安遙能認出她來完全是因為護士手上的玉鐲。

學校里,安遙一身靚麗的風姿惹來了不少帥哥美女搭訕,安遙頗有些感慨,想起來自己還是校花的時候,好不容易碰見一個認識安陽的,那人卻說安陽一周沒來上課了。

「什麼?這臭小子,我知道了,他平時都去哪裏啊。」

那熱心同學連忙指著學校後面的樹林,「那裏有個大石頭,他平常最愛去那裏寫生了,不知道他最近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安遙遞過去一沓紙幣,「同學謝謝你昂。」

「哎,我不要,我不能要。」

安遙轉身瀟灑的上車,「給你就拿着。」

學校後面的樹林里,有個身影瘦削的男孩子再不停的畫着,然後又撕掉,再畫,再撕……

如果仔細從那個被撕掉的畫里看過去,畫里都有一個女人,那女人笑的明媚烈焰,是他的安遙。

安陽痛苦的掙扎著,為什麼!為什麼是他!他為什麼要承擔這些!他明明才二十歲……

「臭小子不去上課在這裏幹嘛呢!」安遙惱怒的聲音傳來,一度讓安陽以為是自己的幻想。

「姐?你怎麼來了?」

安遙把車鑰匙扔了過去,語氣頗有些埋怨,「有些人啊,飯做的好好的,衛生打掃的好好的,說走就走了,豈不是要餓死我,我這不是來哄哄這個某人嗎?」

安陽差點憋不住眼淚,「我還以為你不喜歡吃我做的飯,就不敢去了。」

還有,我快死了,我怕我會變醜,會吐血,怕你會嫌棄我……

「少貧嘴滑舌!車送你的,最新款,有空就去給我做做飯,臭小子。」安遙倚靠在樹後面笑着說,微風拂過她的碎發,一笑傾城。

很久很久以後,當安陽再次想起來這個微笑時,還是忍不住醉了心。

安遙本想讓安陽開車送自己回去,可是剛一抬腳,就覺得自己要暈倒,只能快點催促安陽。

安陽開車到了安遙的別墅后,發現安遙睡著了,怎麼也叫不醒后才意識到問題的不對勁,急忙打電話給君岑安,這個世上如果有一個人會不顧生死的偏愛安遙,那一定是君岑安。

慕玦寒懶洋洋的接到了電話,「喂?」

「君岑安,我姐暈倒了,我現在開車送她去醫院,我……你快……快!」

電話戛然而止,,慕玦寒瞬間慌亂了心,該死!那個女人到底怎麼了! 一個氣質不俗的男子,穿著粗布麻衣,在田間地頭檢查水源,看著田裡生長的水稻,心滿意足的笑了。

在不遠處的綠洲,一個滿臉威嚴的人正在放一大群羊,驅趕它們吃草。

本應該是當帝王的人,現在卻開始放羊,看著有點違和。

而在綠洲古城裡,有人賣早點,有人開酒肆,如凡人一樣,忙碌著生活。

紅姑娘結巴道:「他們……他們都是……這個裡面的人嗎?」

藺九鳳點頭,道:「每一個都很強大。」

「那他們現在?」紅姑娘一臉驚駭道。

「如你所見,他們在體驗生活。」藺九鳳平靜道。

「這也算體驗生活?」紅姑娘覺得不是自己傻,就是他們傻了。

都是王者戰力以上的人,會靜下心來體驗生活?

她不由得看向藺九鳳。

藺九鳳無辜道:「我也在體驗生活。」

紅姑娘看著院子四周的菜園,家禽,一腦門問號。

「難道這就是你們變強的原因嗎?」紅姑娘問道。

體驗生活,就能變強大?

那她要不要也體驗一下?

藺九鳳笑道:「好了,你這一次重新來到山海世界,到底是為了什麼?」

體驗生活這個話題可以結束了。

這群高手如果不是被藺九鳳壓著,不讓他們離開,誰會靜下心來體驗生活?

「我是來看看,天道門的前輩有沒有出來。」紅姑娘問道。

藺九鳳直接搖頭:「每一個出來的人,都有名有姓,不是天道門的人。」

紅姑娘難掩失落之情,看向山海門戶,道:「我在這邊等幾天吧,看看有沒有我天道門的前輩出來。」

「為什麼這麼執著等他們出來,你很著急?」藺九鳳好奇的問道。

「是的,我很著急,這個世界不單單隻有一個山海世界這樣的門戶,還有許多其他的門戶,你抵擋了山海世界,但其他被遺忘的世界蘇醒了,誰來抵擋?」紅姑娘問道。

「你發現其他世界了?」藺九鳳挑眉。

「發現了一些端倪。」紅姑娘點頭。

「坐下和我詳細說說。」藺九鳳立馬邀請紅姑娘坐下。

這可是意外之喜,每一個被遺忘的世界,都是一處寶藏。

一定可以簽到,區別就是多少而已。

「我只是發現了端倪而已,你知道的,天道門的人,對世界的波動很敏感,我在十萬大山裡,感受到了不一樣的世界波動。」紅姑娘說道。

「十萬大山,妖族的地盤啊。」藺九鳳驚訝道。

「是的,妖族的地盤,我這一次也去探索一番,沒有發現什麼,但世界波動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紅姑娘點頭。

「也就是說,在十萬大山裡,有一個被遺忘的世界,很可能是妖族先祖的。」藺九鳳猜測。

紅姑娘點頭:「沒錯,當然了,短時間內他們是不會露出來,但我要以防萬一,還是要讓天道門的前輩們出現,去封印那邊。」

「我明白了,除此之外,外面的世界,一切都還好吧?」藺九鳳問道。

「一切都還好,江湖之中,廟堂之上,高手如雲,但都十分克制,沒有大的問題,天下的百姓安居樂業,羽化神朝依舊威壓天下。」紅姑娘說道。

「這我就放心了,可以安心的在這邊看守這個山海門戶,不用擔心其他。」藺九鳳滿意道。

只要德帝沒有事情,羽化神朝就沒事,羽化神朝沒事,藺九鳳就不用出去的。

至於十萬大山裡的世界波動,對藺九鳳來說遠沒有這邊重要。

這邊每天都可以簽到,十萬大山那邊只是產生了波動而已。

「對了,你現在到底多強大?」紅姑娘說完這些,好奇地問道。

她此刻才回過神來,這群高手在這裡過著普通人的生活,最大的可能就是藺九鳳鎮壓了他們。

藺九鳳微微一笑,道:「我比他們稍微強大一點而已。」

稍微強大一點而已?

紅姑娘根本不相信,但她沒有再問,而是看向四周,感慨道:「原本屬於風暴眼的綠洲,各方勢力糾纏,現在卻因為你的出現,變成了世外桃源,大家都聚在一起,安靜的生活。」

「如果他們可以選擇,一定不會在這裡和我一樣安靜的生活。」藺九鳳笑道。

「我會在這裡居住幾天,等待一下有沒有我天道門的人出現,如果沒有,我再做其他打算。」紅姑娘說道。

「隨便你,綠洲古城你隨便住都可以,這山海世界每天出現一個人,我覺得你的希望不大。」藺九鳳搖頭道。

紅姑娘笑笑,沒有再說什麼,進入綠洲古城,選擇了原先屬於天道門的院子。

她這一住,就是七天、

這七天里,紅姑娘簡直是大開眼界。

一個個比她強大不知道多少倍的人,做著普通的工作,過著平靜的日子,簡單而純粹。

而每天打開山海門戶那一刻,才是真正驚訝她的時候。

藺九鳳人都沒有出現,就把從山海世界里出來的人擊敗了,乾淨利落。

那從山海世界里出來的人,比她要強大不知道多少倍,紅姑娘感覺自己站在他們面前,渺小的如一隻螞蟻。

可是他們在藺九鳳的面前,也渺小的如一隻螞蟻。

這個對比,讓紅姑娘苦笑不已。

她等了足足七天。

lixiangguo

她糾結的表情盡顯臉上,季宛宛一眼就看出來了。

Previous article

這麼蠢的狗,不知道怎麼能修鍊到了九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