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要做的事情說出來,夜無痕一抬手,便有兩條長約一米手臂粗細的虛無龍影漂浮在密室中。

此乃靈脈!

因為處於封印狀態,那虛無龍影頭顱貼著虛無的靈符,身上更有纏繞著靈符的鎖鏈捆縛。

而哪怕只是一條下品靈脈,論靈氣總量,此靈脈也等同千億下品靈石,精純度上更遠在靈石之上,比之極品靈石亦不遑多讓。

這就是夜無痕身為升龍榜第八的底蘊。

這等尋常修士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之物,他一出手就是兩條。

夫人,你馬甲又掉了! 而這還只是預付訂金!

「兩條下品靈脈,買林紫霄的命,事成之後,我會再追加三條。

若能將他元嬰囚禁活捉交給我,三條之外,我再加五條。」

聲音平靜而清冷,不起一絲波瀾,可那種深入骨髓的恨意,卻不論如何無法掩飾。

兩條加三條,再加五條,那就是十條了!

十條下品靈脈可不是小數目,即便以他身為升龍榜第八,也隱隱有些吃不消

然只要能達成目的,他覺得都是值得的。

三人對面是三個殺神殿殺手。

標誌性的殺神殿殺手裝束,讓他們渾身籠罩在幽暗之中,杜絕靈識查探。

三人皆帶著暗金色面具,面具眉心位置有月牙印記。

這是月級殺手的標誌。

許你來生Ⅱ 月級殺手無一不是手刃過大乘修士的頂級殺手,其數量在整個古玄星殺神殿也數得過來。

也沒急著去收那兩條靈脈,中間一名月級殺手淡然道:「放心,這天底下就沒有殺神殿刺殺不了的人。

況且,就算沒有你們的委託,我殺神殿也必不會放過他。

沒人能與我殺神殿作對,沒人能在殺了我殺神殿之後依舊逍遙法外。

挑釁我殺神殿的威嚴,那林紫霄,必須死。」

很平靜,彷彿要殺林昊如同滅掉一隻螻蟻一般。

這話也不假。

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連續兩名八星殺手以及數十位六星七星殺手摺損已經是既成事實。

林昊若不出現也就罷了,既然出現,那麼幾乎可以肯定最初被滅掉的那一批即便是他所殺,也必定脫不開干係。

夜無痕並未理會這話,淡淡道:「你們怎麼復仇,那是你們的事。

我只希望殺神殿不要再次讓人失望。」

又道:「雖然委託了你們,但我重玄門也不會放棄。

萬一最終林紫霄是落在我們重玄門之手,那麼這兩條靈脈,我還是會收回來的。」

說罷走入密室一角的傳送陣,兩位大乘修士也跟上。

隨著傳送陣啟動,很快三人消失。

便在此後不久,密室之中又迎來一波委託者。

情況差不多,也是升龍榜上的人,也是來委託刺殺林昊,區別就是宗門不同。

類似的情形上演了一共七次,目的都一樣,光訂金殺神殿方面就拿到十四條靈脈之多。

可見殺手這一行當還是很有前途的!

但對於林昊來說這是個好消息。

雖然不知道這些暗地裡的交易,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被盯上了。

二十多個大乘修士的龐大陣容,一邊凸顯著無定城古玄星修真界第二大城的地位,一邊也昭示著各方面的決心。

這是一場復仇之戰,卻也不僅僅是一場復仇之戰!

雖然不知林昊因何消失了那麼久,又因何不見那兩隻小金翅鳥,但幾乎所有人都堅信,殺了他有極大的好處。

除了這些人,還有不少殺神殿的殺手。

旁邊桌上喝酒的人,酒樓門口的賣花姑娘,等等等等,看上去都是很正經的人,其實是殺手。

這就是殺神殿恐怖的地方,一旦被盯上,隨時隨地可能會有匕首伸出來。

這種隱匿手段不可能不出色,可惜在林昊面前完全沒有意義。

也沒想著要去戳穿什麼,對於林昊來說,這樣正好,都省得他去打劫了。

不過感覺還是太夠,是以接下來的一個月,林昊都沒有離開無定城。 「聽說了嗎,林紫霄就在無定城!」

「我聽說那林紫霄身上不但有小金翅鳥,還有好幾樣仙器。」

「據說林紫霄現在已經被盯上了,好幾個大宗門的大乘修士都在等他離開無定城。」

「殺神殿也動了啊,最近這城裡多了不少人,肯定有殺神殿的。」

「有傳聞說林紫霄之所以逗留不走,是因為知曉一個秘密。

據說他準備去無定深淵底下的萬妖窟深處取一件妖族遺留的超級仙器。」

「沒想到那林紫霄竟是妖族之人,妖族之人來到我人族修士地界,欺我人族無人乎?」

「絕不可讓妖族之人在我人族地界肆虐,更加不能讓那賊子取得妖族遺留的強大仙器。」

「這下好看了,除非這林紫霄不出城,否則必定被轟殺成渣。」

「……」

過去的一個月,無定城裡熱鬧非凡,各種各樣的消息滿天飛。

金翅鳥!

仙器!

超級仙器!

妖族之子!

等等等等,隨著越來越多有關林昊的情況被披露,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越來越多,早已不僅僅局限在最初那批人。

這個時候連夜無痕這幫人都坐不住了,顧不得閉關,紛紛關注著林昊的動靜。

一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足夠消息傳得很開,也足夠很多人聞訊趕來。

等我盛開愛上你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的消息,不是沒人懷疑,但更多的還是利欲熏心之輩。

況且也沒人認為這樣的情況下林昊能翻起風浪,是以看似平靜實際上早已經仇恨拉滿。

梅園之中,靈月仙子也在關注。

因為沒有敵意,她大約是最冷靜的一個。

「說說,這些天他都在忙些什麼?」這日一早,她照例詢問林昊的動向。

「回聖女殿下,還跟前些日子一樣,到處吃喝遊玩。

此外就是去各處坊市,揀選材料煉丹煉器煉符,然後往薔薇拍賣行出售。」

貼身女侍回答道,與前些日子並無不同。

靈月仙子不免疑惑。

看似這人一切正常,可就是這份正常,恰好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如此詭異的局勢,沒理由你察覺不到危險,為何你還如此鎮定?」

「難道是有所依仗?」

「什麼依仗能讓你擁有如此底氣,對上如此龐大的力量?」

「你果真沒有其他身份么?」

「……」

腦子裡一團糟。

她本能的知道沒這麼簡單,甚至於她都感覺這些留言來得蹊蹺,可她就是想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

也沒說什麼,深吸一口氣,她問道:「聖地那邊如何,可有消息傳回?」

女侍衛搖頭:「沒有,疑似有高人遮蔽天機,根本無法探知有關此人的一切。」

噝——

「果然如此么?」

「連聖地都無法揣度,難怪你敢如此……」

目光凝重而隱含震驚,面色卻悄悄紅了。

有些事不是不想就不存在的,那一日被他摟在懷裡肆意輕薄,至今回想起依舊感覺渾身燥熱,酸癢難耐。

不過念及自己的目的,很快她又笑了,道:「繼續盯著,我倒要看看他葫蘆里究竟賣什麼葯。

記住,一旦他有離開的動向,即刻通知我。」

說完便離開沐浴去了。

最近老是這樣,一天不洗個兩三次都會覺得渾身痒痒,好似那可惡的大手從不曾離去一般。

……

靈月仙子時而臉紅時而輕笑,正沐浴,另一邊,薔薇拍賣行。

「林長老,這是這些天拍賣所得,共一億兩千萬上品靈石。」

作為古玄星曾經鼎鼎有名的第一商會,薔薇商會在無定城也有不少產業,薔薇拍賣行便是其中之一。

林昊目前還擔任著薔薇商會客卿,是故有「林長老」之稱。

一億兩千萬上品靈石並不是一筆小數目,不過對於林昊來說算不得什麼,用處也不太大。

不過也不錯了,有比沒有好。

關鍵是也就隨便玩玩,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並沒有耗費太多心思。

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他也不想再過多的耽誤下去,簡單問了幾句外面的情況,他打算離開。

那負責人卻道:「林長老,現在外面的情況很危險,您難道就不要再考慮一下嗎?」

林昊笑:「考慮什麼?你可知我就是在等這一天?」

負責人愕然。

林昊又道:「這裡的情況你已經通知你們當家的了吧?

別否認,我知道肯定通知了,不出所料,她現在應該在趕來的路上。

如此,那就麻煩你告訴她,從今日開始,放心大膽的發展商會,有我林紫霄在,沒人敢擋她的路。」

霸氣。

負責人還在發獃,他已經離開雅室,走在無定城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果不其然,日夜有人盯著,而且盯在身上的目光越來越多了。

嘴角微微笑著,心裡微微搖頭,他也不說,就往城外走。

這一走不打緊,立刻無定城亂了。

「林紫霄要出城!」

「林紫霄要出城了!」

「林紫霄在往城外走,機會難得。」

「林紫霄,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別人。」

「此去務必擊殺林紫霄,不得有失。」

「……」

消息傳得飛快,雖然言語不同,但反應是一樣的,紛紛追逐而來。

靈月仙子才洗到一半,聞聽消息頓時也顧不上了,匆匆更衣離開梅園。

與蒼雲城不一樣,無定城是嚴禁動武的,這一點是古玄聖地定下的鐵律,無人敢於違反。

彷彿完全不知身後一股洶湧浪潮在醞釀一般,林昊悠然走向城外。

小血就在肩頭。

似乎也察覺到什麼,這個時候的它更外興奮,眼底戰意熊熊。

行至城門口,林昊忽然停步,只回頭一眼,瞬間有一股冷風吹過,無數人齊齊退步。

片刻后,林昊忽然笑了。

躍上城頭,俯瞰城中滾滾洪流,他朗聲笑道:「本帝乃天命之人,想殺本帝,爾等螻蟻也配?

本帝不針對你們任何人,在本帝眼裡,你們所有人,通通都是垃圾,哈哈哈哈!」

狂笑驚天。

激起無邊怒意與殺氣怒沖雲霄,霎時間風起雲湧,天地色變。

只是還不等人群發作,便見青色遁光破空而起,那一刻的林昊驚塵絕艷,恍若謫仙…… 「追!」

「別讓他跑了!」

「敢說我等是垃圾,好大的口氣!」

「林紫霄,今日我等便會剝奪你的一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妖道之人,人人得而誅之!」

「不論你有何陰謀,不論你有何依仗,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浮雲,不堪一擊。」

「……」

一記群嘲,直接讓人群暴怒。

緊跟著那道青光,當即不少遁光飛起,追出城外。

原本擔心林昊瞬移逃走,城外已經布下天羅地網,連空間都被鎮壓。

而今他居然沒有選擇逃跑,自然就更好,當即不少遁光和法寶一起出面攔截。

但是根本沒用!

遁光是化神修士的標誌,是神通的一種,速度很快,遠勝御劍。

因為消耗巨大,是以遁光並不做趕路用,一般是用來逃命,或者追殺。

可遁光跟遁光也是不同的。

lixiangguo

與此同時,在上海影佐機關的辦公室里,七十六號特工總部的情報科長駱興朝正在向晴慶正良大佐彙報工作。

Previous article

“……切。”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