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著,難不成是她生意上的對頭!

「不好意思啊,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鞏思燕訕訕笑著道。

「大姐,我是從昆城來的,我的丈夫名叫鍾離重,這下你想起來了嗎?」

鞏思燕聽到眼前的人是鍾離重的妻子,本就有些蒼白的臉上更加的沒有了血色。

她怔怔的看著烏蘭,吶吶的道:「你是,烏蘭。」

「大姐啊,你的記性真是不錯,我就是烏蘭。」

烏蘭說完這句話后,轉頭瞧了裴依藍一眼。

「你這女兒不錯,聽說,你還有個兒子,叫裴依辰的,長得又帥,人又聰明,兒女雙全,你的命很不錯嘛!」

烏蘭看著裴依藍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隻待宰的羔羊,鞏思燕立馬坐直身子,十分緊張的喊道:「烏蘭,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我大老遠的來找你,當然是有事了,怎麼樣,要不要叫你女兒坐下一起聽聽。」

「不要。」

鞏思燕這兩個字說的特別的大聲,嚇了裴依藍一跳。

「媽,你怎麼了?」

「藍兒,你聽媽媽說,現在你回家叫傭人給媽媽燉玉米排骨湯送過來,醫生今天特別叮囑了我,要想傷口好的快,一定要加強營養,醫院裡的病號飯,媽媽都吃膩了,好女兒,你現在就走吧,這裡有你烏蘭阿姨照顧我就好了。」


裴依藍對於鞏思燕突然間想喝玉米排骨湯感到很意外,但是,她還是應了。

「阿姨,您在這裡陪陪我媽媽,我多送點玉米排骨湯,您和我媽一起吃。」

裴依藍禮貌對烏蘭說道。

烏蘭:「好。」

裴依藍走後,鞏思燕有些激動的沖著烏蘭壓低聲音道:「你來這裡找我到底有什麼事?」

「大姐啊,你看看,你激動個什麼勁,我來就是要告訴你,鍾離重被入獄了。」

烏蘭說起鍾離重的名字一臉的恨意。

鞏思燕聽到鍾離重入獄的消息頓時怔住了。

怪不得,她給鍾離重打了好多次電話都打不通,那麼,這個烏蘭來找她,顯然是已經知道了她和鍾離重之間不正當的關係。

片刻后,她打起精神沖烏蘭說道:「你大老遠的來江城找我,就是為了告訴我這件事的?」

烏蘭冷眼看著鞏思燕,不放過她任何一個表情。

「鞏思燕,他入獄了,你是不是感到很難過?」

鞏思燕:「烏蘭,他是我大學時候的學長,他入獄,我當然很難過,你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給我說,我會盡最大能力幫你的。」

烏蘭隨手從一旁拉了張椅子做在病床前。

「是嗎,那我可真要多多感謝你了,我現在還真有一樁為難事,需要你幫忙。」

「什麼事,你說說看,能幫的我一定幫。」

烏蘭瞬間一臉難過的表情。

「鍾離重入獄,我四處找人,拖關係,花了不少的錢,如今負債纍纍,實在是沒有地方去借錢了,我那大哥剛出院不久,公司里爛賬一大堆,也沒有多餘的錢借給我,後來,我找人查了鍾離重的來往賬目,發現他每年都會往國外寄一大把錢,收款的那人竟然是你的兒子裴依辰。」

烏蘭說到這裡,直視著鞏思燕的眼鏡。

如她所料,鞏思燕明顯的有些心虛。

「我道那裴依辰是誰呢,原來他竟然是你的兒子,我想著,你兒子應該是缺錢,我老公才看在你的面子上借錢給他,而且這一借就是很多年,鞏思燕,我現在是急需用錢,你看看,能不能叫你兒子把錢給還回了?」

鞏思燕心中微微送了一口氣,原來這烏蘭大老遠的來這裡是叫她還錢啊。

「這樣吧,辰兒現在不在國內,我手裡有一百多萬,你拿去用。」

烏蘭心中暗罵:「三百多萬,她是在打發要飯的嗎,真的以為她什麼都不知道,純粹就是來借錢的了。鍾離重這十五年來總共給裴依辰匯的錢最起碼也有一千多萬吧,一百萬就想把她給打發了,可能嗎,真當她是二傻子啊!」

她冷聲回道:「一百多萬還不夠我還賬的,你看,能不能多給一些。」

鞏思燕一臉為難。

「烏蘭,這樣吧,我再把手裡的基金給兌了現,這樣的話,應該能給你差不多二百萬,我只有這麼多了再多的話,我真的是拿不出來了。」

烏蘭想著只要鞏思燕能把鍾離重轉給那個私生子的錢給還回來,她就忍一忍,不把事情給鬧大。

畢竟這事鬧大了,對她也沒有什麼好處。

除了能解氣,其他的,一點實惠撈不著。

裴依辰還有可能被接回鍾離家,這樣的話,鍾離重的哪些家產,裴依辰也和鍾離奎一樣有繼承權。

但是,如今,顯然這個鞏思燕是個難纏的主,這錢要回來的幾率很小。

烏蘭臉色陰沉,終於撕開臉來沖著鞏思燕大聲罵道:「鞏思燕,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勾.引我老公,還和他生了一個兒子,你們瞞的我好苦啊,今天我就把話挑明了說,你要是不把我老公給你兒子轉過去的那一大筆錢還回來,今天我跟你沒完,不要是不嫌丟人的話,我就更不嫌丟人了,反正不要臉的又不是我。」

烏蘭這一番話,驚的鞏思燕差點從床上掉下來。


裴家在江城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家,這是要是傳到裴繼良的耳朵里,還不立馬就休了她。

本來因為裴慕白的事情,裴繼良還在生她的氣,要是知道這事,就更加不可能原諒她了,分分鐘將她掃地出門。

她恨不得衝上去掐死烏蘭這個瘋女人。

這是在醫院,公共場合。

若是被人聽了去,她還要臉不要臉。

「烏蘭,有話好好說,你別嚷嚷行不行?」

鞏思燕一手掀了被子,然後一手捂著腹部的傷處硬撐著下了床,抓著烏蘭的胳膊神情緊張的說道。 「感覺到了什麼?」

「黑暗和恐懼,還有憤怒和感激,等等,你有沒有什麼異常?」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緊接著,安德烈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這麼說,你也感覺到了?」他沉重地問,「也許……你知道是因為什麼?」到了最後一句話,口吻中又隱隱透露出一線希望;。

西爾維婭只覺得自己的喉嚨像是堵了一大塊酸檸檬,說不出話來,只是無力地發出了一聲哽咽。

「西爾維婭!」電話那頭的男人的聲音焦慮的成分多了起來,「你沒事吧?究竟發生了什麼?」

「卡拉玫瑰也感覺到了,」西爾維婭咬著嘴唇說道,「我們一致認定——是路易出事了。」

長久的沉默,然後是一聲痛徹肺腑的低低的叫喊:「不!」西爾維婭懷著沉痛的心情,耐心地等待著安德烈恢復。她本來是想從哥哥那裡得到一些依靠,沒想到安德烈對這件事也表現得那麼脆弱。

過了一會兒,安德烈的聲音顫抖著又基本恢復了正常。他用微微顫抖的嗓音說道:「聽到這個消息……這個消息讓我太悲痛了。又一個……不過,你確信他死了嗎?」

「那還能會怎麼樣呢?」西爾維婭絕望地說道,「我們的敵人從未心軟過。他們會把他弄死的!」

又是一小陣沉默,緊接著,安德烈用微顫的聲音說道:「這個消息一定也讓你很難受。我希望我們能住在一起。像……」他住了口。西爾維婭知道他本想說「像小時候那樣」,但是實際上這句話在這裡用是極為不恰當的,因為西爾維婭剛出生就被拋棄了。所以,他們實際上從未在一所房子里睡過,「但是不管怎麼說,妹妹,我的好妹妹,我希望我對你是個依靠。別太難過了,我們要面對現實。你還有我,有埃爾頓,有卡拉玫瑰,有克羅夫特姐妹,有許許多多的朋友。早點兒睡吧,別再想這件事了。」

西爾維婭感動得發出了抽泣。多好、多貼心的哥哥啊,明明自己還那麼難過,卻能騰出空來安慰自己!但是,她實在是太傷心了,忍不住痛哭起來。

「西爾維婭!」電話那頭,安德烈焦慮地叫道。

西爾維婭哭著哭著,感覺到一種叛逆和反抗在自己的身體里凝聚。她哭喊道:「 權少的閃婚新娘 !明明你自己也很傷心,知道今晚將是一個不眠之夜,你憑什麼來指責我!憑什麼?」

「我沒有指責你!」安德烈委屈而又耐心地說道,「我只是在安慰你!」

「安慰……我不需要你安慰!你有妻子和妻子的姐姐,還有一個要好的夥伴陪伴,我有丈夫,還有卡拉玫瑰陪伴。我不需要你!我……」


「那你為什麼還要給我打電話?」安德烈拚命抑制著火氣。

「我只是給你通報一聲而已!如果你不想聽,無所謂!」

「西爾維婭,安靜,平靜下來再跟我交談。」安德烈竭力心平氣和地說道。

可是情緒激動得西爾維婭「砰」地扣死了電話,倒在了扶手椅里,修長的手指捂住了眼睛,傷心地痛哭起來。埃爾頓和卡拉玫瑰聞聲跑來,急急忙忙地試圖安慰她。

埃爾頓擔憂的問道:「西爾維婭,你還好嗎?你怎麼……」

「是不是安德烈那個老傢伙說了什麼得罪你的話?」卡拉玫瑰氣勢洶洶地問道,埃爾頓竭力忍住笑,他不禁覺得,盤古開天闢地前就誕生的卡拉玫瑰竟然稱年輕的安德烈為「老傢伙」,真是件很有趣的事,「啊,一定是的!你別擔心,我用我的大翅膀,揍死他!」

西爾維婭嗚咽著:「卡拉玫瑰,你別胡鬧!路易死了,我知道他死了……嗚嗚嗚……」

卡拉玫瑰垂下了羽毛。她一下子也變得很傷心。「儘管,路易經常和我搶奪烤蘑菇,」她用顫抖的嗓音說道,「但是……同時他也是一位很好的夥伴,總是學著謙讓著我,聽我的話……他是我的未婚夫,而且……如果沒有他,我變成女孩還有什麼勁?實際上,我就根本變不成女孩!我無法找齊配方!我……好想他,他保護我……哇……哇哇哇!」

「好了好了,你們別哭了,」埃爾頓這個局外人顯得不知所措,「你們再哭,鼻子都要哭紅了。看看。」他憐愛地拿出一條毛巾,輕輕擦拭著西爾維婭的眼淚,然後又擦了擦卡拉玫瑰的。

可惜,他的一片好心卻被當成了驢肝肺。(未完待續。。) 「怎麼,你做的,我說不得?」

烏蘭冷聲說著話,一把將烏蘭推倒在了病床上。

「哎喲。」

鞏思燕痛的驚呼一聲,雙手緊緊護住腹部位置。

「鞏思燕,我還是那句話,要麼你還我一千萬,要麼我就將你的醜事公佈於眾,裴家在江城,也是聲名顯赫的人家,不知道你的丈夫知道了你給他戴了一頂這麼大的綠帽子,而且他還替別的男人養了三十多年的兒子,心裡會是什麼滋味,恐怕殺你的心都有了吧!」

鞏思燕忍痛站直身子,看著咄咄逼人的烏蘭,恨不得拿把刀殺了她。

你自己沒本事看好自己的男人,管她屁事!

她悻悻的想著,但是到底沒有敢再與烏蘭爭論。

片刻后,她咬著牙道:「好,不就是一千萬吧,我,給,你,但是,你得容我些時間,等我出院后,我想辦法給你籌錢就是。」

烏蘭:「我可以給你些時間,但是,你必須給我寫一張有一千萬的借條,從明天開始,每拖一天,你多付百分之五的利息,怎麼樣,你同意不同意。」

鞏思燕:「烏蘭,那些錢是鍾離重給辰兒的,就算是打官司你也不可能把那錢要回來,我同意給你錢,是不想節外生枝,我看借條就不必了吧,我說給你錢,就一定會給你錢。」

烏蘭冷哼道:「鞏思燕,我說了,你可以不給錢,但是,你這豪門少奶奶的日子怕是也過到頭了,鍾離重有我的奎兒一個兒子就夠了,至於裴依辰那個私生子,你要明白,就算他真的有一天認祖歸宗,也不會再從我們家撈到一毛錢。」

「你,你這女人真是狠毒!」

鞏思燕瞪著烏蘭。

一千萬啊!

可不是小數目!

她是想給烏蘭來個緩兵之計,誰想這女人直截了當的要她謝借條。

這借條一寫,她不還錢,烏蘭是有權利起訴她的,到時候更丟人!

烏蘭一聽鞏思燕這話,頓時怒從中來。

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沖著鞏思燕就破口大罵道:「我狠毒,你這女人說話也不嫌喪良心,鍾離重是我的老公,你這女人和我的老公生了孩子,這麼多年,將我瞞在鼓裡,你知道我的日子是怎麼過的嗎!我剛剛知道這個消息時,差一點就想不開上吊自殺,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你這個賤女人,我今天就撕了你,錢我不要了,我就每天罵你三百遍,知道把你罵死才解恨!」

烏蘭說這話就上前,一手薅著鞏思燕的頭髮,一手「啪啪啪-」的狠厲的扇著鞏思燕的臉。

而鞏思燕唯恐腹部的傷口崩開,雙手護住腹部,沒辦法還手。

烏蘭的打罵聲引得幾個小護士和鄰近病房裡的幾個病人家屬聚集到鞏思燕的病房門口,對著鞏思燕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有人道:「活該,這樣的女人打死都活該,誰叫她當小三呢。」

有人附和:「就是,打的好,死勁打, 屠戶家的小夫郎 。」

另外有人持不同的意見:「這打人的女人也是,自己的老公管不住,就怨外面的女人,將那女人打死了,她還不得一命抵一命,對她又有什麼好處。」

一個抱著孩子的中年婦女反駁道:「哎,你剛剛沒聽到嗎,我是聽得真真的,被打的那個女人和打人的那女人的老公還生了一個兒子,你想想,這事擱哪個女人身上能受得了,怕是要死了的心都有了吧,打那女人還是小事,要是我,直接拿把刀將那女人捅死完事。」

一位花白頭髮的老爺子聞言搖搖頭,嘆道:「衝動是魔鬼啊,哎——」

裴繼良拿著公文包站在過道里,他看著鞏思燕病房的門口聚集了這麼多人,緊蹙了眉頭,不知這是為哪般。

他一步步向著鞏思燕的病房門口走去,那些圍觀人的議論聲清晰的傳入他的耳中。

在他聽到有人說被打的女人和打人的女人的老公生了一個兒子時,臉上沒有絲毫驚詫氣怒的表情。

再走的近些,他清楚的聽到了「啪啪——」的耳光聲。

他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痛苦神情,快步走至病房門口,一眼就看見一個身穿長款紅色羽絨服的高個子女子抓著鞏思燕的頭髮,在扇鞏思燕的臉。

議論聲還在繼續。

其中一位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年輕男子笑嘻嘻的道:「那被打女人的老公是不是不中用啊,要不然,他老婆為什麼會去外面偷.食」

裴繼良聽到這話,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上前一步,走進病房,然後,轉身,「砰」的一聲將病房門關的個嚴嚴實實。

鞏思燕被打的暈頭轉向,剛剛那些人的議論聲她不是沒聽見,她真是羞的恨不得有個老鼠洞,她都想著轉進去!

烏蘭越大越氣,她恨鍾離重的無情,恨眼前這女人的不知廉恥,她恨自己沒能為她的兒子在公司里爭取到最大的利益。

她下手毫不留情,鞏思燕嘴角溢出了鮮血,一張臉已經快被她給打爛了!

鍾離重關上門之後,就快速轉身沖著烏蘭大喝了一聲:「住手。」


lixiangguo

「殿下,這些子彈你動過了吧?」司南佩的臉拉得老長,雖然他並不願意指責特麗莎,但是偷偷亂翻別人東西這個壞毛病可是讓他很不爽。

Previous article

「一朝成道,脫胎換骨,全身真元,終於經歷天地元氣洗鍊,化為法力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