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恩,剛到。”聽見有人跟自己打招呼,也沒在意對方的態度,東方絕趕緊回話。

“怎麼?就你們也想到這上古戰場上分一杯羹?”刀疤臉的語氣中明顯帶着輕蔑。

“哼,與你們何干?”感受到對方並無善意,夏洛冷哼一聲,拉着東方絕向營地內部走去。

“你還哼,娘們嘰嘰的。再加上那個大個的小白臉。不會是一對那個吧?在這上古戰場,可要小心,稍不留神,你們以後可就再也沒有恩愛的機會了。”

刀疤臉的話引起一陣鬨堂大笑。

夏洛拉了拉明顯怒氣值上升的少年,不理會背後的鬨笑,紅着臉向前面一棟有着黑色骷髏頭標記的木屋走去。那裏是天堂之城執法者的居所。

東方絕上前敲了敲門。

“請進。”一道好聽的女聲從裏面傳來,讓少年有些詫異,原來這執法者中也有女人。

推開門,一個面容姣好,身材火爆的女子坐在屋內木桌旁,正在進食。

“你們是新來的?進來坐吧。”女子和善的招了招手。

坐罷。二人看去。

臨時搭建的木屋裏,一切顯得乾淨利落。顯然這個女人平時的風格應該很是幹練。

“我是這裏的統領,安娜。你們是來領取號碼牌的吧?”女子放下手中的餐具,介紹了自己。接着毫不拖泥帶水,直接向東方絕二人問到來的目的。

驚異於自己一下找到了首領房間的同時,東方絕有點不明白了。

“不是說上古戰場中,爲了自身的安全,不能夠穿戴能顯示自身實力的服飾麼。怎麼現在又弄了個號碼牌?這些江凝雪也沒對自己說過啊。”

“額。我們剛剛進來,什麼是號碼牌?”夏洛顯然也愣了一下。開口對安娜問到。

“呵呵。原來你們還不瞭解。“安娜笑了一下,換了一個舒服的坐姿開始解釋。

“上古戰場開了也有半個月了。這期間很多天堂之城的武者涌入這裏。而我們執法者爲了保證他們不互相爭鬥,也第一時間跟了進來。並且在不同的位置搭建了營地“

“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發現,這裏所謂的異寶並不多,但是能獲取晶核的異獸卻着實不少。“

“因此,武者們的目的由最初的尋寶,變爲了獵殺異獸,獲取晶核。“

“但是,每次獵殺一頭異獸,只能獲取一枚晶核。可如果殺的是同爲獵殺者的武者,那麼或許一次就能賺的盆滿鉢肥。“

“於是,很多實力比較強大的武者就開始打起了其他人的主意。“


安娜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接着道:“你們也看到了,這上古戰場中,我們執法的人數並不是很多。所以,有些情況我們也是顧及不到。”

“基於以上的情況,我制訂了號碼牌這樣一個制度。”安娜嘆了口氣。

“每一個進入上古戰場的武者,必須到執法隊領取相應的隊伍號碼牌。之後由執法者統一分配隊伍。每個隊伍由五人組成。當這支隊伍退出上古戰場的時候,必須是全員退出。如果少了哪怕其中一人,那麼他們在上古戰場所得,需要上交執法隊。”

“這樣,爲了自己的腰包,他們也不得不保護自己的隊友。況且,五人的隊伍,有人想要劫殺也沒那麼簡單,狩獵異獸的時候更是增加了安全係數。”

“你們明白了?”安娜嘴角上翹,顯然對於自己設定的規則有些洋洋得意。

“哦,原來是這樣。”東方絕微微點頭,心中也不得不佩服這位叫做安娜的統領心思之慎密。這樣確實能夠減少很多傷亡。

“這就是你們的號碼牌,一千六百二十六號。“

安娜站起來,轉身從身後的匣子中拿出一個小牌子,遞給二人。

夏洛接過牌子,心中也很是驚訝。“沒想到,如此短的時間,上古戰場竟然涌入了八千多武者。“

安娜重新坐下,對二人道:“上古戰場之中並沒有什麼特別要注意的地方。你們只要記住,越往裏面走,異獸的等階越高。所以一切量力而爲。“

“好了,還有其他的問題麼?“安娜拍了下手,顯然是要逐客了。

自己想問的,人家都已經說的很詳細了。不走還等着人家請吃飯啊。東方絕二人搖了搖頭,站起身來施了一禮,準備離開。

“哦,對了。暫時先不要隨意走動。從我這裏出去,向營地裏面走,你們能夠找到暫時屬於自己的木屋。木屋上面有你們牌子上相對應的號碼。稍後你們的隊員會過去和你們會合。“安娜對馬上要走出屋門的二人再次提示到。 於芝來到雲霧山莊的時候,便伏的草叢之中,還有意的將自己變得稍稍小一些,還不至於那麼吸引人的目光。

這才遠遠的看著,便見君皇正和關久久他們坐在院子里,幾人有說有笑的,於芝一看就知不對勁。

君皇不是最討厭人類的女人嗎?

而且一定更加討厭關久久才是?

怎麼現在看著,她們二人的關係,完全不似她所想的一樣,而且可以看得出來,君皇似乎很喜歡關久久的樣子。

這就讓於芝不明白了,見關久久拿著喝的給君皇,君皇不止接過來喝了,而且還跟關久久倆人似乎有著很深厚的感情一般。

她不是傻子,自然是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如此親厚,就已經代表她這次想著讓君皇來對付關久久的這個計劃,已然失敗。

按著現在這樣看來,那關久久不止討得了君皇的歡心。

就連那個小屁孩也很得君皇的心,君皇看著他的眼神晴,滿滿的都是寵溺。

像這種眼神,她在自己的父親身上不知看到了多少。

但那寵溺卻不是對她,而是對她的兄長。

而她想要看到父王的寵溺,卻是極少的。

於芝因著太過氣憤,尾巴一下便掃在了一邊的草上,發出不小的聲響。

關久久和君皇正說著君上邪小時候的趣時時,蛋蛋肩上的小白蛇,突然鬆開了咬著的菜葉,一下便躍了出去。

「白白,你上哪兒?」蛋蛋一見小寵物跑了,趕緊的便要追出去,君皇去一直拉住了蛋蛋。

「蛋蛋不用擔心,白白沒有跑遠。」君皇見那白白的身上被一團的白光籠罩的著,便知道這條小白蛇並沒有那麼簡單。

別看它個頭小小的,而且身子也不過只有一個在女子纖細的手指那般粗細,長度不過就10~15厘米,只是它突然的躍出去,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所以才會這樣離開。

關久久正看著,便見一條黃色的蛇,跟小白蛇打了起來。

小白蛇的身子極小,跟黃色龐大的身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最主要的還是,這小白蛇動作十分的靈敏。


沒一會兒,眼看著黃色大蛇占不著半分的好奇,關久久突然想起了什麼。

「它不是上次在遊樂園裡襲擊我們的那條大蛇嗎?」因為在它滑動的時候,關久久看到了它後背之上有一處的黑色的斑點。

雖然當時天色,但她還不至於連一點兒的東西都看不到,直至看到黑色斑點的時候,關久久這才確定下來。

「白白,打它,打死它!」

蛋蛋一聽,趕緊讓小白蛇用力的打,這條黃蛇居然敢傷她的媽媽,還讓媽媽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看得他好不心疼。

見黃蛇在小白蛇的身上,討不到半分的好處,於芝很是氣憤,她居然連一條的這麼小小的蛇都打不過,再加上她用了幻化之術之後,便顯得更加的困難,只見黃蛇一個勁的往她的身上攻來,讓她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小白蛇周身的白的光越來越強,身子一竄而上…… 眼看著小白蛇往往上竄,關久久有些擔心,小白蛇不會受傷吧!

她從來都沒有想到,小白蛇居然有如此強大的能力。

正當關久久為小白蛇而擔心的時候,小白蛇突然在空中一個掉轉,身子直成一把利劍似的。

便要往黃蛇七寸位子所去,這一下若是下去的話,那麼黃蛇一定不會有命。

關久久別開頭,有些不敢看,她最受不了那種血腥的場面,自然是看不了。

「白白,點到為止!」蛋蛋見了,趕緊的喚了一聲。

那小白蛇似乎聽得到蛋蛋的話似的,身子變柔了一些,但是那周身的白色光芒,還是將地上的黃蛇給震得元氣大傷。

小白蛇這才算了滿意,盯著地上的小白蛇竄看了一下,一下便竄回了蛋蛋的肩上,軟軟的趴在她的肩上,一動都不想動,只怕是剛剛累壞了。

黃蛇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上,地上有著它不少的鮮血。

再望了一眼蛋蛋肩上的白蛇,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君上邪居然會給他尋了這麼一條少見的蛇。

而這條蛇的能力,雖然不在君上邪之上,但若是多加的訓練,那麼早晚有一天,會更加的厲害。

黃蛇不敢多留,如今已經關久久看到了她,她便得要趕緊的離開。

拖著受傷的身體,於芝回到了草叢之中,直至離人群稍稍遠一些的時候,她這才化做一道黃煙,回到冥宮趕緊養傷去了。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到時候因著不好,而再出些別的事情。

關久久有些驚奇的看著小白蛇,不知看了多久,小白蛇顯得有些不想理會關久久,但是她蛋蛋的母親,它還是會看在蛋蛋的身上,多多跟關久久接觸。

「白白,你好厲害啊!」第一次,蛋蛋發現這個小傢伙這麼不簡單,以前他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是啊,是啊,白白好厲害。」一邊的幻兒也覺得好神奇,以前從來都沒有想到,白白會這麼厲害,剛剛看到小白蛇在那大蛇的時候,居然一點兒都不害怕,她早就嚇得躲到一邊了。

之前大蛇襲擊關久久的時候,她也是在場的,只是當時沒有現場看到罷了,如今再這麼一看,真是嚇壞了。

小白蛇被他們誇獎,可別提有多高興了,小腦子袋還一個勁的晃著。

「媽,你看這小傢伙,還真是有靈性啊!」

關久久很是高興,沒想到自家兒子養了這麼好玩的一隻小東西,那麼以後家裡一定不會太無聊,看來以後她也得多多的關照一下小白蛇,也不能太冷落了這傢伙。


以後若是蛋蛋遇著什麼危險,這小傢伙指不定還能夠保護蛋蛋。

有了這樣的心思,關久久便又多看了小白蛇幾眼。

小白蛇總覺得關久久的眼裡有算計的意味,便盯著關久久多看了兩眼,但什麼都沒有看到,只能吊在蛋蛋的肩上,似乎沒什麼精神,好像是剛剛跟那大蛇打了一通的原因。

「蛋蛋,讓白白去休息吧,想必它也累了!」蛋蛋看了眼小白蛇,好像真的累了,便點點頭,跟著幻兒一起把小白蛇給送了下去。 直至他們消失在門口的時候,關久久回過身來看著君皇。

「媽,你說這小白蛇如果好好的訓練,以後是不是可以保護蛋蛋呢?」

君皇也正有這個打算,剛剛見試了小白蛇的能力,若是可以的話,將這小白蛇一番調教,以後定能是蛋蛋的得力助手。

只不過不知道君上邪是何想法,一看這蛇就是君上邪弄來給蛋蛋的。

她很清楚,冥宮裡的小孩子從小身邊就會養一條的蛇,而這條蛇若是願意跟著他的話。

那麼在他有危險的時候,這蛇就一定會出手,今天看到小白蛇發現草叢之中的動靜時,便馬上的竄了出去,幫他們收拾了黃蛇。

其實她也做不了什麼,若是她想要動手的話,只怕兩招之內,便能讓黃色露出原形。

鄰家姐姐是妖精

還有就是得要開始訓練關久久才是,若是以後遇著更強大的敵人呢?

關久久還想要讓小白蛇保護她嗎?

她身上的星晶就是最好的一件東西,可以很好的保護關久久,不過現在看來,關久久似乎不太明白啊。

或許應該早些找個機會,試試關久久,看看她如何的星晶是否有進階,若是沒有的話,她看看自己是不是要幫幫她。

不然讓她這樣一直沒完沒了的悟的話,只怕上百年也都悟不出來。

「蛋蛋自然會訓練,倒是你,星晶悟得如何了?」

關久久一愣,沒想到君皇也曉得這件事情,看來就是君上邪告訴她的。

或許她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她的身上有星晶的事情,只是一直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才悟出一點兒。」關久久有些不好意思。

「你還是早些好好的悟出星晶吧,上邪和蛋蛋不可能保護你一輩子,他們也保護不了。」她何嘗不是經歷了很多事情,這才可以隱坐君皇之位,哪朝哪代的君皇不是像她這樣經過厲練才走到今天這一步。

關久久同樣相同,若是想要做冥宮的冥后,那麼就一定得要弄明白這些。

而不是光在這兒說風涼話。

「是!」

關久久點點頭,她一點兒的頭緒都沒有,讓她從哪兒悟起啊。

而且現如今也不曉得到底有多少人在找這星晶,她實在有些擔心,到時候會不會因此而傷到蛋蛋。

關久久最擔心的無非就是這個,而且星晶已經好久沒有反應了。

難不成星晶真的要到她有危險的時候,能力才會出現嗎?

她覺得不應該是這樣啊,若是真說這星晶最後會跟她隔合,那麼也不該是這個樣子。

「媽,你能跟我說說星晶嗎?」或許她知道的比君上邪還要多也說不定。

君皇看了一眼關久久,便聽關久久繼續說道,「星晶都是每次在我有危險的時候才會出現,難不成沒有危險的時候就不出現嗎?」

這個她覺得很奇怪。

「自然不是,你現在還無法控制星晶,若是等到你可以控制的時候,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讓她說,她要從何說起? 東方絕二人剛剛離開。

安娜拿起武器準備出去視察一番。這時木屋的門突然被推開了。一道身影以閃電般的速度闖了進來。一張大嘴瞬間覆蓋住了安娜的櫻桃小口。美女的胸部和臀肉也同時慘遭失守。

安娜大驚失色,第一反應是“有色狼!“揮起手中武器就要向來人的後腦砸去。

“恩,不對。這裏是執法隊的居所。按理說沒人膽大妄爲到來我這裏耍流氓啊!“安娜稍微遲疑了一下,手中武器沒有下落。

就是遲疑的這一小會。安娜的小香丁跟着淪陷了。

一股熟悉的味道,順着安娜的小嘴直衝腦門。

“嚶嚀“一聲,美女徹底失守。丟下武器,小手環住了對方的熊腰。

一番纏綿之後,來人終於鬆開了安娜的小嘴。咧着嘴笑着道:“有吃的沒?餓了!”


lixiangguo

沈逸可從來沒有讓林奇軒這麼喊人,而且林奇軒這是第一次見君亦權,也是第一次說出「爺爺」這個詞。

Previous article

「小子,敢殺我兄弟,我要殺了你!」王利合還沒有開口,他身邊的一個達到了中級大帝境界的侍衛雙眼赤紅怒吼著朝王劍衝殺而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