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思緒回到了很多年前,有些感慨的說道。

「黑羽怪盜嗎…我當然知道這個名字,坦白說,當年我還是他的粉絲呢,憑藉超高的魔術技巧將珍貴的名畫還有古董盜取出來,是真正的魔術盜賊…無論是天賦,還是其他什麼東西,我都不及他億萬分之一,他實在是太厲害了。」

此時,羽生真一的崇拜溢於言表,臉上充滿了神往之色…

看著羽生真一崇拜的表情,李雲想了一下,笑著說道。

「嗯,沒有問題了,你要記住,答應了貧道的事情,可不能失約…」

「我當然是不會失約的,對於誠信這一件事情,我看的比生命還重要…只是,最近有些逾越了而已。」羽生真一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莫騙貧道,你看的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只有女兒而已…」

李雲則是笑著點點頭,消失在了中央公園…

一如來的時候一樣,消失在空氣中,來無影去無蹤。



走在繁華的商業街,小蘇漓探出小腦袋來,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李雲,萌萌道。

「爸爸…我想吃章魚小丸子…」

「作為父親,我有一個忠告要告訴你,如果肆無忌憚的攝入章魚小丸子的話,你會變得和它一樣,這是你原意看到的嗎?」李雲伸手指了指旁邊已經胖成球的泰日天。

泰日天心有所感望過來並且一臉懵逼,想要撲倒李雲,只是直接被主人攔了下來。

「真是的,看到什麼都想上去抽搐兩下,早知道就不買你了…」這狗主人吐槽了下自己的狗狗,然後對李雲道歉一聲就離開了。

這一番操作看的小蘇漓是一愣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立刻搖擺著小腦袋,一臉恐懼的說道:「我不要…我不要變得像它一樣!跟皮球一樣,好醜啊!」

「就是啊,一胖毀所有啊,章魚小丸子什麼的就算咯。」

李雲摸了摸小蘇漓毛茸茸大尾巴,暖暖的手感賊舒服。

抵制住了章魚小丸子的誘惑,小蘇漓開始懵懵懂懂的說道。

「剛剛那個老頭子…為什麼拒絕家人呢…明明他的親人就在面前,家人也很想念他…」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許多的苦衷還有無奈,這些事情有時候都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李雲鄭而重之的教育小蘇漓說道:「這位老爺爺的事情告訴你,小賭怡情,大賭傷身…嗯,最好連賭博都不要接觸,不然就會像那位老爺爺一樣,輸掉了自己的親情,輸掉了自己的人生,和親人生離,女兒在面前而無法相認…失去了一切,每天渾渾噩噩的活著,在晚上給人表演廉價的魔術收取廉價的報酬,這就是代價啊小兄弟。」

回到了酒店后,發現這楊天虎即使在這裡依然在工作著,而楊瑩瑩則是在大堂內複習英語,然而李雲能看到的是,在英語書下面是一系列的散打和毆打技巧…

現在楊瑩瑩都在為以後當上警察后抓捕犯人做準備呢——

「要不讓白沉把真正的短毛神拳教給她…不行,短毛神拳還是太過分了一點兒。」李雲想到了當時白沉形容的短毛神拳的威力就有些不寒而慄。

用氣打入他人的穴道中,然後氣在體內奔流又從穴道噴射而出,造成爆體身亡的血腥特效,號稱世紀末最強的暗殺…狗屁的暗殺,李雲覺得這直接就跟懟死沒什麼區別。

「啊啊啊…好想上學啊…上學學習使我快樂…早知道就不跟老爸出來看什麼畫展了,什麼愛與家庭嘛,結果跑出來個跟怪盜基德畫風似的玩意把畫弄走了,現在我們還作為嫌疑人被扣在這裡,不能離開城市…」楊瑩瑩看到李雲來了過後,一陣瘋狂吐槽,覺得這簡直不能更蛋疼了。

「其實你父親想走還是沒有問題的,作為金館長的戰略合作夥伴…只是你父親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而留在這裡的,在場的這些富豪也是,為了自證自己的清白而沒有離開這裡。」李雲看著楊瑩瑩笑道:「還有,你的父親可能就是想要跟你聯絡一下感情而已,在家裡的話,恐怕有很多感情無法舒展開來吧…畢竟要保持家長威嚴這種東西。」

楊瑩瑩剛想反駁,就注意到了自己父親的視線,明明就是在跟別的生意人談笑風生,可視線卻是時不時的投射過來,看著自己這邊,頓時楊瑩瑩也不得不承認李雲的說法了。

此時,楊瑩瑩暗自下定決心,今天也應該好好的跟父親交流交流…

「對嘛,畢竟無論是愛情還是親情,什麼樣的感情都是需要去維護才行的…」李雲笑著說道,看了看在遠處徘徊不安加煩躁的金館長,也不再多誰,跟楊瑩瑩說道:「咱們走吧。」

「去哪?」楊瑩瑩狗眼一亮,在這裡是真的賊無聊…

「去找人。」 有些嘈雜的老城區,在白天的時候異常的冷清…或者說有一種寧靜的熱鬧,人是不多,不過大家都散發出一種大家樂呵樂呵的味道,即使只是站在這裡,心情都會放鬆下來。

楊瑩瑩也不嫌棄這裡的環境,反而玩得十分的嗨皮,甚至直接去旁邊破舊的滑梯想要玩玩,只可惜的是體形太過於龐大,連滑梯口都進不去…

「你不用產生這種莫名其妙的自我否定感,這玩意本來就是給小孩子玩的…你今年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吧,能滑的話才過分了好不好。」李雲看著滿臉沮喪的楊瑩瑩,心裡瘋狂吐槽,你丫快二十歲的人了去玩小孩子玩的滑梯,不是找罪受嗎…

「胖姐姐!」

「胖姐姐!」

「姐姐真胖胖!」

「明明那麼胖,就不要來玩滑梯啊!撐壞了怎麼辦,羞羞不知羞…」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旁邊愉快玩耍的熊孩子在狠狠的補了三刀后就離開了這滑梯,只剩下被刀插得全身是孔再起不能的楊瑩瑩…

「咳咳,我的老血,現在的熊孩子都進化的那麼徹底了嗎,難得我童心大起啊今天,我記得我小時候是不會幹這麼沒品的事情的。」楊瑩瑩手扶著胸口,終於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濁氣吐出,很粗鄙的對著熊孩子們豎起了俏麗的中指…

熊孩子們不甘示弱,直接豎起了一排拍的中指來,楊瑩瑩再起不能,楊瑩瑩打出了GG…

這些熊孩子們嘲笑完了過後,直接跑路消失,只剩下了一臉無奈的楊瑩瑩。

「這些熊孩子們..真的不是一般的熊啊。」

「我看你倒是樂在其中,不是嗎?」李雲看著楊瑩瑩笑這說道。

對此楊瑩瑩沒有否認,只是感慨道。

「我的童年啊…可沒有她們那麼多樂趣呢,她們能夠和同年齡的小夥伴們愉快的玩耍,在泥土裡打滾,我呢,在她們這個年紀只能面對那些讓人不快的補習課…怎麼說呢?倒不是不開心,只是從來沒有體驗過這一份快樂,這一份屬於童年的快樂而已。」

李雲笑著對楊瑩瑩說道。

「那麼,你還要體驗一下嗎?」

「算了吧,雖然熊孩子逗一次挺可愛的,逗幾次就覺得她們不可愛了,就將這一份對於小孩子的可愛留存在心中吧。」楊瑩瑩也不再糾結這些熊孩子,擼起了袖子,好奇的看著李雲說道:「對了,雲大哥,咱們來這裡幹嘛啊,是來找人嗎?」

雖然楊瑩瑩是跟了過來,只是都不知道來這裡幹嘛,盲盲目目的就跟了過來。

「沒錯,咱們就是來尋人的,來尋住在此地之人…」

李雲領著楊瑩瑩走在這裡,大家門戶大開,絲毫沒有任何防備的意思,沒什麼東西偷是一方面,還有另一方面也說明這街區淳樸,沒有什麼人會做偷雞摸狗的勾當。

對於李雲和楊瑩瑩兩個『外來人』,他們也只是稍稍的看了一看后就不再多說什麼…

兩人來到了一棟獨棟的自建房民居處,在外邊還散養了幾隻走地公雞,還有一條大黑狗。

在看到楊瑩瑩的時候大黑狗呲牙咧嘴狂叫,在看到李雲之後立刻開始擺起尾巴來,在看到小蘇漓之後立刻就被擊中了小心肝,開始瘋狂搖擺尾巴…活像沒有節操的阿二,只是阿二更沒節操一點。

小蘇漓的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點想笑,直接鑽進了李雲懷裡睡覺,對周圍的一切失去了興趣。

「為什麼就對我叫,難道本小姐的長相不合口味嗎?真是抱歉了啊大黑狗…」楊瑩瑩對這大黑狗豎起了圓潤的中指來。

大黑狗繼續對楊瑩瑩大喊大叫,那眼神犀利如兔美,絲毫不準楊瑩瑩靠近半步。

李雲則是直接蹲下來摸了摸這大黑狗的狗頭,大黑狗也沒有任何反抗,享受的翻起了肚皮來。

楊瑩瑩覺得自己又在什麼地方輸掉了…

在李雲安撫了一遍后,楊瑩瑩也蹲下來,大膽的對大黑狗上手了,這一次大黑狗沒有亂喊亂叫,而是十分安靜的享受楊瑩瑩的笑摸狗頭。

在一旁的一個熊孩子突然冒了出來…也就是剛剛給楊瑩瑩豎中指的熊孩子之一驚呼道。

「哇!大黑居然隨便給你摸,你到底是誰!」

這熊孩子渾身黑漆漆的,像是在泥土裡打滾過一圈一樣,腦袋上的頭髮也剪得短短的,可從面相來看,楊瑩瑩知道這熊孩子長大肯定是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只是現在蒙塵了而已…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野,對於豎中指這種事情居然熟練到不要不要的。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楊瑩瑩站了出來,指著這熊孩子說道:「來來來,姐姐給你看個寶貝…」

熊孩子才不會上當靠近楊瑩瑩,哈哈笑道,然後撅著嘴說道。

「不來,你肯定會打我屁股的…哥哥說女孩子被打了屁股會長胖的…就好像你一樣!」

「哎喲喂瞧我這暴脾氣,來來來,我真的給你看寶貝,這一次絕對是真的!」

「我不去!」

「過來!」

「我就不去!」

「過來,姐姐請你吃辣條…」

熊孩子猶豫了一下…

「吃辣條會長胖的!」

楊瑩瑩:「……」

「卧槽這是誰教的這熊孩子,要不是女孩子的話早就被打死了好嗎!」楊瑩瑩不由得吐槽一下這熊孩子的教育,很為她的未來而擔心啊。

李雲則是擺出一副溫暖的笑容來。

「小居士,貧道是來你家尋人的…我認識你的哥哥,還有你的爺爺…」

「我爺爺…你認識我爺爺嗎?」熊孩子狐疑的看著李雲,心中的警惕性放下了那麼一丁點兒。

「嗯,貧道是來尋你爺爺還有兄長的,或許你可以等到你兄長歸家再說,貧道可以等。」李雲也不嫌棄,就直接坐在旁邊的小石階上,旁邊就是翻著肚皮的大黑狗。

李雲摸著大黑狗的肚皮,大黑狗十分享受,吐著舌頭一臉愉悅的模樣…

旁邊的小熊孩子看著大黑狗這麼丟失節操,在陌生人面前丟盔卸甲的模樣也是驚奇道:「額,村子里最兇殘的小黑居然對你那麼言聽計從…」

猶豫了一下,這小熊孩子卻是意外的點了點頭。

「好吧,我就帶你們進去吧…反正小黑不攔著你們,我也攔不住…」

……

……

逍遙凰妃 「那貧道便不客氣了…」

李雲直接堂而皇之就進了這屋子裡,一陣操作讓熊孩子不由得感到有些許的窒息…

「你這進別人家門比進自己家門還要熟悉是為什麼啊…」小熊孩子吐槽道。

「話說,那輛車子是誰的?」李雲指了指門口那一輛閃瞎狗眼的豪華賓士轎車,不僅僅在陽光的反射下快要刺瞎狗眼,還有上面的白衣司機,管家模樣的人物正在這等到。

楊瑩瑩也很好奇,雖然這麼想有些不對,但她還是覺得,那麼一輛豪華賓士車理論上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

小熊孩子看了下那輛賓士車,一臉的熟悉聳了聳肩道:「是我家的客人啦,我爺爺的老朋友,他經常來我們家做客,還會拿一些小零食給我吃,是一個超級超級和藹的老爺爺…」

對於那位和藹的老爺爺,熊孩子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從嘴角流下的口水就看的出來…是發自內心的喜歡那的零食。

李雲看了下那輛賓士車,那輛賓士車上的司機也看著李雲,最後只是微微點頭,就自顧自的繼續等待著。

也不再去看那司機,李雲摸了摸小熊孩子的腦袋說道:「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別摸我腦袋!」小熊孩子立刻一個閃避,不讓李雲繼續摸腦袋,嘀咕道:「聽哥哥說,被人摸腦袋會長不高的…我才不要長不高呢!」

「女孩子長那麼高幹什麼,嬌小才是最近流行的萌點啊,你怎麼就不明白呢…」楊瑩瑩一臉你丫圖樣圖森破的表情看著小熊孩子。

小熊孩子無所謂的聳聳肩說道:「可不可愛我才不管呢,我要快快長高,快快長大,這才能幫哥哥分擔家裡的壓力,你們這些衣食無憂的人才不會懂我們呢!」

這時候小熊孩子的話有些激動,嗆的楊瑩瑩有些啞口無言,說的沒錯,她根本不懂…

「哥哥我當然是明白的,小時候我可是比你還窮呢。」李雲頓了頓,笑道:「窮到一碗面要分兩頓來吃…」

「一碗面要分兩頓…我們一個饅頭分三個!我一個,哥哥一個,爺爺一個!」小熊孩子撅著嘴抬杠上了。

「床底下不能被發現的黃色書籍被家長發現了,並且以此被探尋出了【嗶】癖,關鍵詞,被家長,發現,在床底下。」李雲揮舞拂塵,依舊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樣。

空氣一陣安靜,就連小熊孩子都啞口無言,沉默片刻后說道:「你…贏了,我的名字叫做盧賢…你叫我小賢就可以啦。」

「小賢乖,告訴大大哥哥,那位老爺爺究竟是誰?和你家裡的關係如何…」李雲頓了頓,補充道:「對了,剛剛貧道說小黃書被發現那一段啊…」

「是騙你的哦。」

……

在盧賢血與淚的控訴下,李雲依然坦然自若的走進了這不算豪華的小屋子裡,裡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雜物,除了破舊好似上時代產物的小兒連環畫外,還有一本本英語數學的習題課本,這些習題課本都是被用過的,答案處被塗改液修掉后再使用…

再角落就是一些簡陋的魔術用具還有畫板,油筆,只是這油筆和畫板上沾滿了灰塵,至少最近沒有被使用過的痕迹。

「怎麼樣,我家很髒亂吧,根本沒有一個家的感覺吧,就算是小偷也不會來光顧咱們家的啦。」盧賢很坦然的,對自家這一副模樣很是自豪的樣子,絲毫沒有覺得貧窮是丟臉的事情。

對此李雲只能默默點贊,這監護人的教育還真的不錯,沒有讓小孩子衍生自卑…

「關於那位老爺爺啊,我只知道他是一個有錢人,很有錢很有錢的人,是我爺爺年輕時候認識的朋友,具體怎麼認識的我也不知道啦,當初我沒出生也不知道,我哥哥他或許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吧。」盧賢很乖巧的拿了兩對破爛不成對的拖鞋出來,說道:「不過呢,他真的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這些年來啊,他也會送一些慰問品來咱們家裡,他聽說我哥哥喜歡魔術,就買了一整套的魔術用具來家裡…嗯,可哥哥是很執拗的人,就是不用那些魔術用具,真是的,明明是那麼好玩的東西。」

盧賢的語氣有些抱怨,只是這抱怨的語氣下,李雲聽的出來,是濃濃的眷戀還有喜歡。

楊瑩瑩看著這小熊孩子的眼神也沒那麼討厭了,兄妹還有爺爺相依為命的家裡,唯一的溫暖…就是來自兄長的愛。

「哇,大姐姐,有老鼠啊!」

「老鼠!在哪裡!救命啊…」

楊瑩瑩被盧賢的驚呼嚇了一跳,花容失色,在看到盧賢一臉小計謀得逞的樣子,瞬間就知道是這熊孩子在耍自己玩呢…

「我果然還是對熊孩子喜歡不起來啊!」

「哈哈哈!老鼠都怕,我一晚上就能打死三隻偷我家糧食的老鼠…」盧賢一臉鄙夷的看著楊瑩瑩道:「你,丫,鶸,爆,了。」

楊瑩瑩:「……」

以警察為理想卻害怕老鼠,還不如個一米三的熊孩子,頓時一股莫名的挫敗感從楊瑩瑩的內心升起…

盧賢還有楊瑩瑩在打鬧玩耍,李雲則是看著這髒亂的屋子,用手輕輕的撫在上邊,感受著時光留下的痕迹。

「這裡,很舊…不僅僅是物舊,心也是舊的。」

李雲慢慢的走到了後院處,終於是看到了這的屋主,還有一個西裝革履的老者。

西裝革履老者生得面容清秀,虎背熊腰,一看年輕時就是一個大帥哥,就連老年了也散發出一種別樣的魅力,旁邊的老頭則是平平無奇,乾瘦枯萎,嘴角還流著口水,就和普通的痴獃老頭沒有任何區別…這旁邊的老頭就是痴獃的。

在看到這魅力非凡的西裝老者時,楊瑩瑩頓時驚呼出聲道。

「葉…葉赫大師!」 「真的是葉赫大師啊!」

楊瑩瑩閃爍著星星眼看著眼前風度翩翩的老帥哥,即使一大把你年紀都能迷倒小女孩的臉龐,還有那充斥全身的優雅氣質,看起來十足是一個老貴族,閃閃發亮的氣質都快要射瞎李雲的狗眼了——西裝真的在閃閃發亮,上邊有金粉…

老帥哥葉赫盯著楊瑩瑩看了一下,隨後恍然大悟道:「你是…楊家的小女兒?」

「嗯嗯,我叫楊瑩瑩…大師給我簽個名吧!我超喜歡你的畫的,特別是那一幅愛與家庭,我超喜歡…」楊瑩瑩二話不說拿出了一張紙和一支筆來,小眼珠子轉著在盤算點什麼。

李雲覺得自己應該挺了解楊瑩瑩的,這張親筆簽名大概率會以不低的價格出售給其他人…

葉赫只是微微一笑,筆走龍蛇,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謝謝大師…嘻嘻,拿到了葉赫大師的簽名,那小妮子估計要羨慕死我了,能賣那麼多…咳咳…」楊瑩瑩美滋滋的收起了簽名,同時轉身對著熊孩子盧賢豎起大拇指說道:「嘿,對你刮目相看了,沒想到能在這裡遇到葉赫大師,他可是真正的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哈哈,作畫需要靈感這種東西,所以我常常會不在家中,出來尋找創作的靈感,不然有一天靈感枯竭,江郎才盡了,受傷的不僅僅是我自己,還有那些欣賞我畫作的友人們,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事情?」葉赫微笑,依然是一副優雅做派,時不時還幫旁邊痴獃的老者整理衣衫。

「葉赫大師好溫柔哦…都快比得上雲大哥十分之一的程度了…」楊瑩瑩最後一句話是小聲說的…

李雲盯著葉赫大師的雙眼,面容平靜如水,笑道:「葉赫大師,久仰大名,貧道三清觀觀主,是瑩瑩的友人,今日恰好雲遊至此,特來觀望一番,沒想到能遇到葉赫大師,貧道真是三生有幸。」

「你好…」葉赫同樣盯了李雲一眼,說道:「小道長氣質非凡,想必這三清觀也是深山靈傑之地吧…」

那是必須的啊,能生出哥這樣的人來,能不人傑地靈嗎?當然李雲不會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說出來,而是說道:「既然葉赫大師在此,那麼貧道有一事想問…」

「如果我回答的上來的話。」葉赫大師笑道,幫旁邊的痴獃老者扶正了身子後來到了李雲面前。

「對於大師你的名畫《愛與家庭》,貧道若有所悟,若有所感,想要一同感受大師你關於創作這一幅畫的心境還有感受…」李雲盯著葉赫大師的雙眼說道:「或者大師你能說說,在中央公園創作這一幅畫的時候,經歷了什麼…」

葉赫面對李雲這清澈如水,又好像能洞察一切的眼神,沒有任何閃躲的意思,只是思緒回到從前,面部表情也逐漸從優雅細緻變得有一點感傷,也沒說話,只是先仰頭四十五度悲傷。

「其實啊,要說我作畫過程中,最不想說的,就是這愛與家庭了…這一幅畫雖然是我最出色的作品,可它也承載了我太多的悲傷還有痛苦,這…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話,我也能告訴你。」

「願聞其詳。」李雲絲毫沒有避諱。

「唉…我的家人呢,她們在我創作畫作的前一年啊…就遭遇火災全部去世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外尋找靈感創作畫作而沒有被火災波及…可惜…她們卻沒有逃脫出來…等我回到家裡的時候,那裡已經是一片灰燼了,只有我妻子還有孩子的遺骸躺在中間…我的孩子…當時可才11歲啊…還有著大好的年華能夠揮霍。」

葉赫說到這裡,眼角有淚水劃過,可以說是老淚縱橫了,這傷心沒有絲毫掩蓋的意思。

lixiangguo

看着啞口無言的麴義,燕北笑的豪邁,在軍帳前張開雙臂喝道:“來人上酒,諸君且在燕某帳中飲酒作歌,靜候沮君佳音!” 越五十里風沙,王義策馬眺望,帶着驚喜回頭對大隊人馬喊道:“咱們沒走錯,沮君你看,部落的炊煙!”

Previous article

這一舉動算是朋族長老院宣傳戰略的又一個動作,旨在進一步加強民衆對於太空發展的認同,同時也增強衆人對宇宙的嚮往。至少,也要讓人們在潛移默化的影響下生出‘我們朋族還是很強’的想法,從而對未來充滿信心。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