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忽然一道空間浪潮席捲而來,竟然緊跟在法則之後,焰一瞬間沒有及時釋放出力量對抗,竟是被空間帶動,往後飛去。

一陣天旋地轉,等到焰穩住身形的時候,頓時苦笑,見鬼,這一定有什麼技巧,因為他看到有一個實力弱的都沒有被卷出來,而自己則一下子都沒穩住,已經回到了起點。

這也可能是大意的原因,焰不信邪的又嘗試起來。

沒過多久,焰就開始像是別的領主那樣了,氣得哇哇大叫,雖然他不知道進去了能幹什麼。

……對啊!我都不知道要幹什麼,為什麼要在這裡和這些人較真了,或許我應該回方舟了,可別錯過了和主神預定的時間啊。

焰這麼想著,聯繫上了處於方舟的一絲靈魂,然後詢問了一下時間,還好,自己離開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約定的個兩個年時間還很充足。

主神肯定是以自己失蹤為理由不想履行約定了吧,哼哼,哪有這麼好的事情,明知道方舟可能會留下我的線索,既然裝死。

完全沒有主動來找我的意思……焰不得不直接拿出戒指來,看來得主動聯繫主神了。

忽然空間一陣波動,焰趕緊抬頭,這次他看清了事情的全貌,是一道弧形的扭曲空間從遙遠的中心區域擴散出來。

玉屏香 毫不意外的,處於外圍的區域,又出現了一些不明物質,這次還有兩個活人,外加一整塊殘破的大陸,佔據了焰的大部分視野。

兩個領主還在一起掐架,他們似乎是在爭奪那殘破大陸上的一株奇異植物,在這種環境之下,那暴露在虛空之中的植物竟然還沒有死亡,而是翠綠欲滴,甚至迎著虛空能量還在緩慢的生長。

一種能夠吸收虛空能量的植物,焰忽然目光一凝,心跳加速,這看起來有點像是世界樹啊,一種能夠憑空在虛空中製造出一塊大陸的奇異魔法生物。

本質上來說,這也屬於虛空生物的一種,成長期的時候以植物的形態存在,長大以後,它的一些子嗣則是精靈一樣的形態,因此世界樹也被視為是精靈一族的母樹,等到最後快要死亡的時候,世界樹才會在一次凝聚化作一顆種子,等待再一次發芽重生。

「你這個混蛋,給老子死開,信不信我立刻回去滅了你全族。」

其中一個暴躁的精靈開始憤怒起來,焰起初還略微驚嚇,發現這不是不死者才放下心來。

「滾你的吧,今天看我不滅了你,你還想著回去的事情,我告訴你法拉,今天我跟你沒玩,這裡就是你的墓地,疆界這地方,不適合你這種娘炮。」

那個獸人模樣的領主狂吼一聲,渾身的領域爆發,但是他沒有動手,而是一把推開叫做法拉的精靈。

精靈也是罵罵咧咧,兩個人互相用目光廝殺,顯然,焰在一旁,他們不好決一死戰。

兩個人拉開一段距離,但是都死死地盯著破敗大陸中間的那顆小樹苗,兩片葉子迎著虛空潮汐微微晃動,絲毫沒有受到恐怖氣勢的影響。

法拉忽的一笑,轉過頭來朝焰開口道:

「這位朋友,看戲呢?」

法拉諷刺的言語,眼中卻是殺機凜然,顯然,如過焰再不走,他就要動手了,對面的獸人被法拉一提醒,也是面帶不善的看了過來。

他們好歹是鄰居,相愛相殺什麼的經常干,但是這種時候,率先把外人趕走的基本信任還是有的。

兩個人眼神交流,一有不對,就準備同時出手,恐怖的氣勢直接鎖定了焰。

焰則是陷入了不可思議的沉默之中,剛才這個精靈講什麼來這,疆界!這裡竟然就是那處眾多領主都要來的疆界。

這裡能夠獲得法則碎片,是領主提高法則領悟程度的最佳地點。

「等等!」

焰看到獸人也看過來的警告目光,他趕緊出聲道:

「我不參與,你們兩個慢慢的打吧。」

說完焰就緩緩的往後退去,同時警惕的看著兩個領主,法拉臉上露出冷笑,算這個年輕人識相,要不然兩個領主的合力攻擊,可不是那麼好低檔的,雖然死不了,但是絕對讓他難受至極,然後退出疆界,滾回去休養生息。

獸人也是冷冷的出聲道:

「那樣最好,趕緊走開,要不然讓你百年內沒有實力跨足疆界一步。」

精靈聽到這騷話,沒忍住的噗嗤一笑,「聽到沒,趕緊滾,我不像是這個傻大個這麼會無腦吹,但是說實在的,我要讓你一年下不來床,兩年走不了路,十年來不了疆界,那是妥妥的,趁我們發善心,趕緊走吧,我身邊這位可是動不動就要滅人滿門的主兒。」

焰聽得這話,當時就不樂意了,什麼情況,兩個同等級的領主仗著是老鄉,了不起啊?這麼瞧不起他。 焰頓時一股怒火上涌,當時就滿臉笑嘻嘻起來,然後不緊不慢的往後退去。

實際上呢,實際上焰當然是想要自己搶到那顆世界樹了,但是他一個人不行,不過沒關係,他有幫手,他已經通過分身呼叫主神了,遙遠的區域通訊戒指沒有用,但是分身那裡,卻是能夠成功。

通過分身的轉發坐標,就在兩人準備先讓焰滾蛋的時候,一個光球閃亮登場了,真的就是閃亮登場,亮瞎眼的那種,巨大的光芒就像是太陽一般。

焰早就準備好了,主神真身出現的瞬間,焰趁著兩人被吸引注意力,直接衝上去,把世界樹連根拔起,抓在了手中。

這個時候,精靈還有獸人才反應過來,兩個人大罵一聲,直接沖了上來。

焰卻是不急不躁的看著兩個人,因為他可是有人罩著的傢伙,他的領路人來了。

滾!

一道巨大的光芒閃過,兩個領主倒飛出去,紛紛一臉驚恐,剛出現的一個掌控者竟然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向他們出手,明明寶物在那個惡魔手裡面啊!

兩個領主看到出現的主神,一臉不忿,同時眼中還有著不解,再看看邊上一臉笑容的焰,頓時明白了過來,爭個屁啊,這分明是一夥的,這下沒有一點好處了。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有人罩著了不起啊!法拉看向那光球,忽然想起了疆界的一些名人,有一個卻是對號入座了。

「主神!」

法拉咬牙切齒的說道。

竟然是在疆界聞名的主神,這樣的強者竟然趕來了,就算他和那傻子聯合起來,也不可能是對手的,對面兩個拎出來單對單,都比他們強,沒有任何希望。

「你,很好。」

法拉冷哼一聲,瞪了一眼焰,轉身就走,他已經記住焰的氣息了,下次別讓他單獨碰上。

「慢走啊,下次有機會在合作吧。」

焰不屑一笑。

他在夢境世界都出生入死的,沒有一點好處,好不容易找到個機會,不好好利用一下,怎麼行呢?

主神已經對他這樣的行為很不滿了,其實要是可以的話,焰還想讓法拉交出他身上的寶物的。

留人還是留財?

這才是焰現在最想乾的事情。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可惜啊……焰收起思緒,看著雖然光芒強大,但是和最初相比,已經弱了起碼有一成左右。

「你受傷了?」

主神鬱悶的看著焰,喲呵,你才看出來啊,被焰利用來搶了個寶貝,主神那是相當的不爽,他開口說道:

「那你還不老實一點,等下到處惹事,我可救不了你。」

主神雖然鬱悶,但是也沒有辦法,誰叫這個焰時間上卡得這麼准,巧合硬是給他做成了一個陰謀。

世界樹,他看著也喜歡啊,多好的研究素材。

焰趕忙虛心接受教育,然後當著主神的面,美滋滋的把世界樹給收了起來,改天他要把這個種在自己的方舟上面,這樣方舟世界就能夠更加的穩固了。

世界樹對法則的抗性那可是相當之強的,它本身就相當於一個世界。

這完美的彌補了方舟唯一的弱點。

對於這次的疆界之旅,焰充滿了期待。

開玩笑,能不期待么,這還沒有進去了,只是在外圍晃蕩了一圈,就「撿」到了一顆世界樹,這可是發育成世界的好寶貝。

焰大方的說道:「放心,我一定不會到處惹事的,畢竟你現在實力受損,我怕你罩不住我啊。」

豪門繼女 主神:「.…..」

在主神的帶領下,焰再一次踏入了疆界的範圍。

實際上這裡還不屬於疆界,按照主神在這裡混跡多年的認識,這裡僅僅是被波及的區域而已,真正的疆界還在很裡面。

這裡法則還有空間混亂,時不時還有疆界爆發出來的恐怖空間風暴,這風暴像是浪潮一樣沿著空間向四面八方傳播,只要一不留神,就會被這浪潮席捲著帶到外面。

難怪這裡一圈環狀的廢棄物體,偶爾還看得見一些龐大生物的屍體還沒有被虛空能量徹底的消耗掉,破碎的世界也都是到處可見,但越是靠近疆界,反而越是空蕩蕩起來,裡面的物品都被空間浪潮推出來了。

時不時還有倒霉鬼被卷出來。

來了,一個浪潮正在席捲而來,標誌很明顯,前頭就是一場元素風暴。

「別慌,按照我教你的方法,保證不會被甩出去。」

焰張開法則領域,開始按照特定的方式轉動起來,抵消了大部分來自浪潮的力量,身體穩如磐石。

果然,在這裡面行動也是有技巧的,很多領主因為沒有人教導,只能花費漫長的時間摸索。

越是靠近疆界的地方這種浪潮越是強大,沒有技巧,除非是掌控者,否則百分百被卷出來。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領主破口大罵的原因,因為他們都在最後一步緊要關頭被空間席捲而出。

有一些看到焰這種步伐穩定的領主,頓時就察覺到其中的奧妙,便不再前進,而是停下來開始領悟其中的訣竅。

這訣竅說來簡單,但是要依靠自己總結出最完美的方法,還是要花費不少時間,焰這種悟性,還是算了,他緊抱主神的大腿,直接就硬背下了最佳的對抗空間浪潮的方案。

這裡竟然不能夠傳送,根據主神的說法,這裡的空間隨時處於動蕩之中,即使是他這種天賦就是穿梭時空的,在這裡也會受到很大的限制。

主動往裡面傳送,會有很大的危險,可能身體會因為空間的分離而變成好幾塊,而投影傳送,勉強可以,這正好是惡魔們最擅長的那種傳送方式。

但是沒有必要,這裡面危險重重,主要是大佬太多,想像一下,十幾個領主在打群架,你隻身一人忽然一個傳送,直接落在在戰場中央,那是怎樣的一種場景。

曾經就有領主被這樣無辜的波及,遭到重創,然後黯然退出疆界。

領主很難死亡,他們往往都有著分身或者其餘的復活手段,想要徹底殺死一個領主,只能夠通過法則抹殺其本源,問題是每個領主或多或少也是領悟了一些法則力量的,想要遠距離的摧毀領主留下的後手,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這導致了疆界混戰不斷,仇恨不斷增加,並且開始出現拉幫結派的現象。

「那麼疆界到底是怎麼樣的一處地方?」

焰忍不住問出了這個問題。 過晌時分,沈夫人不舍辭別,再三囑咐沈挽箏萬事留心眼,一面抹淚一面離去了。

沈挽箏送至門口,連把傘也沒撐,正往回走,紛紛零亂的雪珠子捲起來些寒意,落在她那黑綢緞似的頭髮上,眉眼間也攜了飛絮。

她忽然伸出手去,攤開溫暖的掌心,千朵萬朵雪花,輕悠悠地融化了。

「哎喲,夫人,快吃些熱茶暖暖身子,仔細生病了!」吳媽不知沈挽箏什麼時候出的屋子,見她滿身是雪,忙上去替她脫下大氅,奉了茶過來。

「這是桂圓湯?」沈挽箏輕輕抿了一口,雙眸紅腫未褪,眼皮沉甸甸的,越發餳澀。

吳媽笑道:「是了,素玉那丫頭煮的。」

沈挽箏嗯了一聲,半晌又道:「爺回來了?」

「喲,這我可不知,素玉,她呀,肯定知道。」

吳媽沒頭沒腦地提及素玉,像是話裡有話。

沈挽箏不由抬起頭來,秀眉微微一挑。

難不成那丫頭對傅雨祁的行蹤了如指掌,溫城之行就發現素玉並不是個討巧的侍女,如今變本加厲,仗著略有姿色,竟別有用心。

手邊這碗桂圓湯指不定還是專門為傅雨祁煮的,吳媽瞧得分明,這會子使眼色警醒沈挽箏呢。

沈挽箏思潮澎湃,心下本就煩亂,繼而無端生出幾分惱意。

她將勺子重重往碗里一放,漫不經心地望著窗外,無暇顧及素玉如何折騰,獨獨惦記著沈家,自然是十分矛盾的。

挽恆的事,若是求傅雨祁幫忙,他那無利不起早的性子,定然不肯出手的。

越想越心焦,有些坐立不安。

吳媽見了以為她惱怒素玉,正要開口勸她,便聽見素玉諂媚的聲音傳來。

「爺回來了呀,夫人還歇著呢。」

沈挽箏嗤笑一聲,既然這樣費盡心計爭榮爭貴,倒不如尋個機會成全了素玉,興許那丫頭還能感念著恩惠,將那日撞見的事兒守口如瓶了,省得成天擔心東窗事發。

腳步聲緩緩而至,沈挽箏也不起身,偏過頭去,入目處是傅雨祁清俊沉鬱的臉。

因天寒地凍,他那高挺的鼻子微微發紅。

還未說話,素玉就跟了進來,站在炕沿邊,捧著茶盤,盤內一碗熱氣氤氳的桂圓湯。

「爺,請用茶。」

傅雨祁睨了素玉一眼,沒有接茶:「什麼玩意兒,換個來,不愛吃這些亂七八糟的。」

「我去換,」沈挽箏忽而笑了起來,一把奪過盤子,有意給素玉製造機會,「爺,想吃什麼茶,我知道。」

傅雨祁見她執意要去,便由了她。

轉瞬間,目光定格在素玉身上,他問:「你叫什麼名字?」

盤子被奪走,素玉哪裡願意,一併跟著沈挽箏出了門,方到外間,聽傅雨祁問話,忙回身:「我叫素玉,素凈的素,玉蘭花的玉。」

兩人之間隔了一扇門。

他只微微頷首,未再言語。

素玉立在原地,默候指示,時不時悄悄抬頭打量他。雖房間光線黯然,卻更襯得他一張俊顏輪廓分明。

過了一小會,沈挽箏折返回來,笑道:「你們倆說話為何一個站外面,一個站裡面?」

素玉雙頰通紅,說道:「夫人和吳媽都不在,我正想幫夫人煮茶。」

沈挽箏道:「正是不在才好呢。」

這一剎那,傅雨祁沒有任何情緒的眼底,卒然閃過一道幾乎不可察覺的異色。 根據主神的消息,這樣的浪潮當達到十個心跳一次的時候,就到達了疆界附近,很快就能夠跨過疆界了。

焰默默的算了一下,現在每千次心跳,都不一定有一次浪潮,這茫茫虛空,恐怕要到達疆界所在,還有很遠的距離。

主神沒有回答焰的問題,而是呵呵一笑:

「年輕人不要著急,要有耐心,答案就在前方。」

lixiangguo

是希望自己這二叔真的會娶這個叫做小語的女人么?

Previous article

接著這殭屍又在林飛意念控制下在這片空間里蹦來蹦去,其神態動作十分好笑。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