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忍足很紳士地表示要送她回去,如果是平時的她估計會先矜持一下,再點頭答應。但是今天的她想了想,還是搖搖頭拒絕了。

“我家和你家是相反方向吧。”雖然嘴裏說着看似很體貼的話,但其實並非這麼一回事。是和兩人一起走相比,此時的世界更想要有一個人獨處的時間。

果然,今天的殺人事件還是在她心中留下了些許的痕跡,儘管她本人沒有敏感地察覺到這點。

忍足侑士正要說點什麼安撫她,世界卻直接打斷了,“所以說還是不用了。你送我回去的話很容易被人誤會的,這樣會降低我行情的!”

[難道兩人約會就不會被人誤會嗎?]

[降低行情……我是多麼拿不出手啊!]

兩種念頭在他腦子中打架,打架的後果就是回過神時,世界已經乾脆地和他揮手,準備上車了。

忍足只好吞下所有的吐槽,微微笑道:“那麼只好在這裏說再見了,到家的時候記得發短信通知我一下。”

即使在這時候,他的風度仍然無懈可擊。

在一腳踏上車時,世界猶豫了一下,還是轉身拉住他的袖子,臉上難得顯出幾分的扭捏,“看在電影很好看的份上,我就勉爲其難原諒你啦。”

忍足鏡片下的眼睛微微睜大,然後看着她在說完那話後直接溜上了車。

在車上的世界坐在座位上玩手機。她的運氣還算不錯,至少上車時候還有位置。因爲是下班高峯時期,車裏人多,路上車也多。 邪君的第一寵妃 公車開一下停一下的。

在不知道第幾次堵車後,玩膩了的世界將手機收進包裏,百無聊賴地看着窗外。

這一眼就瞥到了熟人一枚。說是熟人,其實也就見過兩三次面罷了。

在距離馬路很近的地方,伊藤誠坐在木質長椅上,他對面是一個挺好看的女生的。當然世界覺得沒有她可愛就是了。因爲兩人皮相都不錯的關係,看上去還是滿登對的。

她想起平時日吉若常常和她普及的那些打臉故事,心裏的好奇心更甚。好想看現場版……正好下一站就要到了。

在車停下的時候,她直接下車。她本想找個隱祕點的位置坐下,卻因爲陡然尖銳起來的聲音而頓了頓腳順便豎起了耳朵。

情若初見時 “你真是個混蛋!”

“那個,你還要不要再點一份涼茶?這家的涼茶也挺好——”伊藤誠在女生面前似乎總是硬氣不起來,全然沒有半點那位和他同名的二次元人物推倒女生的氣勢。

“喝什麼茶!你以爲你代替他來我就會開心嗎?我最瞧不上你們這樣朝三暮四的男生了。”

女生憤怒說道,姣好的面容因怒氣而騰起了紅暈。她猛的站了起來,大力拎起自己的包包。

在走之前,似乎覺得這樣不夠解氣,她又轉身回來,打了伊藤誠一巴掌,聲音像在磨牙,“這樣你總可以回去和他們交代了吧。”

世界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頭腦被大大的字眼不斷刷屏着——真的被打臉了打臉了打臉了。動作好快!好戲劇化!

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女生已經走了。被打臉的伊藤誠全然沒有半點的沮喪情緒,反而在揉了下自己的臉後,老神在在地喝着服務員剛上不久的咖啡。

他擡頭看到了她,甚至還向她打了個招呼,“世界,要喝果汁嗎?”

世界條件反射地應了下來,然後在他的注視下慢吞吞挪到剛剛那女生的位置,坐了下來。

“小林同學點的果汁還沒上她就走了,你可以嚐嚐看。這家的果汁很不錯。”

世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剛剛被打的地方,想問但是又不好意思問出來。隨便接人傷疤不符合她溫柔體貼的設定。可是對於剛剛發生的事情她又好好奇!

伊藤誠反而十分善解人意地提起這事,“其實不疼的,小林力道不大。”

“可是很丟臉吧。”見到他若無其事的樣子,世界反而不高興了起來,她就是看不慣他這個樣子,“被女孩子甩巴掌什麼的……這種事是男生的話都會覺得難堪吧。”

明明這個人當初英雄救美的時候還很有氣概的,怎麼在女生面前就一副軟腿蝦的樣子!好不爽,看得她也想打臉了!

伊藤誠似乎因爲她的話有些窘迫,“但是,至少打臉後小林心裏的氣就會消很多……”

“你玩弄了她感情嗎?”世界睨了他一眼。

“沒、沒有——”

“那你腳踏n條船?”

“我沒有女朋友——”

“那你有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當然沒有。”伊藤誠忙不迭否認,並露出了“我不可能做這種事”的委屈表情。

“她生氣和你有關係嗎?”

“是沒關係,但是如果打臉可以讓她消氣的話——”伊藤誠還是那樣溫柔好脾氣的樣子,全身散發着來欺負我吧來欺負我吧的氣息。

看他這樣,世界原本的氣反而消了下來。

這個人其實和忍足一樣吧,都是見不得女生難過的人。只不過忍足比他厲害多了,至少用不着犧牲自己那張臉。其實伊藤誠長得也不錯的,大概還是因爲氣場問題吧。他這種性格就算臉長得再好也帥氣不起來。

“你真該向忍足取經的。”她酌了一口剛剛送上來的果汁,“不過我不明白,既然事情和你無關,她們遷怒到你頭上幹嘛?”

問這個問題的世界很顯然也忘記了自己經常幹出隨便遷怒人的事情。

“唔,大概就是都是伊藤誠的錯這樣的理由吧。”

“哈?”

“類似於都是時辰的錯這樣……”伊藤誠攪了攪咖啡,即使是說相對於自己來說比較難堪的事情,他仍然很是平靜。這在某種意義上,也算是一種才能吧。

世界瞬間理解了!就如同她看到小說裏雁夜叔叔咳着咳着被風嗆到啦切絲爸爸胃痛啦閃閃從電線槓上掉下來啦(這些事情不可能發生!),她都會高喊着都是時臣的錯一樣!都怪伊藤誠的名字不好,難怪女生們也習慣性來上“都是伊藤誠的錯”這套。

她努力壓下共鳴感,只是用很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那你也不能每次都白白捱打啊!”

“唔……”伊藤誠含糊應道,隨即轉移話題,“你今天心情看起來不太好。如果不介意的話……”

……又發現他和忍足的第二個共同點了。他真的可以和忍足結拜稱謂少女之友了!

世界沉默了一下。

也許是因爲今天目睹了他被打臉,她在心裏微妙地和這個人親近了幾分。

她低頭喝了一口飲料——嗯,確實挺好喝的。

在潤過嗓子後,纔開口說起了今天的事情。在起了個頭後,傾述便成爲了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我真的有夢到哦,只是我以爲會發生在我身上。”

“如果我注意一點,是不是就可以避免這件事了?”

她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後語。伊藤誠始終安靜地聽她說話。

在她說的口乾舌燥,索性把剩餘果汁一口氣喝完後,他才說道:“我相信你。”

“這不是你的錯。”

明明他們兩個前後見面次數一個巴掌就數的來,偏偏他在聽完後可以真摯地說着相信她一類的話語。他甚至完全不懷疑這是不是她編造出來的故事。

像是被解除了什麼魔咒一樣,她感覺全身瞬間放鬆了很多,彷彿肩膀上的膽子被一下子拿走了。

她眨了眨眼,直接看進他的眼睛中。她突然發現伊藤誠的眼睛和她很像,所不同的大概是裏面的東西吧。他的眼睛盛滿了溫柔,像是一潭平靜的湖水。世界第一次接觸到這樣溫柔得近乎懦弱的男生。這種類型向來是她鄙視的對象,可是她發現她並不討厭伊藤誠。

不,從最初的見面開始,她就不討厭這個人,頂多對他的名字比較介意罷了。

她的目光慢慢移動,落在他藍色的髮絲上。

伊藤誠被她盯得不太自在,低頭喝咖啡做掩飾。

世界端起杯子,正想喝,才發現裏面空了。

她招呼服務生再上一杯,然後下巴託着腮,語氣若有所思,“吶,你會不會打網球啊?”

論頭髮顏色的話,伊藤誠和夢境裏的人也是一樣的呢!

“啊?”伊藤誠長大了嘴巴,表情有些不解,“我,我不太會打……最多隻能保證發球不撞網吧。”

“那你要不要試着學一下?” 回眸一笑楚傾城 她興致勃勃問道,努力遊說,“打網球會很受歡迎的,就像忍足一樣!”

“可、可是我的運動細胞不太好……”他看見世界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掙扎了一下,很勉強地說道:“不過,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會努力的!努力去學網球!”

他握起拳頭表示決心,並加重語氣試圖讓她相信這點。

“好!我相信你會超過忍足侑士的!”世界被他說的也熱血了起來,甚至擅自爲他許下了豪情狀語。

“這個就算了吧……”

“喂! 萌寵鮮妻:老公,抱一抱 拿出你被打臉的氣勢來啊!”

“我覺得在網球上超過他的概率比我不再被打臉還低呢。”

“……”她絕對要把剛剛升起的好感度收回來!

他們的談話終止於夜幕即將降臨之時。

早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

世界坐上車看着伊藤誠站在車站的身影,相信明天當她從睡夢中清醒時,又會是一個晴天。 上書房內,朱由檢看過了早上送來的大明時報,同樣注意到了報紙上的爭論。看完報紙之後,他便吩咐王承恩將孝經和郭居敬著的《二十四孝圖》取過來,自己坐在書桌前翻看了許久。

這日上午,朱由檢便待在上書房中沒有外出,坐在書桌前塗塗抹抹的寫了兩篇文章,然後讓呂琦交給大明時報的孫之獬修改刊登出去。

交出了兩篇文章之後,朱由檢剛剛看到報上文章的悶氣才算消了去,這才覺得腹內有些飢餓了起來,他放下了手中的文具,對著王承恩問道:「皇后和田妃那邊中午吃的什麼?朕現在過去,能不能趕上和她們一起吃飯?」

王承恩看了看一側的自鳴鐘后,才無可奈何的對著崇禎說道:「兩位殿下此刻大約已經用膳完畢了,小公主和小皇子這個時間也要午休了,陛下還是晚上再去吧。陛下現在是不是要傳午膳上來?」

朱由檢略顯失望的看了一眼自鳴鐘,才搖了搖頭說道:「原來已經是這個時辰了,那就讓他們傳上來吧。今日宮外可有什麼新聞么?」

王承恩對著門外的小太監吩咐了一聲,才向著崇禎回道:「除了六部一些官員們還在同內閣幾位先生糾纏著一些瑣事,現在京城官民最為關注的,還是這場孝道和婦德的爭論。

其他的新聞么?海商協會的代表們終於通過了一份自由貿易的標準,不過上交到總理衙門討論時,被總理衙門給退了回去…」

朱由檢頓時引起了注意,打斷了王承恩問道:「為什麼?他們送過來的自由貿易標準,朕還沒來得及看完,總理衙門是什麼意見?」

王承恩回憶了片刻,才對著崇禎說道:「海商協會的代表認為,既然要推行自由貿易,那麼就應當互相降低關稅。因此要求重新審核現有的進出口貨物的稅額,廢除海外貴金屬入關的比例稅制和強制兌換紙幣的條款。

總理衙門認為,這些代表提出的不是自由貿易條款,而是想要借著自由貿易的名義偷逃稅款。因此馮學士中止了對於自由貿易標準的審核,他聲稱除非協會去掉關於關稅和強制兌換貴金屬的條款,否則不管交上來多少遍,他都會一體退回。」

朱由檢想了想問道:「那麼海商協會這邊怎麼說?」

王承恩頓時回道:「海商協會這邊正打算向陛下上書,請求陛下對總理衙門進行壓制。他們認為,去年總理衙門建立的時候,對於某些貨物的關稅稅額制定的過高,當海外市場出現了價格波動的時候,總理衙門卻依舊徵收著高額關稅,使得他們出海一趟根本沒賺到什麼錢。

比如向東南亞出口的棉布,因為印度棉布今年運往東南亞諸島的數量增加,加上我們這邊放開海禁之後,前往東南亞經商的大明商人過多,因此今年東南亞地區的棉布價格大跌,不少人只能勉強保本而已。

還有一項就是生絲,生絲本是我大明出口獲利最高的貨物,但是東南亞和歐洲商人的本錢太小,我們今年生絲出口的數量雖然大增,但是利潤卻增加無幾。

而海外生絲需求量最大的國家還是要屬日本,但是日本去年白銀大量流出之後,不僅對我大明商船限制了交易港口,還加強了絲割符制度,恐怕未來生絲在日本的價格只會越來越低。

因此海商代表們強烈要求,關稅要具有上下浮動性,不能定下之後便萬年不變,這不符合常理。另外,現在總理衙門和銀行強制結算從所有外國輸入的貴金屬,這原本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紙幣和貴金屬之間的匯兌比例浮動過大,他們拿著紙幣和銀行兌換一個來回,便要損失不少手續費,因此他們請求廢除這個制度…」

朱由檢想了想,便對著王承恩說道:「今天下午,在嘉樂殿對面的五龍亭內,讓海商協會選出的15名常務代表和總理衙門的官員都到場,朕會當面聽取他們的意見,然後進行磋商…」

這日下午在五龍亭內的磋商會議召開了很久,雖然皇帝親自參與了這場會議,但是想要維護自己利益的海商們,並沒有因此而退縮,而是同馮銓帶來的幾位總理衙門官員激烈的爭辯了一個下午。

朱由檢對於這場會議並沒有過多的加以干涉,他只是在爭吵的最為激烈的時候打斷了會議進程,讓雙方冷靜幾分鐘,然後再繼續磋商而已。

崇禎表現出的這種不偏不倚姿態,使得雙方都失去了底氣。海商代表們意識到,要是這個自由協議不能同總理衙門達成妥協,那麼他們在對外貿易時就無法獲得朝廷的保護,他們的損失顯然會更大一些。

而馮銓則更為擔心的是,無法讓這些海商接受總理衙門的意見,會不會讓皇帝覺得他能力有所不足。在雙方心裡的各有顧忌之下,朱由檢又稍稍加以引導,在天黑之前雙方還是達成了妥協。

對於海關關稅稅額的問題,馮銓請示了崇禎之後,決定每隔五年進行調整一次。而對於某些朝廷鼓勵出口的貨物,總理衙門雖然不會調整稅額,但是願意按照貿易額的數量,定出退稅的條款。

對於海外經商帶回的貴金屬,依然必須要存入海關指定的銀行之中,但是不願意兌換紙幣的,可以以貴金屬的方式存入銀行,下次出海時可以提取帶走,但是要支付一定的保管費用。

這場商人同官府之間舉行的磋商談判,雖然磋商內容對國內百姓並沒有什麼影響。但卻無疑開了一個先河,即像海商協會這樣的商人組織,可以同原本高高在上的官府坐在一起討論事情了。

雖然這場磋商會議中,海商代表們此前提出的大多數要求都被拒絕了,但是嘉樂殿內的商人代表們,依然如迎接英雄一般的迎回了15位去談判的代表。因為大多數人都覺得,這份自由貿易標準的制定,依舊是他們的勝利。

而在大明時報的報社內,接到了呂琦親自送來的,兩篇署名蘇長青的文章之後,孫之獬仔細核對了兩篇文章的文字,修改了幾個語氣詞之後,便下令原封不動的登在了第二天出版的大明時報上。而孫之獬自己還寫了一篇編者按,狠狠的吹捧了一通蘇長青的兩篇文章。

第二天的大明時報分發到京城各個銷售點后,很快便將京城內原本激烈爭吵的輿論,推向了另一個高潮。

雖然正月將盡,但是京城的氣溫依舊寒冷的很,前幾天還剛剛下過一場春雪,京城的街道上還能看到一處處被人聚攏出來的雪堆。除了那些外出做工的普通民眾之外,學生、士子和小有資產的富裕百姓,大多喜歡待在溫暖的室內躲清閑。

當然燕京大學和京城其他幾所學校的學生們都是聚集在校園宿舍之內,經過改建了土暖氣的學校宿舍,遠比一般人的家中更為暖和的多。而門頭溝運來的優質無煙煤,更是優先供應給了學校、科學院、官署、救濟院、醫院等地方,這就讓學生們更不愛外出了。

這麼多學生聚集在一起,學校的課程卻又沒有正常開課,自然人人都在談論最近京城輿論的焦點了。雖然大多數學生們都贊成皇帝斷髮祭奠英靈,認為女子出門做工不算是違背了婦德,女子在外拋頭露面更算不上什麼敗壞風氣。

但是站在他們反面的士人們,高舉著孝經和倫常的大義,使得人數眾多的學生們,發出的聲音遠不及那些反對他們的士人聲音。畢竟學生們不能直接批評孝經和倫常,這可是夫子提出的禮樂治國的核心。

燕京大學的學生們,雖然在學生會的組織下頑強的抵抗著,但他們總感覺在爭論中束手束腳難以為繼,不少人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主張究竟正不正確了。

住在燕京大學甲字房55號宿舍的牛金星,對於這場席捲了整個校園的爭論並不關心,他依舊保持著深居簡出的狀態,只要沒有自己的課程就躲在房間內看書。

和宋獻策分手之後,回到河南待了幾個月的牛金星,處理完了家事後便辭去了士紳代表的名銜,帶著兩個兄弟上了京城,考入了燕京大學。

已經身為舉人的牛金星在處理了家事之後,其實完全可以繼續自己的科甲之路。但是在同崇禎有限的幾次接觸過程中,他敏感的意識到,這位年輕的大明皇帝對於只會四書五經的進士似乎並沒有什麼好感。

而崇禎每次前來巡視燕京大學,出的題目也多以策論和時事評論為主。作為一個熱衷於功名的讀書人,牛金星便決定進入燕京大學學習,以了解皇帝的喜好。

對於京城內突然熱鬧起來的,關於孝道和婦德的爭論,在牛金星看來其實沒什麼好爭論的。歷朝歷代沒有一任皇帝不提倡孝道和婦德的,前者是為了移孝為忠,後者是為了維護禮樂治國的綱常,不管哪一樣都是不可輕動的。

現在京城中的學生、士人圍繞這兩個問題討論了這麼久,等到皇帝出手,必然是要將這個爭論壓制下去的。因為這種爭論對於國家有害而無益,倒是有可能被某些不軌之徒利用,擾亂了社會的穩定。 [綜]無人可擋

世界迷迷糊糊地從滿是油菜花的夢境中醒了過來。她揉了把眼睛,看了眼鬧鐘——才六點半啊。在不用上學早起的假日裏,能夠這麼早起來簡直是堪比她數學考試不用複習就可以及格的奇蹟。

耳邊傳來了窗外電線槓上的喜鵲嘰嘰喳喳的聲音,這讓她僅存的一點睡意也飛快跑走了。

世界從牀上爬了下來,打開窗子,在清晨時刻還尚屬軟妹子類別的柔和陽光灑在身上,空氣中還有些溼潤的感覺,深呼吸一口,感覺肺裏都盈滿了新鮮的氣息,讓人不由心曠神怡。她伸了下懶腰,完成洗漱工作,換好了衣服出房間。

正在煎蛋的葵冷不防被嚇了一跳,看她的表情她似乎沒有料到她居然也會這麼早起,在不用上學的日子裏。

世界很是乖巧地在一旁打下手,擺碗筷。在吃過早飯後,她打電話給美香,卻收到了對方現在在醫院的消息。

原來美香也會生病啊,印象中的她一直都是如同巍峨巨石屹立不倒的形象,十年後絕對又是西園寺真理那樣的女強人。

在被她生病的消息震驚了一下,世界又發郵件詢問她所在的醫院。得到回覆後,她決定等下就去探望生病的美香好了,順便也恭喜她終於不是不會生病的笨蛋啦。不過她生病得比她晚得多,所以還是她比較聰明。

該說是湊巧呢湊巧呢還是湊巧呢,在吃完飯去醫院的途中,世界碰到了社團裏的小學弟古裏千久。他一手拿着大大的畫板,另一首拎着一個裝滿剛買好的顏料的袋子。

世界想起大石似乎在她耳邊提過古裏千久在上星期的東京oo杯的繪畫比賽中獲得了冠軍,於是對着他綻開大大的笑顏,“恭喜你奪冠了,古裏。”

“謝謝學姐。”古裏千久衝着她露齒一笑,沒有心理準備的世界頭暈了一下——作爲二年級人氣最高的男生,不打招呼就使用美男計真是太犯規了!

她在那邊思索着要不要也禮尚往來對他來一個最完美的微笑,那邊古裏千久已經開口打斷了她的想法,“前些天是學姐的生日,之前就有說過要給你生日禮物的,現在正好遇到學姐,真是太好了呢。”

世界在聽到禮物的時候眼睛亮了一下,又覺得自己的表現太過頭了,於是趕緊低眉順眼做矜持狀。

古裏千久的家正好就在附近,於是他邀請了世界去他家做一下。

這回世界記得很淑女地點頭答應了。

半個小時後,她抱着自己遲到的生日禮物在那邊傻樂。

不愧是東京oo杯的冠軍,水平就是不一樣!

她按耐住了想去操場跑幾圈的衝動——古裏千久家距離學校並不遠。

雖然帶着這框裱好的禮物去醫院很不方便,但是世界一方面懶得再回家放回去,一方面又想在美香面前顯擺一下,於是她還是帶着上路了。再說這畫作,既可以拿來欣賞,遇到危險時又可以拿來砸人,多麼方便啊。

在來到美香所在的醫院後,世界擡頭看了看頭頂的名字,再次確定她果然有來過,還在這邊遇到了冒充她最喜歡的井上美羽的幸村精市。

她搖搖頭,努力甩掉那不好的回憶,繼續扛着畫作爬樓梯。

因爲擔心向上回一樣找錯,這回她特地先敲門了,直到聽到美香那聲透過門板傳達過來的“請進”後才安心地推開門。

美香正坐在病牀上,手裏翻着雜誌,看到她出現一點也不意外的樣子,只是笑了笑,“你來了啊。”

世界點點頭,環視了一圈的病房。毫無疑問這裏和她上次看到的普通病房不同。這不僅僅只是單人病房和雙人病房的差距,裝潢設計什麼的也明顯上了好幾個檔次,桌子上還擺着一大束嬌嫩欲滴的百合花,空氣中也彌散着單單的香味。

在這裏住上一晚一定會花不少錢。

只有這時候世界纔會意識到美香是貨真價實的大小姐。雖然說西園寺家境已經算很不錯了,但也不至於小小的感冒也要住在高級病房內。真是敗家燒錢的行爲……

世界絕對不承認自己有羨慕嫉妒恨這一類的情緒。她只是很裝模作樣地拉長了音調,“這年頭大小姐絕對是炮灰中的炮灰啊!”

美香只是不以爲然地放下手中的雜誌,一副看透了她心思的模樣。

lixiangguo

“要是沒有九陽草,小沐可怎麼辦……”羅書航滿臉愁容。

Previous article

這個人是7308的新隊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