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心凌從心底開始喜歡她了,只是卻仍想逗逗她。

「這、、、、這、、、奴婢不敢說。」心凌故意害怕地說道。

「不用怕,你儘管說,我一定會替你好好教訓她。」羿凌夢的聲音中愈加增了幾分憤怒,「是不是風落裳。」風落裳憑藉著宰相府的勢力,平日里最是囂張了,所以羿凌夢第一個便猜想到她。

「不是。」心凌連連否認,看她那副氣勢洶洶的樣子,說不定要惹出什麼亂子,心凌可不想再惹麻煩了。

「不是?那是誰?」羿凌夢繼續追問道。

「是我的夫君。」看她的的樣子,不問出個所以然來,定是不肯善罷甘休了,沒辦法,只好繼續誣賴羿凌冽了,誰讓他那般殘忍地對她。

「什麼?是你的夫君,他為什麼要打你呀?」羿凌冽再次驚呼。

「因為我沒有服侍好他的小妾。」心凌故意裝出一臉的委屈。

「你的夫君讓你去服侍他的小妾?」羿凌夢的臉上染上一絲迷惑,顯然是有些不解。

「是呀,我是他新娶的正室,他看我不順眼,將我貶為奴婢,去服侍他的那些小妾們,可是他那麼多的小妾,我一個人服侍不過來,然後他就、、、、他就、、、、。」心凌繼續說道,這也不算冤枉他。

「然後他就把你打成這樣!告訴我那個男人是誰,我幫你去教訓他。」羿凌夢還未待心凌說完,便氣勢洶洶地喊道。

心凌一驚,沒想到這個丫頭熱心到這種地步,她既然能夠自由出入王府,定然是與羿凌冽熟識的,想到她剛剛自稱本公子時的停頓,心凌恍然,她肯定是公主,那麼也就是羿凌冽的妹妹。心凌又怎麼敢告訴她真像。

心凌突然靈光一閃,既然她能夠自由出入王府,自己何不讓她幫她離開這兒。遂一臉傷痛地說道:「不行,就算你這次教訓了他,你走了后,他一定又會狠狠地打我的,那時候受苦的還不是我。」

羿凌夢微微怔了怔,惱怒地問道:「那要怎麼辦?」

「不如公子帶我走吧。」心凌猛然抬起雙眸,一臉期盼地望向羿凌夢。

「什麼?」羿凌夢一驚,猛然向後退去,險些跌坐在地上,急急地搖著頭,連連說道:「不行,不行、、、、我、、、、。」

「沒想到公子竟然這般狠心,就當我沒說吧,大不了以後天天被夫君打,這也許就是我的命,我認了。」心凌一臉悲傷地嗚咽著,用力地擠出幾滴眼淚,卻不擦試,刻意地將手放在唇邊,讓那幾滴淚水一滴都不浪費地滴落在自己的手上。

「你、、、你不要哭了。」羿凌夢急亂地想要安慰她,卻又不知要從何說起。

「公子何必管我,待我死了,也就乾淨了。」心凌這才故意地擦試早已幹了的眼角,慢慢地轉身,意欲離開。

「你、、、、、/」看心凌一臉沉痛的意欲離開,羿凌夢一急,脫口說道:「好,我帶你離開。」

心凌心中一喜,卻故做懷疑地問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本公、、、、本公子一向說話算話。」羿凌夢拍拍胸口保證道。

……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註冊)

?華夏書庫:

「好了,這兒沒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華夏書庫」狂隱雙眸一閃,冷冷地對著大夫說道。

大夫微怔,那有這樣看病的,十萬火急地將他拖來,結果呢,連葯都不要他開,再怎麼說,這位夫人現在還沒有醒呢,他總是感覺哪兒怪怪的,卻又說不出怪在哪兒,看看狂隱那冷到讓人驚顫的面孔,大夫顫顫地想要離開,卻想到他們還沒有付診金呢?

但是又不敢開口向狂隱要,只能轉身望向將他拉來的杜言,杜言微怔,隨即明白了大夫的意思,遂取出一些碎銀子給了大夫,打發他快點離開。

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王爺,王爺從聽到大夫說那位夫人懷有身孕后,便瞬間僵了,似乎也傻了,他現在要想辦法來說服王爺才行。

羿凌冽聽到大夫的說心凌懷有身孕后,身軀猛然僵滯,她懷有身孕?那代表著什麼?

心兒在皇宮時,太后曾經特意請太醫為她診斷過,太醫當時說心兒並未懷有身孕,就連南宮,為她解毒,試她的武功時,都沒有發現她懷有身孕,如今她怎麼可能會懷有身孕。

事情發展到現在,便只有一種可能說的通,她不是心兒,可是天下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神像的人,而且他明明可以感覺的到,她就是心兒呀。

這樣的事實,對羿凌冽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本來他離開羿月國,浪跡天涯,本來就是因為心底的那絲希望,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會真的找到了心兒,那種驚,那種喜,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可是如今再告訴他,她不是心兒,而且鐵般的證據擺在面前,讓他不得不相信,那種從失到得,再從得到失的大喜大悲的感情起落,似乎已經挖盡了他所有的意志。

這一刻,僵滯的不僅僅是他的身軀,還有他的心,甚至還有他全身的血液,全身的神經,甚至包括他的思維。

這樣的打擊,如同讓他生生忍愛了心兒的又一次死亡,那種痛苦,那種絕望,又誰能懂。

「王爺,我們還是回去吧。」杜言看到他的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心中愈加的擔心,卻亦愈加的不忍,此刻連他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話來安慰王爺了,但是現在他們最重要的就是先離開這兒,現在那位夫人仍就昏迷中,若是那位公子要對王爺不利,只怕……

狂隱這才冷冷地轉身,雙眸陰狠地望向羿凌冽,「現在,你應該可以死心了吧。」冷冷地聲音,太過無情,太過殘忍,誰都明白此刻這樣的話對羿凌冽來說是何等的殘酷。

羿凌冽的身軀猛然一顫,似乎回復了些許的意識,雙眸不由的望向仍就躺在床上的心凌,他到現在都不能相信,她不是心兒。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羿凌冽喃喃地說道,這樣的事實,讓他一下子接受,的確很難。

狂隱的唇角扯過冷冷的譏諷,隱著嗜血般的狠絕,愈加殘忍地說道:「她是我的娘子,她的肚子里懷著我的孩子,你所說的不可能,是指什麼?」貌似簡單的問話,卻是步步的緊逼,冷硬的讓人透不過一絲氣。

杜言的身軀也不由的僵滯,狂隱這麼說,無疑是在打擊王爺,王爺現在已經承受的夠多了,那還受得了他這樣的刻意打擊呀。

「這位公子,我家王爺並非故意冒犯尊夫人,公子何必將話說的那般殘忍。」杜言亦臉色一沉,冷聲說道,此刻為了王爺,他竟然忘記了狂隱的厲害,或者看到這樣的王爺,他真的是不忍心,不能看著狂隱這樣的打擊王爺。

「並非故意?好,今天事情已經徹底清楚了,我想你們也應該死心了,所以從今以後,你們最後不要再出現在我與我娘子的面前,否則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而且我也很懷疑你們是真的認錯了人,還是故意想要靠近我們?到底有什麼目的?今天我家娘子沒事,我就暫時放你們一馬,不過,你們最好記住了,這是最後一次。」狂隱冷冷一笑,略帶譏諷地說道。

杜言一滯,也明白狂隱不是開玩笑的,若是以後王爺再糾纏那位夫人,可能真的會有生命危險了,遂轉向羿凌冽,說道:「王爺,她真的不是王妃,我們還是離開吧。」

羿凌冽似乎這才微微回神,雙眸慢慢地轉身杜言,其實他心中也早就有了這樣的答案,只是不想承認而已,如今經杜言說出,無疑是在他的流血的傷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鹽,痛到滯血,痛到刺骨,可是杜言說的卻是實情,他連絲毫反駁的借口都沒有。

杜言也知道這樣的話,對王爺會是如何的傷害,但是此刻,他卻不能不說,總不能讓他眼睜睜地看著王爺去送死吧。

羿凌冽滿是傷痛的眸子,再一次望向躺在床上的心凌,雙眸微閉,似乎想要隱去雙眸中的傷痛,但是眸子睜開時,卻仍就是那讓人禁不住心酸的傷痛。

「走吧。」雙眸仍就望著心凌,但是口中已經做了決定,是呀,她不是他的心兒,他又怎麼可以再去糾纏她,那樣對他的心兒也不公平,既然已經確定了她不是心兒,就算再不舍,就算再痛,他都必須要放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註冊)

?華夏書庫:

「好了,這兒沒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華夏書庫」狂隱雙眸一閃,冷冷地對著大夫說道。

大夫微怔,那有這樣看病的,十萬火急地將他拖來,結果呢,連葯都不要他開,再怎麼說,這位夫人現在還沒有醒呢,他總是感覺哪兒怪怪的,卻又說不出怪在哪兒,看看狂隱那冷到讓人驚顫的面孔,大夫顫顫地想要離開,卻想到他們還沒有付診金呢?

但是又不敢開口向狂隱要,只能轉身望向將他拉來的杜言,杜言微怔,隨即明白了大夫的意思,遂取出一些碎銀子給了大夫,打發他快點離開。

現在他最擔心的就是王爺,王爺從聽到大夫說那位夫人懷有身孕后,便瞬間僵了,似乎也傻了,他現在要想辦法來說服王爺才行。

羿凌冽聽到大夫的說心凌懷有身孕后,身軀猛然僵滯,她懷有身孕?那代表著什麼?

心兒在皇宮時,太后曾經特意請太醫為她診斷過,太醫當時說心兒並未懷有身孕,就連南宮,為她解毒,試她的武功時,都沒有發現她懷有身孕,如今她怎麼可能會懷有身孕。

事情發展到現在,便只有一種可能說的通,她不是心兒,可是天下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神像的人,而且他明明可以感覺的到,她就是心兒呀。

這樣的事實,對羿凌冽而言,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本來他離開羿月國,浪跡天涯,本來就是因為心底的那絲希望,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會真的找到了心兒,那種驚,那種喜,不是用語言可以形容的,可是如今再告訴他,她不是心兒,而且鐵般的證據擺在面前,讓他不得不相信,那種從失到得,再從得到失的大喜大悲的感情起落,似乎已經挖盡了他所有的意志。

這一刻,僵滯的不僅僅是他的身軀,還有他的心,甚至還有他全身的血液,全身的神經,甚至包括他的思維。

這樣的打擊,如同讓他生生忍愛了心兒的又一次死亡,那種痛苦,那種絕望,又誰能懂。

「王爺,我們還是回去吧。」杜言看到他的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心中愈加的擔心,卻亦愈加的不忍,此刻連他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話來安慰王爺了,但是現在他們最重要的就是先離開這兒,現在那位夫人仍就昏迷中,若是那位公子要對王爺不利,只怕……

狂隱這才冷冷地轉身,雙眸陰狠地望向羿凌冽,「現在,你應該可以死心了吧。」冷冷地聲音,太過無情,太過殘忍,誰都明白此刻這樣的話對羿凌冽來說是何等的殘酷。

羿凌冽的身軀猛然一顫,似乎回復了些許的意識,雙眸不由的望向仍就躺在床上的心凌,他到現在都不能相信,她不是心兒。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羿凌冽喃喃地說道,這樣的事實,讓他一下子接受,的確很難。

狂隱的唇角扯過冷冷的譏諷,隱著嗜血般的狠絕,愈加殘忍地說道:「她是我的娘子,她的肚子里懷著我的孩子,你所說的不可能,是指什麼?」貌似簡單的問話,卻是步步的緊逼,冷硬的讓人透不過一絲氣。

杜言的身軀也不由的僵滯,狂隱這麼說,無疑是在打擊王爺,王爺現在已經承受的夠多了,那還受得了他這樣的刻意打擊呀。

「這位公子,我家王爺並非故意冒犯尊夫人,公子何必將話說的那般殘忍。」杜言亦臉色一沉,冷聲說道,此刻為了王爺,他竟然忘記了狂隱的厲害,或者看到這樣的王爺,他真的是不忍心,不能看著狂隱這樣的打擊王爺。

「並非故意?好,今天事情已經徹底清楚了,我想你們也應該死心了,所以從今以後,你們最後不要再出現在我與我娘子的面前,否則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而且我也很懷疑你們是真的認錯了人,還是故意想要靠近我們?到底有什麼目的?今天我家娘子沒事,我就暫時放你們一馬,不過,你們最好記住了,這是最後一次。」狂隱冷冷一笑,略帶譏諷地說道。

杜言一滯,也明白狂隱不是開玩笑的,若是以後王爺再糾纏那位夫人,可能真的會有生命危險了,遂轉向羿凌冽,說道:「王爺,她真的不是王妃,我們還是離開吧。」

羿凌冽似乎這才微微回神,雙眸慢慢地轉身杜言,其實他心中也早就有了這樣的答案,只是不想承認而已,如今經杜言說出,無疑是在他的流血的傷口上狠狠地撒了一把鹽,痛到滯血,痛到刺骨,可是杜言說的卻是實情,他連絲毫反駁的借口都沒有。

杜言也知道這樣的話,對王爺會是如何的傷害,但是此刻,他卻不能不說,總不能讓他眼睜睜地看著王爺去送死吧。

羿凌冽滿是傷痛的眸子,再一次望向躺在床上的心凌,雙眸微閉,似乎想要隱去雙眸中的傷痛,但是眸子睜開時,卻仍就是那讓人禁不住心酸的傷痛。

「走吧。」雙眸仍就望著心凌,但是口中已經做了決定,是呀,她不是他的心兒,他又怎麼可以再去糾纏她,那樣對他的心兒也不公平,既然已經確定了她不是心兒,就算再不舍,就算再痛,他都必須要放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第72章:

南宮逸明白自己在這兒多待一刻,便會多一份身分暴露的危險,為了太子的完全,也為了太子將來的大業,他現在必須要離開。

他深深地望了羿凌冽一眼,雙眸中閃過沉重的歉意,冽,對不起了,龍兒已經去查公主的下落,說不定會有意外的驚喜,那時候再給你解釋吧,若公主真的沒有死,你也就不會再忍受這麼多的傷痛了。

雖然他自己並不抱多少希望,但是太子這幾天一直在他面前提起這種可能,他心中竟然也有了這種思想,若公主真的沒死,那該多好呀。

只是,真的會有那種可能嗎?

南宮逸沿著擁擠的人群慢慢地向外擠去,大家都還未從剛剛的表演中回神,此刻又冒出皇上,再演上這麼一處,大家都凝神靜氣地望著樓上。

所以沒有人注意南宮逸的離開,但是也正是別人都沒有離開,而南宮逸的獨自離開,更容易落入某些有心人的眼中。

心凌並沒有急著出去,畢竟外面鬧場的是當今的皇上,而她還要多多少少顧及一下自己現在的身份,她覺得這件事若是讓狂隱去處理會比較好。

狂隱的武功那麼高,就算皇上帶了再多的侍衛也奈何不了他,何況狂隱現在易了容,也不會輕易的泄露身份。

但是等了大約一刻鐘,卻沒有聽到任何動靜,很顯然,狂隱似乎並不想為這件事出頭。

狂隱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麼此刻,竟然會躲起來了呢,還是他覺得只是一個女人,讓皇上帶走就帶走,沒什麼大不了的?

心凌心中不由的暗暗疑惑,但是,這似乎不是狂隱的做事風格,就算他不在意這樣的一個女子,但是這幾日,他一直把店鋪的事當做自己的事,這種情況下總應該出面解釋一下才是呀。可是狂隱為何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的,難道他現在不在這兒?

「怎麼?難不成這兒連個主事的人都沒有?既然如此,就直接進去將那人給朕捉出來。」司馬烈身邊的一個侍衛囂張地吼道。

青鸞的身軀猛然一滯,雙眸也微微一沉,低聲道:「不若就讓我跟他回去吧,否則他肯定不會罷手的。」青鸞看到心凌的猶豫,以為心凌怕了,便無奈地說道,畢竟那人是皇上,誰都惹不起的。

雙眸略帶沉重地望向心凌,心中也有些不忍了,就算她是真心的想要保護她們,可是現在面對的是星月國的皇上,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以她的能力,怎麼可能敵得過皇上呢,而且一直跟在她身邊的那位不是她的相公嗎?為何到了這種時候便連個影子都沒有了,把一切的事情扔給她一個女子處理。

心凌臉上閃過微微的怒意,「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難道還不相信我?我說過的,就一定會做到。」

青鸞一怔,有些慌亂地解釋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想因為我而得罪了皇上,那樣我們的劇院就……」

心凌雙眸一沉,「若是我連自己的人都保護不了,那麼這個劇院我也就不用再開了。」她從來就不是那種會向惡勢力低頭的人,竟然狂隱不出面,那她就自己出面解決。

羿凌冽看到司馬烈的囂張,雙眸中快速地閃過暴戾,剛欲向前,卻被杜言攔住,「王爺,你要用什麼身份出面?」

杜言一句話提醒了他,是呀,他要以什麼身份出面,他若暴露了身份,說不定就會引起司馬烈的疑心,到時候他再想繼續查父王的事,可能就更難了。

而且他這樣出面,對她,也沒有什麼好處,她現在是有夫之婦,在這種眾目睽睽的情形下,要出面,也是她的相公。

羿凌冽微微疑惑,為何今天不見狂隱出面,按理說,這種時候狂隱應該早就出面了呀。

「給朕進去搜。」司馬烈終於忍不住,憤憤地吼道。

心凌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再猶豫了,雙眸一沉,慢慢地走了出去,雙眸冷冷地一掃,對上面前囂張跋扈的司馬烈,淡淡地說道:「是誰在這兒狂吠呀?」一雙冷冷地眸子,直直地望向司馬烈,她很清楚,自己此刻根本就不能有絲毫的妥協,因為妥協的結局便是犧牲青鸞。

所以現在,她能做的只有與他硬碰硬,勝算如何,她心中也不太清楚,畢竟現在的她可以說是孤立無援,就連狂隱都不知做什麼去了。到現在都不曾露過面。

眾人紛紛驚滯,這個女人竟然敢說皇上是狂吠?那不是很顯然在罵皇上是只狗嗎?

皇上的臉色瞬間變黑,再看清心凌的容貌時,一雙眸子猛然圓睜,狠聲喊道:「妖女,上次讓你逃了,沒想到這次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那可就怪不得朕了?來人,先把這個妖女給我拿下。」

心凌一驚,她何時變成妖女了?可是看到司馬烈那副狠不得殺人的樣子,又不像是裝出來的,難道是以前的阮心凌就曾經得罪過司馬烈,這樣一次,她豈不是真的暴露了身份。

但是此刻她若是對他解釋,他一定不可能會相信,說不定還以為她是害怕了呢,遂冷聲道:「捉我,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司馬烈大怒,雙眸中閃動著嗜血般的狠毒,狠狠地說道:「你害死了朕的三個兒子,你以為朕有可能放過你嗎?」

心凌一愣,以前好像聽說過皇上的三個兒子都時隔不久都相繼離世,沒想到竟然是原來的心凌做的,看來原來的那個阮心凌似乎厲害的很,那麼自己現在似乎也應該勇猛一些才行,遂沉聲道:「難不成,你怕他們太寂寞了,也想去陪他們。」

「大膽,你竟然如此對皇上說話,真是反了你了。」司馬烈身邊的一個公公尖聲喊道。

心凌冷冷一哼,「皇上?他若為百姓著想,那他就是百姓的皇上,他若只知道魚肉百姓,那他有什麼資格做皇上,你難道沒有聽過說一句話,水能載舟,也同樣能覆舟,他的皇上能做多久,那要百姓來決定。」

心凌知道,不管怎麼樣,此刻她都不能怕他,因為她要保護的人太多了。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你們這些人還呆著做什麼?還不快點捉住她。」那個公公一臉錯愕地喊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處處跟朕做對?」司馬烈臉色陰沉,卻仍就冷冷地問道,雙眸亦疑惑地望著心凌,他此刻的確很懷疑這個女人的身份,以前進宮,害死了他的三個兒子,今天在這兒開個劇院,到底有何目的?

他可不覺得她只是單純地做生意那麼簡單。

「我跟皇上做對?若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剛剛好像是皇上先來鬧場的吧。」心凌冷冷一笑,唇邊也扯也明顯的譏諷,她現在呢,只是想要做生意賺錢,可沒有招惹他,當然賺來的錢,就是為了對付他的了,到時候……

「朕來鬧場?朕看上你這兒的姑娘是你的榮幸,你應該」皇上囂張地喊道。

「我們這兒不需要那種榮幸。」心凌冷冷一笑,快速地打斷了皇上的話。

在場的眾人驚的目瞪口呆,這個女人,膽子也太大了吧,不僅僅罵皇上,還敢那般不屑地打斷皇上的話,真的是……

司馬烈的雙眸中漫上嗜血般的殘暴,「好,你既然這麼不識抬舉,那就不要怪朕不客氣了,來人,把她給我捉起來。」此刻憤怒的他,早已經沒有任何顧慮了。

其實司馬烈的心中還是有所疑惑的,剛剛看到她的第一眼,他便以為是那個妖女,但是細細地看來,似乎又不像,不過,不管是與不是,還是先將她捉回去再說。

「是。」緊隨在他身後的侍衛領命,快速地向前,手中的劍紛紛快速地晃出,直直地向著心凌刺去。

這樣的陣勢讓心凌一驚,並非害怕,而是有些不解,這些侍衛對付一個女子,有必要這般的誇張嗎?突然想起以前,原來的阮心凌曾經去皇宮中報過仇,想必他們也都曾經領教過『她』的厲害了。

今天的她,也絕對不會比以前的阮心凌差,她自然不可能會怕他們,她的手快速地移向腰間,拂向狂隱為她準備的劍。

只是在她的劍剛要拔出的那一刻,一個人影快速地閃到她的面前,心凌本能地以為是狂隱,但是待到看清面前的人影時,猛然一驚,他,竟然是羿凌冽。

lixiangguo

「顧警官,我還以為,你接洽好就會回內地呢,真沒想到你會決定留下。」孔瑩瑩眼帶笑意的瞟了下顧浩川說道。

Previous article

這應該就是最後一劫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