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心中卻對歐陽紫玥愈發鄙夷憎恨,果真是紅顏禍水,一個女人,居然要讓兩個國家都生靈塗炭,讓無數人替她陪葬!

「兩國紛爭?」皇甫桀的眼中透出一種與生俱來的威懾,「我從不在乎這個。如果你要是執意不交出玥兒,就算是把這個國家弄得血流成河,我也勢必會讓你付出沉痛的代價!」

鏗鏘有力的字語,不留任何情面!

「六弟——」君無殤的聲音讓君無陌的心猛然一頓,他本來半闔的眼眸倏然抬起,望向那個冷酷尊貴的男人。

唯獨只有他,他不敢用這種漫不經心的語調。

「朕命令你把玥兒交出來!」咬牙,一字一字的吐出。

君無殤的眉宇間泄露出一股怒氣,手指的骨節已經被捏的咔嚓咔嚓響了。

「皇兄,你就那麼喜歡這個女人?她可是傷害了你啊!」君無陌的眸中劃過一絲怨氣。

他為皇兄不值!為什麼皇兄為那個女人付出那麼多,她卻看不到?

「感情的事是雙方的,我不怪她。」君無殤的背脊已經挺拔筆直,然而眼中卻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與無奈。

「抱歉,皇兄,我沒辦法做到看著你受傷害卻視若無睹,就算我做的這一切是逆天而行,也勢必要一撐到底!」君無陌堅持說道,與此同時,眼裡泄出一絲狠絕。

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

「你什麼意思?」君無邪察覺到了他話裡有話,心臟劇烈的收縮著,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失去了一般。

「呵呵……三哥,你說呢?既然我把她留在這,自然也不會放她活著回去。」君無陌唇角勾起,此刻已經是無所顧忌了。

他剛說完,一道寒光閃耀在空氣中,與此同時,銀光閃閃的刀刃已經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朕沒有想過你居然會做到這種地步……」君無殤的眼中顯現出一絲掙扎。

這個弟弟,是他從小最疼愛的弟弟,而現在為了他心愛的女人,他居然要將刀刃指向他!

顯而易見,他內心也並不好受!

「皇兄,你殺了我吧!」君無陌閉上了眼,已經是萬念俱灰。

但他不後悔自己所做的事,雖然沒能把所有的障礙給除掉,但是如果把三王妃解決了,三王爺一蹶不振,想必也成不了什麼大事了!

手中的劍不受抑制的在一寸寸靠近他的肌膚,但是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叫囂著:不可以,不可以…… 手中的劍不受抑制的在一寸寸靠近他的肌膚,但是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叫囂著:不可以,不可以……

君無殤的眼中閃爍著朦朧的濕意,再也無法掩蓋住自己憤怒的心情,那種極端的憤怒就像是一陣強悍的龍捲風,將他牢牢包裹起來!

揮劍,運氣,毫不留情的斬向他!

然而劍卻被什麼東西一勾,瞬間就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幹嘛要弄得這麼怒氣騰騰的?」

熟悉的聲音響起,歐陽紫玥收起蛇信子,雙手環胸,姣好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玥兒——」三個男人看到歐陽紫玥的瞬間,停滯的心跳又重新恢復,高興的心情溢於言表。

「你怎麼會……」君無陌看著她,眼裡閃過一絲驚詫。

「不好意思,六弟,我口才太好了!說服了你的手下。」歐陽紫玥像摸小狗一樣,毫無懼色的摸了摸君無陌細軟的頭髮。

「王爺,對不起,屬下不可以看你再繼續錯下去!」方才的男子突然站了出來,跪在地上,滿臉的愧疚,「屬下違背了王爺的命令,任憑王爺處置!」

「哎喲,這麼忠心耿耿的下屬,你忍心懲罰么?」歐陽紫玥挑眉,把男子扶了起來。

倏然她又轉向君無陌:「我可以理解你想要維護他的心情,可是把所有未知都扼殺卻是不對的!試問,一個人前進的道路上有那麼多威脅,你又怎麼可能幫他完全清除掉呢?如果你真的關心他,想為他好,倒不如在朝政上多多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君無陌沒有想到歐陽紫玥居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只是一瞬不瞬的看著她,深邃的眼眸中波瀾壯闊。

我的世界,餘生和你 我想殺你,你也不怪我?」他疑惑的出聲。

「弟弟和姐姐鬧了點小彆扭,我又怎麼會怪你呢?」歐陽紫玥笑著說道。

所謂一笑泯恩仇,便是這個意思吧!

若是仇恨對仇恨,那麼所有的恨意便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那也不是她希望的結局!

「問一下你的皇兄吧, 宋先生今天又等不及了 。」歐陽紫玥又拍了拍他的肩胛,接著走到了君無邪身邊。

君無邪牽起她的手,心猛然安定下來,驚慌失措的目光也忽然變得寧靜平和如一彎秋水。

君無殤用錯綜複雜的目光看了歐陽紫玥一眼,此刻他多麼想說,朕心裡最想要的只有你……

可是面對著君無陌為他有些執拗的付出,他把滿心的情緒全部壓抑在了心中。

「無陌,朕的希望並不多,和朕一起,好好的守護冥月王朝的大好江山吧!」

君無殤走到君無陌跟前,眸光深沉安定。

君無陌無奈的笑笑,點了點頭。

如果他所做的一切並不是他想要的,那麼他又何須強加與人呢!

「好了,過去的事就過去了,迷途知返,你還是一隻好羊羔的!」

歐陽紫玥的一句話引得四個男人的嘴角都抽搐連連,而君無陌的臉色更是極其難看! 歐陽紫玥的一句話引得四個男人的嘴角都抽搐連連,而君無陌的臉色更是極其難看!

活像生吞了一整隻蒼蠅!

這個女人總有辦法把他惹火!

———————————————————————————————————————

回到王府,烈焰和冷清寒等人都守在門口,帶著好多士兵,都一臉正襟危坐的樣子。

似乎只要她和君無邪沒回來,他們立馬就要帶兵殺進六王府去!

「好了,都沒事了!」歐陽紫玥甩了甩有些酸痛的胳膊。

我只能穿越一半

「玥兒,他沒對你怎麼樣吧?」君無邪緊張兮兮的瞅著她。

「你們小夫妻有什麼事兒,內部解決,不要在我這個可憐的單身面前刺激我!」烈焰直接把他們推進了房間。

「我沒事……」歐陽紫玥微微一笑,環緊了他的脖子。

六王府那段要是跟他說了,那還不得把六王府給掀翻了!

現在他們好不容易冰釋前嫌,她可不想又燃起一把火!


「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雖然君無陌做的有些過分,但是他畢竟是為了皇上,還是情有可原的!」歐陽紫玥小聲勸誘道。

「我知道。」君無邪沉聲道。

本來他早已策劃好了一切,勢必要讓他這個不識好歹的弟弟知道點厲害!

可是現在既然玥兒已經原諒他了,他也決定將所有的一切擱淺了!

「唉,說起來,君無陌還是挺可憐的啊!皇宮裡的階級鬥爭真是太恐怖了……」歐陽紫玥不禁想起了她被關在房間里,和君無陌的那個忠心耿耿的屬下閑聊時所獲知的一切,她對君無陌的憤怒就即刻煙消雲散了。

在孤獨寂寥的時候,那份獨一無二的關懷,若是她,也會記一輩子的!

「唔——」正在這時,她微張的小嘴卻被某人給緊緊攫住。

狠狠的啃咬,似乎在懲罰什麼!

「你——你幹什麼?」歐陽紫玥瞪大了眼睛,趁他放鬆的工夫,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氣。

「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不許想別的男人,哪怕是憐憫也不可以!」

居然被他看穿,她究竟在想什麼。

此刻他的表情好像個小孩子,歐陽紫玥看得只想笑,可是看著他那麼嚴肅認真的樣子,她又不敢笑。

所以只能表情有些扭曲的點了點頭。

她的唇瓣散發著馥郁的清香,本來他只是想淺嘗輒止一下,就放過她的。

可是現在似乎沒辦法這麼輕易撤退了……

他的大掌箍住她的纖腰,溫柔而和煦的力道一寸寸游移著,緩慢而穩健的攻城掠地,引得她的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不可以的,現在還是白天……」她掙扎著,雙眼卻浮起了一層朦朧的霧氣。

「你應該知道的,只要我想做的事,就算時間不對,我也會貫徹到底!」君無邪邪氣一笑,魅惑眾生,引得歐陽紫玥都差點流口水了!

丫的!怎麼可以長的這麼好看? 丫的!怎麼可以長的這麼好看?

現在就算他不想壓她,她也想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

「好,但是今天要我在上面。」歐陽紫玥面色潮紅,卻依舊堅定著自己的立場。

每次都被他吃的死死的,這次,她也要翻身作主!

「好……」他聲音暗啞,任由她在他身上作威作福!

白皙的肌膚被她輕柔的吻著,漸漸開出了一朵絢爛的花……

他全身上下都感覺一陣酥麻,某一處有些脹痛,已經迫不及待了。

然而生澀的她卻依舊不疾不徐的吻著,壓根不知道他的痛苦——

溫暖濕熱的舌頭劃過他冰涼的小腹,他再也忍受不了,低吼一聲,將她壓下——

「你說的,今天要我在上面的!」她睜著清亮的水眸,緊記著自己的立場。

「乖,可是,我已經等不了了……」沙啞而磁性的聲音劃過她的耳垂,輕輕咬上,吮吸,引得她嬌喘連連。

正在這時,突然響起了不合時宜的敲門聲。

歐陽紫玥剛想張嘴,君無邪卻不滿的堵住她的紅唇:「不許分心!」

「咚咚咚——」敲門的聲音越來越大,門外的人讓歐陽紫玥再也不敢放心大膽的shen-yin,她只能強咬著唇瓣,溢出細碎如貓咪一樣的嗚咽聲,任由君無邪在她身上點火!

「嗯,無邪,可能有什麼急事。」她睜著迷霧般的大眼睛說道。


君無邪不悅的揚起濃眉,冰涼的薄唇離開了令他眷戀不已的唇瓣。

然而雙手卻仍然撐在她的身側,以一種強勢的姿態貼在她身上,黑亮的髮絲垂在她的胸口,掃過來掃過去,以一種似笑非笑的絕美面容看著她!

那髮絲輕輕掃過的滋味,愈發讓人食髓入骨,欲罷不能。

丫的,他絕對是有意的!

歐陽紫玥一雙剪水秋瞳怒瞪他一眼,忽然轉向門外:「誰啊?」

「是我。」皇甫桀的聲音好聽得彷彿水劃過山谷一樣。

「有什麼事嗎?啊……」

啊啊啊……


lixiangguo

大家都是在裏面洗拖把,洗衣服,洗菜什麼的…….基本上家裏洗什麼都會在這一個塘裏面解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