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從倆人的口中問出了不少事情后,雲千幽也對這裡的情況有了更多的了解。

讓她高興的是,雖然商會現在多了不少人,不過,洪碧嬋盧立凡他們對這裡的人的掌控力度不算多強。

在潘冰莉他們的口中得知,他們和洪碧嬋母子是合作關係,洪碧嬋說,只要他們到商會來,就能讓他們當管事。

他們都聽說過商會的情況,自然是滿口答應。

畢竟這麼前程光明的商會,誰會拒絕呢?

到了這裡之後,在洪碧嬋的安排下,他們就進入了商會裡頭,正式當上了管事。

盧立凡也因為身份問題,在這裡的權勢也挺大的。

那些實力相對弱很多的人,也是洪碧嬋他們帶回來的。

應該說,潘家兄妹和洪碧嬋母子的關係不太深厚,還比不上其他人呢。

至於那些被雲千幽點名出來的人,他們也趕緊將自己的身份和來意說出來。

在雲千幽的威懾和催眠下,他們沒有半點保留。

雲千幽也清楚,他們才是洪碧嬋寄予厚望的人。

只不過洪碧嬋母子的身邊沒有關係更加親近的強大的高手,所以才會讓潘家兄妹當管事。

若他們有那麼強大的人手幫忙的話,也就用不上潘家兄妹了。

從問出來的這些信息來看,雲千幽很快就整理出了洪碧嬋他們的意圖。 在雲千幽看來,洪碧嬋想吃下北沙商會,但她也知道,貿貿然是無法成功的。

雖然她是盧柏江的妻子,但這並不代表她能肆無忌憚。

她的身邊沒有足夠強大的煉器師或者煉藥師,要將北沙商會拿下,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才會選擇潘家兄妹。

雖然讓潘家兄妹當了管事,可能以後還會更上一層,但她怎麼可能真的讓潘家兄妹吃下那麼多好處呢?

所以,她又安排了不少人手進入商會。

這十來個人就是她的人手了。

等真的將北沙商會控制住之後,她還可以將潘家兄妹趕走,讓自己的人上位。

潘家兄妹還說了,洪碧嬋的親信有好幾個,有兩個一級煉器師,一個一級煉藥師,一個二級煉藥師,一個二級煉器師。

這些人的實力都沒有他們兄妹高,所以只能居於他們的下風。

「他們在哪裡?」雲千幽問的自然是那五個人。

「他們應該快過來了。」潘炳平回答。

其實,潘家兄妹和那五人的關係不是非常融洽。

從洪碧嬋的做事手段,他們就明白,其實她不是完全相信他們的。

這都還沒將北沙商會完全吞了,她就已經在想著後面的事情了,這讓他們如何開心?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在面對那五人的時候,心情也是同樣的不滿。

雙方也就維持了面子情誼,並沒有多少好態度。

現在,他們在雲千幽面前吃了虧,哪裡能夠讓那幾人躲開?

所以,雲千幽才提出疑問,他們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就回答出來了。

「還沒來?」雲千幽疑惑。

「對,他們都挺晚才過來,一般是巳時才來。」

「巳時?」雲千幽挑眉。

巳時?還不如過了午時再來呢。

「他們來了。」

他們正說著話呢,潘炳平就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息,立刻轉頭看向遠處。

雲千幽也跟著看了過去,果然看到了五個人。

那五人中有男有女,高矮不一,模樣有好看的也有平凡的。

那幾人走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這裡有點不妥。

「你們都聚在這裡幹什麼?」其中一個男子皺眉說道。

「你們這個時候才過來?還不如明天再來?」

潘炳平的臉色有點難看。

身為管事,他肯定是要管理下面的人的。可他們根本不聽自己的話,誰不生氣。

這樣沒有半點管事的威嚴,讓他很是惱火。

但是,他每次想要和他們翻臉的時候,都會被洪碧嬋勸服。

也不知道洪碧嬋是怎麼做的,反正每次他的火氣都會很快消失。

既然消了火氣,沒有當場直接爆發,也沒必要留到後面爆發了,反而覺得他小氣呢。

只不過每次這樣積累下來,雙方的關係也越來越差了。

現在,雙方几乎是見面就開始針鋒相對。

「這是……?」男子不接潘炳平的話,直接看向了雲千幽。

看出男子眼中的興味,潘炳平的臉色忍不住微變,但很快就帶上了幸災樂禍。

他剛才雖然沒有受到多少肉|體上的攻擊折磨,但是,看著妹妹求救卻無能為力,那種感覺也特別折磨人。

他和妹妹是雙胞胎,雙方的心靈感應特別的清晰。

當妹妹受到折磨的時候,他也能夠感覺到裡頭的痛苦。

所以,他剛才受的折磨其實不比妹妹少。

因此,現在看到他的敵人也像剛才的自己一樣找死,他就忍不住高興了。

「你是洪碧嬋的人?」雲千幽直接問道。

「你是什麼人?」男子叫高形嚴,身材高大,模樣也算得上英俊,此時聽了雲千幽的話,立刻皺起了眉頭。

「我是這裡的會長。」

「會長?」高形嚴愣了一下,眼神帶著懷疑。

「這就是咱們會長!」潘炳平立刻站了出來,「這才是會長,雲會長!」

高形嚴又楞了一下,沒想到潘炳平會站在雲千幽這邊,「你就是洪碧嬋說的,那個……會長?」

那個……中間可疑的停頓,雲千幽也能聽出來。

看來,洪碧嬋在他們面前也沒說什麼好話。

當然,雲千幽想,洪碧嬋也不會想到,他們會直接說的那麼直白。

照理說,洪碧嬋應該和他們說過她的事情了,可看他們的模樣,還真看不出上心了。

這倒是讓雲千幽好奇了。

不是說這些人才是洪碧嬋的親信嗎?怎麼看起來,他們的關係不是太好?

而且,他們對洪碧嬋也不是太尊敬。

「我就是商會的會長,你叫我雲會長就行了。」雲千幽沒有動怒,而是笑著說道。

「什麼雲會長。」後面一個女子冷哼一聲,「什麼時候商會會長換人了?」

要真的要找人當會長的話,怎麼也該是高形嚴當會長。

只不過高形嚴表現出來的實力才是二級煉器師,比不過潘冰莉他們的三|級,所以才會讓他們更加得勢而已。

但是,在他們的心目中,高形嚴才是以後的會長。

至於盧立凡,那就更可笑了,他也沒什麼本事,就是靠著洪碧嬋。

等過上一段時間,盧立凡就可以退下了。

雖然女子沒有將這些說出來,但看她臉上的得意就知道,她有著不一樣的想法。

這讓雲千幽更奇怪了,這違和感越來越強烈。

這些人……怎麼看不出對盧立凡和洪碧嬋有多尊敬?

相反,在他們的態度中,洪碧嬋可能比他們還弱。

這些……到底是什麼人?

雲千幽的眼睛突然緊緊盯著高形嚴,一眨不眨。

「你幹什麼呢!」

那女子看到了雲千幽的動作,不由得怒了,「你盯著高大哥看什麼看?」

要不是因為高形嚴在面前,她說的話就更難聽了。

一個女的盯著一個男的看,這有什麼心思,誰不懂?

而且,雲千幽的模樣太出色了,讓女子特別的在意。

若高大哥真的被勾|引了的話,那可如何是好?

在看到雲千幽的第一眼,女子就很擔心這個問題。

現在,雲千幽竟然還盯著高形嚴看,她的心就更不舒服了。

雲千幽沒有被她的話打擾,還是盯著高形嚴看。

高形嚴也是奇怪,這女的怎麼就盯著自己看?

難不成,她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

想到這裡,他的表情微變。 在高形嚴表情微動的時候,雲千幽也終於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同時,她也恍然。

為什麼剛才的違和感如何強烈,原來竟是如此!

自從知道自己的天賦技能在眼睛上之後,她就有意識去注意這一點,也開始修鍊。

本來雲千幽就會催眠,在這方面的知識也不算弱。所以很快就獲得了不錯的成果。

剛才,在看到高形嚴的時候,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高形嚴在幾個人中,應該是領頭者。

看其他人對他恭敬的態度就知道,他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身份不是重點,可他的氣勢很讓人懷疑。

那種理所當然的強大,太讓人奇怪了。

其他人是不會懷疑高形嚴的,但云千幽卻敏感地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他實在是太過鎮定了,而且,洪碧嬋應該已經跟他說過了自己的事情,可他看不出半點緊張。

一個二級煉器師,怎麼可能在面對一個三級煉器師的時候,如此淡定呢?

再看潘炳平對他們的態度,也可以看出,雙方平日里的合作不是太愉快,積怨頗深。

潘炳平和潘冰莉再怎麼樣,也是三級煉器師和煉藥師!

這樣的高手,就算他們年紀太大了,可他們畢竟是大師,還是受人敬重的。

其他人見到他們的時候,只有恭敬的份,不可能和他們有什麼矛盾。

就算心裡再怎麼不服氣,他們也不會那麼囂張的,更不會做的那麼過分。

可潘家兄妹那麼早就來工作了,他們卻慢悠悠過來。

這根本不對勁啊!

直到雲千幽用天賦技能盯著高形嚴看了一通之後,她才明白原因——高形嚴竟然是四級煉器師!

是的,高形嚴是四級煉器師,只不過用靈器將自己身上的氣息壓了下來,讓自己成為一個二級煉器師。

而且雲千幽也看出來了,高形嚴現在才五十多歲。

這個年紀,這樣的實力,說出去也是絕對的天才。

lixiangguo

這時,趕來的阿修羅見到自己的住處被毀於一旦之後,心中的怒火頓時暴涌而出,尤其是見到熾天使竟然朝著冰棺出手,就更加的抑制不住心中的憤怒了,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了冰棺的面前,毫不猶豫,迎著熾天使,阿修羅一記重拳就轟擊了出去。 ?也許是因為熾天使也是有所忌憚的,所以在對冰棺出手的時候,並沒有動用多少力量,而正因為如此,阿修羅那飽含憤怒的一拳,卻是剛勁無匹的很,猶如狂風吹熄了一片火焰一樣,轟然一聲,便是將熾天使的掌勁擊潰,緊跟著拳勁趨勢不減繼續朝著熾天使奔襲而去。

Previous article

洛梓泉嘆了口氣,摸了摸比比的爪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