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欣楠與鹿衍對視一眼,不由得失笑道:「看來要回去一趟了。」 「為了解除我身體里的蠱毒,所以他才這麼拚命?」

沈溫婉聽到這番話,猶如晴天霹靂!

蕭何都變成這樣了,竟然還在為她著想。

她卻一點都不理解蕭何,在蕭何最需要休息的時候,跟蕭何大吵大鬧!

蕭何被她弄的吐血,身體狀況更嚴重,她現在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罪人!

她跪倒在了蕭何的帳篷前,眼淚嘩嘩,低聲哭泣:「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身體狀況這麼糟糕,你一直都在為我拚命,我該死,我不應該誤會你,我不應該找你吵鬧,我更不應該對你發脾氣,我保證……這些我以後都不會再犯!」

顧筠在旁邊看的有點不忍心了,她過去把沈溫婉攙扶了起來,對沈溫婉道:「好了,不要在這裡說話了,他現在需要休息,任何聲響都會幹擾到他!」

「嗯!」

沈溫婉點了點頭,與顧筠走到了一邊!

蕭何休息的帳篷,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時間流逝,大概兩個小時后!

帳篷之中,突然傳出一聲慘叫,所有人都被驚動,立刻朝這個帳篷沖了過來。

慘叫之人,正是蕭何!

蠱蟲在他身體里肆掠,他感覺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撕咬他的血肉,所以他被疼醒了!

他雙手捂著腦袋,捲縮在一起,渾身已經被冷汗濕透!

他疼的撕心裂肺,疼的猶如厲鬼哀嚎!

沈溫婉和顧筠沖了過來,都對他關心問道:「蕭何,你沒事吧?」

一旁,曲戰和幾個特種戰士,看到蕭何這個模樣,神情都心痛了起來。

蕭何可是龍王,八軍之主,號稱戰神……

他鎮守龍國邊關,殺敵無數……為龍國立下無數汗馬功勞!

而現在,他卻被人下毒,折磨成這樣……這真的令人心痛,令人心酸!

他們都不忍心在看,紛紛轉過腦袋。

他們閉上眼睛的時候,眼淚都不受控制的流淌了出來。

蠱蟲肆掠帶來的疼痛,來的快,去的也快……五分鐘之後,蕭何疼痛感覺減輕,他沒有在嚎叫。

十分鐘之後,他感覺不到疼痛了,渾身虛弱無力,癱軟在床上,臉色蒼白,嘴角也泛白……像是一個真的被抽空所有精氣神的人。

沈溫婉關切道:「老公,你沒事吧?你現在感覺好點了嗎?」

「我我……」蕭何想說話,但是他太虛弱了,半天都沒把話說明白。

最終還是照顧了他好幾天的顧筠,明白了他的意思。

顧筠轉頭道:「蕭大哥肚子餓了,他要吃飯!」

蕭何感激的看了顧筠一眼,隨即閉上眼睛。

「快,快去準備食物!」曲戰下達了命令。

幾個士兵立刻去準備了,不久之後,一份可口的套餐送到了蕭何的面前。

有雞腿,有牛肉……都是一些高蛋白的食物!這樣蕭何吃下去后,下次飢餓到來的時間就會被延長,他身體也會好受一些。

來的時候,顧筠就囑咐過,蕭何飢餓的很快。

為此,曲戰特意調了一輛大卡車,裡面裝了好幾個冰箱,放的都是蕭何需要的食物。

因此現在,才能及時提供這麼可口的套餐!

蕭何剛開始吃的很慢,畢竟他沒什麼力氣!

後來,力氣逐漸恢復后,他開始狼吞虎咽……一份套餐吃完,又送來一份!

蕭何足足吃了五份,體內飢餓的感覺才消失!

他臉色也變的稍微好看了一點。

其實他都是為體內那個蠱蟲吃的,它們在貪婪吞噬蕭何體內的營養!

蕭何如果不能為它們提供足夠的營養,它們就會開始吞噬蕭何的血肉……最終將蕭何弄成一具乾屍!

「老公,你要不要在睡一會兒?」沈溫婉拿出餐巾紙,細心擦掉蕭何嘴角的油漬。

「不睡了,推我出去走走!」蕭何喊道。

曲戰立刻吩咐,叫人把蕭何的輪椅取了過來,眾人攙扶蕭何坐上去,沈溫婉和顧筠推著蕭何來到帳篷外!

看著遠處逐漸黯淡的天色,蕭何詢問曲戰:「找到那個山谷了嗎?」

曲戰回應:「龍王,屬下無能,派出去的人,一個都還沒回來!」

蕭何搖頭苦笑:「我已經不是龍王了,以後不要這樣稱呼我!」

曲戰像是沒有聽到蕭何說什麼,因為在他們心裡,龍國只有一個龍王,那就是蕭何。

「是不是迷路了?」蕭何心裡又尋思:「這不應該啊!已經從附近村寨的人那裡,探聽清楚了山谷的位置……去尋找的人都是久經訓練的特種戰士,野外生存能力極強,絕對不可能出現迷路這種失誤!那他們為何現在還沒回來?」

蕭何心裡很清楚,著急沒有用!

他只有耐心等待。

傍晚的時候,去尋找的特種戰士終於回來了。

蕭何一群人,立刻圍了上去詢問。

「找到了嗎?」

「沒有!」

「沒有!」

「沒有!」

……

戰士們的臉上,都是沮喪的神情。

蕭何的臉色,瞬間絕望到了谷底:「怎麼會沒找到?難道又是我計算錯誤了?」

「這不應該啊!那天晚上,江水上漲,我被衝去的那個山谷,絕對應該在地勢更高的位置,怎麼會找不到?」

曲戰問那些人:「是不是你們沒有仔細搜索?」

那些人回答:「我們搜索了,山谷每一寸地方都走遍了,不然也不可能這麼晚回來,我們是真的沒有看到,一面光滑的石壁,還有上面雕刻的石畫!」

曲戰還想訓斥五人,蕭何阻止了曲戰:「他們累了一天了,讓他們下去休息!這可能是我記錯了,也有可能是那面石壁坍塌了,還有可能是我計算錯誤……總之,這可是過去了整整八年,哪裡可能那麼容易找到!」

找不到也要找!

蕭何失望的神情,突然變的十分堅毅!

因為他想活下去,更想解除沈溫婉體內的蠱毒……所以,哪怕只有一點希望,他也絕對不會放棄。

他叫人拿來地圖,還有草紙和筆,他重新計算了起來!

……

龍都,皇主王府!

一個幽靜的院子里,皇主王正在飲茶!

他身邊站著一個謀士,他一邊喝茶,一邊詢問謀士:「派出去的人,已經到江海了吧?」

謀士回答:「到了,隨時可以動手了!」

皇主王好奇道:「知不知道他們在找什麼東西?」

謀士回答:「監視的人聽到,他們在找一個山谷,當年蕭何就是從那裡得到一本醫書,然後學會絕世無雙的醫術!」

「什麼?蕭何的醫術是這樣學會的?」皇主王立刻來了興趣:「那麼這次他們找的東西,肯定更加貴重!」

「你去下達命令,讓埋伏的那些人先不要動手,等蕭何他們找到想要的東西后,在現身將之搶走!」

「是!」謀士轉身離去!

著筆中文網那些刺客看到陌離、陌竹他們突然從暗處湧出來,似乎沒想到似的,全都愣了一下。

這時,其中一名領頭的刺客揚了揚手中的彎刀,目光陰狠的盯著楚玄辰和他懷中的雲若月,冷聲道:「璃王,識相的,把夜明珠交出來,我等可以饒你們一命,如果你們不交,那就別怪我等不客氣!」

原來是為了夜明珠。

楚玄辰冷冷一笑,「難道你們是風凌天的人?他真這麼輸不起,輸了就想搶回去?只可惜,到了本王手中的東西,誰也休想搶走,想要夜明珠,

《雲若月楚玄辰》第588章天盛國的人?聽到許書白連孟似玉叫什麼名字都記不住,沈硯星都想叉腰仰天大笑了。

孟似玉在那挑撥離間半天,結果攻略對象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

這真是太搞笑了。

沈硯星憋住笑,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許書白,隨後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以為你會像我相信你一樣相信我。」

這話雖然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150章因為誰都搶不過我 「鐺!!!」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柄金背大刀橫插在妖魔和楚策之間,硬生生擋下了這一擊!

緊跟著,箭矢連珠般射出,逼迫得妖魔連連倒退。

楚策大喜,殺人鬼!

卻是在致命關頭,殺人鬼出手了!

楚策提起墨鱗槍重新擺好守備姿勢,笑道:「你不是要逃嗎?」

殺人鬼臉色不好看:「哼,那校尉沒跟你說嗎?那令牌已經和你綁定,你死了我也會死!不然我早尋了個晚上把你抹了脖子。」

楚策大笑:「倒還有這事!」

「倒是你……」殺人鬼緊緊盯著妖魔,「你這是怎麼回事?人還能變成妖魔?」

「這就說來話長了。」楚策笑道,「等解決了天生的兩個傢伙,我慢慢說與你聽。」

殺人鬼沒有說話,而是警惕地盯著天上的妖魔:「要怎麼做?那蚊子般的傢伙雖然斷了一隻手,但也不好對……」

lixiangguo

典褚卻悶哼一聲,右腳受傷,趔趄的後退數步,踮著受傷的腳,才勉強站立。

Previous article

這枚徽章是銀質的,上面只有一個黑色的骷髏頭圖案,其他什麼都沒有。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