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朝昌輕抽口氣,粗獷的大臉似乎都隨着光頭亮了起來,瞪大了眼睛肆無忌憚的掃着紅蓮撤去黑衣後,露出的凹凸有致的嬌軀。

“哼,狐狸精!”

黃瑛似乎很不喜紅蓮的媚態,輕啐了口,狠狠扭了一把張朝昌腰間軟肉,直至他疼的齜牙咧嘴連說不敢才鬆手。


即便是柳夕弱,繡眉也不由微微蹙起,不知是何故,心底升起一股不悅和排斥。

依舊是薄薄的紅紗遮體,嬌軀若隱若現,傲人的高聳似乎在誘惑着所有人的欲要攀登高峯!

邪魅的眼神更是勾人,鮮紅的嘴脣直直的勾動人心底最深處的浴火,欲要將之撲倒狠狠蹂躪、啃咬,肆意的玩弄!

顯露出本來面貌的紅蓮,就是這般的魅惑凡塵,猶如顛倒衆生的絕世尤物!

莫說是男人了,就算是女人都會忍不住!

黃瑛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但與之相比仍舊有些相型見拙。

即便是絕美無比,天生自帶清靈柔美氣質的柳夕弱,雖然美貌、身材不輸分毫,但讓男人來選的話,必然會選擇美豔如火,勾人無比的紅蓮!

“咯咯,怎麼不說話了?姐姐可是記得,你上次打的人家好疼啊?這次姐姐幫了你這麼大的忙,又救了你的小情人,難道連一句謝謝都沒有?”

看着不說話的黎蠻,紅蓮故作傷心,泫然欲泣,捂着肩頭輕柔的嫵媚樣子,直讓人想要把心肝掏出來奉上都無怨無悔。

“哼!”

黎蠻眉頭微皺,驀地冷哼一聲。

“咳咳!”

張朝昌面色突然火紅一片,猛的乾咳一聲,嘴角溢出了一絲血絲,滿目駭然的看着紅蓮,竟是避之如蛇蠍的倒退半步,並將面色同樣有些微紅的兩女拉退護在身後,忌憚無比的道,“好厲害的媚術。

素聞鬼殺門集暗殺術於大成,囊括多種暗殺術武道,沒想到會見到如此驚人的媚術!”

原來,就在剛剛,無形之中,張朝昌受媚術所惑,甚至連兩女都受到影響,被勾動心底最深處的慾望。

而在緊要關頭,黎蠻冷哼提醒,才免了三人出醜的厄運!

“狐狸精,騷狐狸,收起你的下流手段!”

黃瑛回過神來,俏臉微白,胸口起伏不定,心有餘悸的斥道。

“咯咯,小弟弟還真是讓姐姐好奇,你到底是無能呢,還是武道堅毅到容不下雜念的地步!”

紅蓮不爲所動,好奇的嬌笑連連的打理黎蠻。

“你想要什麼?”

黎蠻心下頗爲不舒服。

這個眼神,太過勾人,在他心裏,不僅沒有升起一絲躁動,反而覺得異常排斥,就好像,對方看的不是他這個人,而是一塊隗寶!

對,就是這種目光!

霸寵天下:腹黑帝君妖嬈後 ,黎蠻太過熟悉,那便是貪婪!

只有起了貪婪之心,纔會有這種目光,換言之,紅蓮對他有某種不爲人知的企圖,這種感覺讓他極不舒服,很不高興!

“咯咯,小弟弟,你拿了姐姐的東西,難道要霸着不還嗎?

或者說,你想要姐姐以身相許,纔會歸還不成?

即便姐姐想, 馭男計:御姐鏘鏘才 !”

紅蓮笑魘如花,勾魂攝魄,竟是挑釁似的看向柳夕弱。

“哼,我跟他沒有那種關係!”

柳夕弱輕咬紅脣,似乎很努力的想要跟黎蠻撇清關係,但到最後一個字,幾乎聽不清了。

任誰都聽的出來,她的話有多麼言不由衷!

“是嗎?那姐姐就不客氣了,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好男人啊,要儘早抓在手裏。

不然,失去了可沒地兒哭鼻子哦!”

紅蓮竟是大有深意的道。

“拿去!”

黎蠻苦笑一聲,自納袋中取出當初紅蓮遺落的靈劍扔了過去。

事到如今,他也不清楚紅蓮到底是敵是友了。

第一次,紅蓮差點殺了他,若非燭龍出手,幾乎成功。

第二次見面,便是這一次,紅蓮救了柳夕弱,可以說是讓他欠下了大人情。

認真來說,張朝昌和黃瑛也欠了她人情,故而四人都沒有出手!

“很好,還算你有點良心,知道給姐姐保養靈劍!”

紅蓮愛不釋手的撫着靈劍,直勾勾的眼神盯着黎蠻,好似撫着的就是他,毫不掩飾挑逗、撩撥之意。

“狐狸精,你趕緊走吧,別等我們改變主意!”

黃瑛着實看不下去了,呵斥道。

“是嗎?你確定要讓我走?小弟弟!”

紅蓮依舊盯着黎蠻。

“我黎家遭襲,是鬼殺門做的嗎?”

黎蠻不閃不避,直視對方,眼眸中說不出的清明,沒有絲毫受魅惑之色。

兩女看到他如此,似乎明顯鬆了口氣,尤其是柳夕弱,全然一副如釋負重的樣子!

“不是,那件事我知道是誰做的,想必以你的聰明,已經知道是什麼人做的了。

而且,我可以告訴你,當初派我們去殺你的人,也是此人!”

紅蓮收起媚笑,肅然道。

但即便如此一本正經的神色,依舊散發出難以讓人抗拒的魅惑,着實是個勾人的小妖精! 「ktlly總監真是好興緻,從公司到這兒至少得要一個小時的路程,ktlly總監似乎早退了啊!」

君上邪看了一下表,現在這個時間公司才剛剛下班,而ktlly出現在這兒,實在是不得不讓人懷疑,她到底是不是早退了啊。

「總裁似乎忘記了,下午我出來做市場考察了,正巧走到了這兒,結果誰想雨下得這麼大,便打算進來坐一下,倒沒想到遇上了你們。」視線在關久久的身上看了看。

「這兒的空位有很多,你似乎沒必要偏要跟我們坐一桌吧!」君上邪是怎麼看ktlly怎麼不喜歡,若非她是公司花高價請來的設計,那麼君上邪一定會直接的把她給辭退了。

「大家這麼熟,坐一起熱鬧。」言罷,便打算坐下來。

「dana,你過來坐這兒。」君上邪卻一聲令下,關久久看了一眼,隨後有些歉意的看了ktlly一眼,不過心底卻幸災樂禍的。

坐到君上邪的身邊時,關久久道:「ktlly小姐,請坐吧!」關久久絕對是故意的。

關久久他們點的菜沒一會兒便上來了,望著牛排里的意麵,關久久把視線投到了君上邪的碗里。

看到那朵的花椰菜時,很想把花椰菜給拿來吃。

總裁的娛樂圈寵兒 ,她更加喜歡吃意麵。

「嗯?」君上邪接收到關久久的視線,抬首看關久久盯著他牛排時,當下便明白了,拿著叉子將盤裡的花椰菜給弄到她的盤子里,而再將意麵給弄了過來。

「吃吧!」關久久嘿嘿一笑,低頭老實的吃了起來。

ktlly只覺得自己看錯了,君上邪這動作是不是太過自然了一些?

他放著她這麼漂亮的女人不看,居然盯著dana這個醜女人看,而且對dana的態度,似乎有點兒不像對第一次來上班的秘書該有的態度吧。

ktlly只覺得發現了一些不該發現的事情,難不成君上邪喜歡比較丑的女人嗎?

一頓飯,只是聽到君上邪和關久久二人你一句我一句,有一搭沒一唱的說著,而ktlly完全的被冷落在了那兒,壓根就沒有理會她一眼。

就算是ktlly插一句話,那麼他們很快就直接的將話題給帶走,再說一些無關緊要,或是下午見客戶的事情。

就這樣,一頓飯吃完了。

「waitress,買單!」看著吃得差不多,也沒必要在這兒繼續在坐下去,君上邪便問道。

「先生,一起嗎?」服務員知道一頓飯,只有他們倆人在說,而後面來的那個女人,似乎沒什麼可說的,服務員便十分的聰明。

「不一起,我們倆一起,他是拼桌的。」若說君上邪不夠紳士,那麼有時候,君上邪依然十分的紳士。

「是的,不一起!」君上邪都這麼說了,ktlly還能怎麼說?難不成還死皮賴臉的讓君上邪買單?她做不到。

買過單后,ktlly便黑著臉了,就如同外面的天氣一般…… “果然是他!”

黎蠻面色肅然的看着紅蓮,沉聲道,“算起來,你已經兩次殺死同門,難道就不怕鬼殺門追究?

或者,你早就背叛了鬼殺門?”

此言一出,張朝昌三人面色微變,沒想到黎蠻和紅蓮真的有說不清的交集。

“聰明,我還以爲你只是個空有一身蠻力的木頭人呢!”

紅蓮打了個響指,蓮步輕移,款款走到黎蠻身前,毫不避忌兩女目中的排斥,玉手輕伸,青蔥玉指點在黎蠻胸前道,“姐姐我已經表現出了誠意,你是否也該表示一下?”

“你想要什麼?”

黎蠻微顫了下,倒退半步,深吸口氣道。

“這個嘛,我們就要單獨談一談了!”

紅蓮繞過黎蠻,走到鬼殺門之人的屍體處,旁若無人的將屍身上的納袋取走。

“兄弟,鬼殺門的人不能信!”

張朝昌極爲忌憚紅蓮。

倒不是因爲剛剛因此女丟了醜,而是直覺告訴他,紅蓮絕不簡單!

但看她殺死自己的同伴都沒有任何猶豫,可知此女是個心狠手辣的蛇蠍毒女!

這樣的人,更不能相信!

“別跟她去!”

黃瑛攔住黎蠻,柳夕弱雖然沒有說話,但一雙美眸中同樣露出了拒絕之意,明顯不希望黎蠻答應。

“大哥,你們放心,她現在傷不了我,而且,連殺這麼多鬼殺門之人,她已經不可能爲鬼殺門效力了!”


黎蠻向三人重重點頭,以示安心,便隨着紅蓮走到遠處,直至確定三人聽不到。

雖然這樣看好似不信任三人,但黎蠻也是出於考慮,紅蓮確實是蛇蠍毒女,危險至極,無論與她有什麼瓜葛,兇險絕對成倍遞增,心理上他不想牽連三人。

“看來,你很關心他們嘛!”

紅蓮心機極深,聰敏過人,輕易便從黎蠻臉上的神色,察覺到一絲端倪。

“嗯!”

黎蠻沒有隱瞞,也沒有隱瞞的必要,開門見山道,“紅蓮,你如今已經是鬼殺門的敵人,找上我,無外乎就一條路——聯手。

只是我很意外,如今的我,算得上是無根無萍,怎麼能入你的法眼?”

“小弟弟,你還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呀!”

紅蓮美眸中閃過一抹驚色,似乎剛認識黎蠻,巧笑倩兮,明眸勾人道,“你的聰明,確實也讓姐姐我意外!”

“算不上聰明,只是我很納悶,憑你的天賦,絕不至於走到這一步!”

黎蠻同樣有些意外紅蓮的直接承認,細細端詳着這張美豔誘人的絕美容顏,雖然有些過分的濃妝豔抹,但他可以斷定,紅蓮絕對不比自己打多少。

就是這樣一個天賦絕佳的奇女子,竟然會徹底與鬼殺門決裂,如果沒有什麼能讓他信任的隱情,無論如何他也不會與紅蓮合作。

“你以爲鬼殺門對門徒都是善男信女嗎?”

紅蓮的聲音有些低沉,螓首微垂,遙望着遠方,似乎陷入了回憶,但轉瞬即逝,恢復了往常的精明嫵媚,嬌笑道,“姐姐我知道,如果不跟你說點東西,你是不會相信姐姐的。


第一次,姐姐殺死兩個同門,一來是看他們不順眼,二來是早就有了異心,上次不過是適逢其會,順手宰了他們,然後推到你們身上。

這樣一來,鬼殺門的幾個老東西,也不會懷疑到我身上。

今天這一次,是我送你的見面禮,確切的說,是你的天賦,讓我下定了決心!”

“這見面禮確實不凡,但我們第一次見面,你也差點要了我的命,兩相抵消罷了!“

黎蠻淡淡道。

“咯咯,小弟弟,你還真是個不吃虧的主兒啊,不過,姐姐我喜歡!”

紅蓮嬌笑一聲,嫵媚動人,嬌嗔道,“姐姐送你第二份禮物。

你已經是鬼殺門必殺名單上的人了。

如今,鬼殺門玄字堂殺手全軍覆沒,地字堂殺手損失兩人,勢必會派出更強的地字堂殺手繼續追殺你。


lixiangguo

片刻后,幾人隨著紫宵來到了劍山的半山腰,是為問心劍派駐紮之地,隨著幾人進入,便可見到清一色的紫袍弟子再各自修鍊,數目足有幾萬之數,境界最低的都在拓脈七重之境。

Previous article

法師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她看著城主,用一種看透世事的眼神,問他道:「城主最近是否遇到了一位讓你心動的姑娘?」 沒有想到法師說話竟然這麼直接,他的眼神躲閃了過去,回答道:「我今天是派人救下了一個姑娘,怎麼了,法師?你知道那個姑娘是什麼身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