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幽擎天眉頭挑起,露出不悅之色,喝道:「給我過來!」

這一喝,卻是將其修為爆發而出,竟是達到了六重天巔峰靈鬼,聲勢駭人!

只不過二女依舊不為所動,只是面色微微發白,虛隱鬼女被壓迫得喘不過氣來。

「虛鴻,你好大的膽子!」幽擎天冷冷一笑。

幽汋一直冷眼旁觀,只是望向秦楓,目光中透著一絲好奇。

秦楓思緒百轉,屠苟三人早已離開,眼下大殿之中再無他人,幽擎天如此逼迫,不如主動出擊,或許此時正是解決他的機會。

「聯手殺了他?」秦楓對虛隱鬼女傳音。

「嗯。」虛隱鬼女沒有絲毫猶豫,點頭答應,她對於幽擎天也早已厭惡到了極點。

下一刻,秦楓召喚出控獸,以秘法加持,向著幽擎天衝殺而去,而其自己也快速衝出,手中多出了封天錘與覆蒼穹。

虛隱鬼女化為一道幽風消失於大殿之中,隱於四周,伺機而動。

鴻顏鬼女得到秦楓命令,召喚控獸,看住幽汋。

見狀,幽擎天嘴角泛著冷笑,雙眸之中散發出一股冷酷、狠厲。

「既然你們找死,那便成全你們!」

幽擎天殺出,幽次元之力瞬間轟出,更有一件天品鬼器猛然砸向秦楓。

「轟隆隆!」

激戰一觸即發,秦楓與幽擎天猛然交手,只是動用鬼器便令得四周頻頻爆發轟鳴,一股股能量洪流不斷衝擊而出。

很快,二人便都祭出了魘器,秦楓催動玄灼鏡釋放洶洶幽炎,化為一頭黑色鳳凰,幽擎天卻是手持一柄地品魘器級別的長槍,舞出一條黑色巨龍。

一龍一鳳在大殿空中飛舞盤旋,不斷交擊,激蕩出可怕的威壓。

秦楓再次出手,那柄血色錐子猛然射出,化為一道血影,直取幽擎天首級。

「轟!」

幽擎天頭頂卻是出現一頂王冠,釋放出一圈圈黑光,將其擋下,卻是一件玄品魘器。

下一刻,星河天戰圖席捲而出,令得四周變成一片星空,無盡星光傾瀉而出,化為一柄柄利劍碾殺向幽擎天。

魔器一出,頓時給幽擎天帶來壓力,令其雙眉皺起,怒喝道:「不可能!你這種廢物竟也能獲得魔器認可!?」

秦楓不答話,只是全力催動星河天戰圖,又釋放出恐怖的殺氣轟擊而去。

幽擎天冷哼一聲,祭出一柄大劍,一股魔威驟然釋放而出,竟也是黃品魔器。 那白髮少年朗驟然出現在那尊法相頭頂,一手撫過整張琉璃罩,整張琉璃罩隨之納入法相體內,原本法相悄然睜開的雙目,也隨之緩緩閉合。

長相俊美的少年郎,一對眸子卻讓人覺得十分奇怪,不像是屬於他這個年齡段應該有的模樣。不經意之間視線投在人身上,不比那尊法相的一縷殘魂顯現看向眾人的漠然眼神差多少。

少年郎望向癱軟倒地的儒衫男子,又瞥向自始至終,好像只是僅僅被控制住充當小將的大妖蘇酥,眼神愈冷,望向儒衫男子后,眼中僅有的那麼一絲憐憫化作了憤然,「沒用的東西!」

因為少年郎的心意波動,在他身體四周的靈炁隨之氤氳作一團團狀,不受控制地砰然炸開,將儒衫男子一下子擊出許遠距離。

李清源眉頭悄然蹙起,有些好奇來人的身份。

「學宮的第二長老,怎麼樣,是不是很是不像?」不知何時,李清源身邊便站了個一身黃金甲的魁梧男子,與往昔不同,男子手中除了背了一把已經被解潮改良無數次的黃金長弓,還有一柄黃金戰劍,劍鋒扁長寬大,以至於讓男子原本並不算瘦小的身材顯得極小。

陸良任俠默然瞥向這位一身黃金甲的男子,默不作聲,只是身體一直小幅度的顫慄,從他直覺之中,下意識覺得眼前的男子,比那位明明自己應該更加小心翼翼對待的第二長老,愈加具有威脅,這種感覺沒來由,而且隨着這位男子的動作,愈加強烈。

李清源笑了笑,鬆了一口氣道:「你來了……」

孫子權同樣笑着點了點頭,伸出手一拍身旁的小兔,橫眉道:「怎麼?不歡迎我?」

老兔子奢立馬雙手捧起於身側,諂媚笑道:「哪兒能啊,歡迎,那是十分歡迎啊!老祖的師父蒞臨,這不就是祖師爺一般的存在嘛!兔兒我開心死了!您瞅瞅,都快開心到哭了!」

陸良任俠好歹摸透了真相,瞥了眼就差在臉上寫上一句「別問,問就是我高興到哭了」模樣的小兔,滿臉寫着高興,廢了好大力氣這才忍住笑意。

小男童從李清源身後探出半顆腦袋來,怎麼看都覺得這兔一副欲哭無淚的樣子,不由瞥向那個白髮少年,又瞧了瞧雖然未曾出手,可是自己冥冥之中,覺得比那白髮少年只強不弱的男子,這才篤定,兔子一定是見到了救星,當真開心極了,才會如此?

再次看向那黃金甲的男子后,小男童張了張嘴巴,又自顧自地緊緊抿起,神色落寞。

「是因為不曾察覺到我們倆的到來,所以覺得自己作為這裏的坐鎮人,多少都有些失職的意思?」見小男童滿臉吃驚地望着自己,一副「這位大哥哥,你還對讀心術有所研究」的可愛模樣,孫子權笑着搖了搖頭,點指那白髮少年道:「不怪你的,這人富得很,身上寶貝多到數不完,再加上他那件用作隱身的法寶,品秩極高,放在你們那個年代都是重寶了,所以你才沒能察覺到,這種情況,就是在素問天,都是罕見,很不尋常了。」

小男童聞言后,僅僅是低下頭去,微不可查地點頭。

李清源笑着撫上小男童頭頂道:「所以你才要好好修行啊,這樣才能更好的守護好這個地方不是嗎?」

小男童重重點頭,一對大眼睛之中,閃爍著星星光芒,抿著嘴巴道:「我一定會努力的!」

李清源與孫子權對視一眼,皆開心笑了起來,小男童雖然是千百年前的人物,可是仍舊還是少年心智,這樣很好,當然,也很讓人心酸,要知道,如小男童這般年紀的如今太始大陸上的少年人,有許多是伴着草長鶯飛,朗朗書聲,一路成長,而鮮有如此男童,在如此年紀,偏要自絕前途,強行碎裂體魄,與那侵入者同歸於盡。

孫子權偷偷向李清源豎起大拇指,「果然這種事情,還是你來比較順手。」

李清源笑了笑,卻仍舊蹙著眉頭,向孫子權問道:「可還有變數?」

孫子權笑着指了指自己,「我都來了,還能有什麼變數?安心睡吧。」

李清源花盡最後一絲力氣笑了笑,終於眼前一黑,倒在孫子權懷中,被孫子權小心放到陸良任俠哪裏。

陸良任俠撓了撓頭,先前李清源所說,喜歡下意識有後手準備,對任何事物都要持有一絲懷疑,怎得會這麼輕易就在這黃金甲的男子面前放鬆了警惕?

若是李清源知道陸良任俠的想法,大概會啞然失笑,先前李清源明明可以自己推演種種變數,再強作精神,可是當孫子權出現的那一剎,他便樂意卸下所有的提防,選擇堅信孫子權。好像這世界上一切事,到了孫子權的面前,就都不是事情了,自己這個兄弟,身上有一股天然的使人舒心的魔力,這世上若是還有一人值得如今的李清源如此,那人定是孫子權無疑。

孫子權緩緩起身,與先前不同,如今的他眉頭緊緊蹙起,就連緩緩起身的過程,渾身上下都有一股攝人的氣息壓抑,距離他最近的小男童,陸良任俠,以及小兔渾身汗毛乍起,好像站在他們面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自洪荒稱霸到如今的遠古猛獸,緩緩起身狩獵。

感受最為深刻地還是要數小白龍敖植,早已經躲得距離孫子權遠遠的,並且恢復了手臂粗細長短,僅一對黑曜石一樣的龍目,睜得大大得,壓低了小腦袋,顫抖著一退再退。

白髮少年眼睛微眯,視線逗留在小白龍身上,若有興緻,只是很快他與小白龍之間便站了個黃金甲的男子,面帶笑意,淡淡道:「勸你還是早點打消這個念頭,不然,會死的……」

白髮少年冷哼一聲,出奇地居然沒有反駁。

孫子權望向天際的那尊法相,眼神居然與先前那一縷古神幽魂一般無二,看待那尊古神法相,如同看待一隻螻蟻而已,甚至更甚,在孫子權的眼神之中,這隻螻蟻,還是只死的。

李清源的情況,同樣修習了《鴻蒙經》的他比誰都要清楚,身體八條主要脈絡,全部崩斷,若不是還有其它脈絡尚存,如今說不得已經因為血脈爆裂而死,更不要提他如今體內的大大小小脈絡筋骨,全部呈蛛網狀,碎裂成為無數細小碎塊,之所以如今尚且能夠站立,完全是因為血池血化作一塊塊血痂,勉強包裹維持骨頭不至於崩碎而已。

不止如此,李清源此刻體內一身精魄,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逝,生命機能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之所以表面上無常,不過是李清源憑藉自己強大的忍耐力活活撐下來的而已。

事實也是如此,就算李清源如何天賦異稟,也不可能如此信手捏來的與那一縷幽魂戰到如今這番地步,是絕不可能的事情,若不是他拚死付出了如此代價,可能李清源在始一照面的時候,就被那一縷幽魂給磨滅去了神魂,徹底泯滅塵埃里。

孫子權以手掌代刀,在自己一手手腕處劃開一道口子,鮮血頓時血流如注,被孫子權以氣機牽引,引渡到了李清源口中。

眾人瞪大了眼睛看向孫子權這一舉動,內心震撼,不只是因為孫子權割腕的果斷,更是因為從孫子權手腕處流淌出來的鮮血,居然是黃金琥珀色彩,一股股葯香氣流淌其中,李清源原本蒼白的臉色,金血入口之後,一下子紅潤起來。

孫子權輕輕嘆氣,一手抹過自己的手腕,臉色微有蒼白,輕聲問道:「你做得很對,以自身潛能為代價,不過就是今後修行關隘牢固了些,勢比登天而已嘛,總歸來說,還是有登天的機會的,總好過就此葬身於此。」

他緩緩起身,徐徐踱步而出,一身黃金鎖子甲,獸紋肩臂鎧,龍銜驪珠甲,身後更有火紅披風飄搖,如同火紅雲霞,拖得極長。

將自身長弓以及重劍取下,孫子權望向天際那道法身,淡淡道:「知道你還有殘魂殘留在此處,趁着你還能自我了結,我勸你早些出來。」

四野寂靜無聲,沒有絲毫動靜,白髮少年不由瞥向孫子權,微有詫異,自己都沒有感受出來那一抹幽魂,難道是這小子小心使然,故意詐敵?

孫子權嘆氣一聲,搖頭道:「很遺憾,你錯過了唯一活命的機會,因為……」

下一刻,根本不見孫子權有何動作,剎那之間便有一道黃金影子突兀出現在大妖蘇酥身邊,一拳砸向大妖蘇酥。

眾人微微色變,因為與此同時,一股難以想像的威力炸裂開來,悠久而古老,壓抑而沉重,只叫人喘不動氣,下一剎那,只見大妖蘇酥驀然真正意義上的「頂天立地」,化作這天地之間最為高大的巨人,身上獨屬於蠻荒的氣息噴薄,一腳踩向地上那渺小的黃金身軀。

令眾人愈加吃驚的是,那一身黃金甲的男子仍舊是那一拳遞出的模樣,似是未曾看到那遠古巨人一般!

兩者轟然接觸,只見那遠古巨人搖了三搖,下一茬,一縷神魂飄蕩而出。

忽有一道金光乍現,一道囊括天地的一線劍氣接踵而至,剎那將那神魂給劈得灰飛煙滅。

手持重劍的孫子權雙手駐劍,目視遠方,仍舊是那副淡然的語氣道:「我很不高興。」

於是那座遠古神祇用作底牌的最為強大的殘魂,便死了……。 第二百五十七章聚靈丹的恐怖效果

劍星峰,峰頂的樓閣當中。

此時,整個樓閣里燥熱無比,而在樓閣中間,雲逸凡的雙眼緊緊地盯著面前的丹爐,洞察之眼時刻關注著丹爐的每一絲變化。

「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某一刻,丹爐當中突然傳來一聲細微的響動,聲音很小,甚至沒有爐火的聲音大,可就是這極小的聲音,卻是被雲逸凡敏銳地察覺到。

「就是現在,開!!」

眼神一動,他猛地運轉靈力拍在丹爐的蓋子上,下一刻,數枚丹藥借著爐內的壓力直接噴了出來!

「收!!」

見到丹藥出爐,早就準備好的玉瓶直接出現在手裡,靈力一引,數枚丹藥便是輕飄飄地落入玉瓶當中。

「五級丹藥就是不一樣,這可比聚氣丹煉製起來難多了啊!」

將丹藥收好,雲逸凡不禁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疲憊之色。

第一次煉製五級丹藥,需要把控的地方實在是太多太多了,雖然他擁有洞察之眼和天機之心兩大神技在身,可那一項項操作終究還是要由他親手完成的。

「上品丹?哈,還不賴么,想不到如此磕磕絆絆煉製出來的聚靈丹,居然還能達到上品的級別!」

穩了穩心神,他的目光第一時間看向了玉瓶里的聚靈丹。

一共十三枚,每一枚都是晶瑩剔透,剛好達到了上品之境,不得不說,這樣的丹藥品質,著實讓他十分的滿意。

按照他原本的估計,初次煉製五級丹藥,十有八九煉出來的會是下品丹藥,可事實卻是給了他一個不大不小的驚喜。

「這就是聚靈丹了,果然非同一般,這一顆丹藥所蘊含的龐大能量,可是要比聚氣丹高了太多太多了啊!」

聚靈丹和聚氣丹,雖然只是一字之差,可二者之間的差距簡直是天差地別,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聚靈丹面前,聚氣丹立馬變成了垃圾。

「很好,這一枚上品聚靈丹所蘊含的靈力,簡直頂的上靈力境初級的武者數月的苦修了,如果換成是極品聚靈丹,估計完全抵得上普通武者兩三年的苦修吧?」

感受了一下這些聚靈丹的能量,他發現,這些丹藥所蘊含的靈力,幾乎跟武者的靈力屬於同源。

說白了,吞服聚靈丹,基本上可以把丹藥之力完全轉化成自己的靈力,中間的消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不僅如此,這聚靈丹裡面蘊藏著一種特殊的溫養之力,這種能量的存在,會讓服用丹藥之人更容易吸收丹藥中的靈力,不會出現根基不穩的情況。

「不妨試試效果先!小白!!」

眼神一亮,他突然心思一動,一抬手,便是將樓閣的門打了開來,下一刻,一直守在外面的小白如同勁風一般,瞬間從外面竄了進來。

「唳!!」

來到雲逸凡近前,小白低鳴一聲,就像是一個盡職的護衛一樣,等待著雲逸凡的吩咐。

「給你換個口糧,嘗嘗這個!」

雲逸凡微微一笑,撫了撫小白的頭頂,隨後直接取出一枚上品聚靈丹,放在對方的面前道。

「唳!!」

見到雲逸凡手裡的上品聚靈丹,小白的一對小眼睛釋放出兩道亮芒,一聲長鳴,瞬間就把聚靈丹吞了下去!

「嗡!!!」

丹藥下肚,小白的身上陡然釋放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沒過多久,它的一身能量便是節節攀升,最後愣是一舉達到了靈力境二重天的境界!

「好傢夥,這就突破了?!」

眼看著小白剎那之間就從靈力境一重天邁入二重天,一旁的雲逸凡臉皮抖動,眼底不禁閃過震撼之色!

他雖然想到了這上品聚靈丹的效果不會差,但卻沒想到如此之好!

僅僅服用一枚,竟然就讓靈力境一重天的小白雕一舉達到了靈力境二重天!

「不對,小白之前的修為就已經達到了靈力境一重天的極限,眼下這一枚上品聚靈丹,不過就是剛好幫它衝破了最後一層阻礙而已。」

眉毛一挑,他這才想起來,小白其實早就到達了突破的邊緣,適才的這枚上品聚靈丹,只起到了一個衝刺壁障的作用,並不能說明太多的問題。

「唳!!」

這時,完成了突破的小白髮出歡快的啼鳴,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得到了世間最好吃的糖果一樣,興奮得不得了。

「嘿嘿,先別忙著開心,咱們的試驗還沒結束呢!」

見到小白開心得直蹭自己的手臂,雲逸凡咧嘴一笑,下一刻,他又倒出了三顆上品聚靈丹到手裡,然後示意小白過來吃。

而見到雲逸凡手裡的三顆聚靈丹,小白的小眼睛明顯微微一呆,彷彿不相信這三顆丹藥是給它的一樣,詢問似的看向雲逸凡。

「不用懷疑,都是給你的,快吃吧!」

雲逸凡被小白的表現逗得莞爾一笑,卻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還有如此人性化的一面。

「唳!!」

得到雲逸凡的確定,小白想都不想,一口就把三顆聚靈丹全都吞了下去。

「嗡!!!」

三顆聚靈丹下肚,小白剛穩定下來的氣息再一次開始向上攀升,那等攀升的速度,簡直可以用駭人聽聞來形容。

差不多過了半刻鐘左右,三顆丹藥的力量似乎被它消化得差不多了,它的氣息,也漸漸變得平穩下來。

「別停,繼續!!」

lixiangguo

看着君歡仍舊是乖巧不已的模樣,她不免氣急低吼:

Previous article

以前李和要曝光烏托邦實驗,全世界都在阻攔他,而如今,幾乎所有勢力都在推動這件事,所以,哪怕烏托邦這些年隱藏的很好,被找出來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