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最終就凝聚成了神梭的本體。

「果然,這神梭來自修真世界的宗門啊。」江離又一彈指,圖像消失。

「你吞了我的滅絕神梭?」夢浪憤怒的咆哮起來:「你在攻擊上司,狂悖犯上,違反軍法,要受到軍法的制裁。」

「這滅絕神梭乃是修真世界,夢宗的法寶,無數高手的心血凝聚而成,掌控不好,就會被精神反噬,而且一旦炸開,滅絕神咒覆蓋出去,只怕可以毀滅數十座城市的人類,這種大殺器還是消滅掉好了。」江離很平靜的道:「其實,你的一切修為和我比起來,都是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簡單。就算是夢江南親自來壓制我,也未必有用。所以,你們就在這裡鎮守通道,我恕不奉陪。」

嗖!

他化為一道長虹,帶著紫飄何雯已經離去。

夢浪,夢無天根本無法阻擋。

吞了這滅絕神梭,江離的無限真氣似乎壯大了一些,也精純了一些,滅絕神梭的力量,不亞於吞掉一尊萬米巨人,而且神梭的力量更加精純,融入無限真氣,一陣變化,使得江離又掌握了一門絕學,滅絕神咒。

這咒語不過是他的一個變化而已,無限真氣又多了一重變化,最後逐漸向著混沌進發。

「該死,該死!」

面對江離的離開,夢浪根本無法阻止。

他損失掉滅絕神梭,等於是一個富豪突然變得傾家蕩產,簡直了無生趣。憑藉這神梭,他可以戰勝無數坐忘境界的高手,現在失去了神梭,立刻就變得普通起來。

「我們要不要大舉進攻,把此人擒拿!」夢無天也氣得不輕。

「不行!」夢浪冷靜了一些:「此人背後有聖者不說,而且似乎知道我們很多秘密,萬一狗急跳牆,我們損失非常之大,除此之外,他本身的實力,簡直超越了我們的估計,當初他和江海洋戰鬥起來,幾乎兩敗俱傷,但是現在,十個江海洋都不是他的對手。這未免進步太快了一些吧。」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難道就忍氣吞聲,你損失了滅絕神梭,這神梭可是………..」夢無天還是在怒吼,根本咽不下這口氣。

「這筆賬,我遲早要討回來,不過不是現在,本來我攜帶神梭是為了給江離一個下馬威,看看他的成色,卻想不到他如此之厲害,這件事情就要立刻稟報大總統,看看他怎麼處置,還有。大總統是為了謀得他的主神號光腦控制權,他背後的那個聖者,叫做小帝。小帝殺死聖者思薩,獲得了主神號光腦24.5%的控制權,這個東西,我們要拿到,一旦拿到,大總統就會成為有史以來,權勢最大的總統,還有,另外聖者奧古的控制權也要拿到,我們夢家必須要百分之百控制權,這樣主神號光腦全部被大總統掌握,那就完美了。」

夢浪惡狠狠的道:「而且,這件事情佔據大義和名分。眼下人類是多事之秋,而且我們大總統要研究傳送陣,必須要把主神號光腦集中在一起,才可以為人類謀取到福利,漸漸的凝聚成這團大勢,我看聖者奧古和這江離如何抗衡,嘿嘿,人類如果內亂,那就更好。」

「那倒是。」夢無天不停的點頭。 「我們回去稟報大總統,江離是一顆硬釘子!這麼強橫,出乎我的意料,也出乎大總統的意料。」夢浪道:「大總統要收權,把主神號光腦全部控制權收取到手中,這不是四年時間可以辦到的,必須要八年,也就是兩屆連任,但眼下看來,這江離是我們大總統連任的最大障礙,必須要壓制,而且還要除掉。」

「那我們現在就回去主神星?」夢無天看著漆黑的通道:「我們走開了,萬一巨人再度出現怎麼辦?」

「無所謂,反正死多少人不關我們的事情,死就死吧。」夢浪冷笑連連:「況且這是江離的責任,到時候我們可以告他一個擅離職守的責任,徹底打壓他,讓他永不翻身。」

「也好,地球人類死了最好,最好是全部都死光,這樣才省心。」夢無天殘忍的道,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來血腥和殘忍:「殺進這些狗雜種,遲早有一天。」

「慎言。」夢浪連忙阻止:「走吧,我們留下納米機器人在這裡建立海上軍事基地就可以了,憑藉這軍事基地,監控整個地球。」

嗖!

這些人魚貫而入,上了戰艦,然後這戰艦居然開始自動的跳躍。不需要基地支持,可見這戰艦的強大之處。

「看來,夢江南說要弄出傳送陣來,一點都不稀奇。」

這群人走後,江離再次出現。

他手上用光腦拍攝了一個小小視屏,就是夢無天和夢浪的對話,這就是證據,充分的證明,夢家根本不是地球人類,而是修真世界夢宗的人。

當然,這點小小的證據根本不足以扳倒一個大總統,但是日積月累之下,江離會收集更多的證據,一條條鐵證如山,找個適當的機會,一舉出手,把夢江南置於死地。

何況,他現在不想扳倒夢江南。

此人剛剛上台,絕對不會倒行逆施,而是要進行一系列的親民政策。給廣大民眾甜頭,這就必須要動用自身資源,獲得支持率,等支持率足夠了,聲威大增,再行王霸之道。

江離就是要此人先把好處給了人類,然後再一舉出手,崩掉他。

「江離,夢江南野心勃勃啊,居然現在就對你出手,還讓手下施展滅絕神梭來壓迫你。看來真的有大動作了,你有什麼辦法一舉把他擊潰?」紫飄舔舔嘴唇,覺得有些忌憚。

她忌憚的是夢宗。

「我暫時不要擊潰他,因為他最初開始,要動用夢宗的資源,為人類謀得福利,甚至和他合作的江納蘭也會支持他,人類的科技又會有一個大的飛躍。」江離臉上有微笑。

「但是,他這樣做,聲勢越來越大,到時候你根本不可抗衡,他掌握大義名分,舉手投足,都可以對你造成威脅,比如現在,他就可以發動軍部的名義,讓你去擊殺巨人送死。」紫飄對於人類的體制看得很清楚。

「所以我要把握住一個點,況且我的實力和勢力已經不是他所能夠擊潰的了。」江離目光無限,他的實力在逐漸增長,時時刻刻都處於一種全盛時候的狀態。生命力恐怕在練成無限真氣的一刻,已經到了300以上。與此同時,他的精神力也到了200個次元單位。

他現在對於自己的實力,明察秋毫。

300的生命力,超越了許多坐忘三重境界的人,甚至是「偽聖」。

一般來說,生命力破三位數,就已經大人物中的大人物,生命力到了數百,那就難以衡量。

不過,江離現在還是不能夠和聖者抗衡。

就算是最普通的聖者,生命力也應該是500以上。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境界,脫胎換骨,精神實質化,這一點是多少生命力都比不上的。

無數的土疙瘩又怎麼比得上一塊黃金?

江納蘭這種聖者,修為絕對破了四位數,甚至是數千,因為他凝練了大道法則,這是頂級聖者才有的手段。

主神星。

大總統府。

夢江南身穿寶藍色的衣服,坐在辦公室中,他的面前,出現一團光球,這光球之中有光怪陸離的色彩,這些色彩匯聚在一起,化為了一些浩如煙海的數據。

這光球,就是主神號光腦的變化。

夢江南成為大總統,就掌握了主神號光腦51%的控制權。

他在慢慢體會著這主神號光腦給自己帶來的許多變化,在他的身軀周圍,一道道符文在凝練,逐漸聚集,背後就形成了一尊神像,這神像不停演練出來各種各樣的武學。

然後,又化為一個小世界,在小世界中,許多神像出現,也在演繹著千萬武學,似乎他本身就是武學之源頭,萬武之歸宗。

吼!

在那小世界中,那些練武的神像,陡然同時發出一聲怒吼,頓時武道衝天之氣從小世界中散發出來,純粹的武!不帶半點雜質的武學,似乎夢江南就是為了武學而誕生的。

「恭喜師兄,終於練成了神秘武學,來自武界的神通,萬武天界拳。」這個時候,夢浪走了進來,看見這種景象,大吃一驚,隨後臉色狂喜:「果然,人人都想當上大總統,原來好處如此之大,任何當上大總統的人,憑藉主神號光腦的控制權,都可以抗衡聖者。」

「小意思。」夢江南揮揮手:「還有,夢浪,你要記住,以後不要喊我師兄,直接喊我大總統,記住了么?」

「是是是…….」夢浪出來一身冷汗,現在覺得夢江南的威嚴遠遠超越了他所能夠想象的極限。

「你是不是被江離擊敗了?滅絕神梭被江離化解?」夢江南收了神通,手指敲擊著辦公桌的桌面,篤篤篤……似乎一匹烈馬在無盡的原野上奔騰,「看來,我低估了江離的實力,他居然這麼強?強大得離譜,滅絕神梭都被他輕易收走煉化,他到底修鍊了什麼武學,以我對他的了解,似乎沒有這麼強。」

「大總統怎麼知道。」夢浪驚駭的道。

「當然知道,我掌握了主神號光腦,人類世界數十顆居住的星球,每一個角落,我都幾乎清清楚楚,隨時可以查看任何一個地方的動靜。」夢江南哂笑起來:「你們逼迫他的一幕,我也看到了,此人沉著冷靜,是個勁敵,絕對是我四年以後連任的一個最強敵人。甚至,我覺得輪不到四年,他就會對我的地位造成威脅,他擊敗江海洋,本身就聲威大漲,如果再施展幾個小小動作,比如,他把戰勝巨人的畫面當做新聞賣出去,立刻就可以成為人類的英雄。我更難壓迫他。」

「那這次的事情就算了,滅絕神梭就這樣失去?這件神梭煉製起來,不知道花費了多少時間和心血啊。我失去了這件法寶,等於是被拔掉牙齒和爪子的老虎,威風不起來了。」夢浪心中還是在滴血。

「不要緊。」

夢江南手一握拳:「我現在掌握大局,為人類大總統,就有至高無上的權力,雖然不是皇帝,但也可以一步步把他逼入必死的陷阱,讓他臭名昭著,為整個人類所唾棄。」

「到時候,他獲得的滅絕神梭一定要連本帶利都吐出來。」夢浪惡狠狠的道:「現在有什麼計劃弄死他?」

「現在你們要做的就是辦好事情,再進行一系列的炒作,而我開始真正的辦幾件事實,贏得更高的支持率。」夢江南轉動了手指頭上一枚戒指:「看來,傳送陣,空間摺疊技術都要提前了。在一年之內,就要完成兩項科技,與此同時,還要動用積蓄,給人類世界帶來革命性的發展,一年之內我的威望就足夠,第二年,就開始著手準備奪取主神集團的控制權。第三年,百分之百,要把控制權奪取到手,到時候,再滅殺江納蘭!」

「江納蘭和我們合作,的確狼子野心,其實他是想靠大總統這個位置,也徹底掌握主神號光腦。」夢浪的神色很猙獰。

「那是當然,這人肯定靠不住。」夢江南似乎不假思索:「不過此人非常的難以對付,就算是我現在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我現在是人類大總統,他也奈何我不得,我還要拿他去對付江離背後的聖者,最好是兩敗俱傷,我就從中獲得漁翁之利。」

「那聖者奧古那邊,怎麼辦?」夢浪道。

「聖者奧古………」夢江南的臉上有獰笑:「此人的實力就差了許多,我會和掌教一起去擊殺此人,把此人煉化,融入一件法寶深處,用聖者的靈魂,祭祀武界,奪取他的控制權的同時,修為大增,現在我雖然完全可以抗衡聖者,但畢竟自己不是真正的聖者,江離背後的聖者殺了思薩,倒是一大功德,使得主神集團現在開始崩潰瓦解,本來聖者奧古,聖者思薩加上他們對光腦49%的控制權,加起來非常威猛,現在死了一個,另外一個就勢單力薄,出現破綻!不殺他殺誰?」

「殺聖者………」夢浪全身顫抖:「這件事情得要從長計議啊,一旦出現破綻,對於你大總統的地位恐怕有損傷。」

「這一點我當然知道,嘿嘿,自然是借刀殺人。我們夢宗修真世界的聖者聯合起來,擊殺奧古,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最好是把它引入修真世界內部,讓天意來擊殺他。我們都可以得到無窮無盡的獎勵。我甚至是可以直接成為聖者,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聖者大總統。」夢江南計劃得很好。

在人類歷史上,這麼多大總統,沒有一個是在職期間晉陞到聖者的。 星華城。

赤帝大廈。

四處都是晶瑩剔透,乃是特殊的建築材料蟲晶完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赤帝大廈的最頂端漂浮著一團火焰,五光十色,散發出去,居然沒有熱量,而是一股清涼的味道。

整個城市都完全被籠罩,人人呼吸清涼之氣,神清氣爽不說,體內的雜質全部煉化,除此之外頭腦清明,每天都如在天上。

星華城的狀態都被改變。

雖然現在星華城的居住環境不如主神星精英區,但也比地球上任何一座城市都要好得多。

此時的星華城已經不是當年的模樣,一片繁榮,三十六華城無數人前來居住,房價都在暴漲。

都是江離帶來的。

星華城是他土生土長的地方,他又怎麼不會建設?更重要的是這裡有修真世界的通道,重心自然會轉移到這裡。

「這六道神拳不是這樣施展的。」

在赤帝集團的最頂層,陣法運轉的一個大廳深處,頭頂上火次元的各種火焰降臨下來,有的凝聚成了藥物,有的則是化為了能量塊,輸入巨大的機械之中,運送向四面八方。

這火次元的陣法,是經過了洪黑獄,何雯,紫飄三大高手共同煉製的,隨著陣法的運轉,各種奧妙都顯現了出來。

主神星上就是因為溝通了火次元的能量,從而把各種各樣的能量凝聚成高樓大廈,造成天宮一般的奇異景色。

江離也想把地球建設成主神星一般的地方。

夢江南在積蓄大勢,他也在積蓄。

他從巨人通道那邊回來,知道暫時沒事,就靜坐在這裡參悟修行,企圖再次啟動血界的次元密碼。

他把九九血魄葫蘆練成了無限真氣,已經洞悉了血界的次元密碼,本來可以隨時打開血界的通道,但是他的境界不夠。

不錯,是境界不夠。

溝通次元必須要坐忘的境界,坐而忘道,自己的精神融入虛無深處。所以他無法打開血界通道。

江離現在力量很強,可以隨意斬殺偽聖。但是他的境界始終上不去,根本到達不了坐忘,於是乎他就算知道了次元密碼,也不可能打開血界通道,必須要晉陞坐忘再說。

現在一家人其樂融融,都聚集在了這裡,妹妹在華嚴的指導下,一招一式的修鍊「六道神拳」。

華嚴也呆在這裡,她是江萱的師傅,從華夏集團之中出來,想從江離這裡獲得一些奧義。

她教授江萱的時候很仔細,剛剛教授到六道神拳其中一招「三世輪迴」的時候,江離卻表示了不同的看法。

她停留下來,微微一笑:「江離元帥,你的修為我知道厲害,但六道神拳我畢生都沉醉在其中,其中的變化我很清楚,不會有錯誤的。」

「不。」江離擺擺手,「這一招三世輪迴,你至少有十多次運勁錯誤,所謂三世輪迴,乃是前生,今生,來生。三世都在一個圓圈之中,循環往複,直接領悟輪迴之真諦,知道生死乃假象,一切都是混元,但是你卻把前生,今生,來生分得太開了,一段一段,三段有明顯的三生味道,實際上,前世今生來生本質都是一體,三世三生都是一生,貫穿如一,這招三世輪迴的拳意其實就不應該存了輪迴的念頭,三世輪迴是什麼?就是讓你明白自己的前世今生來生,從而超脫輪迴。」

他一拳擊出,輕描淡寫,晃動了三下。

立刻,眼前的景色突變,靈魂之力扭曲蜿蜒,到處扭曲變化,人人都感覺到他的拳頭上似乎真的攜帶了輪迴之力,只要一拳擊中了人,立刻就會被轟擊進入無窮無盡的輪迴。

華嚴看見這一點,果然色變:「這一招果然別有韻味,我在其中修行了數十年,卻走入了死胡同,你的拳法是怎麼修鍊的?怎麼到了如此境界?」

「我練成了一道真氣,千變萬化,融合千萬武學,對於六道神拳我更是研究深刻。」江離笑著說,他的無限真氣一旦練成,武學境界上了一個大的台階,對於各種武學的變化簡直洞若觀火。

「我就不信,你這麼神。」華楞伽看在眼裡,走上前來,「我倒是最近得到了一門武學,不過是殘篇,是我們的六道聖者從異次元中得到的,我最新修鍊了一招變化,傳聞是武界的武學。」

「武界?」

江離倒是沒有聽說過這個次元位面。

「你真的從武界得到了絕學?」何雯倒是臉色一變:「武界乃是一個極高的次元,傳聞無數次元的修行方法,武學之道都是這個世界流傳出來的,武界的每一尊生靈都是武學奇才,雄霸四面八方。只要從其中得到一招半式就可以稱霸天下。」

「正是。」華楞伽點點頭:「看好了,江離。我這一招。」

他一步踏出。

手指向前一點,閃電收回,整個人就失去了影子,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形體,那指法如電,破空而來,驚雷破空。

「哈哈哈…….」江離也是一指點出,閃電收回,四面八方也是他的影子。居然施展出來了和華楞伽一模一樣的姿勢。

砰砰砰砰…….

兩大指法在空中撞擊,好像炒豆子一般響徹,最後停留下來,歸入虛無。

但是華楞伽停留下來,就眼睜睜的看著江離的指頭點到了自己的額頭,同樣的招數,江離根本沒有學過,居然施展出來比自己還要精妙,這是什麼道理?

「你,這是什麼武學?」華楞伽道:「你在這一剎那看穿了我的武學,推演變化,在我先之前就掌握武學精妙奧義,以同樣的招數擊敗我?這……這簡直是聖者的能力。」

「哈哈哈哈………」突然,虛空中傳遞出來一個聲音:「果然神奇,居然有了自己的道,簡直就是曠古奇才,我們地球人類第一人,看來這件事情你可以幫忙了。」

「聖者!」

華楞伽,華嚴都站立起來,身軀僵硬,似乎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看到一片虛空裂開,走出來了一個年輕人。

這個人滿臉笑容,很溫和,瀟洒,出塵,飄渺,不過肩膀十分寬闊,似乎可以扛起大山,江離一眼看見這個年輕人,就想到一句詩「鐵肩擔道義」。

此人的肩膀,可以扛起道義。

沒有錯,此人是一尊聖者。

華夏集團的六道聖者。

華六道。

一位驚天動地的大人物,人類之中最頂尖的存在,傲視群雄。

此時此刻,是華六道的真身前來了。

lixiangguo

李太極:「你喜歡她,為此不惜違背一直恪守的職權原則,巧的是崔涼也喜歡,為此違背涼薄寡淡的本性,變得那般熱心。」

Previous article

「什麼!不行,不能帶她去暘谷。」淳忙不迭阻止,更不敢讓步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