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帶著他特有的強勢霸道勢。

男人一雙鍵臂圈著她,將她穩穩嵌入懷中,葉妖染覺得頭頂一重,他的下巴壓了下來。

他沒有接下來的動作,只是抱著她,未發一語。

葉妖染清晰的感受到他比以往劇烈的的心跳聲,顫動得連她的心跳也開始加速了。

一時間,心亂如麻。

好一會兒,她回神,回味方才的感覺,心中思緒萬千,五味雜陳。

自己怎麼說也是活了兩輩子的人了,不至於一個蜻蜓點水淺得根本算不上吻的吻就這麼不淡定吧?

嗯,原因應該是出在墨蒼穹身上的,是他長得太勾魂了。

收回思緒,她才伸手戳了戳傳音螺:「誒,小受,你怎麼不說話了?」

「咳咳,小、小染,你……你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哦,我想跟你說,邶寒皇室過幾天,可能會提出跟你們國家聯姻。」

花似羽滿不在乎回她:「聯姻就聯姻唄。」

「邶寒皇帝看上的好像是你。」葉妖染悠悠開口。 「邶寒皇帝看上的好像是你。」葉妖染悠悠開口。

那邊窒了片刻,花似羽高揚的聲音滿是驚慌:「什麼!!看上我???」

「嗯啊。」

得到肯定,極品小受瞬間火冒三丈:「那老不死的今年少說有五十歲了吧!小爺才二十一啊!這老牛吃嫩草吃得也忒不要臉了!虧他媽還是一國之君!變態就算了,竟變態至此!喪盡天良!」

軒轅麟莫名其妙被罵得稀里糊塗的,葉妖染更是聽得一頭霧水。

「等等、等等,」她連忙打斷他,「你想到哪裡去了?」

「有什麼不對勁嗎?」

「……」面對資深智障兒童,葉妖染耐心解釋:「我說的是,邶寒皇帝看上你做駙馬了。」

「怎麼說話也不說清楚,呼……」那頭的小受鬆了口氣,抹了抹額頭的冷汗,「嚇死小爺了,小爺還以為自己不僅男女通吃,連老少也通吃了呢……」

原來你還知道自己男女通吃啊……

葉妖染沉吟半響道:「看來你不知道這件事嘛。」

「這不是還沒提出來嗎?他不說小爺怎麼知道。」花似羽撇撇嘴,「這老皇帝也真敢想,我們溟月皇子這麼多個,偏生挑上我。」

誰聯姻不想找個好對象,花似羽身為溟月皇朝的傳奇皇子,不僅深得皇上喜愛,身後還站著紫荊島,身份容貌天賦都是頂尖尖兒的。

雖然溟月還未立太子,但十有八九他都是未來儲君。

傻子都想把女兒嫁給他,更何況是邶寒皇帝。

「你不好奇是哪位公主嗎?」

「有什麼好好奇的,反正小爺又不會娶。」他隨口說道,「我父皇這邊是不會同意的。」

「誰說的?」 爺,夫人的朋友不是人 她瞧婷貴妃那模樣似乎很有把握。

軒轅麟身為一國之君,真心想要聯姻手段不會少吧?

「小爺我暫時不想娶女人。」

葉妖染摸摸鼻子,悉心勸導:「你父皇那邊不會同意你娶男人的……」

「誰說小爺要娶男人了!」花似羽瞪眼,「快,告訴我是哪位公主!」

「怎麼突然又來了興趣了?」葉妖染搖頭笑道,「你應該聽過我們邶寒有一極為受寵的暮雪公主軒轅雪吧。」

花似羽跳了起來:「我了個去,不會是她吧!」

「你見過?」

花似羽想也不想開口:「豈止見過!」

不只見過,那……葉妖染眨眨眼,問:「難不成還睡過?」

「滾!」氣勢洶洶一聲吼。

神尊大人被驚動,瞥了眼葉妖染手中的傳音螺,眸中一片沉靜。

然後,花似羽童鞋立馬萎了……

「我收回我收回,」他狗腿的小聲道,「小染,真的是那軒轅雪?」

「我還能騙你不成。」

花似羽語含複雜:「要我娶她,乾脆殺了小爺我吧……」

葉妖染好奇了:「人家公主怎麼說也是一天賦容貌一等一的,還對你的畫像一見鍾情,你咋就這麼怕?」

「這事兒不好說……」他壓低了聲音,「嘿嘿,每個國家都會安插內線,嗯,你懂的……」

「內線跟你娶媳婦有什麼干係?」

「我聽說……軒轅雪……」花似羽有所遲疑,「那一個殘暴惡毒得……連皇后那老女人聽了都甘拜下風。」

寵婚撩人:首席寵妻成癮 他口中的皇后應當是溟月的皇后,花似羽並非皇后所生,母妃早已死了許多年。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葉妖染瞭然,漫不經心丟下一句,「反正又不是我娶。行了不聊了,該幹嘛幹嘛去!」

她啪嗒一聲切斷聯繫,將傳音螺隨手朝納戒一丟,管他三七二十一。

深夜之時,葉妖染終於體會到了墨蒼穹給她暖床和她給墨蒼穹暖床的深刻不同……她從趴在他身上的那個,換成了被壓得透不過氣的那個。

「墨,你能先……先起來一下么?」葉妖染費力張口,伸手推著身上的男人。

怎料她如何使勁兒,他就是紋絲不動,重量壓得她喘不過氣。

神尊大人指尖捏著她下巴,看著她的眼問:「可還記得你白日對本帝說過什麼?」

葉妖染猛點頭,記得,當然記得,不就是答應今晚暖床嘛!

隨後一愣,又搖頭。她可以裝作不記得嗎……

「到底是記不記得?」墨蒼穹好笑的看著她小腦袋搖啊搖的。

葉妖染眼神飄啊飄,望著床帳就是不說話。

瑩然如玉的指腹,帶著特有的溫熱,輕輕摩挲著身下她微張的紅唇。

男人眼神隱藏著幾分不自知的溫柔。

葉妖染無意中對上他的眼神,只覺心頭砰砰直跳。

似在夢裡相識的眼神,令她連體內血液流淌的速度都在加快。

他線條優美如樊花的唇輕起,吐出了兩個字:「脫吧。」

「!!!」葉妖染猛地一個激靈,「脫什麼?!」

「不是要暖床嗎?」男子睜著一雙深邃紫眸看著她,表情似無辜,「暖床的人不應該為本帝寬衣嗎?」

葉妖染眨眨鳳眸,原來是寬衣啊……

「想哪裡去了?」墨蒼穹聲音里已隱含幾分笑意。

他坐起身,葉妖染頓時覺得自己又活了過來……媽的,這男人身子怎麼這麼重。

神尊大人伸出雙手,閉著眼:「脫吧。」

絕世美男,擺出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等她扒光。

身為一個女子,會動手嗎?

不動手的那才是傻叉!

霸道小嬌醫 葉妖染一下撲了上去,從背後毫無技巧性三兩下便將他外衣扒了,朝外隨意一丟。

扒衣動作那一個如行雲流水般暢快。

當她眼神精光大作,纖白柔弱的手對準他黑色里袍的腰帶時,一雙大手摁住了她。

「小傢伙,夠了。」男人聲音已經溢滿笑意。

他轉過身,手一揮,葉妖染身上繁瑣的衣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只餘下一間單薄的黑色絲質衣服裹著她。

玲瓏有致的嬌軀,褪去那堆亂七八糟的外裙,盡顯無疑。

葉妖染默默瞥了眼自己身上陌生的睡衣,再看看墨蒼穹身上的,她嚴重懷疑,魔界很窮……

連魔帝的睡衣都能隨便拿出件一樣的這不是搞笑嗎?

你見過哪個霸道總裁不是穿著世界上僅有一件純手工獨家定製的衣服?!

墨蒼穹雙手握住她的手腕,讓她環住自己的腰,身子朝後一湯。

「想什麼呢?」

「不讓我睡下邊了?」葉妖染詫異看了他幾眼。不科學啊,這男人何時變得這般好說話了? 「想什麼呢?」

「不讓我睡下邊了?」葉妖染詫異看了他幾眼。不科學啊,這男人何時變得這般好說話了?

他高冷又嫌棄睨了她一眼:「太瘦了,不舒服。」

然而神尊大人心裡想的是,那麼軟那麼小的人兒,弱得跟什麼似的,方才壓著她眉頭都皺成那樣了,要是壓一整個晚上,會壞的吧?

果然!葉妖染在心裡鄙視的朝他豎了個手指,她就知道他沒什麼好事兒。

雖然她現在的身子還處於發育期,沒前世那麼火爆,但怎麼說也是該有的有好不?

葉妖染伏在他身上半天,動了動手,又動了動腳,睡得各種不安穩。

她乾脆睜開眼,瞪了半響,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爬起來。

墨男人懶洋洋地掀開眼帘:「怎麼了小傢伙?」

葉妖染動作頓了下,開口道:「我想殺了軒轅燁!」

昨晚的圓房,軒轅燁做夢似乎還做上癮了,今晚又來她院子「寵幸」她。

雖然依舊是霧釗化作她的模樣去接近他。

但她只要一想到自己此刻正成為軒轅燁腦海中意淫的對象她就恨不得把上輩子吃的都給吐出來。

墨蒼穹冰冷的紫眸在黑夜中格外清澈,他望著紫色紗幔,淡聲開口:「本帝也有這個想法。」

「你跟他有仇?」葉妖染詫異。不曉得為何,她感覺他似乎一直看軒轅燁很不順眼的樣子。

但她又摸不準自己的感覺是否失誤,因為照她目前對這個男人的了解,他看不順眼的人,通常情況下已經不是人了……

「沒有。」

一時沉默,他又問:「他有用?」

「當然。」葉妖染點頭。

她要讓葉鴻博看著自己的百年基業,毀在他最想攀附的得意女婿手中……

想想那畫面一定很美。

女子粉嫩柔軟的舌頭舔了舔紅唇,本就妖媚的臉上,更是因這個動作平添了抹艷色。

墨蒼穹深深望著她。

一夜無話。

翌日,軒轅燁又差人送了一大批藥材和首飾,葉妖染命霧釗照收不誤。

書畫和琴棋盯著那一堆又一堆東西進了自家腰包,均是笑得惡劣。

「小姐,太子殿下還真是……」書畫並未說完,只那眼神卻是各種揶揄。

琴棋也笑眯眯看著她,那大眼睛一眨一眨似乎在說,軒轅燁那傻叉……

看著這兩個變臉變得比霧釗變身還快的女人,葉妖染真想問,前兩天是誰TM一臉羨慕的說軒轅燁真是個好男人,是誰TM被感動得稀里嘩啦的跑來她這裡說了一通。

「看來,霧釗昨晚把我們的太子殿下伺候得不錯嘛……」葉妖染媚眼一飛,給了身邊候著的霧釗一個讚賞的眼神。似乎在鼓勵他再接再厲。

突如其來的讚揚與溫柔令霧釗虎軀……哦不,蛙軀一抖,菊花猛地一縮。

「辛苦你了,昨晚沒累著吧?」纖纖十指在數個瓷瓶中翻了翻,翻出一小紅瓶兒,她將它準確無誤丟給霧釗,看著他溫聲細語道,「這是太子殿下特地送來的貢品,看在你昨夜勞累的份上,我就賞你了。」

霧釗哆嗦著望著手裡的瓶子,直覺告訴他絕逼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葉姑娘,這是……」

「這是滋陰聖品,女人用了可以美容養顏,身嬌體嫩,更有豐胸之效。這在宮裡,可是只有受寵的貴妃一年才能拿到那麼一兩瓶的。」

lixiangguo

「那傢伙到底在哪兒,」袁聰向著朱毅低聲道,「另外我還有一個疑問,就是想要完全復活,並且恢復到完整狀態,他到底需要多少株仙藥,」

Previous article

兩人緊緊的盯著面前的四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