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師傅說,別鬧了,認真點,師傅剛說完這一句話,我整個大腦猶如被重擊了一般,頓時昏厥了過去,朦朦朧朧中,當我醒來時,我發現我正坐在一處海灘前,婷婷就穿着比基尼坐在我的旁邊。

我笑着說,婷婷呀,你身材真好,前凸後翹的,婷婷紅着臉說你真壞,我說嘿嘿,我還有更壞的呢,要不要跟你試試呀?

然後婷婷說,那你來追我呀,追上了我就讓你做壞事,嘻嘻,說完,婷婷朝着海灘就跑了進去,然後我從沙灘上趕緊起身去追趕婷婷,眼看婷婷已經跑進了海里,我還在不停的邁動着雙腿去追她。

我心裏就奇怪了,我心說婷婷一個女孩子,又沒用什麼法力,我一個大老爺們怎麼會一直追不上她呢?

美人咒 就在我也跟着她快要追進海里的時候,忽然我的額頭上傳來了砰的一下震動,我發現自己竟然站在原地不能動彈了,過了一會,眼前的海面漸漸消失,婷婷也漸漸消失,我發現我此時還在魔鬼城當中,而且我就站在這黑漆漆的古堡門前,眼看就要跑進古堡裏邊了!

師傅就站在我的旁邊,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李小蕊也在站在我的身後一臉焦急不解的模樣,見我眼珠子亂動,師傅趕緊摘下了定身符,他說,瓜娃子,你中邪了?

我說,師傅啊,我剛纔…剛纔怎麼…看見婷婷了?

師傅看了一眼鬼母的石雕,然後對我說,格老子的,原來你被這石雕給蠱惑了,這石雕讓你產生幻象,讓你跑進這座古堡中!

古堡裏黑漆漆的,似乎所有的光線照射進去都被吸收殆盡,如果你要真跑進去,那會發生什麼事,這個誰也說不準了。

他媽的,原來我看到的海灘和婷婷,都是這鬼母給我創造出來的幻象,她的目的就是讓我跑進古堡裏,然後幹掉我。

我說,既然這樣,那古堡裏肯定很兇險,通樂四啼我們能取出來嗎?

師傅說,我也不清楚,不過這古堡裏,我們先不要進去,摸清古堡周圍的環境之後再說,然後我指着鬼母的雕像說,師傅,要不要毀掉這個雕像?

師傅說先不要這樣做,如果毀掉了,我們不知會遇上什麼事物,還是先查探清楚周圍的環境再說吧。

就在師傅話音剛落的時候,這魔鬼之城中,竟然從遠處的房間裏傳來了雞叫之聲!

我們渾身瞬間起滿了雞皮疙瘩!這魔鬼之城被封存千年,那裏來的雞叫之聲?而就在我們驚魂未定的時候,忽然又從遠處傳來了牛羊的叫聲!

赫然震驚!

這魔鬼之城到底怎麼了?當下我們三人立在原地,哪裏也不敢去了,而且那雞叫聲,牛羊的叫聲,還在源源不斷的傳來,李小蕊沒有吭聲,當下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她睜開眼睛說,老先生,這裏的牛羊和雞都是活物,好像沒有什麼異狀,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從師傅教過李小蕊法術之後,李小蕊用大腦感知事物的本事日進千里,師傅說,走,我們去看看!

當下師傅帶着我們,朝着聲音來源找去,當走過幾條街道之後,終於來到了一家農舍,在這農舍裏,不但養的有雞,而且還有豬,那些公雞不停的叫着,而豬圈裏的幾頭豬也是不停的用鼻子拱着木門,看樣子是要出來。

我說,我們進來的時候,完全沒有聽到他們的叫聲,爲什麼到現在他們忽然開始叫了起來?又或者說,我們進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些東西,是我們觸發了什麼,而導致這些東西活了過來?

忽然間,師傅眯眼說道,你們仔細看看這些動物,有什麼區別?

師傅這一句話,說的我們都是一愣,我仔細看了一遍之後說,沒什麼區別啊?看起來都很真的一模一樣,不像是幻化出來的。

師傅說,這些動物不是幻象,是真正的動物,問題是,給它們餵食的盆子裏,食槽裏,一丁點食物都沒有,你們發現了沒?

我說,既然這些食槽裏盆子裏沒有食物,那就說明這些動物是剛出現的,頂多出現不過十分鐘左右,對吧?

師傅用力的恩了一聲,他說,動物是真正的動物,它們需要吃東西來維持生命,可食槽裏盆子裏一點食物都沒有,顯然就是剛出來的,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巫術,大家小心點吧。

最後我們讓整個魔鬼之城轉了一遍,也沒看出什麼不對勁,那些動物都是真正的動物,可問題是沒有東西可讓它們吃,所以它們不停的叫。

我說,師傅,別管這些東西了,媽的,越想越亂,越想越瘮人,咱們在直接提着魔劍,抱着照天鏡去城中心的古堡吧,取出通樂四啼,咱們轉身就走! 當我們走到古堡面前的時候,我對師傅說,要不我們直接進去吧?師傅想了想說道,你們在這裏等着,我先自己進去看看,我說好。

隨後師傅拿着魔劍,走進了古堡裏,師傅剛一走進去,立馬就被黑暗埋沒了身影,我和李小蕊站在古堡外,此時誰也不敢再去看那鬼母的長相了,我生怕自己看了鬼母的長相或者眼睛,就會再次被她蠱惑,再次進入幻象,這一次師傅不在,我不確定會不會出事。

過了一會師傅走了出來,他笑嘻嘻的說,哈哈,沒事沒事,裏邊沒有危險,你們跟我來吧,然後我和李小蕊相互看了一眼,準備跟着師傅走進去。

當我們快要走到城堡門口的時候,忽然我發現師傅身上的魔劍不知去了什麼地方,我伸頭問道,師傅,你的魔劍呢?

師傅說,魔劍啊?我放到裏邊了,一會咱們進去之後我再拿,我哦了一聲然後跟着師傅繼續走,但越來越感覺不對勁,師傅怎麼可能會讓魔劍離開自己呢?

就在我即將走進城堡門口的時候,李小蕊忽然大叫一聲,亮子站住!別走了!

我一愣,連忙回頭看了李小蕊一眼,李小蕊驚恐的盯着師傅,她說,你到底是誰!

我靠,我一愣,然後朝着師傅看去,這人明明就是師傅啊,游塵師傅,錯不了的,他那粗厚的眉毛,以及邋遢的身影,完全就是他本人啊。

我說,蕊兒姐,你怎麼了?

李小蕊說,亮子你站在原地千萬不要動!千萬不要動,這個老先生是假的,絕對不是真正的老先生。

此時師傅對我們說,你個瓜娃子,想什麼呢?趕緊跟我進來,咱們取了通樂四啼就趕緊走。

我心說如果師傅是假的,那怎麼可能知道我們之間這麼多事情呢?

這邊師傅一直拉着我,想讓我進入古堡,那邊李小蕊一直在勸我,讓我站在原地不要動,我心說,既然我能看見師傅,李小蕊也能看見師傅,那這就說明我所看到的不是幻象!

而李小蕊爲什麼說這個師傅不是我真正的師傅啊?

我說,蕊兒姐,你跟我說清楚啊,李小蕊說,我大腦中能夠感覺到,老先生此時就在古堡裏!古堡外邊這個人是誰,我不清楚!

我說啊?

此時我趕緊朝着師傅看去,我說,你到底是誰? 權先生,暗戀成癮 別騙我!信不信我師傅分分鐘砍死你!

我這句話剛說完,身上沒有背魔劍的師傅就說,日他先人闆闆的,你個瓜娃子腦子糊塗了?我就是你師傅!我就是游塵!

師傅這一下子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心裏又奇怪了,我說這他孃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李小蕊是假的?那也不可能啊,她一直在我身邊,怎麼可能會是假的?難道她被鬼母附身?那也不像啊。

忽然間,我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我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我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這一下非常用力,我估計我大腿都要被掐出淤血了!

我猛然掐上去,啊的一聲大叫,因爲實在是掐的太疼了,在我掐完的一瞬間,站在我面前的師傅忽然不見了!而李小蕊還是站在我的身後不停的勸我不要進去。

我瞬間驚恐的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我頓然明白了!

原來,我和李小蕊同時進入了幻象!只不過我們幻象中的場景,就是我們面前所處的場景!所以,我們自己也分不清這到底是幻象,還是真實的!

闊少的不乖前妻 幻象中的情景與我們目前所處的地方的情景是一模一樣的,唯獨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多了一個師傅!我掐過大腿之後,那個師傅豁然消失,敢情這就是鬼母迷惑我,讓我跟着師傅進古堡!

這一招實在是太狠毒了!

我趕緊脫離城堡的門口,然後與李小蕊站在了一起,靜靜的等着師傅,我倆此時心裏都是忐忑萬分,我生怕那個鬼母石雕再給我們創造出什麼幻象,那可就完蛋了。

過了一會,師傅從裏邊出來了,這一次他背的有魔劍,我警覺的說,師傅,裏邊怎麼樣?有沒有通樂四啼?

師傅說,我只在一層看了看,這古堡有三層,過一會咱們一起上去,然後就在此時,我又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而眼前的師傅還是站在我們的面前,我確定這不是幻象,然後與李小蕊一起,小心翼翼的跟師傅走進了這座黑漆漆的古堡裏。

走進古堡內部,我打開手電筒,沒想到手電筒光芒所照之處,皆是被黑暗所吸收殆盡,好像不管有多明亮的光線都會被吞噬。

這座古堡內的正中間,有一個螺旋樓梯,這樓梯也都是用黑色的石頭雕琢而成,上邊的花紋很古老很神祕,不像是中原這邊的。

師傅說,跟我一起上去,你們小心點。

就在師傅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身子慢慢的有些沉重了,而且睏意十足,我心想可能是沒有睡好吧,畢竟只睡了沒多久,毒王蠍羣就從沙漠中趕了過來,當下我對師傅說,師傅我有點困。

李小蕊也是,她說老先生,我這一會也感覺特別困,想睡覺。

師傅說,你倆再忍忍,等咱們拿到了通樂四啼,立馬就離開這裏,到了安全的地方,你倆可以好好的睡一覺。

就在師傅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李小蕊撲通一聲,倒在了石臺上,我本來想扶她,但我的腦袋也是暈乎乎的,感覺眼皮很重,很想閉下來,師傅一愣,趕緊彎腰摸了一下李小蕊的脈搏,當下二話不說對着我的臉,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可真響,也可真疼,我一巴掌被抽的立馬提起了精神,我捂着臉說,師傅,你幹嘛打我?我就是有點困而已,不至於這麼甩我耳光吧?

在我的印象裏,雖然師傅一直對我罵罵咧咧,還經常喊我瓜娃子,但他從來不打我,這一次不知道爲什麼,竟然打我了,還打的這麼用力。

師傅說,瓜娃子,千萬不要睡!睡過去就別想再醒了!

啊?我驚了一跳,當下摸了摸李小蕊的鼻息,沒想到真的已經沒氣了,我嚇了一大跳,李小蕊要是把命交代在了這,宇哥那裏我怎麼交代?

我真是急的不得了,我說師傅啊,我們該怎麼辦?師傅說,別的不管了,趕緊上去取出通樂四啼,這裏應該是下了詛咒,或者說空氣中有什麼東西,反正我看不出來,趕緊取出東西就走!

當下我跟着師傅急匆匆的趕往三樓,到了三樓之時,看到了一個雕琢成火焰的石頭上,擺放着一個圓盤玉器,那玉器中間還有一顆紅寶石。

我心中一喜,立馬指着那東西說,師傅快看!通樂四啼,跟你說的一模一樣!

師傅也是一喜,當下趕緊拿在了手中,就在師傅剛取下通樂四啼的一瞬間,整個古堡又開始顫動,我們被晃的左傾右搖,根本站不穩身軀。

師傅說,快點下去,快!

我和師傅順着黑石樓梯繼續的朝着下邊跑去,到了李小蕊屍體旁,我趕緊抱起她的屍體往外趕,至少我也得讓她的屍體帶回去,不能讓她落在這裏。

就在我們剛衝出古堡的一剎那,鬼母的石雕上,那雙眼睛開始冒着劇烈的紅光,整個地下魔鬼之城都是劇烈的顫抖,那些房子看起來搖搖欲墜,隨時都要塌陷,而整個天頂上鑲嵌的寶珠也是開始往地下掉落,猶如星星落入凡間一樣!

師傅大叫一聲不好,這裏可能要塌了!快回密道!

就在師傅剛說完話的一瞬間,我眼角餘光瞥見通樂四啼中間那顆紅寶石微微一閃,頓然我的大腦一陣迷糊,差點就暈了過去。

等我再次睜開眼睛一看,我差點嚇昏過去!

我和師傅,還有李小蕊正騎着駱駝走在漫天黃沙的戈壁灘上!前邊的夏哈甫轉過頭來對我們說,前邊就是魔鬼之城了嘛,我不往裏邊走了嘛,你給我錢,我現在就要回家了嘛… 我和師傅,還有李小蕊同樣驚恐的看着對方,我小聲說,我們不是在魔鬼城嗎?師傅也是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想不明白,而李小蕊說,我在城堡裏感覺昏昏欲睡,後來忍不住睡着了,怎麼醒來了就在這裏?

總裁的午夜情人 我對師傅說,這是不是幻象?是不是鬼母給我們製造出來的假象?說完我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這一次我都掐出血了,不過出乎意料的是,我眼前的景象一切未變,夏哈甫還站在我的面前,不停的問我要錢。

我說,魔鬼之城我們不去了,給你兩千塊,買你三匹駱駝,你走吧。

說完,我從兜裏掏出兩千塊遞給了夏哈甫,當下師傅我們三人重新朝着玉門關走去,在路上,我一直回憶剛纔的事情,我分不清現在是幻象,還是剛纔是幻象。

我們究竟有沒有到過魔鬼之城?

這究竟是我們共同做的一場夢,還是共同遇見的幻象?我趕緊對師傅說,師傅,你看看包裹裏有沒有通樂四啼?

師傅翻遍了包裹,也沒找到通樂四啼在哪裏,我翻開自己的褲腿,尋找被黑蠍子蜇住的地方,沒想到太歲已經讓我的傷口徹底洗滌,我根本找不到。

我心說,難道這一切都是我們做的夢?我們站在魔鬼城邊緣的時候,一起做了一場夢?就在我這麼想時候,師傅身上的一個特點,忽然吸引到了我的注意!

此時魔劍就在師傅的後背上,我記得在來的時候,魔劍是被師傅放在了包裹裏,尤其是在進入魔鬼城之前,師傅根本沒把魔劍拿出來,而在師傅進入古堡之前,我曾讓魔劍給了他。

難道說,我們真的到過古堡?

我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想想,在我們拿到通樂四啼的時候,整個地下魔鬼城開始顫抖,開始搖晃,有種要天崩地裂的感覺,而那時候,師傅手中的通樂四啼上,那顆血骨舍利閃爍了一下光芒,接着,我們就到了這裏。

難道說,通樂四啼這種密宗法寶,竟然擁有穿梭時光的法力嗎?在得知我們危險重重的那一刻,它讓時空扭轉,讓我們再次來到魔鬼城的邊緣,讓我們明白,這魔鬼城是不能進的,就算進來了,就算取得了通樂四啼,我們也仍然出不去!

我不知道在我們之前還有多少人想取走通樂四啼,我也不知道通樂四啼是否扭轉過幾次時空幫別人逃跑,而我確定的一點是,我們肯定到過魔鬼之城!

雖然這次的經歷就像做夢一樣,但我明白,在最後關頭,還是通樂四啼大顯神通,扭轉了時空讓我們重新回到這裏,等於說是變相的救了我們。

回到了玉門關之後,我們將駱駝送給了一個貧窮的老伯伯,讓他感動的不得了,而後我們搭乘一輛破舊的拖拉機來到了酒泉市,這才坐上綠皮火車回到了市區。

到了市區之後我才放出婷婷,沒想到婷婷出來之後,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亮子,你們怎麼到了魔鬼城的邊緣就趕回來了啊?

這給我嚇了一跳,難道我們真的是在做夢?聽婷婷話裏的意思,他是不知道毒王蠍羣的,也不知道三魔石雕,更不知道鬼母製造的幻象。

我知道我跟她解釋不清楚,當下就說,突然不想去了。

在家休息了一兩天,我心裏盤算着時間,從取出文法照天鏡已經過去兩個月左右了,估計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萬魔山的羣魔就真壓不住了,我心想師傅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

下午我和婷婷一起做公交車去逛商場,在公交車上我和婷婷有說有笑,吸引了不少光棍屌絲的眼光,畢竟婷婷長的那叫一個漂亮,而且非常妖嬈,當然了,用我這粗魯之人的話來說,就是騷。

騷怎麼了?我就喜歡這樣的!

影帝追妻之路 我倆剛走到商場的門口,就聽到旁邊一羣頭髮染的五顏六色的小混混說,喲,瞧這妞,屁股真翹!從後邊撞起來肯定有彈性,哈哈。

還有的說,你瞧瞧那對奶子,嘖嘖,一個手恐怕都握不住啊。

媽的,我一聽,頓時怒火中燒,草,他們說出來也就算了,還他媽說的這麼大聲,以爲他們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我二話不說竄上去,擡手一個沖天炮,幹掉了最前邊那人的一顆門牙,那一羣人一看我竟然直接動手了,二話不說衝上來就是對着我一頓圍毆。

婷婷在一旁不停的叫着不讓我們打了,可他們越是打我,我就越是用力還手,媽的,太歲已經讓我的肉體洗髓,他們的拳頭打在我的身上就像撓癢一樣,而我打他們則是一拳比一拳狠!

忽然間,那個被我打掉門牙的傢伙指着我怒喝道,你他媽知不知道我是誰?你敢打我?

我說臥槽尼瑪的,我管你是誰!當着我的面羞辱我的女人,你他媽就該打!

我一邊罵一邊跟他們對打,這羣人慢慢的受不了了,因爲他們感覺拳頭打在我的身上就像打在鋼板上一樣,而我打他們則是像打沙袋一樣,出拳速度快,他們躲不過,而且出拳的力道猛,三下五下給他們打的承受不住了。

第一個被打的傢伙指着我怒聲說道,你牛逼,草泥馬給我等着!有種報上你的名字!

我說老子叫張亮!媽的有本事你咬我啊?草!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其實我脾氣很好,我可以被欺負,但我的朋友不能被欺負,同樣的,我可以被侮辱,但我絕對不允許我的女人被侮辱!

婷婷拉着我說,亮子我們趕緊走吧。

我點了點頭,我當然不會傻逼呵呵的站在這裏等他們喊幫手,可就在我和婷婷剛走出沒多遠的時候,那羣小混混帶着一箇中年男子立馬追了上來。

那中年男子留着一對八字須,看起來就不像是一個好人,小混混指着我說,二叔,媽的就是他打我,我打不動他!

忽然間,我似乎看到了那個被稱作二叔的人,眼中泛出了一絲精光!

我猛然搖了搖頭,心說自己是不是在魔鬼城回來之後就開始疑神疑鬼的,那個二叔悄悄的遞給了小混混一顆藥丸,那藥丸五顏六色,看起來就像是糖豆。

小混混笑眯眯的伸手接過,吃到嘴裏之後,笑嘻嘻的說,謝謝二叔!他說完這句話,立馬朝着我跑了過來,看樣子還想繼續跟我打。

我心說臥槽,有大人給你撐腰你就了不起了?當下我挽起袖子再次跟他打到一起,可這一次,我驚恐的發現,他的身體竟然比鋼鐵還硬,我拳頭打上去,甚至都聽到了觸碰鋼鐵的聲音!

而他打我,則是拳拳到肉,次次痛!讓我打的體內的太歲都忍不住在翻滾!

我大吃一驚,心說這次遇上高人了!對面那個留着八字須的中年人肯定是個道門中人,或者懂得青烏之術!那顆五彩的藥丸肯定也不是一般的東西。

我這麼大的力氣,打在他身上,他竟然完全察覺不到疼痛,慢慢的,我被打的鼻青臉腫,被他一腳踩在地上,他指着我惡狠狠的說,尼瑪比的,你再厲害一個看看?敢打老子?他媽老子在這一帶誰敢惹?記住我的名字,賀偉!

他們走後,婷婷趕緊把我從地上攙扶起來,她雙目噙淚,不停的擦着我臉上的塵土,這是我第一次在婷婷面前丟臉,而且被別的男人狠狠的打,我不服氣,我真的不服氣,此時此刻,如果魔劍在手,我發誓我一定要讓這羣人砍成肉醬!

當下我捏了一下婷婷的臉蛋,笑嘻嘻的說,婷婷你別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我沒事,你看他打的挺狠,但我有太歲護體,根本不痛的。

他打我的時候挺痛,但現在太歲已經修復傷勢了,我心說一會回去,我得再找一次師傅,我必須要問清楚這五彩藥丸是什麼東西!

在大街上,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當着我心愛女人的面被打的像狗一樣,我發誓我必須要報這個仇! 我讓婷婷送回了家,給她買了很多零食,我告訴她,我說出去辦點事,讓她在家玩遊戲等着我,婷婷很乖巧,恩了一聲不再說別的。

等我出了門,直接打車前往青石橋,這一次到了青石橋之後,師傅還沒在,媽的,我索性往這裏一坐,坐等他回來!

沒過多久,師傅拎着一隻烤鴨,懷裏揣着一瓶二鍋頭,哼着小曲回來了,我一看到他,立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衝了上去。

師傅一看我的模樣,立刻就愣住了,他連忙問我,瓜娃子,你怎麼了?別哭別哭,有啥事跟我說。

我抽噎着說,媽的,我被人給打了。

師傅說,你沒跑嗎?

我說,他們一羣人打我,我根本跑不掉啊,而且對方好像還有個高人,那個人給那羣打手了一顆五彩的藥丸,吃過之後,我根本打不動他們,而且他們打我還特別疼,那種鑽心的疼,師傅,你知道那五彩藥丸是什麼嗎?

師傅抹掉我臉上的淚花,然後嘬了一下牙花子說,五彩藥丸?吃過之後打你還特別疼?你打不動他們?格老子的,這是什麼東西?我也沒聽說過啊。

我哭着說,我不管,媽的,我一定要打回去,師傅你得幫我!一定要幫我,你要不想幫,把魔劍給我,老子劈了他們去!

師傅一歪頭,瞥了我一眼說,瞧瞧你,小孩子氣了吧?不就是打個架而已,犯得着去砍人嗎?我幫你報仇就是了!他們在哪裏?帶我去。

我說好!

當下我收起我的眼淚,媽的,我真佩服自己,想哭就能哭,這演技要是去拍電影,絕逼影帝啊。

我帶着師傅直接打車來到了那個大商城,那幾個小混混還是坐在門口,抽着煙,調戲着過往的美女,有個女的可能很騷,穿着齊逼小短裙就進商場了,臨進商場的時候,那幾個本來坐在地上的小混混急忙歪下身上,伸着腦袋笑嘻嘻的往她裙子裏看。

我指着他們,惡狠狠的說,師傅,媽的就是那幾個狗雜碎!

我這麼一指,立馬引起了那羣人的目光,他們從地上站起來,斜叼着菸捲朝着我走了過來,到了我的面前之時,笑哈哈的說,怎麼了?被打了不服氣,找你爺爺來幫忙啊?我想問問你,棺材給你爺爺準備好了沒?萬一要是回不去,那可就不好辦了啊。

我當下怒喝一聲草泥馬,準備提拳就衝上去,師傅眯了眯眼趕緊拉住我,然後不露聲色的遞給我一張符咒,並小聲在我後背說,把符咒貼到衣服裏邊,最好是貼到肉上!

大夏天的,本來穿的就薄,當下我裝作撓癢,把符咒貼到了胸口處,符咒貼上去的一瞬間,我感覺腦子裏像是衝進去了一股熱血,臥槽,瞬間渾身肌肉力量爆表!

師傅說,去揍他!敢打我的寶貝徒弟,媽的!

師傅也學着我的語氣說了一句媽的,此時我也不管那麼多了,有師傅撐腰,老子怕他個j8毛!

想想剛纔當着婷婷的面捱打的情景,我就來氣,此時我衝進了他們人羣當中,一個人打七八個,我雖然不知道師傅給我的符咒是幹什麼用的,但我相信師傅。

我衝了進去,此時竟然一拳幹趴下一個!拳頭舞動之際,我的手上竟然隱隱有金光爍動!就像內力一樣!

三下兩下就給他們全部打趴下,此時我伸出腳踩在賀偉的臉上說,麻痹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連三十分鐘都不到,你就被老子打趴下了,那個給你藥丸的人呢?草,讓他出來!讓我師傅開導開導他!媽的別以爲會點什麼本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敢說這種話硬氣話,是因爲師傅手中有照天鏡,也有魔劍,所以說,不管是邪王鬼魔,還是正道高手,師傅都不怕,如果是邪魔,師傅自然有照天鏡可以對付,如果是正道,照天鏡不起作用,但魔劍卻是能夠完草他!

lixiangguo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曾素素的命,我是要定了,除非她一輩子都不出家門。」黑袍女子冷哼。

Previous article

“好!”我說話的聲音也帶着顫抖了,連忙招呼顧老一起擡着葉秋,我們身後就有屋子,這些廢棄的石屋裏最不缺的就是苔蘚。這東西最大的作用就是水分含量大,可以清熱去火,眼下也沒有其它的好法子,那雷電是從葉秋的左肩胛骨擊入,又從他右手手掌心處傳出,可以清晰看到這一進一出兩道燒痕,等於是貫穿了他整個五臟六腑,他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誰的心理都沒有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