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帥哥?家裏裝修嗎?來買我家的吧,廠家直銷,價格優惠絕對質量好!”

另一個老闆說:“我這裏纔是最物美價廉的,我甚至可以給你保證,你用我的玻化磚背膠我保你五十年不掉磚。”

瀋陽光一臉尷尬的朝前走去,資料上顯示的是泰宏股份17年7月份在產品裏面摻水的,所以他要調查的話,就必須買到17年7月之前的貨。

來到一家賣泰宏防水的店面,一位中年老闆娘正在呵斥着自己家的兒子,似乎是因爲兒子的字寫的實在是太難看了。

“你好!”瀋陽光走進門說道。

“您好!帥哥,需要什麼?”

“我想買一桶17年7月之前的泰宏防水塗料,不知道有貨嗎?”

這位老闆娘在聽到瀋陽光說的話後,臉色浮現出一絲奇怪的神色:一般的客戶都是要一些剛生產出來的貨,最好是當天生產的,但目前這個客戶卻主動要求要17年7月之前的貨,難不成是她聽錯了? “帥哥,你確定你是要17年7月之前的貨嗎?”

瀋陽光不加思索道:“沒錯,不只是防水,就連瓷磚背膠也要給我一桶。”

在得到確認的情況下,這位老闆娘心裏暗喜,心想:積累的庫存就算能夠清掉一些了。

“好勒!帥哥,你等一會,我現在就開電動車去倉庫裏幫你找一找。哦……對了,你是要大桶還是小桶?泰宏牌子的防水和背膠大桶是20KG,小桶是10KG。”

瀋陽光覺得這個材料什麼反正也花不了什麼錢,再加上看這老闆娘說話也比較客氣,他直接說:“兩個產品都給我來一桶大桶的吧,對了。拿四桶。兩桶17年7月之前的,兩桶最近這兩個月生產的。”

儘管不知道瀋陽光爲什麼要提出這個比較奇怪的要求,但女老闆想着:能有生意做就不錯了,管他呢。

十分鐘後,老闆娘開着三輪車回來了,“帥哥,車在哪裏?要不要我幫你送過去。”

瀋陽光點了點頭,然後朝着停車場的方向走了過去,三輪車尾隨其後,不一會兒就到了停車場,他的瑪莎拉蒂在這個建材城停車場顯得特別的耀眼,饒是這位女老闆娘覺得這個年輕人不是個窮人,也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的有錢。

在把貨裝上車之後,瀋陽光問了句:“能簡單和我說一說這個東西要如何使用嗎?我家裏裝修,我怕買回去,那些工人在背後搞鬼,你知道,房子裝修是個大事情。”

這位老闆娘連忙附和道:“沒錯,現在的裝修工確實有一批喜歡搗糨糊,反正他們只做當天的活,做完就沒了,一旦後面出了質量問題,他們纔不會管你呢。簡單的和你說一下吧,兩個產品都是雙組分的,你可以理解成AB組,A是沙子,B是乳液。兩種要混合在一起使用。”

說話的同時,這位老闆娘指了指桶的側面,“這上面有標籤的,你看上面的標籤就知道生產日期了,切記。不要往產品裏面摻水,尤其是瓷磚背膠,一旦你在裏面加水,輕則瓷磚空鼓鬆動,重則瓷磚脫落,到時你補也不好補,掉了第一塊,就會掉第二塊,所以前期的工作一定要認真的做好。”

瀋陽光點了點頭:“好的,一共多少錢?微信轉給你。”

在轉錢流程完成後,瀋陽光坐了車,他掏出了口袋裏的錄音筆,反覆的聽了好幾遍後,他才撥通了一個電話,是他朋友的電話,而他朋友目前正在經營着一家裝潢店,對於裝修這一塊做的非常的在行,而且H市多個地鐵站都有該公司的廣告投放。

在簡單的寒暄了幾句之後,瀋陽光進入了正題,而這位朋友也比較的豪爽,立馬就答應給瀋陽光派一名裝修工師傅全程幫助他,並且提出了免費服務,但卻被瀋陽光給回絕了。

最後瀋陽光開了開導航,選擇了他朋友公司裏離他現在最近的一家分店,然後開車行駛過去,半個小時後,瀋陽光把車停在了這家店的門口,而門外則站着一位看起來年紀四十多歲,穿着藍色襯衫的男人,在沒下車之前,瀋陽光用眼角餘光看了看他,發現他面無表情,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

直到瀋陽光下車, 淡淡的煙火如此如醉 :“想必您就是沈總了吧?不知道有什麼能夠幫助您?”


“你懂防水和背膠的效果測試嗎?”

時間僅停了一秒鐘,這位男子一臉諂媚的道:“這個簡單,只要是個入行的人都懂,而我們也知道哪家的防水最靠譜。”

在得到準確答覆後,瀋陽光也沒想太多,他相信他的朋友肯定會給他推薦一個有能力的人的,“上車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做實驗。”

待得瀋陽光上車後,這位男子仍然站在那裏,瀋陽光搖下車窗想問他爲什麼不上車,但這位男子卻提前開口:“沈總,你看我一身都是汗,衣服也有些不乾淨,要不您給我地址,我打車去?”

“就這事?”瀋陽光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個白眼,“我車買來就是開的,不是當收藏品的,你上車吧,只要你不拉屎拉尿在車上,都不會有什麼問題。”

得到瀋陽光如此的話語後,這位男子也不好再矯情,直接就上了車,車子發動,朝着一家工廠的方向走去。

德龍瓷磚加工廠位於H市的郊區的工業園區裏面,有5000平方,工人130名,爲了規避環保的監管,這位廠長特意和環保局的負責人物吃過飯,最後才把事情敲定下來:以後有檢查的時候會提前通知你的,但你也知道,我在這裏面要熟絡一下各部門的人脈,所以我需要一些你的幫助……

當瀋陽光來的時候,廠長何光輝已經在門口保安室等候多時了,他看到車停在外面之後,連忙走了過去親自給瀋陽光開門,讓裝修工師傅的眼神都有些呆滯: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沒進廠裏,僅僅是待在廠外面,沒過多久,何光輝命令一個人拿來了幾片800X800的瓷磚,並且讓他把瀋陽光車上的東西全部搬運下來,瀋陽光忽然想到自己的施工工具沒買,他問何光輝:“這附近有五金店嗎?我得去買個刷子或者滾筒。”

何光輝露出了潔白的牙齒,“沈總,這你不用擔心,我們廠裏有這樣的東西。”在他得知瀋陽光要進行相關方面的測試之後他就派人去買了,沒想到現在竟然派上了用場。

實驗很快就開始了,在開始之前,瀋陽光特意和這位裝修師傅說:“這裏面是兩桶背膠兩桶防水塗料,日期都是不一樣的,我所要知道的是,他們兩個不同日期的產品,質量到底會不會有問題,還有質量問題差別有多大。”


這位裝修師傅正想說:泰宏牌子的防水和背膠口碑一直都還可以。但是他卻沒有說,在公司裏外派出去做事也是做事,在這邊做事也是做事,而看這位年輕人打扮以及談話舉止,應該是一個有錢的人,如果他認真的話沒準還能收到一筆小費。

但是他卻提醒了瀋陽光:“您好,沈總,這兩個東西刷了之後都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見效的。”似乎是知道瀋陽光接下來會問什麼問題,他直接說道;“大約需要5-10天才能測試出具體的效果,如果產品質量有差別的話應該是可以分辨出來的。”

瀋陽光拍了拍這位裝修工師傅的肩膀:“那就拜託你了。”同時他看向了何光輝,“他這幾天的生活費什麼的都給他報銷一下,到時我微信再轉給你……”

在吩咐一系列的事情後,瀋陽光上了自己的車,同時又撥打了他那位朋友的電話,“看來我還需要你再給我幾位裝修工師傅。”這樣做是爲了避免黑天鵝事件,萬一其他的都沒問題,就這個師傅的出了問題,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所以他得多找幾個人做這個實驗,得出來的結果也可信一些。

“剩下的這幾天就都是等待了,但願那些知道內幕的人不要提前曝光……”

林時此時對面坐着的是一位重量級的人物——奚國強,他的未來岳父。在林時說了伍宏的事情後,奚國強直接笑了起來,“就這個事情?”

林時有些發愣,“這個事情還不嚴重嗎?好幾個億啊!而且他說他要去BOSS那裏舉報我我們……”

“得了吧,他舉報着去試試?BOSS會相信他的屁話?”奚國強不屑的說,隨後又一臉微笑的看着林時:“你主要是太年輕了,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一些事情你還看的不透徹,幾億資金讓他去好了,商界裏面掌舵人犯一個錯誤都有可能導致企業或者公司損失幾十億甚至上百億,而一些公司在決策錯誤的時候仍然覺得自己是對的,於是就直接倒了。”

“你如果出不了這口氣,我可以讓人……”奚國強做了個剪刀的手勢,但林時卻馬上否定了他的提議:“還是算了吧,我看看能不能和他私了,我只是覺得心裏有些過意不去,那麼多錢全部買了一個垃圾股,以後要虧不少錢呢。”林時幾乎可以預想到後面的結果:無止境的暴跌,四億會虧到一億,也許更少。

“我從蕊蕊那裏聽說了你的處境了,你目前所在的位置確實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會想辦法和裏面的人進行溝通,讓他們給你的生活條件準備的再好一點,至於證券賬號那點錢,你不用擔心,一下子就回來了。”

“我知道了,爸,你和蕊蕊也要注意安全,我怕他們對我束手無策的時候對你們下手。”

“不用擔心,我們的安全不用擔心,想我死的人可以從這裏排到另外一個街道上,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這點。我自有保證我自己安全的辦法。” 柳沢健靜靜的躺在沙發上,地上到處都他穿了沒洗的衣服和鞋子,他不是那種愛乾淨的人,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他睜開惺忪的雙眼看着電視屏幕上新聞記者不斷的報道着裏面的情況。

“下面爲您播報一則午間新聞,一名23歲的妙齡女子在家中被殺害,屍體被剁成碎片,頭顱不知所蹤,據周邊鄰居提供的線索,該女子疑似某大型企業總裁的私生子,生活中極爲低調……”

柳沢健把目光轉向了牆角的一個頭顱上,“這說的不就是你麼?村田有香。”

“哦,實在是不好意思呢。我忘記你已經死了……”

看了看時間,柳沢健起牀,把牆角的頭顱拎起來,然後走向了地下室。按了按智能遙控器,地下室的燈光下一子就亮了起來,地下室比較空,除了靠着白色牆磚的長櫃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打開了一個抽屜,把頭顱放進了裏面,擺好。“第249個收藏藝術品,真是太完美了!在差一個我就可以收手了。好遺憾啊!”柳沢健抱怨着,同時仔細的打量着這顆頭顱,在他把頭顱割下來的一瞬間,那種感覺是美妙的,沒有什麼比看着一位美女在生死邊緣掙扎更有趣了,腎上腺激素分泌的快感只有少數人能懂。

249個刺殺任務,249次完成,完成率100%,這也讓柳沢健在27歲的年齡登上了世界頂級殺手的寶座,由於完成任務神速,從不拖泥帶水,他的名氣一下子就在國際上傳播開來,一下隱祕的、見不得人的組織都在暗中試圖拉攏這位殺神,但是卻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裏。

只有他能找到你,沒有誰能找到他。2008年金融危機,日本警方曾出動軍隊來搜捕他,就在他進入一個看似狹小的房間並且不能逃脫的時候,軍隊的人發射了微型**,隨着一陣爆炸,整個房子全部塌陷,一些軍人上前搜索、挖掘,但卻沒發現任何屍體。

2008年7月開始, 陰司鬼將 ,**爲降低影響力將此類死亡歸於“心臟病”,但一些媒體卻不知道從那裏調來的醫學報告,上面寫着一些軍方人物身體健朗,沒有絲毫的問題。

不安的情緒在**部門裏傳播開來,一些還沒有死但曾參與過活動的人紛紛辭職、閉門不出,而一些正計劃着復仇的**官員則在一次會議上全盤否決的這樣的任務,原因是:過於危險。當次會議12票,全票通過。

就在柳沢健一個接着一個觀賞美麗頭顱的時候,客廳裏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柳沢健來到地下室靠近門的地方,牆上掛着一個電話,這裏也能接通上面的電話。

“喂?什麼人物?”柳沢健直接說道,知道他電話的,只有殺手組織的人,爲了保證組織會員的安全,所有電話通訊都屬於加密,即便是**部門破解該通訊都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更不用說追蹤定位了。

“一個普通人……”

柳沢健直接把電話掛掉,隨後走向了他的藝術品們。電話再度響了起來,柳沢健皺了皺眉,心想這次發佈任務的人是不是腦子有病,一個普通人?呵……

他再次走向電話旁邊,接起了電話,“喂?”

“柳沢健先生,原諒我沒把話說完,這個普通人有很多低級殺手接單,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完成任務,而僱主把金額從3000萬提升到了1億!這簡直是剁手可得的錢啊!”

柳沢健默默聽着,常年積累下來的敏銳感覺卻告訴着他這件事情有些不簡單,“即便是低級殺手也可以一個人打五六個普通人,你莫非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這個普通人身邊有着一位身手極好的高手保護,以至於‘白魂’也敗在了他手上,並且整個過程不超過3秒鐘。”

“白魂也只能算箇中級殺手。”柳沢健口上說着,腦海裏開始模擬和這位白人殺手交鋒的場景,要說在3秒鐘內解決他的話,他也可以做到,但是卻要是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可根據電話裏的人話來分析,白魂肯定知道這個人武技高強……

就在柳沢健考慮的時候,電話裏的男子再度加了一把火,“柳沢健先生,據一些沒有證據的言論表示,此人和三島知美還有一定的關係,兩人曾同住一個屋子裏。”電話裏的情報人員巧妙的省略了另外兩位白人男子。

“哈哈哈……”柳沢健眼淚都快要笑了出來,“我說,你想讓我接任務也不用出個這麼低智商的招吧?知美小姐是什麼樣的人我可是非常清楚,一般的男人他絕對看不上。更何況三島集團暗中就掌控了日本的經濟命脈……”之所以不屑,是因爲柳沢健也是三島知美的追求者之一,只是被拒絕了……

“柳沢健先生,資料我已經發給你了,你可以查閱之後再做決定,我隨時等候着您哦,但是您要知道,這次的任務非常簡單,可是有很多人搶單哦。”

掛掉電話之後,柳沢健口中說了一句:開什麼玩笑。隨後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發現手機沒有帶,肯定是遺落在牀上或者某個地方了。

我在生命盡頭依然愛你 。但柳沢健一眼就認了出來這個女子就是三島知美,即便是畫面再模糊,柳沢健也認得出來……

“任務我接了,放話出去……所有再接這個任務的殺手都是與我爲敵,即便他在白宮生活,也會死在我的匕首下……”

“我保證除了那些頂級殺手外再也不會有一個高級或者中級殺手接這個任務……”

林時打開筆記本電腦,開始了今天的任務:觀察。經過這些天的不斷震盪上行,泰宏股份股價已經衝上了68元一股,一些媒體甚至將這個股價的漲幅稱爲“白馬奇蹟”,但林時覺得這很快就會變成“白馬悲劇”。

論壇上依舊有些關於泰宏股份的負面新聞,但是沒過多久就被清除了,林時嘴角帶着一絲笑意,他沒買通這些計算機高手,但是他暗中的夥伴卻做了這件事情,爲了讓股價持續上行,所有負面消息都必須清除,當散戶找不到負面消息來“阻止”自己買進的時候,那麼他們只有買進!

今日泰宏股份再次上漲,低開0.76%,隨後一路高升到3.12%,散戶們已經對這種情況見怪不怪了,一些僞價值投資者將這稱爲“內在價值”迴歸,他們所能做的就是持股享受所謂的“長期回報”。

即使是在令人感到恐懼的高市盈率下,依舊有些見着股價漲就覺得自己是股神的散戶出現,就像巴菲特之前所說:潮水退去的時候,你才知道誰在裸泳。

林時很清楚,這些散戶在裸泳,並且是在用自己的血汗錢,人們在買菜的時候,瘋狂的砍價,甚至有一種讓供應商活不下去的念頭,但是到了股票市場,卻變成了這樣一種心態:高價好啊,漲的快的都是好股,越高價越買,買的越多漲的越多。

近期美元開始飆升,從6.3飆升到了6.67,並且有再次飆升之勢,有一些媒體爲了吸引注意力,特意將此類漲幅歸根於美國“攻打”伊朗可以提振美元的“現象”。

比較罕見的是黃金在這個時候竟然沒有跳升,以往都是大炮一響,黃金萬兩,可如今是大炮打的沒炮彈了,黃金價位依舊原地踏步,原油依舊在高位置,暗示着用這類資源的公司都將面臨一些不可以迴避的成本問題。

在閱讀了一些新聞後,林時發現,關於環境“監管風暴”越來越嚴了,一些廠家在網上抱怨,查環保使工人失去了工作,並且明確的指出,前十年靠我們拉動經濟,現在華夏是強勢大國了,不再需要我們這些低端工人了。

而在機械全自動化的今天,低端的、沒有學歷的人將面臨嚴峻的就業問題,很容易形成一個低不成高不就的情況,低端的有機械化全部代替,而高端則需要高學歷還有一定的關係網。

林時估摸着,什麼時候監管風暴放緩,什麼時候週期股停止上漲,而週期股停止上漲也可以理解成監管的放緩,一些關係網比較活絡的資本市場人士早以深諳政策與股市之間的關係,凡是國家提出的政策,不管好不好,先炒一炒,如果特停就換下一個題材股,畢竟每次會議都是不一樣的政策,只要提出扶持某個產業,那這個產業就會漲一段時間,即使這個產業盈利的時候應該是好幾年後了…… 就在林時仔細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夏嶺來了,從他的臉上的笑容來看,林時判斷出應該是有好消息來了。

夏嶺一臉輕鬆的道:“你現在可以出去了。那些殺手似乎得到了什麼命令一般,全部撤了回去,很有可能他們是放棄了對你的追殺,但是也不排除只是一個陰謀。”

林時有些驚訝,離去?換個位置來看的話,如果他是歐佳雯,那麼他肯定不會讓自己活下去的,反而是用盡一切手段來讓他死。

“算了吧,我還是先在裏面待幾天,環境好,有空調,還有電腦無線網,除了活的有些像犯人外。”

“除了這個事情外……”夏嶺猶豫着,似乎是在考慮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林時。

“什麼事情?藏着掖着幹嘛?”林時沒好氣的道。

“就是你之前拜託我查的事情,突然進展不下去了,就在我第二次去古青家的時候,他已經死在別墅的門口了,而且已經兩天了……”

林時皺着眉思考着,隨後他說道:“他屋子裏很有可能有監控吧,這個計劃的設計者幾乎都死了,留下的都是一下沿用死方法或者繼續改進創新的人,幾乎每一個知道實情的人手上都掌握着別人的把柄,所以你現在要小心了,這個人死後,他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你。”

氣氛忽然變的沉悶、壓抑、令人難以呼吸,夏嶺怎麼也沒想到調查這件事情的背後竟然這麼一個結果,所有線索都指向一個人——古青,但是他卻死了。夏嶺理所當然的認爲是那些人乾的,所幸的是他的家人卻十分安全。

“要不我讓他們給你安排一個牀位,你現在也有可能是殺手界的香饃饃。”

“可能吧。”夏嶺苦笑道,“不過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有辦法應付……”

在夏嶺走後,林時繼續看起了股市行情,可這次定睛一看時,卻是讓他面色狂變,此時的泰宏股份已經漲了7.58%,再次創了歷史新高,巨大的漲幅以及逐漸暴增的人氣使泰宏股份在今日登上了各大互聯網股票APP的新聞首頁,只要一點進APP,上面就會有一條新聞顯示:是超級妖股還是超級基本面股?人性與財報的決戰!

林時看了看泰宏股份的成交量,現在這個時刻依舊有人在掛單買進,而且不是一小單,都是大單,最小的單都有幾十萬資金,大的更是有幾百上千萬,論壇上的人直接瘋了,一些盼望着股票漲的散戶唯恐天下不亂的在上面評論:“兄弟們,萬手哥正在瘋狂掃貨,考驗我們意志力的時候到了,趕緊跟隨萬手哥!”

林時馬上就想到了一個瘋狂的猜測,他用極快的方法登錄了奚國強給他的四個證券賬戶,兩個賬戶的金額已經全部用完,剩下的兩個賬戶,有一個正在不停的掛單買進。林時面色一黑,隨後馬上取消了掛單……

“搞什麼?我掛的單怎麼突然就取消了,還有證券賬戶忽然下線是什麼鬼?難不成華夏證券交易所網絡不給力?癱瘓了?”伍宏喃喃自語道,同時他開始查看起了股市論壇,此時此刻,他已經成爲了資本市場最受歡迎的“萬手哥”,幾乎每個買泰宏股份股票的散戶都喜愛他。

而他這次買進的泰宏股份雖然是用兩個證券賬戶買的,但是爲了規避監管,他還是把時間控制在了一個星期裏面,今天是最後一天,他只需要把剩下的1.2億全部買進就好了,憑藉泰宏股份此時的超高流動性,想必也沒人懷疑他在利用資金的優勢操縱股價。

伍宏重新登錄了證券賬戶,再次掛上了單,2000萬在一分鐘之內全部成交,如果他不是擁有四個證券賬戶的話,那麼他肯定會被打電話問候。

伍宏隨後打開了第四個證券賬號,由於這個證券賬號長期沒有用,所以他這次索性直接掛了一億的資金上去,這下子是徹底坐上了萬手哥的寶座,截止當日收盤,泰宏股份+10.01%,收盤價74.81元。


一些有良心的基金投資人引用羅伯特席勒的話來形容這個形象:非理性繁榮!這不過是人性和資金的碰撞而產生的一個股價“負向循環”之所以上漲,那是因爲人傻錢多,當散戶認爲自己不會是最後接住**的那一個人後,膽子就會變的大很多。

貪婪足以黑化每一個純潔無瑕的心靈,外表即使再堅定,內心也早已被貪婪吞噬。截止收盤,伍宏的倉位已經全部建好,一共是4.13億左右的泰宏股份的股票,而就在收盤沒多久,泰宏股份又宣佈了一則利好消息:泰宏股份將和三島集團簽訂25億銷售合同,預計利潤5億!


lixiangguo

“嗯,你和洛可去玩吧,不過要小心一些。”冰月拍着天鏈的小腦袋,寵溺的神情全都寫在臉上。和冰月的輕鬆相反,賽頓等人都紛紛倒抽一口氣,天鏈和洛可的實力他們還會不清楚嗎?

Previous article

“出來吧!”如同鳥人一般的傅孤白帶着刺激眼球的巨大羽翼一下子出現在六品天魔隱藏的地方,傅孤白身後的劍刃光翼與刀鋒光翼隨着傅孤白的一次轉身,隱藏的霧氣瞬間消融,那一直隱藏着的天魔也瞬間暴露了身形展現在傅孤白的眼前。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