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布瑪別墅里的布瑪三個女孩子,一直都在不停地催他回去了,此時,楚河一臉無奈的想了想,心中暗道好像確實有些時間沒有去看她們了。

唯恐她們生氣,於是,楚河直接瞬間移動火速回去,並且,還順便帶了一些女孩子喜歡的小禮物,哄她們開心。

要是讓貝吉塔知道,在他心中不可一世,天地無敵的楚河,在面對三個女孩子時候,竟然如此的溫柔,不知道,貝吉塔會作何感想。.. 這十天,楚河可以說,過得很是逍遙自在,每天在三女的陪伴下,吃喝玩樂,過得簡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繼續閉關修鍊,其實,已經作用不大了,因為,現在的他,已經處在了一個瓶頸期,單純的一個人閉門造車作用並不大了。

他需要的,是和高手進行生死戰鬥,在生死之間突破自己。

不過,因為暫時找不到對手,楚河也只得樂得輕鬆自在了。

這十天,楚河陪著布瑪,琪琪,和藍琪三個女孩子,可以說,玩遍了西都的大大小,吃遍了西都的各種美食,也看遍了各種的美景。

此時的楚河,正一臉愜意的躺在私人海邊沙灘上的躺椅上,一邊喝著冰鎮果汁,一邊看著三女穿著泳裝,露出纖細白嫩的肌膚,白花花的長腿,在一片銀鈴般的嬉笑聲中,忘卻了自我。

而與楚河的享樂悠然為之相反,貝吉塔這十天可以說,日子過的極其的苦悶痛苦。

他每天除了修鍊,便是修鍊。

彷彿化身成了一個修鍊機器,貝吉塔在重力修鍊室里,除了睡覺,便是修鍊,在這之中,幾乎沒有一刻的停歇。

豪不誇張的說,貝吉塔留下的汗水,已經可以注滿一個水缸了。

如果不是楚河事先給了他足夠的仙豆,按照貝吉塔的這種不要命的修鍊方式,恐怕早就累死了。

而正是有了這種拚命修鍊得勁頭,此時的貝吉塔,他的實力,提升的可以說是一日千里,幾乎是坐火箭一樣的蹭蹭的上漲。

於是,貝吉塔在修鍊上,變得更加的不要命了。

再這樣的修鍊方式下,很快,十天就過去了。

這一天,晴空萬里,陽光透過房門,打開了重力室的房門,接近十天,幾乎密不透風的房門,終於敞開了。

楚河一臉微笑的緩步走進了重力室里,第一眼望去,就見到了坐在臂力器上正在鍛煉臂力的貝吉塔。

忽然見到楚河的到來,正處於鍛煉當中的貝吉塔,直接就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他一臉欣喜的看著楚河。

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貝吉塔一臉興奮的起身而起,高興的說道;「楚河大人,十天到了,您是來檢測我修鍊的成果了嗎?」

「是的,看來,你還記得算著時間呢?

「我想看看,你到底已經修鍊到了什麼程度了。告訴我,在這之間,你有沒有偷懶啊?」

楚河淡淡的一笑,半開玩笑的,用有些嚴肅的語氣說道。

「楚河大人,我絕對是在努力修鍊的,絕對沒有偷懶的。」

而貝吉塔此時則是一臉緊張,很是認真的解釋道。

「哈哈,我知道,你確實沒有偷懶,從你現在,在這八十倍的重力情況下,已經能夠如此靈活的行動,我就知道了。」

楚河微微一笑,他當然知道,貝吉塔沒有偷懶,這幾天,偷懶的,只有自己而已。

「楚河大人,我現在,真的已經變得很強了。」

「真的非常的感謝你,能讓我在這裡修鍊,找到了正確的修鍊方法,我以前真是白活了這麼多年了,都不知道,是怎麼修鍊的。」

神色中帶著淡淡的興奮感,此時,完全的適應了八十倍重力的貝吉塔,雙拳緊握,他感受到從身體里湧現的那股澎湃的氣,心中有一種從來也沒有有過的強大之感。

這裡的修鍊方式,可以說,讓貝吉塔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動力,他能每一天都感受到自己實力的提升,每一秒都能感受到自己戰鬥力的增長。

而且,楚河所給他的那個叫做仙豆的東西,簡直,就是療傷神器,尤其是對於賽亞人來說,簡直就如同開了外掛一樣,修鍊的速度,更是飛速的上升。

本來,賽亞人的體質,就有一個在身體受到重創,頻死復活后戰鬥力會得到極大地提升的特質。

而利用這個特點,貝吉塔可以說,每次修鍊,都是往死了修鍊,每次不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就不準備停下。

抱著這種不要命的精神,可以說,在這十天的修鍊中,每一天,貝吉塔都度過了一個九死一生的場景。

而每一次,就在他幾乎頻死之時,他就直接吃下仙豆,瞬間,便傷勢痊癒,滿血的復活。

而隨之而來的,就是他戰鬥力巨大的提升。

可以說,在這種極端而瘋狂的修鍊下,貝吉塔的實力,現在已經完全的超越了當時基鈕隊長,此時的戰隊力,暴增之下,已經達到了二十萬。

就在十天前,他的戰鬥力,才不過兩萬多,而現在,短短的十天時間,竟然直接提升了十倍。

要知道,這在以前,對於貝吉塔來說,完全是做夢也想象不到的事情,很多宇宙人的戰士,窮極一生,戰鬥力也不過才一幾千,幾萬,但是,貝吉塔在這短短的十天時間,卻直接走過了他們要花費數千年才能達到的這個地步。

貝吉塔的心中,不可謂不震撼。

而這一切的,則都是源於楚河的恩賜。

可以說,在貝吉塔的心中看來,楚河的恩情,猶如恩同再造,他給了自己一個希望,一個可以報仇的希望,一個可以讓自己重新做人的機會。

貝吉塔的心中,對楚河,此時,已經充滿了崇拜之感了。

這種崇拜之感,在貝吉塔的人生中,是第一次體會到。

這種情緒,在面對他父親貝吉塔王的時候,甚至是強大接近無敵的弗利薩,都不曾有過。

但是,在楚河的身上,他卻深深地體會到了。

這是發自內心的崇拜,這其中,沒有夾雜著任何其他心思,就彷彿是最純粹的信仰一樣。.. 貝吉塔那熾熱而又包含崇拜的眼神,看的楚河全身有種微微不自在的感覺。

他乾咳了一聲,微笑著看著貝吉塔,說道;「好了,閑話少說,就讓我看一看,你這十天之中,修鍊的成果吧。」

「好的,楚河大人。」

貝吉塔聞言,連忙點了點頭,一臉的正色。

一邊說著,此時的貝吉塔,神色嚴肅,他雙手擺出了將要戰鬥的動作。

而楚河,則是一臉懶洋洋的神色,身體動作悠閑,看上去,似乎全身都是破綻。

但是,貝吉塔的臉上卻半點沒有大意,他此時的神色極其的凝重,目光緊緊地盯著楚河,似乎由於緊張,呼吸也不由的急促了起來。

一秒,兩秒,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貝吉塔和楚河,就這樣,相互對立著,氣氛,頓時一下子變得有些沉悶了起來。

「喂,貝吉塔,你杵在這裡幹什麼呢,別磨磨唧唧的,趕緊出手。」

此時,見到貝吉塔擺出戰鬥架勢而又不作出攻擊的樣子,楚河頓時有些不耐之色,他目光一閃,有些不耐煩的說到。

聽到楚河此時略顯煩躁的話語,貝吉塔臉色一慌,下一刻,身體直接就動了。

只聽嗖地一聲,貝吉塔的身體瞬間一閃,便突然在空氣中消失了身影。

貝吉塔這種近距離的超高速移動,已經接近了瞬移,可以說,普通人,肉眼之間,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移動軌跡了。

但是,此時,在他面前的的可是楚河啊~!

對此,楚河毫不在意,他的臉上,一直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腳步輕輕的一動,楚河的身影微微一閃,下一刻,就見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他身後的貝吉塔,此時,正一拳朝著楚河的背部打去。

面對已經迅速做出反應的楚河,貝吉塔神色頓時一驚,他這以超高速度打出的一拳,頓時就落空了。

可以看到,這一拳險之又險的在楚河的肩膀一旁劃過。

此時,貝吉塔打出的強烈的拳風,帶著兇猛的的氣息,直接衝擊在了空氣之中,空氣中傳來一陣陣的激蕩之聲,強大的氣流,不斷地四散。

地面,因為被這一股拳風衝擊,形成了一個足球大小的坑洞,一絲絲龜裂的痕迹猶如蜘蛛網一樣在地面上綻放。

雖然沒有打到楚河,但是,貝吉塔的這一拳的威力,卻是讓楚河眼中微微閃過一絲讚許的光芒。

「不錯,這一拳打得不錯,威力比你十天前,要強太多。」

楚河此時毫不吝嗇自己的誇讚之詞,他微微一笑,直接對貝吉塔說道。

「威力再大,但是,如果打不到人,那也是無用,楚河大人,您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察覺~。」

楚河的誇讚讓貝吉塔心中很是高興,不過,隨後,他就有些失落的說道。

被貝吉塔之一拳激發了戰鬥的興緻,此時的楚河,暢快的一笑中,把自己的氣壓低到了和貝吉塔相同的程度。

楚河看著貝吉塔,高聲說道;「很好,保持這樣的戰力,繼續打過來,今天,我要痛快的和你戰鬥一場,哈哈,把你渾身的招數,都朝我用出來吧。」

此時的楚河,因為許久沒有戰鬥,他血液里的戰鬥細胞,好似突然被激發了出來,心中湧現出了一股狂熱的戰鬥渴望。

他想要酣暢淋漓的打上一場。

貝吉塔此時看到了楚河臉上那狂熱的戰意,有著感同身受的感覺,他的心中頓時也是興奮了起來。

他臉色漲紅,放聲說道;「好的,楚河大人,我一定陪你好好打一場。」

話音一落,貝吉塔再一次的率先出手了。

一出手,貝吉塔便直接用出了他的拿手絕招。

王子戰法!

這一招,可以說,是最常用的一個本領。

就是連續不斷的發射能量彈。

隨著他的一聲聲強烈的嘶吼聲,雙手連續揮動之下,無數的能量彈從他的掌心發射而出,化成一道道淡藍色的能量球,幾乎布滿了整個房間。

瞬間,滿天都是能量彈的光影在閃爍。

楚河面對貝吉塔的攻擊,頓時高聲一笑,他神色中帶著一絲輕快的笑意,面對這無數能量的襲來,楚河直接赤手,握拳,向著漫天的能量彈,揮擊而去。

這無數的能量彈,在楚河雙拳的揮舞之下,瞬間,直接猶如排球一樣,直接被楚河揮拳所激發的氣浪改變了飛行的方向,隨著楚河的揮拳,在這間重力室的到處亂飛。

轟轟轟的聲音不斷地響起。

熾熱的藍色能量,猶如小太陽,不斷的爆炸,這間重力室,此時可以說,是遭了秧。

在這一股股能量彈的衝擊下,重力室因為因為承受不住這股強烈的衝擊,地面直接裂開,牆壁,也被轟了個稀巴爛,直接變成了塵埃。

至於其他的各種設備,此時,統統的被各種亂飛的能量彈轟成了殘渣。

瞬間,兩人交戰的這個地方,就成了一片廢墟。

「這。。。。。。」看到自己造成的後果,貝吉塔頓時停止了手中的攻擊,他有些尷尬的看著楚河,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不斷地摸著自己的頭髮。

「實在是對不起,我做的有些太過火了。」貝吉塔低著頭,神色中帶著一絲慌亂。

對此,楚河擺了擺手,表示毫不在意。

他此時戰意正濃,對這種小事,自然是不會說什麼。

「放心,這種屋子不用片刻我就會建造好的,只要我想的話,這種重力室,要多少,有多少。」

楚河的話語中,透露出強大的自信。

「來吧,這裡太小了,作為比武戰場,根本放不開手腳,我們找一個荒山之上,放開手腳,盡情的戰鬥吧~」

貝吉塔沒有辦法,只能聽從楚河。

於是,接下來,就見到。在距離西都幾千公里的一處山脈之上,楚河和貝吉塔身處虛空之上,再次進行戰鬥。

這一次,兩人終於可以放開手腳打鬥了。

依然是貝吉塔先出手,此時,兩人噼啪噼啪的拳腳碰撞聲,不斷地在虛空中響起,猶如緊湊而歡快的樂章,連綿不斷的響起。

兩人的身體,猶如雷霆閃電一樣,在雲層中不斷地閃爍,這兩個人身影從上到下,從左到右,不斷地變換位置,每一次身體的碰撞,都帶來一股巨大的氣流衝擊。

天空中落雷不斷。

空氣中不斷地瀰漫著一層好似波紋蕩漾的的能量立場,好似空間被撕裂一樣,兩人強大的力量不斷相互進行碰撞,大地也是不時的發生震動,兩人的戰鬥,可以說,引起了天地的動蕩。

正是山崩地裂,風雲變色!

各種顏色的能量彈,此時,可以說是不要錢的在這片山脈之中衝來衝去。可以看到,幾乎有一半的山脈,都或多或少的遭了秧,被強大的能量宣洩的滿目瘡痍!.. 空氣中好似瀰漫著硝煙一樣的煙霧,將整個天地籠罩的都是蒸汽,模糊不清。

許久,煙霧緩緩地消散間,兩個身影在迷霧中若隱若現。

經歷了激烈的戰鬥,此時的貝吉塔,一臉的狼狽之色,他的頭髮此時變得散亂而嘈雜,身上那件戰鬥專用的緊身衣已經變得破碎不堪,露出了那強健而有力肌肉。

可以清楚地看到,貝吉塔的胳膊,肩膀,甚至胸腹部,都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傷口,深淺不一,不斷的流出細密的血珠,整個胸膛都被染紅了。

雖然如此,但是,貝吉他的神色中卻沒有半分的痛苦之色,反而露出了強大的戰意和興奮之感。

而與之相對的楚河,此時,身上和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衣服上乾乾淨淨,除了有一些灰塵外,根本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迹。

楚河此時目光淡然,負手而立,神色中,無悲無喜,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楚河大人,如果不是您壓低了身上的氣和我戰鬥的話,恐怕,我就不到三招,就會直接落敗了。」

摯寵逃妻:冷少謀婚設愛 貝吉塔此時越是和楚河交戰,越是發現了,楚河的實力,是多麼的深不可測,他目光中帶著一絲敬佩,沉聲說道。

「雖然我隱藏了實力,但是,你能和我戰到這個地步,你也不錯。竟然讓我找到了,久違的那種戰鬥的那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楚河的臉上露出一抹戰鬥之後的快意,神色中有著淡淡的興奮之意。

「楚河大人,恐怕我在修鍊上一百年,也不及您的萬一。」

貝吉塔此時,一邊搖著頭,一邊嘆息著對楚河說道。

「好了,別拍馬屁了,剛才那些,都只不過是熱身而已!」

「現在,我要試驗一下,我的新的絕招,你接下來,可要盡全力的去抵擋啊。」

楚河神色一動,此時,他忽然想到,要在貝吉塔身上試驗一下從基紐特戰隊的古爾多哪裡學到的超能力,於是,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貝吉塔的臉上,沉聲道。

「好的,楚河大人。」

貝吉塔雖然不知道楚河要做什麼,但是,只要是楚河的話,那麼,他便會無條件的執行。

貝吉塔在忠犬的道路上,不知不覺,已經走得越發深遠了。

「剛才的戰鬥消耗了不少的氣,你的身體也受了傷,先把這個仙豆吃下去吧。」看到此時貝吉塔傷痕纍纍,氣喘吁吁的樣子,楚河直接扔給貝吉塔一顆仙豆,讓他先恢復好了實力。

貝吉塔目光中滿是感激,他接過仙豆,仰著頭,直接一口吞了下去,瞬間,傷痕全部恢復。

貝吉塔,又開啟了滿狀態的狀態。

瞬間紅光滿面,神色煥發的貝吉塔,神色中帶著強烈的興奮感,他感覺到,自己全身都充滿了力量了。

「好了,貝吉塔,我一次,換我先攻擊了,你先準備好吧。」

看到貝吉塔已經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楚河微微一笑,開始對貝吉塔下達了指令。

「是!」

點了點頭之後,貝吉塔此時精神瞬間高度緊繃,全身的氣息流轉,身體已經擺出了一種最佳的防禦姿勢。

此時的貝吉塔,全身上下,一股好似罡氣一樣的氣焰,在他的身上不斷的瀰漫,氣焰和空氣摩擦之下,帶出一絲絲電火花一樣的亮光,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空氣中,漂浮著大大小小的石子,在他的周身不斷地旋轉,一時間,狂風大作,天空中電閃雷鳴。

貝吉塔的氣,此時,瞬間,已經提升到了最大的狀態。

「很好!」

看到貝吉塔此時一副極其認真擺出的防禦姿態,楚河讚許的點了點頭。

他神色中閃過淡淡的興奮之感,目光之中,閃爍著強烈的光芒。

「就先試試那金縛之術吧!」

基鈕的交換身體之術,對於楚河來說,暫時有些雞肋,所以,他現在基本上是用不著這一招。

不過,古爾多的金縛之術和時間暫停之術,就非常值得一試了。

楚河決定,先在貝吉塔的身上,試一下金縛之術。

lixiangguo

我朝開國之初,在此處設奴兒干都司,但隨後即放棄了。建州女真的祖先雖在此生活過一段時間,但很快就遷移到了我遼東邊牆的附近,因此這裡依然還是一片原始莽荒的景象。建州女真雖然稱這裡是他們的發源之地,但實際上卻並沒有多加重視,只是將之視為掠奪人口補充建州女真人口的來源之地。

Previous article

顧銘憑什麼有這麼大的魅力?他不可能有這樣的魅力好不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