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差不多是半年前,這逆天的小妖孽似乎在前來我們九冥學院的途中遭遇了靈獸狂潮這般意外,魂丹被廢,已成為了個廢人嗎?」 聽到源虛長老這般問道,源清長老搖了搖頭,抬手輕輕撫過自己已經白了的鬍鬚,笑得格外祥和,仿若當真是天上降下來的老仙人一般。

望著源虛長老輕笑:「有時候,禍也是一種福源。看來那次意外,也是那慕家三丫頭的機緣呀……」

聽到源清長老這麼說,源虛長老與源越長老都未在多說什麼,只覺得源清這老傢伙一直說話都是遮遮掩掩的,神秘的緊。

故弄玄虛!

而想到慕寧安身旁的君鳳邪,三人又是搖了搖頭,想都不敢多想。

先不說那個男人是從那個地方來的人。

直播之女野人養成日誌 就光是他那一身強勁而不知底的實力就已經夠讓他們震撼了,所以還是能不去招惹他,就不要去招惹他為妙。

而此刻,慕寧安卻是跟著君鳳邪一步步向九冥學院中走去。

走了許久,都還未走到九冥學院的正式授學範圍內,足以見得九冥學院到底有多大。

又是許久過去,慕寧安才跟著君鳳邪兜兜轉轉,逐漸看見了學院樓的影子。頓時心中一喜,總算不用再繼續這樣走下去了。

雖然不知為何君鳳邪會識得九冥學院的路,可是慕寧安卻不知為何,下意識覺得跟著君鳳邪准就沒錯。

終於,君鳳邪的腳步停了下來。

一直思緒不在狀態的慕寧安終於抬眸,卻是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跟著他走進了一間房間。

而此刻君鳳邪已然坐在一張古色古香的書桌前,桃花眼中滿是戲謔的幽幽望著慕寧安:「小寧安,第一天前來報道,見到你的學閣導師可是要問好的。」

聞言,慕寧安面色一愣。

竟有那麼一瞬間未反應過來。

隨即才後知後覺倏然回神,眼神一變,盯著君鳳邪那張絕世妖孽的臉,張了張嘴,最後只說了句:「卧槽……」

這貨竟然是她的導師?!!

全能跨界王 而且還是導師,而不是老師!!!

老師只用負責一些學閣的一個科目,而導師則是相當於是現代的班主任,負責那個學閣所有弟子的一切事物、以及榮耀!

也就是說,以後……

這廝妖孽就是她的導師,管理著她在九冥學院的衣食住行等的一切了?

此時此刻,慕寧安心裡彷彿有數萬頭***奔騰而過,眼中布滿了生無可戀之色……

君鳳邪這廝成了自己的導師……

自己會不會被這廝給玩死?

而君鳳邪仿若讀懂了慕寧安臉上生無可戀的神色,面上邪魅肆然的笑容更深了,笑道:「要不小寧安你誇誇本導師?說不定你把本導師誇高興了,就讓小寧安你以後都走後門了呢?

以後就都有本導師給你撐腰了,你還怕誰?」

聽到君鳳邪這般說道,慕寧安眼中滿是堅決,望著君鳳邪那張禍國殃民的妖孽容顏,冷哼一聲轉過頭:「女子有所為,有所不為!

我像是會走後門的人嗎?!」

君鳳邪挑眉,沒有說話,任憑慕寧安繼續開口。

「所以,英姿勃勃,博學多才,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神勇威武,天下無敵,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鳳邪導師,一定要把我照顧好喲~」

慕寧安最後的話音拖得很長,還特意沖君鳳邪拋了個媚眼,妖嬈至極。 「其實我已經吃過了,剛剛吃了一頓烤肉大餐。」在明月結花身邊坐下時,李學浩有些尷尬地說道,對於晚飯,他倒是還能吃得下去,不過畢竟已經吃過了。

「不要緊,年輕人就要多吃一點,這樣才可以長得像我這麼強壯。」坐在主位上的明月大輔比劃了下自己的肱二頭肌,對身為成年人的他來說,確實很有肉。

「爸爸……」明月結花欲言又止,父親的自吹自擂大概讓她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浩二不是外人,有什麼關係嘛,結花,你可要努力了,早日讓浩二成為我們家的女婿,加油!」明月大輔一邊給女兒打氣,一邊大口地灌了一口啤酒。

氣氛這麼好,李學浩也不好插嘴,說自己和明月結花其實還沒有到那一步。

火影之潛影之蛇 「浩二,多吃一點。」一旁的明月夫人不斷地把菜移到他面前。

「謝謝你,妙子阿姨。」面對這麼熱情的招待,李學浩也唯有笑納了。

一頓晚餐,吃得很和諧,大家也很高興。

吃完飯,李學浩準備回去了,明月夫人讓明月結花出來送他。

兩人走出庭院,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路兩旁的燈光卻很明亮。

「結花姐,不用送了,你回去吧。」李學浩停下身來,轉身對明月結花說道。

明月結花只是看著他,沒有說話,氣氛一時有些怪異的安靜。

「在學園裡,你好像都沒有主動去找過我對吧?」看了他好一陣子,明月結花終於開口說道。

「……」說起這個,李學浩就有些無言以對,因為確實如此。其實從上次兩人在離這不遠的小公園裡,坐在鞦韆上,明月結花忽然大膽地抱住他的腰,並且把臉貼在胸膛上……那晚之後,他確實在心中產生了異樣。

因為儘管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明月結花的心意卻淡淡地傳進了他的心裡。

「走吧,正好我也沒有什麼事,想到處走走。」明月結花指了指前面,當先走去。

李學浩也不好再勸她回去,跟在她後面。

兩人靜靜地走著,誰也沒有說話,路燈下,影子越拉越長。

又經過了那個小公園,明月結花腳步稍稍頓了一下,依然朝前走去。

李學浩不知道她剛剛為什麼猶豫,其實看她的樣子,似乎很想走進去坐坐的,但最後卻改變了主意。

走著走著,兩人來到了一個禮品包裝店門前,明月結花停下了腳步。

李學浩還記得這個禮品包裝店,當初來找細谷千夏時,就是她帶他來到了這個禮品包裝店,也是在這裡,第一次遇見了身穿常服的明月結花。

那時候的她,穿著一件帶有滴血的骷髏頭圖案風格的黑色短袖T恤,因為印象太過深刻,所以他記得很清楚。

店裡面有不少恐怖圖案的禮物盒和包裝袋,是給那些擁有特殊癖好的客人準備的,而明月結花無疑就是那些特殊癖好的客人之一。

停下腳步之後,明月結花沒有再遲疑,走了進去。

李學浩雖然不清楚她的目的,但見她進去了,他也不便馬上走人,也跟著走進了店裡。

店裡的員工還是那三個,一男二女,長相都很不錯的樣子。三人都同樣的年輕,差不多在二十歲上下,大學生一樣的年紀。

兩人走進去時,最前面的明月結花可能因為常來的關係,被其中一個女員工認了出來,她迎上前來,笑眯眯地問候道:「晚上好,結花,你已經有幾天沒來了呢。」

「晚上好,平子小姐。」明月結花也禮貌地回應道,「最近在忙著學業,所以沒有什麼時間來。」

「還是學業更重要一點,畢竟結花你可是要考東大的。」女員工的笑容很親切,一點也不介意明月結花只是來欣賞那些恐怖禮物盒而不是來光顧生意的,說著說著,她終於注意到了明月結花身後的某人,看了一眼之後,目光有些驚奇,「這位客人,我好像見過你呢。」

「你好……」李學浩剛準備說自己曾經來過,女員工卻已經一驚一乍起來,「我記起來了,你來我們店裡包裝過禮物,當時還有一個可愛的女孩子。」

聽到可愛的女孩子,明月結花瞥了某人一眼,但很快又偏過頭去。

李學浩被那一眼看得有些心虛,指了指周圍的禮物盒轉移話題道:「結花姐,你喜歡什麼,我買下來送給你。」

「哦?」明月結花淡淡地看向他,嘴角略翹,帶著一絲玩味說道,「如果我喜歡店裡所有的東西呢,你都要送給我嗎?」

「嗯。」李學浩沒有猶豫地說道,就算買下店裡的全部東西,也不用多少錢。

女員工就笑嘻嘻地看著兩人的對話,表情就好像在看著一對可能在鬧情緒的小情侶,並沒有把某人的話當真。

明月結花看他認真的樣子,她自己反倒有些怔住了,不過馬上反應過來,輕哼了一聲說道:「好吧,買下來吧。」

李學浩點了下頭,朝女員工說道:「平子小姐,麻煩你,我想買下你們店裡所有的東西。」他還記得剛剛明月結花對她的稱呼,平子是姓,而不是名字,所以他跟著稱呼沒有什麼問題。

這下輪到平子小姐發愣了,她剛剛還以為是兩個小情侶之間在鬧情緒,所以說的是一些氣話,但某人認真的樣子,又不像是開玩笑的,所以她看了看明月結花。

明月結花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話,其實她確實是帶了一點惱怒的情緒,上次她都已經表現得那麼明顯了,某人還不明白她的心意嗎?所以才會說氣話,不過說過之後,也明白他當了真,為此心裡有點竊喜,他願意包容她的任性呢,但也知道,買下店裡所有的東西,可不是出自她的真意。

「他是個笨蛋,不要把他的話當真。」跟平子小姐說完這句話,明月結花轉身往店外走去,不忘對身邊的某人說了一句,「走吧。」

李學浩有些莫名其妙,今晚的明月結花感覺和那晚很像,都不知道她到底想幹什麼。

兩人走出了店外,明月結花停下腳步,頭也沒回地說道:「我已經知道你的心意了,偶爾我會任性一點,但還請你像今天這樣。」

今天這樣?李學浩完全不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不過有一點可以明顯感覺到,她的心情似乎很好,語氣很輕快。

「那麼再見了。」不等他回答,明月結花往後擺了擺手,仍沒有回頭,「明天中午,我們一起吃便當,不許拒絕!」

扔下這句話,邁著同樣輕快的腳步離開了。 見此,君鳳邪臉上的笑容雖未有絲毫變化,可那望著慕寧安的眼神微動,眼角依舊是不禁微抽。

這女人的臉皮是樹皮做的嗎?

還是說臉皮這東西她根本就沒有?

慕寧安也彷彿看不懂君鳳邪的眼神一般,一張精緻的臉上滿是討好的笑意,眨巴著眼望著君鳳邪。

仿若一隻沖人撒嬌的小寵一般,格外討人歡喜。

輕笑一聲,君鳳邪手上一動。

原本手上空無一物的他,只是瞬息之間一套嶄新整齊的學子服侍與一枚徽章便憑空出現在了君鳳邪的手上。

慕寧安見此眼睛倏然一亮,心中暗道:妖孽啊!儲物空間這般稀有的東西都有!

若是自己也有一個……

該多好哇!

此時慕寧安盯著君鳳邪的眼神,仿若是在盯著一件罕見的寶貝一般,炙熱而明亮,目光不斷從君鳳邪的身上四處細細掃過,彷彿在探索著些什麼。

而君鳳邪自然是將慕寧安的那般神色都納入眼底之中了的。

自然知道她這小傢伙,定然是看中了自己的儲物空間。

君鳳邪將手上衣袍輕輕放在了書桌上,桃花眼微抬望著慕寧安,身子輕靠在了座椅的椅背上,一襲紅衣襯得他的面容越發的俊美無雙。

見著慕寧安始終保持那般模樣,像極了一個流氓一般,君鳳邪心中不禁好笑,聲音慵懶而邪魅,肆意而張揚。

「既然小寧安都這樣將本導師的優點一一點出來了,那麼作為小寧安這般誠實的獎勵,我就告訴小寧安你一個好消息……」

聽到君鳳邪這樣說,慕寧安面色微垮。隨即很快面色又恢復了那般熱情,湊近了幾分,笑眯眯的望著君鳳邪。

「學子可以不聽好消息,然後鳳邪導師獎勵些別的比較實在點的東西行嗎?」

見慕寧安那般,君鳳邪忍住笑意。

望著慕寧安的模樣,君鳳邪嘴角緩緩勾起,聽到慕寧安的那般話語,他更是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

見此,慕寧安眼睛一亮。

卻是只見君鳳邪薄唇輕啟,聲音低沉:「不行。」

頓時,聽到他這般話語的慕寧安,原本笑眯眯討好的神色倏然一僵。

瞬間,便面色大變。

冰冷的望著君鳳邪,慕寧安眸子微眯,整個人都透著股生人勿近的氣息,冷哼一聲:「雖不知鳳邪導師有何好消息說給學子聽,不過現在,學子不想聽,學子告退!」

說著,慕寧安便轉身就要退下。

然而,聽到慕寧安那般話語,君鳳邪只是眸光幽幽的望著她轉身,神色不明。

等到她即將要走出房門時,他才意味深長的幽幽開口:「難道小寧安就不想有一個自己的儲物空間嗎……」

話音落下的下一秒。

只見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慕寧安身形倏然一閃,眨眼間便又回到了君鳳邪的書桌前。

眼光灼灼的盯著君鳳邪,雙手撐著桌子微微俯身,居高臨下的望著坐著的君鳳邪,卻沒有一絲欺負人的意味。

反倒顯得格外急切灼熱,盯著君鳳邪驚喜道:「鳳邪導師是打算送學子一個儲物空間?!」 聽到慕寧安這話,君鳳邪不可否置的挑了挑眉,桃花眼中滿是精明,望著慕寧安戲謔開口:「小寧安不是不想聽本導師的好消息,要告退來著嗎?」

面上神色一正。

慕寧安才不會和好東西過不去,尤其是儲物空間那般稀罕的好東西,有免費的她就更不會放過了!

望著君鳳邪,慕寧安便一本正經的開口胡說八道:「先前只因學子腸胃不適,急著先行退去跑趟茅廁。

然而,既然鳳邪導師對學子有話要說,弟子定當是無論如何也要將腸胃的不適忍下,堅持留在此處,聽鳳邪導師的教誨,目睹鳳邪導師的師長風範。

所以,鳳邪導師請繼續教誨弟子!」

君鳳邪嘴角微抽:「……」

竟是無言以對。

瞅瞅慕寧安那誠懇而堅忍的模樣,如若不是早知慕寧安的目的,沖儲物空間而來。

君鳳邪說不定差點都當真了。

桃花眼中也不禁被慕寧安這般模樣勾勒出一抹柔和笑意。

然而下一刻。

君鳳邪只覺大腦猛的空白一滯,隨即一副畫面倏然自他腦海之中閃現而過,卻也是讓他將那畫面內容給記下。

lixiangguo

如果沒有唐沁的指示,它是不敢輕舉妄動的,所有大白鵝也很苦逼的在隱忍怒火。

Previous article

「秦,國氣已失,今,罪臣秦雲,斗天搶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