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左小木隨着鍾奎進來時??看着徐倩的樣子??嚇懵了……剛想出口說她的瘋病犯了??嘴巴已經被鍾奎給捂住

並且悄聲告訴他??別出聲??待會會真相大白

一旁的老闆娘見狀??暗叫不好??預備溜走

冉琴一把捉住她的胳膊??順勢掏出腰間的手銬給她咔嚓一聲拷上

左小木聽鍾奎這麼一說??心裏雖然驚懼不已??浮躁的心態也暫時的安定下來

徐倩的臉色很不好看??白得就像透明的宣紙……

鍾奎不能繼續等下去了??他得把她從恐怖的感應bsp; 可惜太遲了??就在他念力啓動時??她身子一晃??突然昏厥過去…… 029 慾壑難填

徐倩感應太深入??昏厥過去??鍾奎一時脫不開身??還得讓左小木這廝把她送到醫院去

銬住手的手工藝品店女老闆??開始還老老實實的低垂頭??一副沮喪的樣子坐在板凳上??就在冉琴視線挪開??看着左小木把徐倩抱出去放置在臨時召喚來的三輪車上時??被銬住的老闆娘低垂頭??蠢蠢欲動突然要想發飆的趨勢??同時口裏‘嗷嗷’發出異常的嘶叫

驚看着這無比恐懼的一幕??冉琴急忙跳開……

鍾奎冷笑一聲道:“樑玉枝夠了??你的大仇已報??如是繼續危害無辜的人們??你的罪孽就太重了??”

樑玉枝

冉琴驚訝

女老闆低垂的頭突然擡起??好一張鬼臉??外衣由原來的黑色瞬間變成通紅??青白色的臉??血紅滴血的眼珠子??呲牙咧嘴??冉琴定睛一看??她根本就不是剛纔的老闆娘??活脫脫就像一隻厲鬼來的

一向很淡定的她??也嚇得心突突狂跳??惶然的閃避開去??心裏暗自慶幸??幸虧沒有把鍾奎貼在手銬上的鎮壓符咒給撕掉

的確她正是自殺後變成厲鬼的樑玉枝??魂魄是樑玉枝的??軀體是老闆娘的

這是老闆娘太過貪婪??她不但四處用低廉的價格購買女人的頭髮??還和火葬場勾結??用死人的頭髮來做手工藝品??在之前說維修店鋪??其實就是一個慣用的招數??關閉鋪面維修店鋪的時候??她正在用那位跳河自殺新娘子的頭髮做第二件精品

老闆娘把稍微好次一些的髮絲用來做其他工藝品??稍好一點的就做精品??更好一點的就做發汝??給自己留用

老闆娘最喜歡的就是樑玉枝的發汝??所以纔會被樑玉枝的魂魄佔據軀體??佔據老闆娘軀體的樑玉枝??去交警隊辦理簽字??也去醫院偷窺母親死亡的經過??那在門口一閃不見的人就是她??她也去太平間瞧李浩和母親

鍾奎家裏那隻柳枝盆景??恰恰不是死人的頭髮製作的??而是老闆娘購買的活人頭髮加工來的??所以他沒有從上面感觸到什麼??而店鋪裏那些不起眼的手工藝品??絕大多數都是死人頭髮做的

因此就發生了??趙老頭被這些附帶鬼魅氣息的手工藝品迷失心智??纔會一趟一趟的跑來找原因??來了之後心慌慌的??還是沒有一個結果??之後就成天精神恍惚??夜不能寐時時在噩夢sp; 夢境裏出現的都是一些妖媚模糊的女人??來迷惑他的心智

左小木也是其bsp; 只不過他有鍾奎在旁??心智暫時還沒有完全迷失

而那位小秀才真真切切的是受到迷惑??他第一次無意間經過這間店鋪時??就被一件小小的手工藝品所吸引??之後就每天必來??久而久之下去之後??就荒廢了學業整天生活在恍恍惚惚的臆想

路人告訴鍾奎??這間店鋪不能進去??裏面有鬼……

此刻的厲鬼樑玉枝好像還不甘心??一雙血紅眼珠子??兇惡的瞪着這位年輕的捉鬼先生

鍾奎知道這隻厲鬼不是那麼善哉的??要想繩之於法這隻厲鬼??還得有一次惡戰??眼看厲鬼就要掙脫開手銬的束博??他急忙示意冉琴出去

冉琴出去

厲鬼掙脫手銬??發狂般抓向已經走到門口的她……

鍾奎一枚銅錢嗖出手??銅錢發出一聲輕響‘叮’飛向厲鬼伸出的鬼爪??一道閃光??鬼爪受到銅錢一隔??縮回??身形一變??帶着一股凌厲的疾風對着鍾奎撲來

鍾奎淡定一笑??暗自道;來得好……拔出騰龍劍鞘??斜刺對着厲鬼刺去……在電光火石之間??劍氣釋放??厲鬼身子靈活一閃??輕飄飄的越過他的頭頂??整個人飛起來貼在房頂上

他暗自凝聚真力??召喚出黑白無常賜予的能量外加五小鬼

這五小鬼可不是之前那些小鬼??這五小鬼是黑白無常賜給鍾奎??助力他完成使命的??能力自然是要比小菊花和小虎牙他們強勢十倍

鍾奎召喚出小鬼??來給厲鬼周旋??意在消耗厲鬼的鬼氣

厲鬼和五小鬼好一陣周旋對峙

他在一旁快速的用五帝錢加紅色絲線??串聯成爲一柄銅錢劍??銅錢劍合併騰龍劍??一道金光簌簌散開??就像彩虹那般炫目惹眼

炫光刺得厲鬼渾身鬼氣散發開來??同時受損的還有五小鬼

鍾奎大喝一聲??五小鬼縮回布袋??合併劍出手……

“爲什麼要收我??外面那麼多鬼魂你不去??爲什麼要跟我過不去??你知道我的苦楚嗎??”厲鬼在劍刃的刺痛下??流淌着血眼淚??哀聲質問

“我剛纔就說了??既然你的大仇已報??爲什麼要繼續殘害無辜??”鍾奎大喝??暴漲力道??手腕輕絞劍刃

劍刃帶着金光??深入厲鬼魂魄??厲鬼視線模糊??劍刃刺痛的感覺逐漸變得縹緲起來??她知道自己在化爲灰燼??留下的是一具形同傀儡的軀體

厲鬼的眼角流下最後一滴血淚?? 總裁的契約妻子 有些眷戀的瞥看了一眼這不屬於她的空間……

老闆娘軀體倒下??就像死人一般

鍾奎巧用分魂術孽殺掉附體在老闆娘軀體裏的魂魄??也是有一定風險的??一不小心就把老闆娘也送到西邊去

老闆娘醒來的時候??手上還是戴着銬子

冉琴的同事們來到手工藝品店??搜查了這裏所有的角角落落??找到若干死人的骷髏??還有一些沒有做出來的頭髮

樑玉枝的母親託夢給鍾奎??就是想暗示他??柳樹枝盆景有蹊蹺??不連貫的鬼話??誤導他去醫院尋找樑玉枝

李浩被附體的盆景所殺??自殺死亡的樑玉枝不停在他面前演繹從高處跳下血濺當場的情景??逼得他幾乎發瘋??駕駛車子逃離是想去醫院找到樑玉枝的母親??求她保護自己??沒想到卻在路途遭到孽殺

之後鍾奎果然用一土方治療好了那個男子的失心瘋??至於是怎麼治療的??他好像還保密沒有說出來

左小木身份還是一個謎??有待冉琴進一步跟進查詢??她的半月假期已滿??得回局裏上班就順帶查詢此人的真實身份

徐倩卻喜歡上這??暫時不想回去??她不回去??左小木自然是不會離開的

鍾奎接到黑白無常的指令??要去靈魂nbsp; 順道帶上小明??在臨走時??香草一直想問他一件事??那就是左小木也和她一樣看見他半夜三更不見了??同時也看見一道火光的原因 捉鬼筆記 001 指令

(?)

要說半夜三更出現異常火光的原因??鍾奎自己還糊里糊塗不明原委??在模糊的記憶裏??他只是覺得整個人就像做了一個很邪乎的夢??可以很灑脫的脫離肉身??然後渾身着火去一個必須要去的地方

而那輛破破爛爛的自行車??成爲他的坐騎??很奇怪的是??自行車會變身??成爲一匹口吐火焰的駿馬??他在醒來那一刻??感覺這個夢境很好笑也荒誕??所以一直不敢說出來

徐倩喜歡和香草呆在捉鬼專門店??想學她卜卦

鍾奎卻不答應她的這種要求??因爲他覺得她的體質和其他方面不適合做這個??一個卜卦的仙姑??不能時時被卦象裏的鬼魅迷惑住或者附體

小明春耕忙完剛好就是鍾奎接到黑白無常的指令到靈魂中轉站去報道

冉琴半月假期已經結束??必須得回a市??這不就和鍾奎還有小明一道走嗎

鍾奎是沒有把再次返回a市的原因告訴她??以至於某人心裏還美滋滋的在想??這廝終於開竅了??也懂得憐香惜玉要親自送她回城了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鍾奎就是鍾奎??根本不懂得女兒家的心思??在車子還沒有到總站時??他就告訴冉琴要提前下車的想法

“你幹什麼??”冉琴很是不解??她不明白他半途下車的目的是什麼

“去新泰旅館??”鍾奎答覆着人已經站起來??八字腳站穩??避免車身搖晃把他摔倒??一旁的小明??看看冉琴??看看師父究竟??不敢多說什麼話

“新泰旅館已經不存在了??你去了也是白去??那個地方現在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墓碑??”冉琴很小聲的對鍾奎說道

車子在喊聲中緩緩停在招呼站??“我知道??等也時間告訴你細節??”鍾奎一邊和冉琴說??一邊扶住小明??示意他趕緊下車

冉琴滿心的失望看着師徒兩下車的背影??決然的扭頭看向前方??委屈感摧殘着她堅忍不拔的意志??人到傷心處不得不落淚??意志力堅強的她??此刻也隱忍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微微低頭??掩飾性的抹去面龐淚水??暗自想;自己在鍾奎的心裏分量有多重??是不是還不如那些孤魂野鬼重要

其實鍾奎心裏是有感覺和想法的??只是表達不出來那種感覺??下車之後的他??視線卻一直停留在冒出一縷煙霧??已經駛離原地的公交車屁股後面??很想再看看冉琴坐的位置

新泰旅館果然就像冉琴所說??除了一座光禿禿的墓碑外??就是一些殘破風雨飄零中掙扎的建築物

建築物破舊是破舊了點??卻還是可以住人??師徒兩進去之後??沒有多說什麼話??找一較乾淨的位置擱置好隨身攜帶的行李??就悠閒地四處逛逛

小明幾次張口想問師父??這裏已經沒有需要消滅的鬼魂??爲什麼還要來??的確在他眼裏這裏沒有什麼??可是當鍾奎把他帶進裏面時??他驚愕了……

四周都是透明的玻璃??可以照見他們的身影??空曠寬敞就像大型汽車站??只是給他的感覺很冷??很肅穆的感觸

小明免不了有些緊張??思維不停的瞎想; “師父??”

“噓??”鍾奎豎起食指

四周靜悄悄的??除了師徒兩好像沒有別人??師父爲什麼要做得很神祕的樣子??小明趕緊自己捂住嘴巴??不敢出聲??玻璃珠子似的眼珠子骨碌碌轉動着

忽然四周起了一層白色的霧氣??縹緲的霧氣中??慢慢走出黑白無常來

“你們來了??”

他們倆總是神出鬼沒的出現??又總是一副陰陽怪氣的強調??小明乍一聽??渾身雞皮疙瘩冒出來

鍾奎抱拳??沒有表情的看向他們倆道:“來了??”

黑無常斜眼看向小明??卻沒有像上次那樣逗樂子??而是拿出一部厚厚酷似書本那種薄子

白無常大手一揮??原本空蕩蕩的空間??駭然多出一張桌子??幾張凳子

記錄薄上用紅色筆勾畫了第一批即將進入靈魂中轉站的幽魂??黑白無常要求鍾奎在近期內查出這些幽魂的死亡原因??以及根據他們在陽間的善惡??來把他們的魂魄分類

這就是靈魂中轉站初始階段??執行人必須是鍾奎

他曾經在一部書上看到一些關於奈何橋的傳說??傳說中提及到陰間和陽間的界在什麼地方??有人說是奈何橋??奈何橋也是陰界和陽界的分隔線就是生死河??河上的奈何橋是連接陽間與陰間的唯一聯繫物

而每一個地方都有一個界??這個在現實裏出現的界大多數都是陰氣大於陽氣??就像埋葬死人的墳墓集中點??那裏在大白天都陰氣森森的??就更不必說大晚上誰敢閒得蛋疼去墓地賞玩月色看風景了

a市的界就在新泰旅館??也就是現在鍾奎他們所處的位置??因爲前期就是倭寇建立的化工廠??這裏的地層下面??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國人的殘骸

其實倭寇也是信奉神教??他們信奉的神教就是野心家??在侵略國人的土地時??帶着僞善的面具??以禽獸的形象出現??殘忍殺害無辜公民

用各種手段迫害、活埋、毒氣彈??肆意殺戮公民??雙手染滿國人鮮血??欠下血債累累??他們之所以在這裏建立一個化工廠??一個佔的是地理優勢??這裏在幾十年前是一處荒僻偏遠的山村

而另一個原因則是??風水??這裏的風水屬陰??山屬陰??水屬陽??在新泰旅館的兩側??有兩座山峯分別稱爲次峯和側峯??這些山峯阻擋東方太陽直射進旅館??這種天然形勢培修完善的情況下

倭寇的詭計得逞??在平日裏老百姓一般都忌憚來到這陰森森的地??所以在後來要不是倭寇領導宣佈戰敗??駐紮在這裏的倭寇倉惶撤離??人們當地的政府部門還不知道這裏是一個非法的化工廠

據說這一小股倭寇組織在倉惶撤離時??撤退到一個地方??卻恐怖離奇的消失??當然在後面??無人荒島就會揭開倭寇離奇消失的故事??這裏暫且不提??先說靈魂中轉站的故事

從小明陪同師父加入靈魂中轉站的這一刻??就正式成爲鍾奎的入室弟子??也成爲以後鏈接黑白無常的信使

看着紅色勾魂筆下的名字??小明好一陣心驚肉跳??他可是第一次親眼目睹勾魂鬼差操縱活人變成死人的經過??知道他害怕??鍾奎安慰道:“怕什麼??人在做??天在看??你沒有作惡事??就不會怎麼樣的??” 002 風流鬼

夜慢慢聚集濃意,墨汁般的黑,愈發凸顯出那些燈火通明的區域,是城市夜景的亮點,

在a市一繁華比較潮的集中點地段,街道名稱;‘步行街,’步行街的側面就是一廣場,廣場四周均是許多白領人士上班的公司,私企等單位,

在步行街一偶,一間剛剛盛行起來的ktv,在夜幕來臨時分正是營業高峯期階段,進進出出的靚麗美女,高姿態,風流倜儻的帥哥,牛叉的鑽石王老五,都興致勃勃進入這裏來消遣在美好時光,

從正面看,兩個閃亮鎏金紅色字體‘溫莎ktv’招牌很是惹眼,

進出ktv的人,大多數是下班的男性白領人士,以及鑽石王老五們,他們來這裏小憩或者釋放各種工作帶來的壓力,也有些尋求情感刺激的浪子,在這裏花天酒地,左擁右抱,

進入ktv大廳,視角還得適應裏面的光線,有點昏暗的感覺,小的直筒吊燈,柔柔的光束,映照印花牆紙上,

身着統一服裝的侍應生和美女mm們是ktv最大的亮點,

前臺是俊俏的帥哥調酒師,還有故意把臉蛋和髮型搞得很張揚的吧妹,

8號包間裏,一首劉德華唱的‘愛你一萬年’剛剛落下帷幕, 另一首張雨生的大海接踵而來,聆聽着這婉轉,押韻的歌曲,嗅聞着令人陶醉或清新、或甜美、或嫵媚的淡香,誰說女人只能有一種樣子,接下來就一起來看看到底女人可以呈現幾種模式出現在他面前,

他是一個桀驁不馴,放蕩不羈愛自由衆星捧月似的人物,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這是他經常引以爲傲的口頭禪,

他劉慶鋒,有着一張青銅色的臉龐,一雙不大的眼睛卻透露出堅毅的目光,堅挺的鼻樑,削減的下巴,微微上翹的嘴角,顯示出對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顧的霸氣,

在劉慶鋒的個人記載裏,他上了牀的女人足足可以編制三個半連,

此刻的他深埋在女人的柔軟之處,貪婪嗅聞着那酥軟處的體香,鼻翼噏動深吸一口氣,就像十足的鴉片君子那般,癡迷於這種rouyu的滿足,一絲難以駕馭的念想突兀在下體表現出來,

在他身下的人兒,穿着一件紋樣精緻的米色鏤花上衣,不同於蕾絲的性感,肌膚光潔,滲透出迷人醉香……他深埋進的嘴脣,埋伏在酥軟處一寸寸的搜尋那顆,令人心顫的花蕾……

女子柔柔眼眸閃爍無邊的情懷,她暗自竊喜終於可以得到他的青睞,爲了這一次的約會,她可沒少下可以讓他一眼就喜歡的眼界功夫,

劉慶鋒在急迫中喘息,手開始不老實的遊走,一路點火火勢頭迅猛……軟人兒更軟,輕微的呢喃呻~吟,越發挑逗他的極限,

視線下移,一條惹眼的粉紅小內內映入眼簾,在小內內處若隱若現着一小片褐色地帶,更是火上澆油般,點燃他內心的焦渴……在他的腦海裏,已經在想象那隱祕之處的芳香……

這是他預備要上的第500個女人,

也是他最後一次的風流快活,

鍾奎黯然出現在門口,他將要執行第一單靈魂中轉站的交接任務,

ktv的侍應生,驚詫,這個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看他的模樣,怎麼可能有條件進這高檔的ktv,

侍應生笑臉頓減,大喝一聲道:“出去~出去,你在這裏做什麼,”

鍾奎面無表情的樣子道:“救人,”

“救人,”侍應生奇怪的看着他,“去~去,你救人怎麼跑到這裏來了,”說着,侍應生就把手裏的托盤,遞給一旁的夥伴,伸出手來拉扯這位看似兇巴巴的黑臉漢子,

8號包間裏的劉慶鋒,正在癡迷的如癡如醉,驀然聽到門口傳來說話聲,就很煩躁的停下手裏動作,胡亂扣好釦子,隨手拉開房門探出半個身子質問侍應生怎麼回事,

侍應生指着鍾奎急忙歉意的答覆道:“對不起攪擾你的安寧,你老繼續,我這就趕他走,”

鍾奎甩開侍應生拉扯的手,視線很犀利的盯着探頭出來的劉慶鋒道:“我是來救你的,快點跟我走,否則就來不及了,”

劉慶鋒原本在聽見侍應生說要把這個鬧事的傢伙揪出去,已經不打算在追究攪擾自己好事的責任,沒想到這個鬧事的傢伙,如此狂妄敢對自己妄言說什麼救他來的,他沉默幾秒鐘之後,再次伸出頭來,驚訝的望了鍾奎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你丫的從什麼地方來的,給我滾蛋到什麼地方去,”隨後一掀手臂,‘砰然’一聲關閉了包間房門,繼續去玩他的禽獸遊戲去了,

見對方一副頑固不化的神態,鍾奎黯然搖搖頭,瞪了侍應生一眼無語的走出ktv,卻是沒有走遠,而就在門口等待……

在8號包間裏,在女子的熱情呼應下,劉慶鋒渾身血液再次沸騰起來……他恨不得一口囫圇吞下眼前這個令他失魂落魄的人兒,

就在他成功進入時,身下話兒一陣驚悸般的顫抖……他沒有感覺到那種飄飄欲仙的享受,卻好似覺得在噴血的那種刺痛,心裏害怕和恐懼,心臟也突然失衡,瘋狂的嘣嘣劇烈跳動,眼前視線模糊……大腦瞬間失去支配能力,隨之身子一軟,耳畔傳來一聲淒厲刺耳的尖叫……他感覺身子輕飄飄的飄出包間……

輕飄飄飄出來的劉慶鋒,被門口等待的鐘奎一把拿住,

如果是活生生的人,這廝還可以狂妄、無理的辯駁,如今成爲一具虧損精血的風流鬼,他即使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掙脫去,

一滴精,是42滴血融合成,劉慶鋒在年僅32歲就和幾百個女人發生關係,他的身體嚴重透支,已經成爲一具沒有精血的空殼,形同行屍走肉,不但沒有機會輪世爲人,還將要受到因果報應,

身軀成爲了一具空殼的他,帶着幾多的不甘和憤怒,頹然、成爲一具剛性幽魂,在他的視線裏,鍾奎活脫脫就像一位神人,渾身乏淡淡的光芒,一種不可預見的威懾力量把劉慶鋒收服,這具剛性幽魂規規矩矩的跟着他離開了ktv,這是他執行第一單交付給靈魂中轉站第一具剛性幽魂的任務,

劉慶鋒,年齡32歲,善惡記載;積善無,惡;肆意玩弄異性情感,傷害無數異性的心,

她們怨聲載道哭泣,怨氣沖天,懲罰:他的靈魂不會得到安寧,將要在這些怨婦們的哭泣聲中度過日日夜夜,永世不得超生, 捉鬼筆記 003 前世今生

在鍾奎成功完成第一單幽魂交接任務後??冥府各個區域都得到黑白無常的消息??地府通牒發出??告知方圓幾百裏乃至幾千裏的幽魂來這裏報道簽到

小明覺得來到這裏之後??就有些分辨不出白天黑夜來??他乾的都是一些??感覺很無聊的事情??比如提着一隻亮晃晃很破舊的紙燈籠

然後去接從外面回來的師父??而在師父身後則跟隨着讓他產生恐懼感的幽魂

這一點還不能讓他感到恐怖??最最可怕的是??他在一旁親自目睹師父把在人世間做盡惡事的幽魂??送進地府受到十罰

各種刑罰清晰出現在小明的視線裏??就像自己親身經歷的一般那麼真實

黑白無常只是在鍾奎成功捉住幽魂時纔會出現??同時他們也給他一個難題??那就是這個人如果不是惡貫滿盈的情況下??他可以救贖這些已經被紅色勾魂筆勾畫了名冊的名字

機會只有一次??就像之前鍾奎想要救那位風流鬼??可是那位卻不領情??不但不領情還惡意相傷

靈魂個不死的空間??就是沒有白天黑夜那種感覺??進出這裏的‘人’走路都沒有聲音??小明有時候混混噩噩??覺得自己也像死人那種感覺??走路沒有聲音

陰冷的空間??空曠且死寂??偶爾或隱或現出現肉眼看不真實的影子??這些影子隨風擺動左右搖晃抓不住??摸不着??也喊不應??他開始不明白緣故??也感到害怕??後來師父告訴他??這些都是普通幽魂??不會傷害人的??他們來這裏是簽到的??從這裏簽到之後領取一張通行證進入地府??經過奈何橋喝孟婆湯輪迴轉世

師父出去好一會還沒有回來??小明抱緊胳膊??大氣不敢出的呆看着身邊裏裏外外??來來往往的幽魂

鍾奎的第二單任務是去捉拿一個跨界幽魂??跨界的距離不遠??就在市的鄰居城市d市

d市是發展p;?經濟各方面都比市強勢

d市乃是藏龍臥虎之地??自打以來??這裏就潛伏着暴發戶??什麼是暴發戶??這個不難理解??就是趁火打劫??鼓動暴亂??搞派隊的一些邪惡分子

而這些邪惡分子的首腦??就是d市現如今已經身居高官的某人

在官場上講的一句行話??傳說此地油水多??貪官多??洗黑錢的也多

lixiangguo

只不過,裏頭坐着的人,男男女女都不少,也有類似於法師裝扮的人,坐在裏面。

Previous article

冷苒一驚,待她站穩的時候,身處竟然是一片樹林。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