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山泉秀櫻拍了拍手掌,重重地踢了幾腳倒在地上的保安,才滿意地笑了。

楊非凡朝着山泉秀櫻微微一笑,然後,豎起了大拇指。

所有的保鏢都看得傻了眼,他們壓根就沒有想到,像山泉秀櫻這麼漂亮的女人,出手居然這麼狠辣!

山泉秀櫻和保安到底有多大的仇恨,這些保鏢根本就沒法想象。

就在這時,一把洪亮的聲音從遠處飄了過來。

“身手不錯啊!”這把聲音就好像是從地下冒出來一樣,聽着就可以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楊非凡和山泉秀櫻連忙循着聲音望去,但見,一個肥頭大耳、白白胖胖、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正叼着呂宋香菸,慢慢地從遠處走了過來。

他的身邊,赫然還有兩個戴着墨鏡、穿着黑色西裝的近身保鏢跟隨着。

山泉秀櫻故作恐慌地躲在楊非凡的身後,緊張地扯着楊非凡的衣袖。

楊非凡輕輕地拍了拍山泉秀櫻的手,示意她別緊張。

那些摔倒在地的保鏢,以及,身受重傷的保安,看到這個中年男人後,面露興奮和恭敬的神色。

中年男人冷哼一聲,狠狠地瞪了他們一眼,厲聲道:“沒用的東西!”

所有的保鏢和保安嚇得臉色突變,紛紛低頭不敢正視中年男人。

楊非凡立刻開啓天目,傾聽這個中年男人的心聲,然後,笑道:“想必,你就是這裏的老闆吧!”

“正是!”中年男人狠狠地瞪了楊非凡一眼,冷哼道:“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走來老子的地盤鬧事?”

“李霸道老闆,莫非,你做了虧心事,所以,心虛?”楊非凡神祕一笑,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什麼意思?”中年男人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不但知道他是誰,而且,還說出這一番含意極深的話來。

“你有病,你得了心虛病,做賊心虛的病,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臭小子,你找死!”中年男人李霸道氣得七孔生煙,怒得從身上拔出隨身攜帶的****,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楊非凡的腦袋。

山泉秀櫻嚇得立刻扯着楊非凡的衣袖,示意他別衝動。

楊非凡輕輕地拍了拍山泉秀櫻的芊芊玉手,示意她別緊張。

“李老闆,你的心虛病越來越嚴重了,假如,不好好地治一下,那麼,隨時會心慌氣悶、寢食難安、惡夢纏身。”

楊非凡嘿嘿笑道:“多行不義必自斃,你懂的!”

“閉嘴!”李霸道大吼一聲,打開****的保險,怒視着楊非凡。

只要楊非凡再敢說一句話,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將楊非凡擊斃。 所有的保鏢和保安看到李霸道拿着槍警告楊非凡後,紛紛吶喊助威。

一剎那,吶喊聲夾雜着笑聲鋪天蓋地,向着楊非凡和山泉秀櫻的方向卷席而來。

單是聲勢,就已經相當的浩大!

這些保鏢和保安,恨不得李霸道立刻開槍打死楊非凡,這樣纔可以解恨。

山泉秀櫻不再是扯着楊非凡的衣袖,而是,緊握着他的手,不知道是真緊張,還是假緊張?

反正,楊非凡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山泉秀櫻手心傳來的溫熱。


“大哥哥……”山泉秀櫻緊緊地握着楊非凡的手,牙縫中只冒出了三個情真意切的字。

楊非凡運轉能量,震開山泉秀櫻的手,然後,微笑地、一步步地、慢慢地朝着李霸道的方向走去。


“臭小子,別過來。”李霸道嚇得一邊退縮,一邊警告道:“再過來,老子就開槍。”

楊非凡輕笑一聲,身體直接飄移到李霸道的身邊,讓李霸道那黑洞洞的槍口,直接對準了他的腦袋。

瘋子,這簡直是一個不知死活的瘋子。

所有的保鏢和保安,腦海中都冒出了同一個想法,包括李霸道在內,他們都認爲楊非凡是一個瘋子。

山泉秀櫻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會有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

她不想楊非凡出事,更不想楊非凡死在這裏,就算是要死,都要死在她的手裏。

趁着所有人不注意之時,山泉秀櫻運轉能量,將藏於掌中的小石塊捏碎。

當山泉秀櫻準備出手的時候,楊非凡凌厲的眼神已經落在了她的身上。

山泉秀櫻微微一愣,最終,不敢輕舉妄動。

楊非凡收回眼神,戲謔地看着李霸道,無所畏懼地笑道:“開槍吧,有種你就開槍吧!”

李霸道咬牙切齒、聲震震地道:“臭小子,別以爲老子不敢開槍,你最好別逼老子。”

“我就是要逼你,怎麼了?開槍啊,趕緊開槍啊!”楊非凡玩味地笑道。

“臭小子,你找死!”李霸道握着手槍的手,不斷地抖顫,彷彿不受控制一樣。

“李老闆,不敢開槍了,對吧?”

楊非凡從褲袋中掏出打火機,有恃無恐地笑道:“別忘了,這裏堆滿了化工原料,先別說有些化工原料遇到槍擊後會爆炸,單是這裏的酒精,就足以摧毀一切的存在。”

李霸道看到楊非凡把玩着打火機,嚇得臉色突變。

正如楊非凡所說的那樣,這裏是化工廠,的確堆滿了各種各樣易燃易爆的化工原料。

只要楊非凡打開打火機,直接投到酒精中,那麼,就會立刻引起大爆炸。

到了那時,就算李霸道槍殺了楊非凡,也必定難逃一劫。

此刻的楊非凡,分明是用他的性命去做賭注,他賭李霸道絕對不敢開槍。

因爲,李霸道怕死,更怕這間辛苦經營得來的化工廠會瞬間灰飛煙滅。

“臭小子,你到底想怎樣?”李霸道全身抖顫,聲震震地問道。

“我還想問你,你拿着槍指着我的腦袋,到底想怎樣呢?”

楊非凡搖了搖頭,嘿嘿笑道:“李老闆啊李老闆,你身爲這裏的老闆,帶頭吸菸也就算了,居然還帶頭私藏槍支?難道,你不知道化工廠嚴禁煙火麼?”

“老子的事,不到你管!”李霸道大聲吼道。

平時,李霸道只是在遠離化工原料的辦公室吸菸,根本就不會隨便在這裏吸菸,不過,他剛纔通過視頻看到楊非凡和保安發生矛盾後,氣得立刻拿着槍、帶着保鏢趕來,根本就沒有考慮到化工廠嚴禁煙火的問題。

至於槍支,像李霸道這麼有錢的黑心大老闆,時刻害怕被人報復,所以,纔會私藏槍支保命。

“我偏要管,哈!”

楊非凡輕輕地推開李霸道手中的槍,不屑地道:“收起你的破槍,別以爲你的破槍真能傷到我,在我的眼裏,這支破槍如同廢鐵。”

吹吧你,你就使勁地吹吧!所有的保鏢和保安,包括李霸道在內,都一致認爲楊非凡在吹牛。

楊非凡彷彿看出了他們的心思,看到李霸道遲遲不肯收起手槍後,於是,皺了皺眉,快如電閃般奪過他手中的槍。

就在李霸道震驚之時,楊非凡運轉能量,頃刻間,就已經將手中的槍捏得粉碎。

李霸道看着被風吹走的槍粉末,倒吸了一口冷氣。

所有的保鏢和保安,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他們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可以將一支槍捏成粉末!


這簡直就是恐怖的存在!

他們不敢想象,要是楊非凡用手捏在他們的身上,他們到底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變成肉餅,還是粉身碎骨?沒人可以想象!

此刻,就連山泉秀櫻也感到震驚萬分!以她如今玄級的能量,自問也可以將手槍捏碎,但,絕對沒有像楊非凡那樣,捏得這麼輕鬆!

楊非凡捏槍就好像是捏麪粉一樣,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李霸道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於是,嬉皮笑臉、故作討好地道:“這位大哥,有事好說,千萬別衝動,呵呵!”

楊非凡大袖一甩,冷哼道:“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要說,你就跟這裏的村民說。”

李霸道一臉惘然地看着楊非凡,壓根就想不明白,楊非凡到底想表達些什麼?

“這位大哥,你說什麼啊?”李霸道詫異地問道。

楊非凡扯着李霸道的衣領,將他像小雞一樣提起來,厲聲道:“你這個王八,爲了自己的利益,不顧村民的身體,胡亂地排放工業污水。你說,你該不該死?”

“哼!什麼排放污水?這些污水是經過處理才排放出去的,更何況,我們在這裏興建化工廠,得到了村委的批准。”李霸道臉色一沉,有恃無恐地道。

“不知悔改,該打!”楊非凡揚起手掌,重重地颳了李霸道一巴掌。

啪!

一聲悶響過後,李霸道的半邊臉立刻腫了起來。

“臭小子,有本事你就殺了老子。”李霸道吐出一口鮮血,怒氣衝衝地道:“要不然,老子會讓你生不如死。”

“殺你?太便宜你了!”楊非凡狠狠地將李霸道扔到那些保鏢和保安的身旁,戲謔地道:“你就等着坐牢吧!”

李霸道被摔得七葷八素,慘叫一聲,差點就要暈倒。

那些保鏢和保安嚇得立刻將李霸道扶起,一臉恐慌地看着楊非凡。

楊非凡冷哼一聲,懶得理他們,帶着山泉秀櫻走進化工廠生產現場,拿出手機,將李霸道違規生產、胡亂排放污水等罪證,統統都錄了下來。

山泉秀櫻微微一笑,禁不住豎起了大拇指。

將所有能夠證明李霸道違規生產、胡亂排放污水的證據,都蒐集好後,楊非凡和山泉秀櫻才瀟灑地離去。

走出化工廠大門,楊非凡將這些證據,全部都發送到馬連長的手機上。


“走吧!”楊非凡看到山泉秀櫻呆若木雞的樣子,於是,笑道:“可以走了。”

“走?我們不等環保局過來嗎?”山泉秀櫻弱弱地問道。

“沒這個必要!”楊非凡揚了揚手機,笑道:“我已經將李霸道違規生產證據提供給馬連長。到時候,馬連長就會將這些證據移交給相關部門。”

“李霸道這麼狡猾,他大可以毀掉所有證據,然後,再矢口否認。”

“有證據在手,還怕他否認麼?”楊非凡輕笑一聲,大踏步往前走。

“現在這個世界,不是有錢就可以解決一切了麼?”山泉秀櫻一邊與楊非凡並肩同行,一邊道:“李霸道這麼有錢,你就不怕他用錢來解決問題嗎?”

“錢不是萬能!這個世界大把的清官,像李霸道這樣不顧村民健康,胡亂排放污水的人,就算他花再多的錢,也洗不掉他所犯下的過錯!”

楊非凡自信滿滿地道:“我有信心,這次,相關執法部門,肯定可以將這間化工廠徹底地搗毀。”

“這麼自信?”

“當然!”楊非凡笑道:“多行不義必自斃!這裏的村民除非不知道他們的井水有問題,一旦知道,必定羣起而攻之,紛紛投訴李霸道。到時候,就算李霸道再霸道,也難逃一劫。”

其實,楊非凡這麼自信的原因,是因爲,他認識了身份特殊的雲老,只要雲老一句話,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lixiangguo

另一個從京師出發的信使是俊王派出的,也是去衛城,給那裏的穆太守送信,並讓穆太守派人暗中保護清王。當然,信裏也提到,在適當的時候,給清王制造些麻煩……

Previous article

他張大嘴,想要講話,但是話沒出口,口中湧出,大股鮮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