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連秦毅都很驚訝,這邪魔居然跟他交流了?

秦毅知道,這邪魔也是他,他也是邪魔,兩人本就是同為一體,是同一個人,這邪魔靈魂乃是他的全部負面情緒凝聚而成,也就是說秦毅如今的狀態是兩個靈魂共生一體。

催生這個邪魔靈魂的,便是他手中這把堪稱最為邪惡的武器,飲邪劍。

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的早知道,秦毅更加不會說早知道如此便不用了,可他不得不承認的是,這飲邪劍幫他渡過了無數難關,是他身邊必不可少的武器。

燭天筆雖然厲害,可他摸不到門道,根本無法當成戰鬥武器拿出來用,他會用且精通的也唯有劍道而已。

走到如今這條路,從某種程度上說,幾乎是註定的,如果非要秦毅承認的話,或許這就是三千大道之中的命運之道吧,命運飄渺不可揣度,讓人無奈、絕望。

「這與憐憫之心無關,我便是能量通天徹地,如天上大帝,我也不會傷害一個無辜的女孩,我便是窮困潦倒狼狽到匍匐路邊,我亦不會傷害一個與我無關的無辜女孩。」

秦毅的聲音從口中傳出。

那女孩都驚呆了,他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人的口中能夠發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就像是自言自語一樣。

「嘿嘿,好像很有道理,可惜,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是我,這把劍在我手上,我想殺人,你能阻我?」邪魔秦毅獰笑著說道,他提著劍宛如光影一般,一股濃郁的黑氣爆發出去,一瞬間那女孩便被飲邪劍刺穿,身體之中的精元之氣被吸收的一乾二淨。

這一次,整個城才成了名副其實的死城,沒有一個活人。

「怎麼?不說話了?你很憤怒?哈哈哈,很好很好,繼續憤怒吧,你的憤怒就是我的力量源泉,你越憤怒我就越高興!」

「我明白了。」沉默半響,秦毅口中再度傳出屬於他自己的聲音。

「你明白了?」那邪魔秦毅一愣,腳步頓住了半分。

「你是由我負面情緒催生的另一種靈魂,代表了我所有的陰暗面,或者說是代表了人類所擁有的所有陰暗面,之前的你還不夠成熟,還沒有誕生自我靈魂意識,所以你無法操縱我的身體,只會在某種程度上影響我的思緒。」

「而現在,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成長,你已經足夠強大,強大到可以取我而代之,可你仍舊是沒辦法殺死我,原因很簡單,我才是這具身體的主體,你無論怎樣掙扎,都改變不了你只是一個附屬靈魂的事實!」

「閉嘴!」嘶啞的聲音從秦毅口中傳出,有些氣急敗壞。

「呵呵,畜牲就是畜牲,幾句話就讓你怒火攻心了?果然啊,你的世界是沒有人性這種東西存在的。」

「嘿嘿,那又如何?擁有力量才能擁有一切!」邪魔秦毅冷笑。

「是么?如果我猜測不錯,你的所有行動力量來源都是來自於我的負面情緒,就像剛剛,我越憤怒你就越強大,而與之相反,我平靜下來之後,你的氣息變得無比虛弱。」

秦毅淡淡的聲音,讓得邪魔秦毅臉上表情萬分猙獰,就像是被人撕扯了麵皮一樣,看上去異常恐怖。

「果然被我猜中了,這飲邪劍只是一個媒介,只是一把武器,武器便是人用的,而我卻一直……被武器使用了。」

秦毅聲音中有著些許的自嘲。

然而隨後就是無盡的豁達,開朗,他看透了這件事。

「閉嘴!閉嘴!閉嘴!」

「別忘了,這具身體現在是我的!是我的!你已經被我壓服,乖乖待在角落吧!看我怎麼殺戮,看我怎麼最大程度使用這具身體的力量!」

邪魔秦毅歇斯底里,臉上濃密的紋路再度蔓延開,已經覆蓋了三分之二的面孔,此時此刻的秦毅,渾身能夠看到的正常的皮膚已經十分之少。

秦毅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不過他已經不著急了,他整個靈魂都沉寂了起來,進入空靈狀態,整個人無我無他,無神無佛無魔,萬物皆空的一種精神境界之中。

任由這邪魔秦毅做什麼,他也屹然不動。

一道黑色光影衝出這座死城,朝著最近的城池衝去,當秦毅抵達這座城的時候,裡面還有著些許生命力,只是這生命力並不像是人的。

原來這個地方是魔族攻佔浩天城得前一站,現在浩天城陷落,百分之九十的魔族都駐紮在浩天城之中,此處留守的基本上都是清掃戰場的,當然,這些存在也是魔物。

「好美味的魔氣,真是大補!」

邪魔秦毅伸出舌頭,興奮的穿梭在空氣之中,被他看到的魔物幾乎沒有一隻能夠倖免,直接被抓上來,吞噬全部魔氣,隨即乾屍在空氣中化作齏粉。

這一舉動很快驚動了這座城之中的魔族首領,一大團漆黑的魔氣從遠空飄來,威勢驚人。 只是面對這滔天魔氣席捲而成的烏雲,邪魔秦毅非但沒有畏懼,反而表情更加興奮起來,宛如見到了某種不可多得的美味。

以一種近乎於橫衝直撞的速度,朝著那魔氣沸騰的烏雲衝去。

「黑霧大人,那行兇者出現了,根據眼線報回來的消息,我們魔族在這座城中有超過是人被他殺死,那人似乎也是修鍊了一種魔功,竟然可以吞噬我們魔族身體之中的力量,實在是不可思議!」

在那首領黑霧旁邊,是一體態臃腫,面色烏黑的男子,他背上生著兩對肉翅,有些艱難的揮動著。

「哼,管他修鍊的什麼功,連我們魔族人都敢動?活的膩歪了,剛好我們魔族再戰高捷,這一次便拿了他的頭顱盛酒喝。」黑霧冷哼一聲,他的視線之中,那孤身一人的秦毅橫衝直撞的沖了過來,面對他的手下這一支魔族軍隊無疑是送死的。

只是當邪魔秦毅到了面前之時,他的面色表情猛然變了,那是一種近乎無解的速度,對方手中握著一把銀色的長劍,長劍鳴動似乎像是鬼物在詭異的笑,攻擊角度更是刁鑽,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數不清的劍光將天空都割成了網狀。

魔氣衝天的黑雲霎時間被衝散了,一道手握白芒的魔影穿梭在眾多魔族組成的小型軍隊之中,天空開始落下血水,碎爛的屍塊,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慘烈的嚎叫使得整個城市都能清楚的聽見。

「黑霧大人,擋不住啊,實力不是一個級別的!」

這聲音剛剛傳出,就戛然而止,因為就連他們的首領黑霧大人,渾身都是被劍光穿透,死的不能在死了。

半柱香的時間,邪魔秦毅屹立於半空之上,天空的血水灑落在他身上,將他的衣物染紅,他暢快淋漓的享受著這一切。

這就是世界的美好啊,供他任意發泄,享受力量帶來的快感。

落在地面上,拖著腳步晃晃悠悠的繼續上路,一路走過的地方,地上血水成了一條線。

狂笑著、猙獰著、迷茫著、任何一個生物都別想活著出現在方圓百丈之內,只要被感受到氣機,就是死路一條。

這就是魔,純粹的魔。

秦毅心中的魔不是這個樣子的,所以他並不認同這邪魔秦毅是純粹的魔。

盜亦有道……同樣的,邪亦有道,魔亦有道。

重生之黑蓮花的綻放 離開了這座城市,秦毅的朝著北方掠去,那裡是浩天城的位置。

作為中部最大的主城之一,浩天城的規模可以媲美皇城,而且曾經強者無數。

可現在只是魔族的樂園而已,這裡的所有人都被殘忍殺死,老人小孩女人。

據說女人在城破前一刻,多是選擇的自殺,因為若是不自殺,那等後果讓人承受不起,也不願意承受。

也只有那些沒有勇氣的,才會猶猶豫豫,最後被魔族凌辱致死。

秦毅並不知道浩天城此時此刻的情況,當然,他也不知道此時此刻皇城之內的情況。

御魔大將軍作為此番征戰總部三大將之一,被二皇子賦予了代理元帥的職位,統帥三軍,是此番戰鬥的主將,他將帶兵親自趕赴距離浩天城最近的一座防守據點城市。

而風天瀾,不知道跟皇室進行了什麼約定,他亦將同行,與天陽一方一同抵抗紫雲國魔族的侵襲。

對於皇族的恨意以及報復,風天瀾不會牽扯到國家上面來,此時此刻最為重要的是什麼?風天瀾顯然心中有數。

而他的師兄藏雲,現在並沒有什麼動靜,風天瀾也沒有去刻意關注對方現在在什麼地方。

「風天瀾,你別忘了,我才是三軍總指揮,你若是不聽指揮,我可以論軍法處置你!」御魔大將軍還不忘耀武揚威。

「你高興就好。」風天瀾面色平淡。

其實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秦毅的情況,他按照秦毅的要求,將秦毅投放在魔族的後方,實際上風天瀾是知道秦毅的用意的。

他的身體不受控制,淪為一個只懂殺戮的狂魔,就像是一顆核彈,放在哪裡哪裡倒霉。

風天瀾依舊記得秦毅最後跟他說的那些話。

用他生命最後的一些力量,為天陽國盡量挽回頹勢,他對於風天瀾的請求只有一個,照顧好巫巴,不要告訴她這件事。

風天瀾答應了。

「御魔元帥,前面就是百蓮城,距離浩天城只有不到千丈距離,也是將要將要直接面對魔族的地方,不過好在那裡易守難攻,應該可以跟魔族周旋住!」

一名騎著飛行異獸的士兵回來彙報情況。

「好,我知道了,現在命人開始搜集浩天城的情報,關鍵時刻我們倒是可以主動出擊,畢竟我們不能一直跟他們耗下去,否則紫雲國空出來無人對付,西南邊危險就大了。」雨木御魔點了點頭。

從大將軍變成元帥,使得他的心氣也變高了不少。

大批天陽軍隊抵達百蓮城,這裡城牆修築的極高,而且布置了特殊的防禦陣法,便是數十位元嬰境界大能聯手都不見得能夠破開護城大陣,對於他們的防守來說極為有利。

風天瀾站在高高的城牆上面,目光朝著浩天城的方向望去。

此時此刻已經進行人員疏散了,因為浩天城的慘案,使得這些平民已經不敢再去賭天陽皇室的能力,皇室根本不會去顧及他們死活,一旦城池陷落,死的就是他們,所以早早的無數人就開始朝著北方遷徙。

現在皇城附近也是人滿為患,難民無數。

雙指掐動,風天瀾似乎在計算著什麼,隨即他眉頭深皺,瞳孔劇烈的收縮,宛如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嘴中輕輕吐出四個字。

「天陽危矣!」

「轟隆隆~」

巨大的雲層被撕裂。

「發生了什麼?」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2 剛剛進入主城之內的雨木御魔一愣,他下意識的朝著天空看去,忽然之間天空開始下起黑雨,只是那雨點越是靠近視線所及之處則變得越大,等到了百米高空的時候才能清楚看到,那哪裡是雨滴?分明是一尊尊魔頭,從天而降。

「愚蠢的人類,居然大搖大擺的就進來了,果真是好日子過到頭了,也是你們該死的時候了!」

猖狂的嘲笑聲響徹四野。

整個百蓮城瞬間成了魔族領地,無數魔族從天而降,混入軍隊之中、人群之中,殺戮一瞬間展開。

「不可能,我們過來百蓮城的消息怎麼會泄露出去?他們怎麼會提前布置好了埋伏?」

一瞬間,天羅地網一起收緊,地面有著一道深紫色的魔陣升起,在這魔陣加持之下,人族修士、戰士、軍人迅速潰敗,而一旦落敗,迎接他們的就是死亡。

這是一場精心準備的殺局,就等著天陽國此番到來的軍隊落網。

「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這些魔族準備的太充分了,簡直就像是料定了我們會來這裡一樣。」雨木御魔旁邊,眾人面色蒼白,除卻他們之外,下層的那些力量幾乎被一瞬間屠滅殆盡,那可是數萬的精銳部隊啊……

而金丹、元嬰境界強者,同樣是折損無數,這一次他們天陽國當真是大出血了。

「快,帶著殘餘部隊朝著西邊撤退,已經不可能戰勝他們了,浩天城肯定還有增援,一旦浩天城魔族增援趕來,你們想走都走不掉!」風天瀾聲音凝成無數的線,傳遍了整個百蓮城。

「那百蓮城怎麼辦?不要了?」雨木御魔的聲音傳回來。

「如果御魔元帥有信心戰勝這次的對手,那麼留下來殊死一戰也未嘗不可,我聽說,浩天城還有始祖魔來著。」風天瀾聲音有些冷,現在每多耽誤一秒,都是成百上千的死亡。

剛剛踏入大殿的雨木御魔緊緊咬著牙齒。

「撤退!」他有些屈辱的發布這個命令。

然而就在下一刻變故再生,這些進入百蓮城的魔族將士、頂尖的魔頭強者則是紛紛從百蓮城撤退,朝著浩天城的方向匆忙趕去,就像是忽然之間接到什麼命令一樣。

要知道,這可是他們最為絕佳的機會啊,他們會這樣白白放過?

風天瀾面色不解,他朝著浩天城望去,凝聚真元,極目遠眺,他看到那裡似乎在發生某種戰鬥,天空黑雲滾滾,數不清的劍芒在浩天城的上空肆掠,無數的魔族下雨一般掉落,死的死傷的傷,無一倖免。 這驚人的一幕頓時讓風天瀾愣在了原地,某種可能性在他心中滋生,他催動真元,瞳孔陡然變成了金色,金色光芒直射雲空,幾千丈之外的浩天城被他盡收眼底。

天空之上,魔氣沸騰,天地元氣宛如煮沸的開水不住的翻滾,一道手握銀光長劍的黑影在無窮無盡的魔物之中殺了個七進七出,再七進七出,宛如永恆不知疲倦,每一道劍影穿過,幾乎都有下雨般的魔族屍體掉落下來。

這一幕太經典了,風天瀾記憶深刻。

他沒想到秦毅居然這麼快就來了浩天城,到底是他自主意識影響,還是說那邪魔靈魂自動尋找生氣最為龐大的地方,只是為了滿足殺戮之心?

不管如何,這對於天陽國來說是不可多得的好消息,百蓮城的無數將士也有了喘口氣的機會。

不過僅此短短的不到一柱香時間,被魔族從天而降偷襲,也損失了三成左右的戰鬥力。

「風天瀾,那浩天城究竟怎麼回事?我們的援兵來了?」雨木御魔的聲音從大後方傳來,隨即一道聲音也是穿透了虛空,快速到了風天瀾附近。

「援兵?不,那是一個被你們迫切想要殺死的人,被瞧不起的仇人相救是不是很諷刺?」風天瀾笑著說道。

「恩?」雨木御魔眉頭一皺,他雙目之中也是射出精芒,隨即嘴巴就張了起來,「是那個邪魔?」

看到雨木御魔臉上的不可置信之色,風天瀾嘴角勾出笑容。

「沒錯,你們口中的魔族,邪魔。」

「不知道御魔元帥做何感想?」風天瀾冷笑一聲。

「哼,這定然是他們魔族自導自演的一場大戲,魔族跟我們天陽國是不可能相容的!」

御魔元帥冷哼一聲。

風天瀾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事到如今他還接受不了現實,不願意承認秦毅為之付出的努力,不願意承認他的將士們是被這個被他們所唾棄的邪魔所救。

「風天瀾你別忘了,那邪魔在我皇城殺戮無數,對我們天陽國造成的損失,是他死一萬次也彌補不了的。」

風天瀾聽到這話壓根是不打算回應了,對牛彈琴,彈一萬次對方也不會明白其中道理,更是不會買你的帳。

「御魔元帥現在不打算布置陣法?難道是準備等著魔族等會解決了那邊的事情,而後再次攻過來?看來御魔元帥早就有了應對之策,我倒是操心的有點多了。」風天瀾笑著說道。

而那雨木御魔則是冷哼一聲,擺了擺袖子離開了此處。

大陣的建造迫在眉睫,百蓮城沒有特殊的防禦結構,有的只是高達幾十米的城牆,可面對從天而降的魔族還是沒有絲毫辦法,這個時候陣法就顯得尤為重要,一個好的防禦大陣,能夠在佔據絕對的地理優勢的前提下,給敵人以重創,而自身不需要損失一兵一卒。

「秦毅,你為天陽國做的,已經足夠彌補你犯下的過錯了,剩下的,都是天陽國欠你的。」

即便是在風天瀾的眼中,這種狀態的秦毅也沒有了能夠活下去的希望,他一個人面對的是整個浩天城的魔族,裡面還有始祖魔的坐鎮。

單單始祖魔,就是媲美元嬰大成的武者,而且更是不知道那始祖魔有什麼特殊的手段,畢竟現在整個浩天城魔氣浩蕩,在如此環境下,魔族得到的戰鬥力增幅是無法想象的。

索性直接收回了目光,看的再多,現在的風天瀾也沒辦法去支援秦毅,因為秦毅並不是那個秦毅,這個秦毅六親不認,只懂殺戮,即便是風天瀾過去了,也會被對方當成敵人一起攻擊。

最後的結果只會更糟,更何況他風天瀾現在也有自己的任務要去完成,一切,都是為了天陽。

終於,那一天一夜百蓮城都沒有受到騷擾,也就是說浩天城內發生的戰鬥,至少持續了一天一夜。

然而他們錯算了秦毅的戰鬥力,直到第二天,浩天城的大地被血光侵染,天空的黑雲已經淡薄了無數,穿透雲層,兩人相距不到百米,對視而立。

「你也是魔族之人,為何要屠戮魔族的子民?」這蒼老的聲音蘊含著無盡的怒火。

一天一夜時間,八萬魔族修士被屠殺殆盡,當前,整個浩天城所剩魔族修士不到兩萬,也只有不少高階將領幸免於難,其中元嬰境界魔頭都死傷不少,這對於魔族來說,損失太過慘重。

畢竟本身魔族的人數就跟人族無法相比。

「嘿嘿?魔?你們也配?區區沾染了一絲魔氣的雜毛畜牲,本尊告訴你們,什麼叫魔!」

邪魔秦毅額頭附近的惡魔觸角紋路忽然爆發出黑芒,在那黑芒籠罩之下,忽然天空大地黑氣翻湧,宛如雲柱直灌天心,朝著秦毅天靈砸去,無盡的魔氣翻湧入體,那一對惡魔觸角迅速收攏,朝著頭頂蔓延。

在那始祖魔的注視之下,一對通體漆黑的觸角從邪魔秦毅的頭頂冒了出來,那一對磷質觸角之上,宛如勾動著天地間所有的魔氣,黑色的元氣漩渦,正是在秦毅頭頂的正上方,其中演化種種異像,看上去宛如魔王降世。

「第一次看到還有比我們魔族更加狂妄的存在,為你的無知慚悔吧!」

始祖魔是一名滿面黑光的老者,起初他以為秦毅也是他們魔族之人,所以並沒有著急下殺手,現在知道已經無法談攏,也沒有必須繼續廢話下去的必要了。

而且始祖魔有一種預感,這年輕的邪魔似乎隨著時間的推移,力量更加的強橫了起來。

婚不由己 他不能繼續拖下去,經過一天一夜的戰鬥,雖然自己這邊戰死了八萬魔族修士,可對方定然也處於力竭的邊緣,現在正是最好的時機。

魔光滔天,始祖魔腳下生陣,一瞬間分出幾十道凶威魔影,浩浩蕩蕩連成一片,魔影重疊,幾乎幻影一般將秦毅團團圍住。

「萬魔升天!」

剎那間,魔氣就像氫彈爆炸一般,迅速膨脹起來,那些魔影四面八方朝著秦毅快速聚合。

合攏的那一剎那,魔氣升天,宛如帶走萬物魂靈。

然而魔氣消散的那一刻,始祖魔卻是笑不出來了,秦毅站在原地,動都沒動過,額頭上的雙角凝成實質,觸目驚心。

「下等魔,聽說你是你們魔族的什麼始祖魔來著?魔神在這個世界已經這麼不值錢了么?真是可笑啊。」邪魔秦毅一隻手捏著下巴,似乎是本身就有著惡魔的天生驕傲,對於這種自稱始祖魔的存在十分不屑一顧。

「那就滅了你們魔族好了,丟人現眼。」忽然秦毅目中精光一凝,嘴上的笑容極速擴大。

而在此刻不可思議的事情同一時間發生,他手中的飲邪劍瞬間分化出無數的小劍,足足有成百上千把,這些小劍魔氣繚繞,卻又在下一刻重新組合到了一起,然而卻已經不是長劍形狀,那是一柄彎月形態的鐮刀,鐮刀落入邪魔秦毅的手中,四散的魔氣從指縫之間迸發,蔓延到了銀色的鐮刀之上,瞬間神聖的氣息變得污濁起來。

「暢快,暢快淋漓,這就是在世界中自由戰鬥的快樂!」

邪魔秦毅鐮刀橫在面前,嘴角幾乎要咧到耳根上,忽然之間他消失了,就像是零點一秒突然的爆發。

「找什麼?在這裡呢。」讓人心底發冷的聲音從始祖魔的身後響起,始祖魔慣性的閃避,同時回頭,那一抹陰冷邪惡的笑容就在他的面前。

「噗嗤」一聲,鐮刀迴旋三百六十度,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環切出去,始祖魔的雙腿瞬間被切斷,濃綠色的血液飆了出來。

始祖魔拉開距離之後身上魔光涌動,雙腿竟然憑空生長了出來,只是那冒著綠汁的雙腿,看上去有些嚇人。

lixiangguo

安靜的躺在□□,緊閉着眼睛,我殷切的希望着睡意會再一次來臨。

Previous article

撲克臉不理他,用手電筒掃了掃前面,“當心。”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