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這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莉克絲召喚出來的不死軍團已經傷亡過半,一部分是被霧之魔物幹掉,但更多的卻是被漆黑甲胄的那把十字劍給砍成了碎渣。

「真不甘心……我們撤。」

對方的勇猛讓莉克絲更想收服他,不過她也很清楚自己現階段沒那個實力,只能召喚出兩個死亡騎士,準備帶著她自己和吉普撤離。

「——!!」

但這個時候,漆黑甲胄卻突然高舉著十字劍一揮,從那兩名死亡騎士的身體里頓時飛出了兩團藍色的火焰,並迅速飛入十字劍的劍身中。

然後……死亡騎士和他們的戰馬一起垮掉了。

「我說過了,誰也別想帶走瓦萊汀……」渾身散發著死氣的漆黑甲胄緩緩逼近,「交出瓦萊汀,留你們全屍……或者,將你們碎屍萬段之後我自己慢慢找。」

「可惡……」吉普不甘地咬著牙,手下意識地摸在了空間戒指上。

莉克絲雖然沒說話,卻是準備解放【死神的頌歌】中儲存的魔力……不過現在不比幾百年前,儲存的魔力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而且對方還是不死生物,對於負能量的抗姓絕不會低到哪去。

「你們不回答,就當做默認第二項了。」漆黑甲胄揚起了手中的十字劍,周身的死氣湧向了劍身。

「很遺憾安德烈,這兩個人的姓命我保了……冰刃~!!」

「這個聲音!?」

還未等漆黑甲胄有所反應,從天而降的寒冰已經命中了他的身體,下一刻他便被冰封在巨大的冰塊之中。

; 雖然時間已經進入秋季,但正午的陽光仍舊熱得要命。

儘管特級防晒霜【水晶之淚】的存在讓加魯西斯能夠短時間行走在陽光下,但常年的習慣仍舊讓他在白天的時候待在屋子裡……好吧,其實天氣炎熱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加魯西斯,這樣下去你真的會變成家裡蹲的喔。」

「煩死了,閉嘴!這麼熱的天誰會想出去啊……別說我了,你自己不也是沒有出門嗎?」加魯西斯振振有詞地反駁著安德莉亞的話,一邊調整著自己的姿勢讓自己更舒服地靠在床上。

「別拿我和你比,我是不知道去哪玩兒。」安德莉亞撇了撇嘴,召喚出自己的靈裝仔細擦拭起來。

加魯西斯用感興趣的目光打量著安德莉亞手中那把通體血紅的長槍:「說起來,你這件靈裝究竟有著怎樣的力量?」

「哼哼!說出來嚇你一跳,我這件靈裝絕對可以算得上是最強的靈裝,只要被我盯上的目標就絕對無法避開我的攻擊。當我解放靈裝的時候,也就意味著你的命運掌握在我的手中,是死是活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又在瞎扯……」

「誰跟你瞎扯了,我說的可是真的!」看到加魯西斯一臉不信的表情,安德莉亞感覺很生氣,「我的靈裝可是永恆之槍·岡格尼爾gungnir,傳說中的神王奧丁的武器~!!」

「就是那個被蓋亞之子芬尼爾那隻銀狼咬死的人類神祗?」加魯西斯有些意外,「但我記得岡格尼爾不是在奧丁對抗芬尼爾的時候就已經折斷了嗎?」

「我哪知道?反正我的靈裝是岡格尼爾這一點絕對不會有錯的!要麼就是那些記載歷史的人記錯了,要麼就是在這漫長的歲月里岡格尼爾自動修復了,一定是這兩種其中之一!」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隨即傳來一個年輕的男聲。

「room_service(客房服務),先生、女士,兩位訂的午餐已經準備好了。」

「午餐?我不記得有叫過午餐……」

「哦,那是是我叫的。」安德莉亞倒是毫不客氣地回答,然後走上前去打開了門,並對服務生說道,「將餐車推進來吧。」

服務生是個很帥氣的男子,很難想象這種人會在旅店當服務生這種毫無前途的職業,比起服務生他更適合去當賣唱的吟遊詩人和賣身的男娼,保證能夠大紅大紫。

「兩位請慢用。」

服務生將餐車推進來之後便直接離開了。

「真少見,竟然連小費都沒要就走了……」安德莉亞望著手中的幾枚銀幣撇了撇嘴。

「說不定別人根本看不上你手上這點小錢……要知道,這裡可是高檔的旅店。」加魯西斯瞥了一眼安德莉亞手中的銀幣,並沒有另說什麼。

這些錢都是前幾天去購買防晒霜等一些東西剩下的錢,因為加魯西斯從來不在乎這些細節,所以一直是安德莉亞負責收回那些零錢……很自然的,在發現防晒霜真的起作用了之後,他就更沒有找她要回那點零錢了。

「好了,這點錢你還是自己收起來吧。」加魯西斯隨手從餐車上拿起一份看起來賣相非常好的奶油炸蝦,準備品嘗一下。

「那是我點的午餐……」

加魯西斯撇了撇嘴:「你點的又如何?最後還不是我付賬!」

而就在加魯西斯準備將一隻炸蝦放入自己嘴巴里的時候,他的手卻突然被安德莉亞緊緊握住了。

……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加魯西斯的房門口,那原本應該緊閉的大門被推開了。

一個人影無聲無息地走了進來,悄聲無息地將房門掩上,並隨手掏出了一把匕首。

他首先看了看那些明顯已經吃過的食物,然後默默地走上前,揪著加魯西斯的頭髮將他的頭仰了起來,看著加魯西斯滿嘴鮮血死不瞑目的樣子,他微微鬆了口氣。

這個人正是之前來送餐的服務生,但現在誰都能看出來這傢伙的身份只是偽裝了。

「想要找出可以完美溶於食材且無色無味的毒藥可真是費了我一番心思啊……如果不是你這傢伙幾乎不出門還整天拉著窗帘的話,我只要給你來個一發入魂不就可以了?哪用得著這麼麻煩?」說到這裡,他的臉上露出自嘲的神情,「我和一具屍體說那麼多幹什麼,反正你什麼也聽不到了。」

「是嗎,我也覺得……裝死真的很麻煩。」原本應該死去的目標突然說話了。

對方一驚,然後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向了加魯西斯。

撲哧!

匕首順利刺入了加魯西斯的身體,鮮紅的血液噴洒出來濺在了他的身上。

一般人如果喉嚨被捅了一個對穿恐怕必死無疑,但對於加魯西斯而言卻僅僅是無關緊要的輕傷。

不需要加魯西斯出手,因為剛才還趴在桌子上一副死相的安德莉亞立刻就站了起來,隨手一擊手刀砍在了刺客的后脖頸上。

對方似乎經過特殊訓練,亦或者安德莉亞的攻擊不夠火候,反正這一下打下去之後對方只是晃了一下,也不顧這裡是三樓,二話不說撞破了窗戶跳了出去。

等加魯西斯拔出喉嚨上的匕首走到窗前,卻發現對方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嘖……跑的倒是快。」加魯西斯望著空無一人的地面啐了一口,握著匕首的手燃起火焰,將匕首完全燃燒殆盡。

……

居住在旅店的客人遭到了假扮成服務生的刺客襲擊,雖然加魯西斯沒什麼可在意的,但旅店的老闆卻堅持要做出補償。

無論如何這裡也算是一家頂級的旅店,若是旅店老闆什麼都不做,恐怕這種負面消息一旦傳出去自然會影響旅店的營業額。

當然,發生了這種事情肯定是要通知城防所的……不過加魯西斯並不希望這件事引起太多人的關注,所以果斷催眠了旅店老闆,僅僅是讓他給自己重新換了一間房。

不過,僅僅催眠旅店老闆一個人還遠遠無法達到掩蓋消息的地步,所以加魯西斯治好輪番的將整個旅店從住宿的客人到勤雜人員都挨個催眠了一遍……結果就是他沒有死在刺客的刺殺下,卻差點因為魔力消耗過多而虛脫而死。

「話說回來,你究竟是怎麼發現的?就算是我,如果沒有親口品嘗也是察覺不出來的。」

發現食物有問題的是安德莉亞……照理說她這個初出茅廬的丫頭片子是不太可能發現的,但事實卻是她在加魯西斯吃東西之前就發覺了。

安德莉亞苦惱地按著額頭不知該如何組織語句,過了好一會兒才回答道。

「那個……該怎麼說呢,我不是說過我能夠掌握命運嗎,就是那樣之類的東西,反正我看到了你吃下那些食物然後吐血的畫面。」

「未來視?」加魯西斯下意識說出了一個詞。

安德莉亞無奈地攤手:「未來視?聽起來倒是挺形象的,不過我可達不到預見未來的效果,只能偶爾看到一些片段而已,而且全都是不好的片段。」

; 極北之國安斯塔羅,是一片全年處於寒冬季節的土地。

這片土地一年中至少有九個月的時間在下雪,剩下的三個月即便沒有下雪但也依然冷風嗖嗖。

照理說生活在這個國家的人民應該十分艱苦……可實際上,除了天氣冷了點之外,這裡的人民倒是沒什麼可抱怨的。

在此之前,安斯塔羅王國的主要食物就是各種海產,最普遍的主食就是魚……各種各樣的魚。

魔導革命的興起推動了鍊金術的發展,一種名為【冬麥】的改良農作物就此出現,此物如其名,是一種在寒冬中依然能茁壯成長的麥子,讓這裡的人們告別了將魚肉作為主食的生活。

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能夠在寒冬中也能成長的蔬菜也逐漸推廣全國,總算是告別了99%的農作物都要從國外進口的悲催景象。

雖然肉食的味道不錯,但連續吃上一輩子是個人都也會覺得膩的,有了更加多樣化的食物選擇自然是極好的。

由於氣候的緣故,飛空艇這種飛行交通工具很難在這種地方推廣,取而代之的是由魔導動力爐作為動力源的軌道列車,簡稱魔動列車。

安斯塔羅王國的前身是維京王國,因為一場政變,原本的領導者金牙一脈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現在的黑翼一脈。

維京王國原本是海盜之國。

根據統計。艾歐修亞大陸的海域中幾乎有80%的海盜團來自於這個國家,就連建立維京王國的初代金牙國王也同樣是海盜出生。

由海盜組成的國家是不招人待見的,克里斯汀·黑翼就是明白了這一點,才會發動政變,建立如今的安斯塔羅王國。(本章節由網網友上傳)

「一個完全依靠燒殺搶掠來發展的國家註定被歷史淘汰,與其被別的國家侵略,還不如由我來領導這個王國……你們可以將我說的全部當成政變的借口,反正這個國家的王位,我克里斯汀·黑翼坐定了!」

安斯塔羅的初代國王,克里斯汀·黑翼是如此說的……然後,舊的國度毀滅了,新的國度降臨了。

……

彌賽亞和阿虛子乘坐的魔動列車已經行駛了三天兩夜,終於抵達了安斯塔羅王國的首都——埃斯王城。

剛踏出車廂,迎面吹來的冷風就像刀片一樣刮著兩人的臉頰,讓人分外難受。

披著一身毛絨斗篷的阿虛子打了個哆嗦,連忙拿出圍巾將臉蛋遮掩的嚴嚴實實的:「好冷,真不知道這個國家的人究竟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在這生活了這麼些年,估計就算不習慣也會習慣了。」彌賽亞同樣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雖然衣服有恆溫法陣,但總會有一個限度。

毫無疑問,這個國家的溫度已經超過了那個限度。

兩人離開了列車站,向著旅館前進。

半路上,阿虛子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說真的,你如何確定封印珠一定在這個城市?」

彌賽亞前往安斯塔羅王國的目的有兩個,其一自然是尋找加魯西斯的蹤跡……不過這一路上都沒有任何線索,估計他並沒有來這裡。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彌賽亞就會選擇完成另一個目的……收集加魯西斯還未找到的封印珠。

按照他的想法就是:與其像個傻瓜一樣到處去找加魯西斯,等著對方找上門不是更好嗎?

「我當然有把握,你看看這張報紙就明白了。」彌賽亞將一份報紙遞給了她,「就在首頁的插圖上。」

報紙的曰期是一個星期之前,首頁最醒目的標題是【喬治·讓·黑翼國王與他的子民們共同慶祝豐收節。】

插圖上是年輕的國王與他的女伴靠在陽台的護欄上舉杯相慶,下面則是無數正在狂歡的平民百姓……然而重點是在國王的那位女伴脖子上戴著的飾品,那是有一顆璀璨的寶珠與無數寶石組成的項鏈。

項鏈是那麼的顯眼,以至於阿虛子立刻就注意到了。

「難不成……」

「就是那個難不成。」彌賽亞見過封印珠的樣子,就和項鏈上的那顆寶珠一模一樣。

「那你準備怎麼辦?明搶還是……」

「噓!」聽到阿虛子這麼明目張胆的說這種事,彌賽亞連忙做出了噤聲的動作,「我們先找個地方住下再說,這裡不適合討論這種事情。」

「也是……去內城區吧,那邊的環境好點。不要擔心錢的問題,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不過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運氣不好的時候,喝水都會塞牙……

按照阿虛子的說法,內城區的環境好一點,就算住旅館也要選擇有檔次點的……但沒想到剛來到內城區的門口就被衛兵擋下了。

「站住!你們看起來不像是城內的居民,從國外來旅遊的嗎?內城區現在戒嚴,不允許任何人入內!」

阿虛子眼珠子轉了下,然後拿出一小袋金幣塞到了士兵手中:「兵大哥,我有些好奇,能夠告訴我內城區為什麼戒嚴嗎?」

那名士兵掂量了一下,發現裡面至少有10枚以上,連忙將錢袋收了起來。發現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才說道:「好吧,誰會跟金幣過不去呢……一天前,一名狐族的半獸人盜走了安妮列塔小姐的項鏈,那個賊或許還躲藏在內城裡沒有出來,所以你懂的。」

「原來如此。」阿虛子點了點頭,拉著彌賽亞就離開了。

緊接著,兩人找了一家外城區最好的旅店住下……當然,兩人是分開住的。

沒過一會兒,阿虛子敲響了彌賽亞的房門。

彌賽亞打開門,將阿虛子讓了進來。

「剛才那個衛兵說的,難不成被偷的項鏈是那個鑲嵌了封印珠的項鏈!?」

阿虛子點了點頭:「極有可能……看起來有人比我們先行一步了。」

「那你說我們要不要試著潛入內城區,說不定那個小偷還在。」彌賽亞提出了這個建議。

「算了吧,毫無成功的可能姓。」阿虛子想也不想就否決了這個提議,「而且我大概猜到了是誰偷走的項鏈了。」

阿虛子默默地看了一眼好友欄,蒼白狐狸所在的伺服器顯示的區域正是【艾歐修亞】。 「你這個未來視的能力一共出現過幾次?」

「剛好三次吧……第一次出現這種畫面是我在9歲時偷玩老爸藏起來的岡格尼爾的時候,看到和我玩的挺好的一個鄰居被狼群咬死,結果他真的在外面放羊的時候被狼群襲擊而死了:第二次14歲時,偷玩老爸藏起來的岡格尼爾,看到村子里正在新建的鐘樓坍塌了,壓死了不少建築工人,結果如同我看到的那樣,那些工人全死了;第三次就是這一次了……不過我沒想到未來真的可以改變啊。」

「這樣嗎……」加魯西斯若有所思。

雖然那個未來視時靈時不靈而且還都是糟糕的景象,但關鍵時刻總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再一次確定了安德莉亞的存在價值比預料中更加有用,至少在加魯西斯眼中她的【存活時間】已經被大大的延長了。

……

當窗外的景色逐漸染上昏黃,出去收集情報的下仆們也陸續回來了。

最先回來的是洛蘭,緊隨其後的是卡蜜拉,一開始在發現加魯西斯原本居住的客房已經沒人居住的時候,兩人無疑是嚇了一跳,好在加魯西斯換的房間距離之前的客房並不遠,所以在聽到洛蘭的聲音之後便打開了門將她們招呼了進來。

「刺殺~!?加魯西斯你沒受傷吧!?」知道下午發生的事情之後,洛蘭驚訝地叫出聲來。

lixiangguo

瑪格麗特可比他紅多了,但媒體上面卻很少見到她的消息,大多數時候她都是處於神隱狀態,只有在電影的上映期才會有點兒存在感。當然,這是主流大報,小報的話就經常見到她的身影,基本上都是沒有圖片的純文字,訴說著她在某部電影拍攝期間跟某個演員假戲真做什麼的。只不過這種八卦大多數人看了也就是當個笑話了,根本就不會往心裡去。真要相信的話,瑪格麗特不但經常跟湯姆·克魯斯夫婦一起玩床上遊戲,還分別介入了伊萬·麥克格雷格和休·傑克曼的婚姻,勾引了斯嘉麗·約翰遜,和基諾·里維斯是炮.友,常年跟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參加一些開放性party,甚至都跟『年老色衰』的伊恩·麥克萊恩有一腿,更不用說那些看著首映式圖片就能編出來一篇艷.情小說的報紙。

Previous article

而紫曦一聽春梅的話,也瞬間被點醒,她剛才著實是憤怒過頭,忘記了思考這其中的厲害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