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是這一句不缺錢,打動了切爾斯軍團將近七成的,中層軍官的心,尤其是他們已經知道斯格勒死了,那就更加肆無忌憚了!要知道,維娜對他們的承諾是,如果他們幫助維娜控制了切爾斯軍團,維娜就將把他們每月的軍餉從目前的一萬兩千盧比提升到三萬盧比,並且允許他們參與到軍團的生意當中來,成為軍團的利益共同體!

這是一塊巨大的餡餅,被砸暈的,全都鼓動士兵們出來造反了,而那些沒有被砸暈的,也早已經永遠得閉上了雙眼。

事情似乎比羅俊楠和維娜想象的更加簡單,這些中低層的軍官們帶著士兵燒掉了高級軍團們的營帳,甚至當場開槍打死了好幾個,那些圍聚在博拉酒店附近的士兵們也都被軍營里趕來的軍官們連踢帶踹地趕了回去,維娜像是個『女』王,乘坐著一輛路虎軍車在幾個以前就對她忠心耿耿的軍官陪同下前往發生兵『亂』的切爾斯軍團的軍營。

維娜很聰明,她帶了滿滿兩車的盧比,這些錢將幫助她解決大多數讓人頭疼的問題,在切爾斯軍團,士兵們的忠誠永遠只給能為他們發放軍餉的人。

叛『亂』得到了平息,維娜揮舞著鈔票幹掉了切爾斯軍團當中那些斯格勒的親信手下,她提拔了十六名中層軍官接管那些高級將領死後空出的位置,士兵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軍餉,甚至他們驚喜的發現,拿到手的錢不僅沒有被軍官們剋扣,反而比他們自己計算的數字還要大了將近一兩成!

沒有人去管維娜是不是『女』人,也沒人去理會斯格勒究竟是被誰殺死的,拿到軍餉的士兵們揮舞著盧比,大喊著,「維娜將軍萬歲!!」

有維娜的錢,有羅俊楠的刀,這個『女』人的未來似乎已經在冥冥之中有了定論。

當一個星期後,局勢漸漸穩定的時候,羅俊楠問維娜,「你的將軍頭銜,會得到巴基斯鉭政fu的承認嗎?」

誰料維娜卻不屑一笑,揮舞著手裡的支票本說道:「只要士兵們願意聽我的,政fu承認或是不承認,會有什麼影響嗎?」

聽到維娜的回答,羅俊楠也笑了,是啊,在這個塔利班橫行的國度,在這個戰『亂』頻發的土地上,有錢有權有勢還有一個軍團的士兵做後盾,政fu的承認與否,真的那麼重要嗎?不……實際情況是,那根本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維娜已經用她的鈔票搞定了切爾斯軍團那些苦哈哈的大頭兵。

這就夠了。

推薦閱讀:.

瘋狂過後,現實的問題就隨即擺在了維娜和羅俊楠的面前,斯格勒的死,絕對會在俾路支省掀起一股驚濤駭『浪』,而那些忠於斯格勒的士兵,也將會瘋狂地對維娜展開報復。{.}點更新caizig

以斯格勒在俾路支省的實力,維娜現在所擁有的實力只是個天大的笑話,甚至於在斯格勒死後,曾經那些窺視她名下財產,又礙於斯格勒的存在而不敢動手的傢伙,也會如同一群瘋狗一樣地撲上來狠狠地撕咬,直到將維娜擁有的一切全部佔為己有!

斯格勒的死,既有好處也有壞處,但眼下的局勢,顯然是弊大於利,維娜甚至沒有做好迎接這一切的準備。

趴在羅俊楠結實而寬闊的『胸』膛上微微喘著氣,維娜臉上已經浮現出了擔憂的神情,她低低地說道:「斯格勒死了,他的手下絕對不會輕易放過我的,現在他死在了博拉酒店,『門』口就守著他的士兵,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接下去應該怎麼做了……」

「你或許可以從斯格勒的親信手下上入手。」羅俊楠說道:「以他的『性』格,我很難相信會有甘願為他出生入死的手下,大多數的人,恐怕都只是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如果你可以通過手上的資源,將這一部分人拉攏到自己身邊的話,至少也就擁有了和其他勢力對抗的資本。」

或許是維娜本身就有這方面的天賦,也可能之前的『迷』惘僅僅是因為無法接受突如其來的變故,反正羅俊楠的這句話說出口后,剛剛還像是一隻小貓咪一樣趴在他『胸』口上的維娜,就頓時『精』神了起來,她『呼』地一下就從桌板上坐了起來,振奮道:「親愛的,我好像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嗯?」羅俊楠倒是有些驚訝地看了維娜幾眼,問道:「你準備怎麼做?」

「斯格勒是個瘋子,他在位的時候,幾乎得罪了俾路支省地所有軍閥勢力,他很缺錢,是的,如果不是因為缺錢,他不會急著那麼快就殺死了我的父親!」維娜一雙褐『色』的眼眸之中閃爍著縷縷『精』芒,她說道:「現在斯格勒死了,僅憑切爾斯軍團的幾個副將根本不可能承擔起整個軍團的開支費用,如果沒有我的幫助,切爾斯軍團也將面臨著土崩瓦解的後果,他們應該會知道對我下手的嚴重後果!」

『亂』糟糟的頭緒很快就被維娜自己整理了出來,她興緻勃勃地盤『腿』坐在淌滿了斯格勒鮮血的桌板上,朝羅俊楠講解著自己的想法,羅俊楠也聽懂了維娜的計劃,無非就是拉攏一批打壓一批而已,趁著現在切爾斯軍團還無法失去她的財力支持,以最快的速度,以斯格勒妻子的身份,接管整個切爾斯軍團!

但從頭到尾梳理了一遍后,維娜卻忽然間安靜了下來,她顯得有些焦慮。

羅俊楠看了看她,問道:「計劃是『挺』不錯的,你又怎麼了?」

「不行,現在還有一個最大的麻煩沒有解決……」維娜憂心忡忡地說道:「斯格勒這個瘋子有三任妻子,我只是他的第三任妻子,他的兩個前妻都為他生了好幾個孩子,如今已經成年的大兒子,在切爾斯軍團擔任師長,他一定會選擇反抗的,如果他反抗的話,我根本沒有希望接管切爾斯軍團!」

「哦……斯格勒的這個大兒子叫什麼名字?」羅俊楠揚了揚眉梢,像是喝口水那麼簡單似地說道:「那就送他去見真主安拉吧,現在不允許出現任何意外的因素!」

於是,斯格勒大兒子的命運就這樣被羅俊楠輕描淡寫地確定了下來,維娜興奮地在羅俊楠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她越來越感覺身邊有這樣一個彷彿無所不能的男人存在,簡直就是上天對她的眷顧,不……或許可以說是上天對她的寵愛!

羅俊楠是說到就做的『性』格,維娜也有些雷厲風行的氣質,當天晚上羅俊楠就派出了牟奴和沙陀直奔切爾斯軍團的駐地而去,維娜也在緊鑼密鼓地,通過電話聯繫的方式逐個逐個地,和切爾斯軍團的其他將領取得了聯繫。

按照羅俊楠的指點,維娜避開了那些在斯格勒手下受到重用的將領,而專挑那些在切爾斯軍團鬱郁不得志的軍官,這部分軍官在切爾斯軍團大多只是中層的軍官,可在士兵當中的影響力,卻也絕對不容忽視。

維娜對這些軍官許以高官厚祿,空頭支票拼了命地往外開,反正就是一句話,用錢砸死你!!

羅俊楠也沒閑著,他和維娜都沒辦法在這個時候離開博拉酒店,但並不妨礙他召喚出魔神士兵,在維娜的指點下去尋找那些和維娜取得聯繫的軍官,只要是不答應維娜開出的條件的軍官,絕對會在他掛斷電話之前,就已經永遠地閉上了雙眼!

四十八名魔神戰士一個接一個地,從窗戶外面爬了進來,愣是沒有驚動任何一個斯格勒手下的士兵,維娜也對這些來無影去無蹤的魔神戰士充滿了驚訝,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驚訝也就慢慢變成了麻木,她甚至不知道這些扮相怪異,像是從原始森林裡鑽出來的戰士究竟是從哪來的……

反正維娜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經過一整晚的聯繫、安排、調度、部署之後,在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切爾斯軍團已經迎來了它歷史上最大的變故……

一大批被維娜以金錢砸倒的中層軍官帶著大量士兵圍聚到了高級軍官們地營帳外面,而他們如此作為的原因,居然是索要軍餉!

是的,就是軍餉……昨晚聯繫到第一個軍官的時候,維娜就已經驚喜地發現,斯格勒這個瘋子把所有錢都拿去買了武器彈『葯』,切爾斯軍團將近兩萬三千名士兵的軍餉已經連續幾個月只發百分之五十了,底層的士兵早就已經有了很大的怨言,只不過沒有人帶頭,所有人都不敢造反而已。

切爾斯軍團名義上歸屬於巴基斯鉭的軍方,也是巴基斯鉭五十二萬總兵力當中的一份子,但實際情況是,這五十二萬士兵當中,真正受政fu控制的僅僅不到三成,大多軍團每年都從政fu手裡拿經費,卻一直處於被個人或某個勢力團伙控制的狀態,這在巴基斯鉭並不是什麼太過忌諱的秘密。

歸屬於陸軍範疇的切爾斯軍團底層士兵每月的軍餉是五千盧比,相當於310元華國幣,而底層軍官是每月七千盧比,中層軍官每月一萬兩千盧比,甚至比不上華國的最低工資。

而切爾斯軍團每年從政fu手裡拿到的經費,也僅僅只能勉強維持軍團的正常開銷而已,如果在正常開銷之外購買武器彈『葯』甚至是先進的武器設備,就得靠軍團的將軍們自己想辦法了,這也是當初斯格勒為什麼費盡心思要把維娜娶回家的原因之一。

這些年如果不是維娜提供的大量資金,切爾斯軍團也不會成為巴基斯鉭陸軍軍團當中排名前五的陸戰軍團,要知道,那些武器裝備都是維娜出的錢!

切爾斯軍團如果失去了維娜的支持,恐怕在短短几年的時間裡,就會一落千丈,成為巴基斯鉭境內可以普遍看到的,那些窮的叮噹響的乞丐軍團。

斯格勒也在拚命地尋找一切可以幫助他增加收入的方法,用軍隊去干『私』活也是常有的事情,可就算這樣,整個軍團的開銷也依然是一個讓人頭疼的,難解的問題。

偏偏斯格勒還勒緊『褲』腰帶,不斷地從一些武器走『私』大鱷的手裡購買最先進的裝備來武裝切爾斯軍團,結果軍團實力上去了,斯格勒在巴基斯鉭的影響力也日益加固,但在切爾斯軍團的內部,因為糧餉的少發扣發問題,士兵們早就已經怨聲載道了。

這對於維娜來說,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用她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她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就是這一句不缺錢,打動了切爾斯軍團將近七成的,中層軍官的心,尤其是他們已經知道斯格勒死了,那就更加肆無忌憚了!要知道,維娜對他們的承諾是,如果他們幫助維娜控制了切爾斯軍團,維娜就將把他們每月的軍餉從目前的一萬兩千盧比提升到三萬盧比,並且允許他們參與到軍團的生意當中來,成為軍團的利益共同體!

這是一塊巨大的餡餅,被砸暈的,全都鼓動士兵們出來造反了,而那些沒有被砸暈的,也早已經永遠得閉上了雙眼。

事情似乎比羅俊楠和維娜想象的更加簡單,這些中低層的軍官們帶著士兵燒掉了高級軍團們的營帳,甚至當場開槍打死了好幾個,那些圍聚在博拉酒店附近的士兵們也都被軍營里趕來的軍官們連踢帶踹地趕了回去,維娜像是個『女』王,乘坐著一輛路虎軍車在幾個以前就對她忠心耿耿的軍官陪同下前往發生兵『亂』的切爾斯軍團的軍營。

維娜很聰明,她帶了滿滿兩車的盧比,這些錢將幫助她解決大多數讓人頭疼的問題,在切爾斯軍團,士兵們的忠誠永遠只給能為他們發放軍餉的人。

叛『亂』得到了平息,維娜揮舞著鈔票幹掉了切爾斯軍團當中那些斯格勒的親信手下,她提拔了十六名中層軍官接管那些高級將領死後空出的位置,士兵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軍餉,甚至他們驚喜的發現,拿到手的錢不僅沒有被軍官們剋扣,反而比他們自己計算的數字還要大了將近一兩成!

沒有人去管維娜是不是『女』人,也沒人去理會斯格勒究竟是被誰殺死的,拿到軍餉的士兵們揮舞著盧比,大喊著,「維娜將軍萬歲!!」

有維娜的錢,有羅俊楠的刀,這個『女』人的未來似乎已經在冥冥之中有了定論。

當一個星期後,局勢漸漸穩定的時候,羅俊楠問維娜,「你的將軍頭銜,會得到巴基斯鉭政fu的承認嗎?」

誰料維娜卻不屑一笑,揮舞著手裡的支票本說道:「只要士兵們願意聽我的,政fu承認或是不承認,會有什麼影響嗎?」

聽到維娜的回答,羅俊楠也笑了,是啊,在這個塔利班橫行的國度,在這個戰『亂』頻發的土地上,有錢有權有勢還有一個軍團的士兵做後盾,政fu的承認與否,真的那麼重要嗎?不……實際情況是,那根本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維娜已經用她的鈔票搞定了切爾斯軍團那些苦哈哈的大頭兵。

這就夠了。

推薦閱讀:. ?俾路支省的局勢雖然因為斯格勒的離奇死亡而產生了不小的『波』動,但由於維娜在羅俊楠的幫助下以最快的速度穩住了切爾斯軍團,甚至將切爾斯軍團牢牢控制在了自己的手裡,因而這一次風『波』也很快就平息了下去,維娜的地位已經得到了鞏固,在巴基斯鉭逗留了一個多星期的羅俊楠,也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回去了。【.】點更新caizig

梁智勇他們和維娜的談判還在繼續,前兩天羅俊楠就和梁智勇他們見了一次面,梁智勇等人幽怨的眼神,到現在回想起來都讓羅俊楠覺得有些恐怖。

誰都不是傻子,斯格勒早不死晚不死的的,偏偏在抓妻子偷情的時候被人幹掉了,如果羅俊楠告訴他們這件事情不是自己乾的,那就不是梁智勇他們腦子有問題了,而是羅俊楠自己把別人當成傻帽了……因此在這個問題上,羅俊楠選擇了沉默。

梁智勇、葉真、童飛、錢三浩等人對羅俊楠的幽怨也是理所當然的,原本斯格勒還在世的時候,維娜處於進退兩難的狀態,他們能夠利用的東西自然也就更多了,維娜除了跟他們合作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餘地。

現在倒好,羅俊楠莫名其妙地和維娜搞到了一起,跟維娜『亂』搞也就算了,還把人家老公給幹掉了,現在維娜成了切爾斯軍團當家做主的將軍,一切顧慮都在無形之中煙消雲散了,主動權重新回到了維娜自己的手裡,梁智勇他們的談判,可以預見會變的比原先更加艱難……

可羅俊楠根本不在乎,梁智勇他們頂多算是幾個朋友,而維娜卻是他的『女』人,不照顧自己的『女』人,那還是個男人嗎?

因此,羅俊楠走的時候,只讓維娜開著她那輛黃『色』的蘭博基尼將他送到了華巴邊境的山腳下,甚至都沒有去通知梁智勇等人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臨下車的時候,羅俊楠還算有點良心地朝維娜說道:「想我的時候就給我打個電話,實在是太想了,就坐飛機到華國西江行省的昇平市來找我,過段時間我會安排幾個戰士到你的身邊負責你的安全問題,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們出手幫忙的,你也可以吩咐他們去做……另外,我那幾個華國的朋友,畢竟是頂著上頭的壓力來跟你談判的,如果合適的話,你也不要太為難他們,但如果確實不合適,你也別給我面子,反正損失的又不是我的錢……」

維娜一個勁地點頭,撲上去就跟羅俊楠來了一次長達三分多鐘的熱『吻』,直到把羅俊楠『吻』得滿臉口水了,她才坐回到駕駛座上痴痴地笑道:「羅俊楠,能夠遇到你這樣的男人,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你放心吧,我會在巴基斯鉭努力的經營,如果哪一天你在華國呆不下去了,就到巴基斯鉭來,我讓你做切爾斯軍團的將軍!」

「傻『女』人,我的家就在華國,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可能離開自己的祖國的。」羅俊楠啞然失笑地伸手在維娜的高『挺』的鼻尖上輕輕地捏了一下,這才縮回手擦去了臉上的口水,朝維娜說道:「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可不能再『舔』得我滿臉口水了,這個壞習慣必須得改!」

「哦……」維娜卻滿不在意地哦了一聲,在她看來,這才是自己對羅俊楠表達愛意的最佳方式,別人想讓她『舔』,她還懶得『舔』呢……

情人分手總是磨磨唧唧的,哪怕是羅俊楠這樣的男人,都不免在下車之前,在車裡頭又坐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他才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在這邊有遇到任何的麻煩或是困難,都可以打電話給我,撐不下去的時候不準死撐,知道嗎?」

「嗯,我知道的。」維娜乖巧地點了點頭,主動開『門』下了車,幫羅俊楠把破破爛爛地行李包給提了過來,俏生生地站在車『門』旁說道:「我會想你的,你也要想我哦!」

羅俊楠從維娜的手裡接過了行李包,在這『女』人的臉上輕輕地『吻』了一下,這才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

維娜就站在車旁目送著羅俊楠身手矯健地,幾個閃爍間躥進林子就消失不見了,直到確定羅俊楠已經走遠了,她才有些傷感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雖然跟羅俊楠認識的時間還不到十天,可這十天里發生的事情,卻足以讓她銘記一輩子!她本身就是個強勢的『女』人,卻在比她更加強勢的羅俊楠身上找到了那種久違的安全感,維娜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想的,反正和羅俊楠膩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能記得起,自己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能讓男人瘋狂的漂亮『女』人!

搖搖頭,甩甩頭髮,將腦海中那些『亂』糟糟的思緒全都清理了出去,維娜這才望著東方深深的吸了口氣,呢喃自語道:「羅俊楠,我會去找你的,一定會去的!!」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轉眼,羅俊楠從巴基斯鉭回來就已經快一個月了,唐國彬對他的態度依然是老樣子,回到軍營的當天,唐國彬就把他叫過去狠狠的罵了一頓,說他沒有紀律『性』什麼的,就是絕口不提他在伊琅做出的貢獻,反正最後把他趕出『門』的時候,唐國彬倒是丟了一枚軍功章給他,說是純銅打造的,別『浪』費了……

羅俊楠不認得這枚軍功章是個什麼意思,反正回去后就隨手丟在了自己宿舍的『床』板上,直到後來,尖刀大隊的幾個副教官到他宿舍喝酒的時候,看到了這枚已經從『床』上滾到地上,還被羅俊楠踩了好幾腳的軍功章,羅俊楠才知道這東西很難得。

當時那幾個副教官都被氣得歪了鼻子,那個有酒糟鼻的,負責尖刀大隊野外生存訓練的副教官還指著羅俊楠的鼻子破口大罵,說羅俊楠就不配得到這樣的榮譽,還說羅俊楠暴遣天物什麼的,早晚是要挨雷劈的……

原來,這枚軍功章雖然不是純金的,也不是純銀的,更沒有什麼名貴的鑽石鑲嵌在上面,可它卻是西南軍區,甚至於在尖刀大隊都鳳『毛』麟角的東西,叫什麼震天章的,整個尖刀大隊有這枚軍功章的,至今還活在世上的,也就剩下一個大隊長葛仁秋,和早已退休二十多年的老隊長了。

據說這枚軍功章是西南軍區的至高榮耀之一,有了它,甚至在一些可能觸犯軍隊紀律要被槍斃的時候都能免於一死,相當於一塊打了折扣的免死金牌。

反正羅俊楠聽完這些話后,就稍稍的對這枚軍功章上了點心,鬼知道什麼時候唐國彬腦子『抽』風了要槍斃自己呢?倒是可以留起來對付唐國彬用。

當然,羅俊楠所謂的上心,也就是把軍功章用一塊破布頭包了一下,隨便地塞進了自己的行李包里,連個拉鏈都沒拉,說是怕麻煩……那天晚上如果羅俊楠沒有記錯的話,他跟那幾個副教官還動了手,就因為軍功章的問題,幾個去他宿舍喝酒的副教官都被打成了豬頭。

後來葛仁秋聽到消息趕過來的時候,羅俊楠這邊已經停手了,那幾個副教官就咬牙切齒地,鼻青臉腫地躺在地上直哼哼。

葛仁秋很憤怒,他指責羅俊楠『亂』來,羅俊楠卻告訴他,別以為只有你拿著那什麼震天章的,老子包里也有一個呢,而且比你那個要新的多了,別跟老子大吼大叫的……

再後來,羅俊楠也記不大清楚了,他反正不會跟一個死瘸子動手,他確定自己沒有動手去打葛仁秋……或許,最多,也就是在他的『胸』口上捶了一下……

第二天羅俊楠得到軍威震天章的消息就在尖刀大隊里傳開了,原本被下了命令不準提及伊琅任務細節的陳羅武等人,也忍不住在『私』底下和幾個隊員說了一下當時在巴拉瓦特小鎮上發生的事情,結果沒過半個小時,整個尖刀大隊的成員都知道了。

他們的黑熊教官在伊琅幹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為了營救陳羅武他們,羅俊楠一個人千里走單騎,幹掉了當地三百多名武裝分子……羅俊楠想低調的,可隊員們既然都已經知道了,那他也就只能默認了,總不能告訴人家,自己才殺了幾個而已,剩下的都是魔神戰士乾的?

反正從這件事情發生之後,羅俊楠在尖刀大隊的聲望就已經攀升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誰提到黑熊,熊瞎子教官不得豎起大拇指喊一聲好漢的?這一切都被葛仁秋看在眼裡,羅俊楠給他的威脅感越來越強烈了,可他卻根本不可能再對羅俊楠隨意的下手了,唐國彬那日冰冷的眼神,至今都讓他感覺手腳發涼!

這一天早上九點多鐘,羅俊楠無所事事地蹲在尖刀大隊駐地大『門』口的一塊岩石上,『抽』著香煙望著天空,心裡頭難免有些抑鬱了。

明明在伊琅的時候他已經感受到有新的魔神的英靈就要從沉睡當中蘇醒過來了,可這都過了一個多月了,怎麼會還沒動靜呢?這段時間他也沒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啊!

煙『抽』到一半的時候,結束了清晨訓練的陳羅武帶著滿身的汗酸味來到了羅俊楠的身旁,找了個稍微平緩一些的位置跳了上去,就蹲在羅俊楠的身旁,涎著臉說道:「教官,這煙的味道咋樣啊?看著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尖刀大隊在日常訓練的時候,紀律嚴地要命,別說是隊員了,連教官都不能『抽』煙,羅俊楠是個異類,成天到晚叼著煙都沒人管他。

聽見陳羅武的話,羅俊楠扭頭瞥了他一眼,也沒多餘的廢話,就『摸』出香煙遞了一根給陳羅武。

現在尖刀大隊的很多人都知道,想『抽』煙就找羅俊楠,這傢伙身上的香煙就跟變戲法似地,總能源源不斷地掏出來,好像永遠都沒有缺煙的時候。

而且跟他蹲在一起『抽』煙,葛仁秋看到了都不會說什麼,因為一桿秤你得『弄』平了,羅俊楠你不管的話,別的隊員也就別管了,否則這背後指不定會被人說成什麼樣子呢。

從羅俊楠手裡接過香煙的陳羅武非常陶醉地把香煙放在鼻子下面深深的吸了一口,這才巴巴地看著羅俊楠,像條乞食的小哈巴狗。

羅俊楠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見他不說話,就三口兩口地把自己的香煙給吸了個徹底,這就丟掉煙頭準備站起來了。

陳羅武伸手就想撿起羅俊楠丟掉的煙頭,卻不料羅俊楠縱身一躍,直接一腳踩在了煙頭上,頭也不回地走了。

陳羅武拿著煙,看著地上已經熄滅的煙頭,哭喪著臉喊道:「教官,我沒火啊……」

推薦閱讀:.

俾路支省的局勢雖然因為斯格勒的離奇死亡而產生了不小的『波』動,但由於維娜在羅俊楠的幫助下以最快的速度穩住了切爾斯軍團,甚至將切爾斯軍團牢牢控制在了自己的手裡,因而這一次風『波』也很快就平息了下去,維娜的地位已經得到了鞏固,在巴基斯鉭逗留了一個多星期的羅俊楠,也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回去了。【.】點更新caizig

梁智勇他們和維娜的談判還在繼續,前兩天羅俊楠就和梁智勇他們見了一次面,梁智勇等人幽怨的眼神,到現在回想起來都讓羅俊楠覺得有些恐怖。

誰都不是傻子,斯格勒早不死晚不死的的,偏偏在抓妻子偷情的時候被人幹掉了,如果羅俊楠告訴他們這件事情不是自己乾的,那就不是梁智勇他們腦子有問題了,而是羅俊楠自己把別人當成傻帽了……因此在這個問題上,羅俊楠選擇了沉默。

梁智勇、葉真、童飛、錢三浩等人對羅俊楠的幽怨也是理所當然的,原本斯格勒還在世的時候,維娜處於進退兩難的狀態,他們能夠利用的東西自然也就更多了,維娜除了跟他們合作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選擇餘地。

現在倒好,羅俊楠莫名其妙地和維娜搞到了一起,跟維娜『亂』搞也就算了,還把人家老公給幹掉了,現在維娜成了切爾斯軍團當家做主的將軍,一切顧慮都在無形之中煙消雲散了,主動權重新回到了維娜自己的手裡,梁智勇他們的談判,可以預見會變的比原先更加艱難……

可羅俊楠根本不在乎,梁智勇他們頂多算是幾個朋友,而維娜卻是他的『女』人,不照顧自己的『女』人,那還是個男人嗎?

因此,羅俊楠走的時候,只讓維娜開著她那輛黃『色』的蘭博基尼將他送到了華巴邊境的山腳下,甚至都沒有去通知梁智勇等人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臨下車的時候,羅俊楠還算有點良心地朝維娜說道:「想我的時候就給我打個電話,實在是太想了,就坐飛機到華國西江行省的昇平市來找我,過段時間我會安排幾個戰士到你的身邊負責你的安全問題,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們出手幫忙的,你也可以吩咐他們去做……另外,我那幾個華國的朋友,畢竟是頂著上頭的壓力來跟你談判的,如果合適的話,你也不要太為難他們,但如果確實不合適,你也別給我面子,反正損失的又不是我的錢……」

維娜一個勁地點頭,撲上去就跟羅俊楠來了一次長達三分多鐘的熱『吻』,直到把羅俊楠『吻』得滿臉口水了,她才坐回到駕駛座上痴痴地笑道:「羅俊楠,能夠遇到你這樣的男人,真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你放心吧,我會在巴基斯鉭努力的經營,如果哪一天你在華國呆不下去了,就到巴基斯鉭來,我讓你做切爾斯軍團的將軍!」

「傻『女』人,我的家就在華國,如果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時候,我是不可能離開自己的祖國的。」羅俊楠啞然失笑地伸手在維娜的高『挺』的鼻尖上輕輕地捏了一下,這才縮回手擦去了臉上的口水,朝維娜說道:「下一次見面的時候,可不能再『舔』得我滿臉口水了,這個壞習慣必須得改!」

「哦……」維娜卻滿不在意地哦了一聲,在她看來,這才是自己對羅俊楠表達愛意的最佳方式,別人想讓她『舔』,她還懶得『舔』呢……

情人分手總是磨磨唧唧的,哪怕是羅俊楠這樣的男人,都不免在下車之前,在車裡頭又坐了將近一個小時,直到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他才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在這邊有遇到任何的麻煩或是困難,都可以打電話給我,撐不下去的時候不準死撐,知道嗎?」

「嗯,我知道的。」維娜乖巧地點了點頭,主動開『門』下了車,幫羅俊楠把破破爛爛地行李包給提了過來,俏生生地站在車『門』旁說道:「我會想你的,你也要想我哦!」

變身女兒行 羅俊楠從維娜的手裡接過了行李包,在這『女』人的臉上輕輕地『吻』了一下,這才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

維娜就站在車旁目送著羅俊楠身手矯健地,幾個閃爍間躥進林子就消失不見了,直到確定羅俊楠已經走遠了,她才有些傷感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雖然跟羅俊楠認識的時間還不到十天,可這十天里發生的事情,卻足以讓她銘記一輩子!她本身就是個強勢的『女』人,卻在比她更加強勢的羅俊楠身上找到了那種久違的安全感,維娜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想的,反正和羅俊楠膩在一起的時候,她才能記得起,自己是個『女』人,而且還是個能讓男人瘋狂的漂亮『女』人!

搖搖頭,甩甩頭髮,將腦海中那些『亂』糟糟的思緒全都清理了出去,維娜這才望著東方深深的吸了口氣,呢喃自語道:「羅俊楠,我會去找你的,一定會去的!!」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一轉眼,羅俊楠從巴基斯鉭回來就已經快一個月了,唐國彬對他的態度依然是老樣子,回到軍營的當天,唐國彬就把他叫過去狠狠的罵了一頓,說他沒有紀律『性』什麼的,就是絕口不提他在伊琅做出的貢獻,反正最後把他趕出『門』的時候,唐國彬倒是丟了一枚軍功章給他,說是純銅打造的,別『浪』費了……

羅俊楠不認得這枚軍功章是個什麼意思,反正回去后就隨手丟在了自己宿舍的『床』板上,直到後來,尖刀大隊的幾個副教官到他宿舍喝酒的時候,看到了這枚已經從『床』上滾到地上,還被羅俊楠踩了好幾腳的軍功章,羅俊楠才知道這東西很難得。

當時那幾個副教官都被氣得歪了鼻子,那個有酒糟鼻的,負責尖刀大隊野外生存訓練的副教官還指著羅俊楠的鼻子破口大罵,說羅俊楠就不配得到這樣的榮譽,還說羅俊楠暴遣天物什麼的,早晚是要挨雷劈的……

原來,這枚軍功章雖然不是純金的,也不是純銀的,更沒有什麼名貴的鑽石鑲嵌在上面,可它卻是西南軍區,甚至於在尖刀大隊都鳳『毛』麟角的東西,叫什麼震天章的,整個尖刀大隊有這枚軍功章的,至今還活在世上的,也就剩下一個大隊長葛仁秋,和早已退休二十多年的老隊長了。

據說這枚軍功章是西南軍區的至高榮耀之一,有了它,甚至在一些可能觸犯軍隊紀律要被槍斃的時候都能免於一死,相當於一塊打了折扣的免死金牌。

反正羅俊楠聽完這些話后,就稍稍的對這枚軍功章上了點心,鬼知道什麼時候唐國彬腦子『抽』風了要槍斃自己呢?倒是可以留起來對付唐國彬用。

當然,羅俊楠所謂的上心,也就是把軍功章用一塊破布頭包了一下,隨便地塞進了自己的行李包里,連個拉鏈都沒拉,說是怕麻煩……那天晚上如果羅俊楠沒有記錯的話,他跟那幾個副教官還動了手,就因為軍功章的問題,幾個去他宿舍喝酒的副教官都被打成了豬頭。

後來葛仁秋聽到消息趕過來的時候,羅俊楠這邊已經停手了,那幾個副教官就咬牙切齒地,鼻青臉腫地躺在地上直哼哼。

lixiangguo

雲清一笑,「因為我們自己,才是一切的重點,想別人,沒用。」

Previous article

「我倒是很想,只怕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戰無命一笑,他倒是很想借這個傳送陣去其他地方,這望蒼城只是一個小城,傳送陣可以接收大部分地方來客,但是想超遠傳送,尤其是跨仙域,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對方既然能將他們的傳送坐標改了,便不會給他們再進行傳送的機會。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