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領袖咬牙切齒,就要離去的瞬間,突然一個聲音從耳邊傳遞了出來。

「誰!」領袖真正大吃一驚,轉過頭來,就看到了一個人。

那個人,是一個青年,身穿黃色衣服,板寸頭的青年,十分精神,但是目光中也有怨毒,死死盯住那玉球一般的聖王大陸,就要動手,但是良久之後,按捺住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這個黃衣寸頭青年,正是在萬界王圖中吃了大虧的那個神秘人物,誅仙王的傳人。

雖然他現在還是大聖三階,但是身上的氣息比天位學院領袖要強橫得多,幾乎是隨時可以把對方擒拿。

天位領袖也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汗毛豎立,他看出來了來人的恐怖。

「別害怕。」黃衣寸頭青年笑道:「我對你沒有惡意,倒是對這個蘇杉很有惡意,此人在萬界王圖深處深深的吭了我一把,得到無數好處,我實話告訴你,在他的身上,有一百多枚太古神蟲的卵!」

「什麼?」

天位領袖差點跳躍起來,「一百多枚太古神蟲的卵?這是真的?這可是傳說中的仙物?怎麼可能落入到達他的手上?」

「他施展出來計策!」黃衣寸頭青年道:「從許多太古巨頭的手上,奪取到了這些東西,怎麼樣?這個消息如果傳遞了出去,在泰皇學府會引起轟動吧,許多老古董都會出手,向他強行索要,到時候還怕沒有機會對付他么?」

「你告訴我這個消息,到底是幹什麼?」天位領袖警覺了起來。

「我們聯手,才有機會滅了這個蘇杉。」寸頭青年閉上眼睛,似乎是在感覺什麼:「如果時間再長了,很有可能這蘇杉成長到達一個可怕的地步。我們都無法制止他了,不過我要問你借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天位領袖始終看不透這個寸頭青年的來歷,心中在不停的思考著:「你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誅仙王的符籙在什麼地方?」寸頭青年步步緊逼,「當日,太子被蘇杉殺死,他擁有的一塊誅仙王符籙人們都傳說落在了蘇杉的身上,但是實際上我卻知道,很有可能在偉大的誅仙王意志引導之下,這塊符籙飛走了。你是最接近太子的一個,深不可測,我知道你也在圖謀這塊符籙,現在對於這塊符籙的蛛絲馬跡,你應該知道得很清楚吧。」

「什麼符籙?你說的話我不明白。」天位領袖裝糊塗。

「別裝糊塗了,我是誅仙王的傳人,手上有兩塊符籙,比起太子來強大不知道多少,就算你得到那塊令牌也沒有用處,反而令牌會汲取掉你的氣運。讓你徹底隕落,而我得到了第三塊,就可以自由進入萬界王圖,不受一萬年的時間限制。」寸頭青年道:「到時候可以帶你進入其中,你想想是多大好處?到時候我收取了萬界王圖,又是多大的榮耀?」

「什麼?」天位領袖死死看著寸頭青年:「誅仙王的令牌,你居然得到了兩塊?那氣運比起太子來,不知道強橫了多少倍啊。太子是天神下凡,一尊至高的仙界位面降落下來的,你的出生似乎比他更加不可思議?」

「不錯,我是比他更加不可思議!」寸頭青年道:「我的來歷,不是你所能夠猜測得了的,現在老老實實的告訴我,那一塊令牌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好處,我需要足夠的好處。」天位領袖道:「沒有好處,我是不會和你合作的。你也別妄想殺死我,你雖然強大,但是我擁有一千種方法可以逃走,能夠殺死我的人,天下還不存在。不信你可以試試。」

「狡猾的老狐狸。」寸頭青年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從懷裡逃出來了一本玉冊,還有一枚古怪的小葫蘆,葫蘆是玉色的,其中可以看到一個小世界,小世界的核心,是一枚丹藥。

「這是一本神級氣功書籍,下位神級氣功《大道元氣通天圖籙》,還有一枚大道通天不朽金丹,一旦服用下去,運轉玄力,很快就可以修成這神級氣功,我從萬界王圖之中得到的一位上古仙人遺留,本來應該自己修行的,但是我修行了誅仙王的《萬王誅仙氣》,比起這氣功還要高級一個境界,沒有時間在修鍊別的氣功了。」

寸頭青年似乎是下了血本:「不過我告訴你,你別妄想得到好處不干事情。」

「下位神級氣功,居然是神級氣功!」天位領袖心中激蕩,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得到之後,實力肯定會突飛猛進的增長。

「拿來吧,拿來了。我就告訴你,那誅仙王的符籙跌落到達什麼地方?當日蘇杉殺死了太子,收刮他的所有,但是他身上有一股神秘力量卻無法容納這令牌,這令牌破空飛了出去,落入咱們洪荒星域的一處上古遺迹之中。」

「什麼上古遺迹?」寸頭青年連忙問道。

「東西先拿來。」天位領袖紋絲不動,不見兔子不撒鷹。

「好,好好。」 總裁的小妻子 寸頭青年道:「你起誓,說幫助我取到第三枚誅仙王的令牌,起了誓言,我才會給你,否則的話我也不會相信你。」

「這個沒有問題。」當下,天位領袖就發了一個毒誓,立刻寸頭青年就把這本道書和丹藥給了他,天位領袖卻沒有立刻吞服和修鍊,而是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來,同時布置下來了多重封印。

「真是個伶俐人。」寸頭青年道:「放心,我要搞鬼,不會在這上面弄。不過也隨便你,現在你可以說了,到底是跌落了什麼上古遺迹中?」

「是洪荒之中,當年一些巨頭和極樂地獄作戰,打出來的一處深淵,叫做『蒙魘絕地』,我其實早就對於太子身上誅仙王的符籙有清楚的認識,曾經幾次想進入蒙魘絕地,但是都被阻擋了回來,這是一處充滿了仙魔殺伐意念的絕地,你能夠進入其中?」(未完待續。) 「咳咳……結花姐,我看的是這個。」明月結花的突然出現讓李學浩很尷尬,連忙指著畫中女人手上的書解釋道。

「哼!」明月結花冷哼一聲,顯然並不相信他的解釋,「男人都是一樣的,H!」留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大踏步離開了。

李學浩張了張嘴,想叫住她,想想還是算了,反正他自己問心無愧。

又在迴廊里逛了一圈,李學浩回到大廳里。

明月結花已經沒有在看畫了,正和畫家助手渡部五郎說話。渡部五郎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座位,此時跟在明月結花身邊,看他一臉討好的神情,似乎被明月結花的魅力所吸引。

儘管明月結花不是那種五官精緻的美人,但耐看的長相以及身高腿長的豐滿身材,還有身上散發的強勢氣勢,對男人的吸引力也不是一般大。

李學浩心裡有些莫名的煩躁,但並沒有上前,而是利用敏銳的六識「偷」聽兩人的談話。

「渡部先生,你真的不知道新田先生去了哪裡嗎?」明月結花以少有的溫柔語氣問道。

「老師午前就出去了,好像是接了一個大人物的電話,去了什麼地方他並沒有告訴我。」渡部五郎笑眯眯的,眼睛一直在明月結花的大腿上徘徊。

明月結花就像沒有看到似的,繼續問道:「那麼新田先生有說什麼時候回來嗎?」

「這個……」渡部五郎沉吟著,目光不經意地瞥了一眼她豐滿的胸前,「老師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不過如果福圓小姐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話,可以跟我說,我本人很樂意效勞。」

福圓小姐?李學浩聽得一愣,但繼而反應過來,明月結花估計是報了個假名給對方,甚至可能還冒充了福圓直美,所以渡部五郎才會叫錯了。

這令他哭笑不得,居然玩這麼幼稚的遊戲。

只聽明月結花說道:「其實並不是多麼重要的事情,我是個繪畫愛好者,前幾天在這裡買了一幅畫,對於裡面的繪畫技巧很感興趣,所以想請教新田先生。」

「是這樣嗎?那太好了!」渡部五郎顯得很興奮,不過可能是覺得自己太過失態了,又強忍著激動說道,「如果只是如此的話,我想我可以幫到你,福圓小姐。關於老師的繪畫技巧,我已經掌握了大部分,雖然沒有達到老師的程度,但應該可以幫上忙,如果福圓小姐不嫌棄的話,可以給我看一下是哪一幅畫嗎?」

明月結花有些愣神,這顯然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但很快反應過來,充滿歉意地道:「因為放課後就從學園裡直接出來了,所以沒有帶在身上,我想著等明天再帶過來的。」

渡部五郎有點失落,勉強地說道:「沒有關係,福圓小姐,你可以描述一下那幅畫嗎?對老師的每一幅畫我都有印象,只要稍微描述一下就可以了。」

對方的糾纏倒讓明月結花開始為難起來,只有繼續下去了:「是關於死神和靈魂的那幅畫,裡面的內容是一個卧病在床的老人……」

聽了她的描述,渡部五郎的目光頓時變得古怪起來:「是那幅《成佛圖》嗎?老師唯一畫的一幅靈異的畫。」

「《成佛圖》?」明月結花一愣,那幅畫居然叫這個名字。

「是的,因為這副畫很特殊,正好我也研究過,福圓小姐,一時之間很難說清楚,那裡有一個房間,是老師平時工作的地方,我們去裡面談怎麼樣?」渡部五郎一指大廳左側的一扇緊閉的小門說道,雙眼滿含期待地看著她,目光又不經意間掃過她的大腿。

明月結花皺了皺眉,似乎在考慮著是不是要答應他。

遠處的李學浩看不下去了,覺得就算要套消息,也不需要這麼委屈自己吧?腳下一動,朝那邊走了過去。

「結花姐,既然新田先生沒有在,那麼我們先回去,明天再來吧。」走到明月結花身邊,李學浩不等她反應過來,直接抓起她的手,拉著離去。

明月結花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大概是完全沒有想過某人會直接衝過來拉她走,所以腦袋空白之下,並沒有做出相應的反應。

渡部五郎同樣錯愕不已,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之後臉色不由一變,目光變得陰沉起來。不過發現周圍已經有人看過來時,儘管心中很惱怒,還是忍了下來,只是惡狠狠地盯著已經快走到門口的少年男女。

……

李學浩衝動之下拉著明月結花離開,等到了門口反應過來自己的行為太過反常,又匆忙鬆開明月結花的手。

明月結花站在原地不動,以一種很詭異的目光打量著他:「浩二,你是……嫉妒了嗎?」

朕的皇后超難撩 「結花姐,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人騙了。」李學浩有些底氣不足,面上卻不動聲色,他確實是因為看到明月結花為了套取消息而犧牲「色相」時,衝動之下才拉著她離開。

明月結花緊緊地盯著他的臉,像是要從他臉上看出什麼,過了一會才不屑地輕哼了一聲道:「花心的男人。」儘管表現得很不屑,以及鄙夷,但臉上卻露出了笑意,似乎心情出人意料地好了起來。

「好了,我有些餓了,我們去吃點東西吧。」明月結花將左手的書包交換到右手上,語氣輕鬆地說道,「說不定等我們吃完點心,新田先生已經回來了。」

「嗯。」李學浩自然沒有意見,對那個畫家新田三郎的身份他也極其好奇,對方到底是人或者別的什麼東西。而且,他更想知道剛剛在迴廊裡面看到的那幅年輕女人圖,新田三郎是怎麼畫出來的,實物又在哪裡?

兩人說話間,一起出了畫展,由明月結花帶路,她對這一帶很熟悉,知道哪裡可以找到美味的點心店。

李學浩跟在她身後,不到半步的距離,正好可以將她的身材一覽無餘。

明月結花擁有豐滿和高挑兼具的身材,豐滿的程度不僅僅只是說說的,而是確確實實地體現在了外觀視覺上,修長的雙腿在短裙下顯得筆直而渾圓,腿部盡頭上方,包裹在校服裙子里的臀部隆起兩個渾圓飽滿的弧度,形狀非常誘人,幾乎讓人生出想要伸手去摸一把的衝動。 ?「哼,什麼絕地,難道還比得上萬界王圖,立刻帶我去,只要我得到了第三枚符籙,也可以輔助你在泰皇學府之中更進一步。如何?我現在無門無派,你可以把我安排進入學府。一起來對付蘇杉。」

寸頭青年道。

「既然如此,咱們就走吧。」

轟隆!

就在兩人要走的時候,聖王大陸再次傳遞出來了一聲震天巨響,在那巨響之中,一顆星球變化成功了。

這是一顆無比美麗的星球,通體都是碧綠,如同上古諸神權杖上,最為溫潤的寶玉化成,遠遠的看了出去,如一顆巨大的玉球懸浮在黑暗的星空深處,一條條的玉帶光暈,圍繞這星球旋轉,上面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許多靈山,聖地,美景誕生了出來。

強大的空間,產生了風暴,向外排斥。

尤其是,在這玉色的星球外面,還圍繞了千百顆小型的衛星。這些衛星雖然是小型,但是其實一顆顆都要比原來的豐饒大陸大得多。

衛星上面,也是修真聖地,只不過比起聖王大陸母星還要差一些。

擁有了衛星的星球,就代表著,有可能發展成為星域。

就算當年的震旦大陸,也沒有衛星。

不過現在的「聖王大陸」卻比震旦大陸要高級得多。擁有千百顆的衛星,每顆衛星都可以居住無數的人,這樣一直發展下去,積累元氣,衛星的數目會越來越多,母星也會越來越強大,到達最後,勢力越來越強橫。

現在無論是寸頭青年,還是天位領袖都感覺得出來,整個聖王星的防禦比起以前來強大太多了,處處都是上古仙陣的氣息,一般人不可能攻破。

「走,這點小把戲,簡直是可笑。」寸頭青年一揮手,大踏步而去。

「終於把聖王大陸晉陞為了星球,面積再度擴大。」仙胎分身看著巨大的星球緩緩運轉,吐了一口氣,現在整個星球已經差不多玉化,這都是靈氣濃度到達了一定的境界。一共有一千八百多顆衛星,顆顆衛星都是原來豐饒大陸的兩倍,上面也可以居住人。

而且,在聖王大陸晉陞為星球的一刻,巨大的能量也開始反饋,進入了摩訶地獄的本尊身軀上。

蘇杉的本尊,本來開始打坐調息,但是現在頭頂上,一個蟲洞出現,巨大的星球晉陞能量降落到達身軀上,立刻使得他精神飽滿,滿面紅光,似乎是吃了一記大補的藥丸。

「好,終於可以開始渡五階大劫了,光王之階,參悟時間!來吧!我看看,這次是什麼劫數?」轟隆!

蘇杉站立起來,再次催動力量,引發了身上的天劫,立刻摩訶地獄深處的能量就開始產生潮汐。

大聖五階,光王之階不是那麼好晉陞的。

蘇杉現在一連衝破了「恆沙之階」「真實之階」,才休息幾個時辰,又開始衝擊第五個境界,這就算是在太古時代,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光王之階是牽扯到達時間法則,屬於諸神的領域,可以窺視過去未來,停止光芒。做操縱光芒的王者。

凌霄大聖 整個世俗之間,凡是衝擊到達真實之階的修士,要衝擊五階光王境,必須要抱著必死的決心,破釜沉舟,否則的話很有可能失敗,被時光之力炸破身軀,立刻隕落,有的是屍骨無存,有的是直接衰老。

當然,光王之階的天劫,也十分兇猛,不再是劫雲,而是各種時光大劫,甚至會凝聚成時光神雷,一雷炸開,天地之間一片白茫茫,處處都是光在流淌,這光就是時間,入侵進入人的身軀,會使得人快速衰老,生機停止。

這種時光大劫,蘇杉曾經在那盤弧星域的界點之中領教過,使得天位境界的強者都一下墮落,衰老,成為灰燼。

所以,現在大劫降臨,整個摩訶地獄這一帶,全部都是洶湧的時光,滲透進入身軀,使得他的每一顆微粒都在發生著本質的變化。

這天劫不但不可以毀滅他,反而使得他異常的舒服,他的身軀之中,無數力量開始洶湧澎湃,幾乎是有一種使不完的精力,龍精虎猛,霸絕天地,只手之間可以抹平宇宙。

轟隆!

一顆巨大的光球當空降落,炸在了蘇杉的身軀上,立刻使得他搖晃了一下,這就是時光神雷,時間之力和宇宙雷霆玄力,各種煞氣組合在一起,化成的神雷,在一爆之間,並沒有消散,而是徐徐演化出來了一座絕世殺陣。

這殺陣不停的運轉,當空凝聚,化為滾滾長河。

一道時間長河,隱隱約約在了蘇杉的頭頂,橫貫南北。在那時間長河之中,突然之間浮現出來了和蘇杉一模一樣的三個法身,這三個法身,一個猙獰,一個兇狠,一個邪惡。

每一尊,都幾乎是和蘇杉擁有同樣的力量,突然發出來了猙獰的笑容,伸出大手,要把蘇杉拉扯進入那最深層次的黑暗深淵中,拉扯進入時間長河之中,消失無蹤。

「這是……」

那大天位境界的太古冥族奴僕雙眼再次獃滯了,看著時間長河之中湧現出來的三大法身,差點而被活活嚇死,「這是三世大劫,傳聞之中似乎是破碎境界的人才能夠催動的大劫,怎麼會出現在他的身上,時間之力居然把時間長河都顯現了出來,從那時間長河之中,湧現出來了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法身,都是屬於自己的折射,每一個都相當於自己,最為邪惡的自己。三個自己的劫數,全部加持到達身軀上,拉扯自己,一旦無法承受,就會被拉扯進入時間長河中,徹底隕落。」

原來,這是天劫之中,最為詭秘,最為邪惡,最為神奇,遇到了就基本上沒有生還可能性的「三世大劫!」

這三世大劫乃是折射自己過去,現在,未來的三大投影。

人最難戰勝的就是自己,更何況是三個自己?一起上,任何人都難以應付。

「好,三世劫!」

蘇杉一看,自己也知道,這是最為古老的道書之中記載的三世大劫,不過他的內心深處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懼,反而是一下飛了起來,對著那時間長河的三世自己就開始戰鬥,一拳轟擊了出去,遠古天堂降臨,到處都是嘹亮的聖光。

「締造!」

果然,那三世法身居然也同樣打出來了上帝之手,諸神凈土,對著蘇杉進行攻殺,頓時這一片摩訶地獄翻天覆地,日月無光,元氣混亂,大片大片的泥土被翻騰了起來,甚至地底萬里深處,那堅固的摩訶無量之底蘊煞氣,都被直接翻卷了出來。

「不滅!」蘇杉連番爭鬥,打得是酣暢淋漓,他知道,這些三世法身,都是自己在世間長河中的投影,被天地宇宙規則撼動,成為自己的對手,不過他們雖然擁有自己的能力和氣功,但是卻並沒有法寶,什麼太古神蟲,上皇古蛇符文,九根象牙那是不可能複製得出來的。

突然之間,在戰鬥之中,他連連長嘯,祭出來了上皇古蛇符文,化為一條混沌古蛇,四面穿梭,炸破了所有的時光神雷,連那大陣也漸漸的瓦解。

以他現在的玄力,催動二十八道上皇古蛇符文,又簡直是有一種新的領悟。

而且,玄力越足,上皇古蛇符文的力量就可以發揮得越大,沒有止境。

當初蘇杉是大聖二階,現在則是四階,體內的玄力暴漲了許多倍,催動這一套符籙,就輕鬆了許多。

「吞天神道!」

一催動,立刻他冥冥之中,似乎是感受到了這一套符籙之中蘊含著絕世武學,突然身軀一震,從那最深處就爆發出來了一道絕世殺招。

混沌古蛇當空盤踞成了一道漩渦,頭在漩渦中央,猛的一吸。嗚嗚,嗚嗚嗚……鬼哭神嚎之聲從其中傳遞而出。

啵!

蘇杉的過去之身首先就無法承受,一下被吸入了古蛇口中,化為了能量,緊接著,那未來,現在之身也難逃厄運,紛紛被吞噬。

一下吞噬了自己的三世之身,剎那之間蘇杉就明悟了時間法則的最終奧義,強大的時間力量圍繞自身旋轉,把自己團團包裹住,成為了一團漿糊。

大聖五階,最為關鍵的光王之階,就這樣成就了。

這一個境界,是分水嶺,一旦成就,那力量就會突飛猛進,咔嚓咔嚓……體內微粒蘇醒,足足有蘇醒了一億,現在蘇杉已經到達了五億遠古巨象之力的境界,摘星拿月,運轉位面,那簡直是等閑。

尤其是,諸神凈土也在發生著變化,裡面一條條的光,凝聚出來了王者的氣息,混合空間神則秩序鎖鏈匯聚成一道道的時間枷鎖。

在諸神凈土的深處,時空微微塌陷,時間的流逝居然和外面就有了細微的不同,甚至有的時候,會凍結,會靜止。

lixiangguo

只聽旁邊有人贊道:「猴王信人不疑,悟凈知錯能改,果是一幫好兄弟!」

Previous article

「不不不!」那戰君中期巔峰強者連連搖頭:「天啟皇朝固然強大,但是每一次宇宙天才戰的獎勵都是極為豐厚的,即便是天啟皇朝也是難以支撐,事實上宇宙天才戰的獎勵是由天啟皇朝以及數十個僅僅遜色於天啟皇朝一籌的強大帝國宗門,還有一些戰帝強者,甚至是傳說中的一位戰皇強者支持的,這獎勵是極為豐富的!宇宙天才戰只要入選,就可以直接獲得一件中級靈器!進入萬名,那就是可以獲得一件上等的合適的中級靈器!進入百名,那就是一件極品中級靈器!進入前十名,那是一件量身給予的特殊極品中級靈器!進入前三名,那就是多件極品中級靈器靈器!而第一名,則是一件有著高級特殊性的高級靈器!這種獎勵,足夠讓任何人瘋狂!」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