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沉浸的槍意之中,唐舞麟度過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鬧鈴響起,到了機甲戰比賽的時間,他才被驚醒過來。

時間過得真快啊!有了龍核,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他也並沒有感覺到飢餓。

進入星斗艙,連接戰網。

光芒一閃,重新出現在西部賽區體育場。但此時的唐舞麟,只覺得自己整個人腦子都是木木的,除了槍意之外,再無其他。

來到體育場另一邊,機甲戰區。

「比賽時間到,請選擇機甲種類,近戰、遠程!」

「近戰!」唐舞麟下意識的就選了,選擇完畢之後,才意識到自己選錯了。

「請選擇近戰機甲所使用的武器!」電子音再次響起,後面則是出現了一排武器的可選項,有十幾種之多,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錘抓堂子流星。十八般兵器樣樣俱全。居然和當初他們測試的時候不一樣。

到了比賽階段,武器竟然是可選擇的了嗎?

唐舞麟大為驚喜,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選擇了長槍。他正沉浸在槍意之中,雖說操控機甲和實際使用不一樣,可真正的機甲操控,就是要將機甲當成是自己的身體啊!

光芒一閃,高十二米的近戰機甲已經出現在比賽場地之中,唐舞麟也坐在了機甲內部。一柄長達十五米的超級大槍出現在機甲手中,威勢赫赫。

而在他對面,他的對手赫然是一台遠程機甲,魂導炮。這就沒什麼變化了。

難道說,是測試階段,官方覺得近戰機甲太吃虧了嗎?所以才增加了多種武器選擇。

這下自己可是和第一次這裡的機甲戰時掉過來了啊!近戰對遠程。

「三、二、一,開始!」電子音智能,總是那麼簡單直接。

「轟、轟、轟!」對面的遠程機甲第一時間就朝著唐舞麟發起了攻擊,抬手就是三泡,三顆魂導炮彈成品字形,直奔唐舞麟覆蓋過來。

唐舞麟控制著機甲握住長槍,剎那間,他眼前彷彿已經湧現出了無盡的槍意。機甲手中長槍一抖,閃電般三槍刺出,在間不容髮之際,點爆了三枚魂導炮彈,而機甲本身卻在原地一動未動。

這不是千夫所指那一式槍法,而是唐舞麟自己對機甲的控制,還是他原來純粹的速度與力量結合。

但在出槍的時候,感覺卻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百兵之王,王者之路!

「轟、轟、轟、轟、轟!」又是五炮轟了過來。

長槍五次點出,化解了對方的攻擊,但唐舞麟的機甲依舊在原地未動。

感覺來了,真的是,在實戰之中,雖然只是最簡單的刺出長槍,但長槍每一次刺出,唐舞麟彷彿都感覺到那大槍的軌跡就是一條條王者之路一般,槍芒閃爍之間,光暈流轉,在空氣中回蕩。

對面的遠程機甲也很是奇異,一般來說,近戰面對遠程,都會在第一時間嘗試拉近距離,而遠程則是嘗試拉開距離。像唐舞麟這樣,控制著近戰機甲在原地一動不動的不斷承受遠程攻擊的情況,在比賽中根本是不可能出現的。

———————–

求月票、推薦票。 但事實擺在眼前,唐舞麟就是這麼做了。對面的遠程機甲卻是摸不著頭腦。只能是不斷的圍繞著唐舞麟的機甲外圍轉圈,不斷的發炮轟擊。

比拼能量消耗的話,遠程機甲一定是不會擔心的,繼續這樣轟擊下去,一定是近戰機甲先扛不住。那大槍刺破炮彈,也是會受到震蕩,會消耗能量的。

遠程機甲的防禦力不行,速度也弱於近戰機甲,但整體的能量儲備卻要比近戰機甲多得多。這種消耗,是遠程機甲最需要看到的。

此時,唐舞麟的對手只是在想,自己怎麼會遇到了一個奇葩,這是來送死的嗎?還是如何?

可唐舞麟的感覺就又不一樣了,在他的感覺中,對面不斷轟擊過來的炮彈,就是在為他試槍。每一槍刺出,軌跡在他腦海中就像是烙印著痕迹。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刺出了上百槍,而上百道痕迹也就隨之留在了他的意識之中。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刺出,收回,再刺出。

百兵之王,王者之路!

雙方的能量都在不斷的下降,近戰機甲一直不閃避的被遠程機甲轟擊,就算是用武器格擋,消耗也是會更快的多的。唐舞麟的機甲能量在十分鐘后,就已經進入了危險階段。

內部操控室燈光變紅,提示著他。但唐舞麟卻依舊是不慌不忙的控制著機甲每一次刺出長槍。

千夫所指,萬槍如一,這就是這一式的精華所在。

老唐告訴唐舞麟,想要練成這一式,至少要在實戰中出槍千萬次。

實戰中出槍千萬次!這是一個何等龐大的數量。但唐舞麟卻絕不氣餒。眼前的戰鬥,就是最好的練習。

「滴滴滴!」警報聲響起,能量不足十分之一了。

對面的炮火也變得越發猛烈起來,顯然是詳細的計算了他這制式機甲之中所擁有的能量總量。

唐舞麟的近戰機甲終於動了,他的身體猛然衝出,背後推進器光芒大放,在能量已經到了最後關頭的情況下,依舊控制著近戰機甲沖了出去。

他當然要贏,贏了才有後面的比賽,才有更多的人讓他練槍。

遠程機甲內的機甲師嘴角處流露出一絲不屑,最後才想起反撲嗎?怎麼可能呢?

同樣開啟了推進裝置,驟然加速,朝著側面迅速拉開距離。就算近戰機甲的速度更快一些,但也沒有快的太多,在這種情況下想要利用一次爆發就追上他,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更讓這位遠程機甲師不解的是,對方的機甲手中長槍並沒有停止,飛快的刺出,刺在空中。而那台制式機甲卻突然亮了起來,亮起了金色的光芒。

魂力注入?

機甲除了本身魂導電池提供的能量之外,也同樣可以由魂師注入能量進行戰鬥。遠程機甲師眼看唐舞麟已經到了這一步,不驚反喜,拉開距離的同時,繼續不緊不慢的發動攻擊。耗死算,每一位遠程機甲師,都有著一顆堅定的心和足夠的耐性。

但就在這時,他卻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因為他發現,自己對機甲的操控,速度突然慢了下來,一種難以形容的恐懼突然出現在內心深處,哪怕是那麼龐大的機甲,也無法減輕他內心的恐懼感。無形的壓力在空氣中瀰漫。

而就在這時,他看到那追著自己衝過來的機甲手中,巨大的長槍彷彿一下刺出了上百槍,長槍前端,隱隱有金色光芒閃爍。

兩台機甲迅速接近!

遠程機甲師明明想要控制著自己的機甲再次加速的,可是,無形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壓制著他,就是讓他的動作慢了一拍。

這比賽場地用來進行魂師對戰,那是相當龐大了,可對於高度都超過十米的機甲來說,一次驟然加速,足以拉近距離到咫尺啊!

怎麼回事?

遠程機甲師心中駭然,而那帶著金芒的槍影,卻已經將他的機甲完全覆蓋了。

武魂釋放!來不及了。

一切都超出了判斷,當自身機甲轟然炸碎,他也被送出了比賽場地之後,他都沒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輸的。

唐舞麟看著面前已經化為殘骸的機甲,看著自己機甲手中的長槍,王者之路,王者之心!

他喃喃的在心中念叨著這八個字,突然間,一絲明悟在心頭升起。

剛剛的前沖,並不是為了真正的拉近距離,而是為了,要將自己心中的那一絲槍意釋放出來。

對手的修為明顯不高,在他的槍意綻放之下,心神受到了震懾,哪怕是有機甲阻隔,都沒能阻擋這份震懾的產生。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唐舞麟拉近了距離,一槍解決。

他這當然不能算是千夫所指,甚至連皮毛都算不上。可就是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在老唐的教導下,唐舞麟已經摸到了一絲槍意的邊緣。雖然只是一些初步的感覺,卻已經足以讓他對長槍的認識上了一個台階。

王者,掌控天下!富有一切。王者,千夫所指,心如磐石。

想要用出王者之槍,就先要擁有一顆王者之心。

王者之心,是必勝的信念,是對槍的執著!

出了星斗戰網,唐舞麟第一時間將自己的黃金龍槍釋放了出來,緊緊的握在手中,他決定了,從今天開始,槍不離手!只有真正的去感受它,去接近它,執著於它,自己才能真正和它溶為一體。

餓了,吃飯去!

當唐舞麟提著黃金龍槍走進食堂的時候,令人不禁為之側目。不過,在血神軍團中從來都沒有規定過吃飯不能攜帶武器。

畢竟,在一些危險的情況下,面對深淵生物戰鬥隨時會開始,大家都是武器不離手的。

唐舞麟只買了一份飯,當然是最好的一號窗口。他現在,不能晉陞軍銜的功勛多得是。總不能虧待了自己。

左手握槍,右手吃飯!

「呦呵,兄弟,你這是受什麼刺激了?」江五月一屁股在唐舞麟身邊坐下來,看著他手持的黃金龍槍,忍不住驚訝的問道。

唐舞麟笑道:「沒什麼,最近在練習槍法,拿著槍,感覺好一點。」

「你就吃這麼少?」看著唐舞麟面前餐盤中的精緻食物,江五月不禁吞咽了口唾液。

唐舞麟此時才注意到,江五月肩膀上的軍銜已經提升到了上校。看來,一次深淵潮汐帶給有能力者的,是更快的晉陞。

「恭喜啊!上校了。」唐舞麟笑道。

江五月道:「你怎麼沒變化?按說,以你那天的表現,應該是上尉了才對吧。應該我恭喜你,你都血神營了,我距離血神營還沒影子呢。我父親說過,我這武魂,霸道是霸道了,但到了九環之後,就會後繼乏力,畢竟不是真正的真龍血脈。我估計血神營也是因為這一點才沒看上我的吧。」

唐舞麟驚訝的道:「你可是霸王龍武魂啊!這樣血神營還看不上?」

江五月道:「我聽到過傳聞,說是武魂必須要有極限斗羅的底蘊,才有進入血神營的資格,你顯然是可以的。所以你就已經是編外人員了。你要知道,在咱們軍團中,不知道多少人在拚命努力,想要得到這樣一個名額呢,你這才來幾天啊!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

「請你吃一份一號餐。」唐舞麟笑眯眯的說道。

江五月眼睛一亮,「一份有點不夠吃啊!」

「那不請了。」如果不是真的對他有好感,唐舞麟這性格,哪會隨便請客啊!

江五月哈哈一笑,「好,一份就一份。」

兩人邊吃邊聊。自然就聊到了星斗戰網全聯邦挑戰賽。

「第一輪過了。我現在就祈禱著,在進入前三十二之前,淘汰賽不要遇到你。」江五月很認真的說道。

唐舞麟苦笑道:「你以為我願意遇到你嗎?」

江五月道:「以你的實力,進入前三十二應該問題不大。不過,這種比賽,運氣成分總是有一些的。看看運氣吧。不過,看起來你很重視的樣子啊!」

—————————–

實在不好意思,家裡有點事,更新晚了,抱歉抱歉。 一邊說著,他指了指唐舞麟的黃金龍槍,對這柄外觀炫酷的長槍,他可是很有好感,但自從知道這東西不能接觸之後,也只能是敬而遠之。

唐舞麟也同樣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黃金龍槍,看著那內蘊的金色,巨大的槍刃,心頭不禁充滿了自豪。

王者之槍!自己一定要掌握它的真諦。不然都對不起這柄似乎是和自己伴生而來的神器。是的,在唐舞麟心中,黃金龍槍就是神器。如果沒有它,自己怎麼可能如此之快的凝聚龍核呢?

有些艷羨的看著黃金龍槍,江五月道:「你應該快突破六十級了吧?需要新的魂靈么?咱們這邊,要到烈火盆地傳靈塔去,傳靈塔組織給咱們血神軍團提供的魂靈,品質還是非常高的。」

唐舞麟搖搖頭,「我不用了,我有合適的。」

他當然有,綺羅鬱金香就在他的自然之種內部呢。他隨時隨刻都能感受到綺羅鬱金香和眾位十萬年修為的植物魂獸的氣息。它們可以說是唐舞麟真正的底蘊。

……

灰色的風吹過大地,吹過的是一片蕭索。整個世界彷彿都是灰色的,是由無數灰燼凝聚而成。

灰色的世界一眼望不到邊際,沒有星斗,沒有太陽,只有無盡的灰色。灰色的遠處,是更深邃的灰色!

如果是生命體來到這裡,唯一能夠感受到的,就是這裡的絕望。

無盡的絕望向遠處蔓延,無邊無際。

而此時此刻,在這充滿絕望的世界中,正有一個人緩慢的行進著。他全身都籠罩在黑色的大斗篷之中,身體周圍散發著一層黑色氣流,排斥著外面的灰色。

如果說周圍的一切是絕望,那麼,他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就是死寂!

死寂與絕望,並不矛盾,也不衝突。

「為什麼來到這裡!」低沉的聲音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來。整個灰色世界都變得扭曲起來,彷彿已經化為一個巨大的灰色旋渦。

黑色身影終於停下了腳步,他緩緩抬起頭,在那黑色斗篷之下,兩道紫瑩瑩的光芒射出,那是他的眼神。

「深淵之主,不正是你的接引,才讓我能夠來到這裡的嗎?」

「你想要的是什麼?」低沉的聲音直接的問著他的來意。

「我們的目的,從始至終都是殊途同歸的。你們要的,是不斷的吞噬,讓深淵升華,成為你們那個位面特殊的神國。而我要的,卻是無盡的冤魂,以死亡成神,化作死亡神國。所以,我們要的,始終都是一樣的。」

周圍的扭曲突然停了下來,灰色的絕望世界重新恢復原狀。

遠處,一道灰色身影緩緩走來,走向那黑色身影。

黑色身影緩緩仰起頭,露出白皙的下巴,嘴角處,勾勒出一道弧線,他在笑。滿足的笑。他知道,自己直截了當的話,已經打動了這位。

而接下來,他的計劃,將沒有人能夠阻止。

毀滅只是開始。可笑的是,那些笨蛋只認為是仇恨讓自己敢冒天下大不緯去毀滅,可他們卻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以斗羅大陸為祭品,成就自己的無上神國。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那些人,終究都只不過是螻蟻罷了。當自己選擇成為聖靈教教主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這個遙遠卻宏偉的目標。而現在這個時代,卻是最佳時機。

兩道身影漸漸接近,周圍的一切重新扭曲起來,但在那灰色之中,卻多了一抹黑色。

絕望、死寂,毀滅!

……

光影一閃,唐舞麟又一次進入到了星斗戰網之中。在他頭頂上方,兩個箭頭,一金一銀,都是向上的。銀色箭頭是在他獲得了第一場機甲戰勝利之後,才出現的。無疑是代表著另一邊比賽他的出線資格。

第二場比賽比想象中來的更快,這高科技戰網就是好,哪怕是有萬千人蔘賽,也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相比於現實中的比賽,著實是方便的太多、太多了。

淡淡的光芒閃爍,唐舞麟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雙手在胸前合攏,將黃金龍槍環抱在胸前。

是的,槍不離手。長槍的槍柄之上,金光璀璨。但卻要比正常時小了許多。

只不過是兩天握槍,唐舞麟對黃金龍槍的感悟就出現了一些變化,至少,他發現了,黃金龍槍可以根據自己的意念變化大小。

此時他手中的黃金龍槍只有兩尺長,光芒內斂,並不那麼容易引人注目了。只是看上去小巧玲瓏,精緻的有些可愛。

lixiangguo

「大師……」

Previous article

先是和自己的哥哥聯合殺了自己的愛人,又出手殺了自己的哥哥,但是自己最後的下場,也沒有比他們好到哪裡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