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麗塔順著樓里走到草坪上。

「少爺,協會派人送來的文件,需要您親自過目。」麗塔走到西撒身邊,遞去一份文件。

「哦?讓我看看是什麼?」

西撒翻開封面,入眼便是狩魔協會原罪分部材料庫中儲存的素材,密密麻麻全是各個種族屍體的詳細介紹,有年代久遠從遺迹中挖出來的,有最近對外星人戰役中陣亡的友軍,有神威獄折磨死的囚徒,也有從協會那邊買來的屍體,有殘缺的有完整的,區區一個分部,差不多就收藏了近百具高級貨。

「擦!我擦!擦嘞個擦!我嘞個大擦!居然還有稀有貨!」西撒一邊翻介紹資料,一邊一驚一乍,他活了這麼大,哪裡見過這麼多高級屍體?難怪自己在黑市淘不到高級貨,感情都給協會截胡了。

「怎麼樣?是不是有很厲害的屍體?」

「有是有,可惜許可權等級要求有點高,我這個新人拿不下來。」西撒看著其中一具屍體,滿眼羨慕的說道。

「可以放棄世界之脈的補償,用稀有屍體的來代替。」麗塔提議道。

「是個辦法!不過這個先不急,等見了g老爺再說。」西撒看了自家女僕一眼,搖頭道。自己在黑毯城坑了協會一把,他們絕不會讓自己好過的,記得鄧肯當初拿麗塔恐嚇過自己,萬一這是真的,挑選屍體這件事,還要重新計較一番。(未完待續。。)

ps:票票票 三天後,西撒拖家帶口,在女僕的陪同下,領著兩隻拖油瓶蘿莉,來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餐館,成功見到了遠道而來的g老爺。

「小西撒,我們又見面了!」

看到西撒進來,g老爺一臉熱切的迎了上來,給了他一個熊抱。那枚紅色的電子眼,也激動的閃來閃去,嚇的一旁女服務員不斷後退,遠遠避開這個半人半機械的鬼傢伙。

「老頭,你坑死我們了!」卡蜜拉可不像西撒好說話,她清楚記得鄧肯當初的那套說辭。

被貓棒子狠狠推了一下的小田螺突然呆了一下,在看到卡蜜拉不斷使眼色后,終於醒悟過來,表情由呆萌迅速轉變為兇狠,單手叉腰嗲聲嗲氣的威脅道:「老頭,你死定了!」

「呵呵,這次的事情,確實是我的錯誤!要不是我這邊事情敗露,你也不會受到牽連。」聽到卡蜜拉的抱怨與歌絲納的威脅,g老爺表情立刻變得尷尬羞愧,非常誠懇的道歉。

「和您老無關,協會一早就盯上我那條次神脈了,有沒有你,他們都會找借口對我出手的。」西撒搖搖頭,示意g老爺別太難過。

「不用安慰我,這次確實是我的錯誤,先進房間再細談吧。咳咳咳,我這次把zero也帶來了,你們先見一面,認識一下。西撒,你以後可要多照顧他。」說著,g老爺再次咳嗽起來。雖然老頭的半邊腦袋,一半以上的身體都被機械代替,但剩餘的那半張臉,依舊能看出蒼白與虛弱。

「你身體怎麼了?氣息很微弱啊!」西撒也察覺出老頭身體狀態不佳。

「哎,人老了,身子不行了。」g老爺擺了擺手。

「可以用魔動爐代替心臟啊!不是還有原子武士的改造嗎?聽說技術已經很成熟了。改造不行。還有世界之脈,可以強化成神靈延壽啊。」卡蜜拉插嘴道,她對生物半機械化的改造也有所了解。

「不是身體的問題,而是靈魂老化。我一把年紀了,生老病死很正常,你們不用放在心上。麗塔是吧。又見面了,你比上次更加強大了。」

g老爺沒在自己的問題上多說,反而轉頭看向女僕,電子眼不斷閃爍,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說起來,女僕雖然是西撒親手製作的共鳴體,但體內大半的魔導設備,包括魔動融爐、力場發生器、金屬肌肉,都是出自g老爺之手。

老頭一馬當先。推開了包廂大門走了進去,接著西撒等人魚貫而入。

進入房間的第一眼,西撒就看到了聞名已久的熊孩子『zero』。早在神威獄陪g老爺蹲大牢時,他就聽g老爺吹噓過自己的孫子如何如何,準備只身前往天界山參加試煉。最後zero成功全身而退,實力大增。這些年他與g老爺合作的生意,更是被這熊孩子坑的一塌糊塗。這次被協會通緝逮捕,也多虧了這熊孩子推波助瀾。

現在看來。zero是個唇紅齒白,年紀和卡蜜拉差不多大的小正太。身高一米三。一身得體的兒童西服,頭髮梳了個偏分,背後背著一個小書包,看上去大概小學二年級的樣子,此刻正晃蕩著一雙小皮鞋,趴在桌子上吃水果。

如果說赫爾長相可愛討人喜歡。是那種看上去『這麼可愛一定是妹紙』的偽娘類型,那麼zero的相貌,就是帥的一塌糊塗的金髮極品小正太。前者是『漂亮』的極致,後者是『英俊』的代言詞。

單從相貌上講,zero幾乎與人類一模一樣。除了雙眼下方各有一道延伸至下巴的淚痕裂縫透露出金屬光澤,訴說著他並非人類,而是一具機械生命。若忽略這兩道淚痕不去看,那麼將zero和赫爾放在一起,堪稱一對『金童玉女』!呃,哪裡好像不太對勁?

熊孩子的外形,無疑是那種非常討人喜歡的類型。西撒一看到他,瞬間好感大增,接著想起自己這些年被小坑貨各種稀釋股份、各種拖累牽連,最後更害得自己被協會追捕,臉色又黑了下來。

「哦?你就是『蠅王』嗎?也不過如此!」見有外人進門,zero抬頭看向西撒一行人,黑色的瞳孔不斷轉動,開始掃描,接著露出不屑的表情。

熊孩子掃描眾人的同時,麗塔也本能的啟動兔耳,開始掃描對方,接著眼中顯示出一排排『???????』,她的表情也漸漸凝重起來。不愧是g老爺一直掛在嘴上吹噓的驕傲,竟然連月球最高的科技結晶也無法分析觀察。

「zero,你怎麼說話呢?太沒禮貌了!西撒是我朋友,也是我的合作夥伴,更是你的長輩!」看到孫子如此桀驁不馴,g老爺表情一黑,訓斥道。

「切!」熊孩子歪了歪頭,不再吭聲。看樣子這貨雖然厲害,但還是挺怕g老頭的。

「蠅王?指我嗎?」聽到熊孩子的稱呼,西撒有些不解的指了指自己。

「好像在報紙上看過,黑毯城爆炸案主謀,就是蠅王什麼的。」卡蜜拉歪頭想了想,答道。黑毯城兩次上新聞,第一次出了個『割雞啦』,第二次則是『蠅王』。

「好沒品味啊,我造了那麼多大文豪,還以為能混個『巫妖王』噹噹呢。」西撒搖頭嘆息,接著拉開一張椅子做了上去,「小傢伙,你就是坑了我無數次的熊孩子zero?還不快叫叔叔!」

「切,裝成熟!你今年才不過二十歲吧?我從製造出來到現在,已經二十五年了,你叫我一聲大哥還差不多。」熊孩子歪了歪嘴,一臉的不爽。

「喲,還敢犟嘴!我和g老爺可是過命的交情,平輩相論。你就是出廠五十年,也要叫我一聲叔叔!再說,就你這張小嫩臉,也沒說服力了。」

「白痴!」zero鄙視了西撒一眼,繼續低頭吃水果。

「小弟弟別害羞,叫一聲叔叔,我就給你介紹一個叫做『赫爾』的漂亮妹紙做女朋友!」西撒毫不氣餒,繼續占嘴上便宜。

「這兩個有機生物嗎?很抱歉,我沒興趣。」熊孩子背後的書包突然彈開,伸出一個機械手臂,用食指指了指卡蜜拉和歌絲納。

「老頭,你孫子很拽啊!」卡蜜拉不爽了,挑釁的望了望g老爺。

「哈哈,先吃飯,先吃飯!」g老頭打圓場道。

「這次見面,有什麼重要事情?」見熊孩子不搭理自己,西撒也感覺無趣,便和g老爺聊了起來。

「首先當然是道歉了,這小傢伙沒有通知你,便自作主張加大了與北域的軍火交易量,之後更是背著我和外星勢力交換資料,最終拖累你了。第二件事,是關於麗塔小姐的,……」

g老爺還未說完,卡蜜拉便迫不及待的插口道:「老頭,光道歉有什麼用?賠償呢?補償呢?」

「補償當然是有的,但麗塔小姐的事情更加重要!」g老爺笑道。

「麗塔?難道協會真的要讓她進入天界山?」西撒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他以為交出次神脈,替協會製作亡靈就足夠了,沒想到還要逼自己的女僕去天界山。

「換成別人還有可能逃過一劫,你真以為協會放過你這種威脅嗎?」zero嘲笑道。

「威脅?你說我是威脅??」西撒一臉不解的看著熊孩子,等待對方的下文。

「哼,你聽說過『禁忌力量』嗎?」

聽到這次詞語,西撒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最近剛剛升級,深刻認識到了血海、地獄與現世的不同之處,現在聽到『禁忌力量』,立刻敏感的察覺到一些不妥。(未完待續。。) 「看樣子你也知道一些。告訴你吧,那些超脫了世界之脈範圍,力量源頭與世界之渦同一級別,並且會對世界之脈系統造成絕對破壞的古老力量,都被成為『禁忌』,比如邪王卵、血海、魔災,包括天界山。在天譴教會的理念中,凡是力量根源與世界之脈無關的,包括血海生物、魔女、魔物等,都是禁忌生命,都會對世界之脈體系構成威脅,必須清剿。」zero解釋道。

「哦!所有就有了九災?」西撒露出恍然的表情。

「差不多吧。雖說血海、地獄、邪王卵這些力量源頭,會對現世的世界之脈體系構成威脅,但這些力量的強大與獨特,卻是無法否認的。儘管教會給出了『九災』的說法,但各大勢力私下都在研究這些力量,希望找到用不同體系的力量來強化自身的道路。」

說著,zero頓了頓,露出苦惱的表情,「怎麼說呢,雖然這些古老的力量源頭被稱為禁忌,但事實上卻在在大陸廣泛流傳。打個比方,凡是和世界之脈沾邊的,就像身份的象徵一般。世界之脈體系下的能力者,都是合法公民。而與次神脈、真神脈相互結合誕生的神靈,就是最高等的貴族,受到整個星球的垂青。相反的,那些純粹禁忌力量體系下的生物,諸如魔女、魔物等,對世界構成了絕對威脅,就成了罪大惡極的犯人。而那些追求禁忌力量的能力者,被認為有犯罪傾向的嫌犯。」

「不過禁忌的力量實在太強大、太有誘惑力,可以無視世界之脈體系的等級,爆發出更加可怕的力量,因此無法杜絕根除。到後來,錫蘭的能力者圈子。形成了一個不成文的共識,那就是一個能力者無論善良與否,他的根本源頭,只要世界之脈體系的力量超過50%,就算是錫蘭陣營的。如果禁忌一側的力量超過50%,就算是有威脅的存在。」

聽到這裡。西撒哪裡還不明白:「你是說,協會認為我構成了威脅?」

「那是當然了!我只是隨便掃描一下,就發現你這傢伙身上帶著明顯的血海特徵,而且還毫不掩飾。除了血海方面,你身上還有其他不清不楚的力量源頭。如果放在東洲,倒是沒什麼,畢竟那邊的妖怪都在盜取的血海的力量,但在中洲你就像一個會發光電燈泡。據我判斷,你的根源。世界之脈的力量絕不超過20%,與其說你是竊取禁忌力量追求強大的錫蘭能力者,倒不如說是寄生在世界之脈網路上的禁忌生物。只不過你出身清白,表現的中規中矩,沒有威脅世界之脈的傾向,而且十分配合協會,並且有利用價值,才沒被處理掉。似你這種威脅。就算態度良好十分配合,協會也不可能放任不管的。」zero的黑色大眼睛不斷轉動。分析著西撒泄露在外的氣息與能量波動。

「所以呢?協會直接針對我不就行了?為什麼要針對麗塔?」西撒不解道。

「除了一步步剪除你的羽翼外,更主要的是和天界山有關。」zero炫耀的挺了挺胸,說道,「所謂的九災其實沒必要太放在心上,那只是天譴對於無法完全掌控的禁忌根源的一種說法。事實上除了魔災和神秘的地獄外,大家相處的不很愉快嗎?血海的力量被東洲妖怪廣泛利用。魔道妖怪泛濫成災;魔女可以貢獻大腦,體內的邪王卵也能被能力者使用,她們被捕殺的快瀕臨滅絕了。而天界山,卻是從未被開發的一個力量源頭。」

「天界山,我當初進去過一次。親眼見證了一個偉大的力量體系,那是一股絕不遜色世界之脈的,與現世力量體系截然不同的完整力量根源。我相信錫蘭除了我,還有許許多多人進入過天界山,協會肯定也不例外。如今天界山即將開啟,這是無法阻擋的。這股力量及是威脅,也是誘惑,是可以徹底改變現世格局的力量。如果協會真的掌控天界山,則能力壓對手,成為現世最強大組織。」

西撒聞言,立刻問道:「你的意思是,協會的力量不夠,需要藉助外力幫忙?」

「沒錯,天界山可不像其他根源,可以輕鬆接觸到,協會對於天界山的開啟,其實也沒多大把握。現世對於天界山最有研究的,是伊斯塔爾共和國,他們手中的皇家菠蘿源遠流長,底蘊深厚。雖然他們也算協會的成員,但絕對會吃獨食。協會這邊也花了大力氣募集炮灰,比如我,還有你的女僕。」

「協會視我為威脅,所以打著大義的名號,徵召麗塔進入天界山做炮灰,不僅削弱了我的力量,還為他們掌控天界山做了貢獻。」西撒敘述道。

「對!就是這個意思!」zero不斷點頭,說話的同時嘴巴也不停歇,將一大盤水果拼盤吃了大半,頗有霸娘龍的風采。

「g老爺,你們這次來,又有什麼好消息?」西撒看向老頭,好奇道。

「自然是幫助你了。你的力量與天界山無關,無法幫助麗塔小姐。zero不同,他完成過『天界試煉』,身體經過徹底的改造,是標準的『天界生命』,也就是你們所說的機械生命。麗塔的身體,是被活性化的鋼鐵之軀,她的誕生也有天界山能量的一份功勞,同時她也繼承了天界印,因此有資格進入天界山。」

「zero熟悉天界山內部的情況,而且在天界山內部還有許多幫手。他為天界山這一次的開啟,準備了許多年。這次故意聯繫外星人並且主動泄露,就是為了混進了協會的隊伍中,同時牽連到了你們,我也十分過意不去。我希望麗塔這次能跟著他一起行動。等zero進入天界山後,有足夠實力保證她的安全,甚至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g老爺說道。

「哦?他竟然故意聯繫外星人?不是意外泄露嗎?」西撒驚奇的看向zero,自己真心被坑慘了啊!

「原本我們是計劃用其他方法加入協會內部的,結果誰想他不聽勸告,私自與外星勢力聯絡,還主動暴|露,害了你們。」g老爺一臉苦笑,西撒這次確實被坑了。

「沒辦法,誰讓那些外星人手裡有我需要的技術。蠅王撒,你也不用記恨我或者鬱悶,這次對你造成的損失,我會在天界山加倍補償給你這個女僕的。」熊孩子一臉自傲的說道。

「小鬼,你很囂張啊!你究竟哪裡來的自信?」西撒無語的看著眼前的小正太。對方的外貌太具備誘惑力了,他實在無法把zero當做同輩來平時。

「哼,你以為入了禍,殺了一隻沒有意識的觸手怪就很厲害嗎?告訴你吧,至今為止,死在我手上的真禍一共有六位。你的根源太過複雜,我無法分析模仿,但依舊能計算出你領域的弱點。在我的資料庫中,一共記錄了三百種領域,三十種神性領域,而我可以模擬出一半以上。至於麗塔這種普通的領域,我可以輕鬆模擬出來。」

說著,熊孩子身邊展開一股無形的『領域力場』,接著力場變換,出現了火焰、死亡、風暴、雷電等變種,全都是麗塔擁有卻還未掌握的能力。

「g老爺,你家熊孩子看起來很膩害啊!」西撒看的眼皮一陣亂跳,這兇殘的能力,領域和更高級的神性領域都涉及到規則與力量本質,已經是極端高深的領域,這熊孩子竟然能模仿複製。

「這小子的實力我也不清楚,他很早就超越我了。」老頭老懷大慰的笑道。

「我就直說了吧。我這次的目標,是『天界山七領主』的位置,但我手中掌握的力量還有所欠缺。我需要助力!麗塔的實力雖然差了點,但潛力很高,我有自信讓她在天界山突飛猛進成功入禍,並且護她周全,也算彌補爺爺對你的虧欠。作為回報,我也需要麗塔的幫助。蠅王你覺得怎樣?這種事情合則兩利分則兩害,看在爺爺的份上,我當你們是自己人,不會虧待坑害你們的。」

「熊孩子,我被你坑的還少嗎?」西撒臉色難看的問道。(未完待續。。) 「天界山七領主,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西撒狐疑的看著眼前的熊孩子。zero在錫蘭的地位,和自己差不多,不上不下,精英小boss級別的存在。『天界山』可是和『世界主脈』齊平的力量根源,那是大魔王級別才能染指的,這小傢伙的胃口有點大啊。

「天界山與現世的世界之脈不同,那個世界有自己的中央ai,也可以理解成世界意志。所謂的『天界山七領主』,其實就是掌控天界山力量根源的七個最高許可權。這一級別的許可權,地位等同於神系的主神,任何一個位置,都是足以改變現世格局的力量。不過天界山許可權的獲取,與自身實力無關,需要通過多方面考察,並且被判定擁有足夠潛力,才能繼承。我當初進行『天界試煉』時,有過一些奇遇,對大領主許可權的獲得有幾分把握。如果你放心,可以將你的女僕交給我,等我取得許可權后,會給她足夠的補償,讓她實力倍增。等我離開天界山時,已經是錫蘭最頂尖的存在!那時你若願意,倒戈卸甲以禮來降,依附我的勢力之下,仍不失瘋猴之位。」說著,熊孩子又嘚瑟起來,主角光環的氣息撲面而來,王霸之氣四射,頭頂金光燦燦恍若佛輪。

我擦,掛b+奇遇,長得還這麼萌,妥妥的主角模板啊!

西撒淚流滿面的看著對面的熊孩子,自己辛辛苦苦才啟動了boss模板,真不公平!這一刻,他似乎感受到了世界的氣運在此處匯合,籠罩在眼前的熊孩子身上。幸好這傢伙是個正太,而且只對天界山感興趣。否則自己豈不是要扮演送妹子的角色?

「西撒你覺得怎樣?有zero在,麗塔一定能夠安全通過天界山的任務,並且實力大增。」g老爺再一次開口道。

「你確定協會的真的會徵召麗塔去天界山做炮灰?」西撒心有不甘的問道。

「這是一定的。我入侵了協會的系統,看到中土各方都在回縮勢力,甚至放緩了對南洲的攻勢,為的就是等待天界山的開啟。比起魔潮與宇宙人。天界山才是重中之重。」

「那我呢?既然決定徵召麗塔,那協會要怎樣對付我呢?」西撒追問道。

「你現在是協會一員,而且有利用價值,再加上直接針對你沒有任何好處,甚至會有損失,協會肯定不會動手。再說禁忌力量是教會的說法,其他勢力並不在意,你的情況只代表你有威脅,是個不安定因素。當獲利大於風險時。你是安全的,但協會還是會對你安排一些預防措施。」g老爺分析道。

「什麼措施?」

「你聽過『送葬軍團』嗎?」g老爺一臉神秘的問道。

「那是啥玩意?和安利一樣嗎?」西撒疑惑道。看g老爺這神神秘秘表情,該不會被人給洗腦了吧?

「安利是個什麼鬼?算了,不提這些。協會的送葬軍團,和在教會贖罪的『討伐隊』,議會的『敢死隊』一樣,把那些問題人物隔離集中起來,派出去完成各種危險的任務。只不過送葬軍團的地位待遇很高。」

「協會要我去做敢死隊?去送死?」

「你想多了。死亡率一點也不高,送葬是給別人送葬。加入送葬軍團。等於被踢出組織,安心做打手,好處少不了你的,但你也別想再往上爬。卡茲你也認識吧?他現在就在送葬軍團做團長,到時候我給他打個招呼,他自然會照顧你的。」

「我大概明白了。協會為了保證內部清潔乾淨,專門把我這種有問題的集中在一起統一管理。利用的同時,好吃好喝伺候著是吧?」

西撒點點頭,並沒什麼意見。他加入協會就是來撈好處的,在哪裡都一樣。反正也沒打算真的加入協會內部。至於麗塔的安全,有g老爺做保證他放心了一半,但zero這個坑貨他還是有些擔心,等回去再為女僕準備幾張底牌,他就能徹底安心了。

「你說的也算對吧。」

「卡茲大人最近混的可是風生水起啊!」聽g老爺談起卡茲,西撒也來了興緻。

錫蘭這半年風雲劇變,先是隕石墜落,再是魔潮爆發,然後又是外星人入侵,災難一波接著一波,一浪高過一浪,搞得人不要不要的。大環境不好,百姓愁雲慘淡,因此需要正能量刺激。

黑毯城外星戰艦墜落事件,就被媒體過分渲染報道,最終造神造出了巨神蘿『割雞啦』全球揚名,成了無數小說、電影的寵兒,火爆指數直逼地球的『哥斯拉』。不過比起只有一次戰績的『割雞啦』,完美生物『卡茲大人』才是真正的錫蘭正能量標杆人物。

曇花一現的小田螺,畢竟是西撒的私人寵物,全天24小時職業賣萌,一直陪伴在主人身邊,並不為人所知。而卡茲大人不同,隸屬於『觀測塔』的他,參與了最新的『宇宙傘兵空投計劃』,成入選了『本年度全球十大知名人物』排行榜,並被預估為第一名。

卡茲大人,性別:男,年齡:不詳,種族:完美的究極生物,集生物、亡靈、金屬、機械屬性於一身的大成者,是鋼女僕的模仿原型。卡茲大人常年停留於太空之中,吸收各類宇宙射線,自身實力呈拋物線增長,如今深不可測,等級未知。

在中土大陸陷入危機之後,化身宇宙傘兵的他,每天都要通過『太空點煙系統』,多次往返於太空與地面之間,消滅為惡的犯罪分子與邪惡的宇宙人。在平民的眼中,卡茲大人就是從天而降的救世主,哪裡有危險,哪裡就有卡茲大人!

事實上,卡茲作為觀測塔的終極武器,協會的最新王牌,每天都會數次被空投到世界的各個角落,充當滅火員,消滅那些危險的事物。什麼外星恐怖分子啦、暴走的魔物啦、銀行搶劫案啦、魔女地下演唱會啦……等等。

因為卡茲每天都會出現在中土的各處行俠仗義,救人於水火之中,而且做好事從不索要民眾一針一線,一旦完成任務立刻返回太空等待下一次投射。他的事迹最終被人廣泛讚揚傳頌,最終獲得了『天降之物』、『完美究極生物』等稱號,成為了天朝活雷鋒、美國隊長、蝙蝠俠、大超哥一類的偉光正人物。

卡茲大大的東家觀測塔,甚至專門為他成立了一個不收費的宇宙直播頻道,專門報道他的英雄事迹。如今天譴教會旗下某家知名漫畫公司,正準備推出即視感超強的『守護者聯盟

系列,隊長便是愛穿緊身衣的卡茲大人,成員有隨時隨地暴走超神的巨神蘿割雞啦。

「卡茲他越來越強了,本來也是要進入天界山的,但因為許多原因,放棄了這次機會。」聽西撒提起卡茲大大,g老爺嘆氣道。

「哦?有內幕?」西撒好奇道。

「當然有了!卡茲可以吸收宇宙射線作為能源,幾乎從未枯竭過,而且實力越來越強,變得深不可測,已經脫離了觀測塔的控制。至於觀測塔的『宇宙傘兵』計劃,根本就是抄襲我的『太空空投』!還記得當年你被蚯蚓叔叔追殺,卡茲從天而降幫你解決敵人的事情嗎?」g老爺問道。

「當然記得了!我就是親眼目睹了卡茲大大的風采,才打造了麗塔的!」西撒一臉嚮往的說道。

當年他還是患級的渣渣,被笛福那個白眼狼空間放逐后,又被蚯蚓叔叔一路追殺,最終還是卡茲大大從天而降,仗義出手,消滅了不死不滅的蚯蚓叔叔。沒想到才幾年的功夫,自己已經入禍了。(未完待續。。)

ps:今天有事,耽誤了。 西撒回憶完當年的種種,g老爺則點頭說道:「沒錯,那是卡茲第一次空投,這本來是我的隱藏底牌,卻被觀測塔的監視系統記錄到。那事之後,卡茲的控制權便被觀測塔奪走,然後有了『宇宙傘兵』計劃。只可惜觀測塔再無法複製『卡茲』這個奇迹,只能製造次一級的星際雜兵。而卡茲常年處在太空吸收宇宙能量,實力之強早已超脫了觀測塔的控制。不僅如此,卡茲還反向控制了一部分『太空點煙系統』,可以自由鎖定中洲各處,選擇宇宙投射。」

「不是說卡茲是觀測塔的秘密武器,協會的王牌嗎?」

「哎,還不是我當初製造他時,輸入了『維護愛與正義』的終極指令,導致他就算獲得自由,也一直與協會合作,致力消滅現世的一切罪惡現象。因為卡茲的不受控制,即便他被吹捧成『救世主、天降之物、究極生物』,也還是備受懷疑,最終被排擠進了『送葬軍團』,更別提進入天界山了。」g老爺嘆息道,為卡茲的遭遇大感不公。

「哦!明白了!卡茲真是一個偉大的人,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對社會有意義的人!」西撒點頭。

卡茲的終極指令是『愛與和平』,就像麗塔的終極指令是『西撒至上』一樣。就算麗塔有了自我意識,恢復了生前的記憶,依舊把女僕這份有前途的職業,當做畢生的追求。卡茲擺脫了觀測塔的控制,掌握了部分衛星系統,依舊和協會合作,把打擊惡勢力維護世界和平當做人生目標,就算被排擠也不放棄。

「誰說不是呢!」g老爺也點頭稱讚。他雖是個俗人。但對卡茲這個自己親手製造的究極生物的追求與信仰,同樣敬佩無比。

「說了這麼多,你也該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了吧?協會雖然庇護你,但同樣是在利用你。麗塔你打算怎麼安排?」g老爺問道。

「如果協會真的要麗塔進入天界山,那就麻煩g老爺您了。最近這段時間,我要閉關為麗塔做一些準備。到時再聯繫。還有送葬軍團那邊,先替我向卡茲打個招呼。」西撒想了想,回道。

「沒問題,除了這些事之外,還有點小問題需要你幫忙。」g老爺露出了尷尬的笑容,一旁的zero繼續專心致志的和歌絲納比拼誰是大胃王。

「什麼事情?咱爺倆啥關係,你說。」西撒拍著胸脯保證起來。

lixiangguo

這次他簡直是得不償失。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