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青鸞雖在打鬥中數次受傷,其實力卻也飛一般的躍進,然其名更盛。

盛名也多是拜多次挑釁御千染而盛的。

釋羽薰如看電影一般的趕一場看一場,對小青鸞愈發感興趣,膽敢挑釁御千染的,應該算的同一戰線的。

然小青鸞雖頗得她心,卻也讓她心焦。

跟著小青鸞這麼久,她竟一絲破綻也瞧不出來。

她試圖凝神拔一根小青鸞的青羽,可她壓根觸不到她!

她查探了小青鸞的小窩,亦毫無所獲。

她趁著小青鸞挑釁御千染,也鑽到千華宮的千書閣,然而三樓那處,除了一個蒲團,甚至連那個銀色置架也沒有!

更讓她心底發寒的卻是,在這期間她的腦袋與心臟之間,那種忽然如轟炸一般的疼痛的次數逐漸增多。

漸漸的,她的魂體似乎快要抵不住這暗流般的侵蝕。

彷彿有灼灼烈焰烘烤著她的靈魂。

那火,似乎比她的本源之火更加熾烈,似要將她的魂體融化,驅散,甚至那股想要自救的慾望也在漸漸消散,漸漸趨於平淡。

而她漸漸跟不上小青鸞的腳步,卻依舊能清晰的感受到小青鸞所在的位置,能感受到它修為的提升,感受到它因修為上漲的愉悅與得意。

她拖著虛弱無力的身子朝小青鸞所在的位置移近,這種意念的驅使似乎是下意思的,讓她想一直跟著小青鸞,只是跟著。

除了御千染,小青鸞自然也有幾個邀戰好幾次也打不贏的。

赤鱗琴蟲便是其中之一。

而此刻,經過一番激戰的它,正踩在第四次邀戰的赤鱗琴蟲的腦袋上,長嘯一聲,是終於勝利的愉悅!

赤鱗琴蟲不悅的搖晃著蛇尾,腦袋拱了拱,卻已經沒有力氣與小青鸞叫囂了,虛弱而無力的垂下了腦袋。

一襲白衣就這樣明晃晃的落在小青鸞不遠處,眸光深沉的瞧它。

小青鸞這一番激戰,青羽上的絨毛有些微凌亂,尾羽上那團金紋的光華也有一絲暗淡,似遮了薄雲的日光。

釋羽薰也終於止步,在離他們不遠的小山丘上空蹙眉看著,魂體的不穩定讓她覺得心底一陣陣的發空。

小青鸞的情況一看便知,她又移過視線,看向正瞧著小青鸞的御千染。

他只安靜的站在那裡,卻比在場的任何人事物的存在感都要強烈,都要讓人想禁足膜拜。

小青鸞在鳴唱幾聲后忽的止住,也看到了一旁的御千染。

亢奮的嚷道:「御千染?!我要跟你單挑!」

釋羽薰眼角一抽,打量著小青鸞。

小青鸞正處於勝利的喜悅與亢奮中,它大抵覺得自己擊敗了赤鱗琴蟲實力便是大漲了。 小青鸞正處於勝利的喜悅與亢奮中,它大抵覺得自己擊敗了赤鱗琴蟲實力便是大漲了。

似乎便是十個御千染站在它面前,它都能將之擊敗,虐之,卻完全忘記了一場激戰下來自己的身體也受到不少損傷與不小的消耗。

釋羽薰視線又移到御千染,不知他會如何回答?

如往常一般單方面施虐么?

她念頭還未落下,忽的身子一頓。

他正移目向她看來,撞進她的視線。

他眸光深邃,讓她瞧不清其中的深意。

她指尖微微顫抖,是巧合嗎?

可為何他的視線那樣灼人,似要將她的靈魂點燃。

她怔怔的看著他。

他白衣似雪,雪白的袍角忽的揚起,帶起髮絲繾綣。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他動了,朝她所在的方向。

她眼前一花,鼻息間傳來熟悉的清香,似帶著舒適安神的效果,又讓她的心臟劇烈的跳動。

她回過神,身子已然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

她怔然,他看到她了!

他能碰到她了!

她的腦子有些渾渾噩噩,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心底卻是一松,似呢喃似不確定的喊出他的名字:「御千染?」

他沉澈好聽的音線在她頭頂響起,卻吐出惱人的二字:「閉嘴。」

不是巧合,不是幻覺,是他。

…………

釋羽薰緩緩睜眼,不遠處,白玉般外袍綴青玉色衣襟懶懶套在身上。

他雙眸輕闔,眉眼美好的線條猶顯清雅寧靜。

凝脂玉肌之間,微呡的唇畔粉中透白,卻極有光澤。

墨發隨意散在肩背,無端添了絲慵懶。

他的面前,半透明結界將盤龍青雲鼎包裹在內,鼎身流光熠熠,淺淡的雲霧吞吐氤氳,顯然鼎身正煉著丹藥。

釋羽薰的視線又移到男子的身上,想到最近的種種,腦海中浮出莽撞好強的小青鸞,自嘆:

「雖然明白自己的實力,卻從未想過我原來這麼弱,這麼麻煩。」

自來到彌界,她以為她努力修鍊,即便不能傲視群雄,也可以笑傲江湖,恣意人生。

卻不想這場時空之旅似乎並不如她的意,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壓力總壓迫著她,牽制、打擊著她的神經,讓它愈發脆弱。

而她漸漸開始不喜,厭惡那種無形的壓力,也愈發嫌棄內心深處那個逐漸脆弱的靈魂,那個越來越不像她的靈魂。

自我嫌棄后,是自心底翻湧上來的不服,她生來不是自怨自艾的那類人,也明白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的道理。

王淑雨,風矢,西西,西蓉……

若要不想有人踩到自己的腦袋上,便要付出比常人更艱苦更喪心病狂的努力,而不是安於現狀,聽天由命,在身陷險境又盼著某人來救她。

對於力量與修為的那種追求,她似乎真的有些滯怠了。

她定定的看著他,眸光漸漸清晰分明,帶著一絲疑惑與追究開口:

「那青羽,是怎麼回事?」

她知道他在聽。

果然,他終於抬睫,視線與她撞在一起,眸色依舊深邃,深不見底。

「誰允許你靠近那裡?」

他的面上不溫不火,音色卻有些發涼。 「誰允許你靠近那裡?」

他的面上不溫不火,音色卻有些發涼。

釋羽薰面色一頓,單手微微撐起身子,有些惱火:

「也沒有人不許我進出參觀。」

何況他只設了與彌界一般的結界,他明知那結界她有青玉便可以自由進出,若是不許她進去,換個結界便是了,亦或不要將三層那陣法停了。

若非如此,她便是非動那個心思也得逞不了,何況她只是好奇心作祟?!

他眸色未變,音質依舊:「本殿只記得讓你潛心修鍊。」

獵愛總裁:錯情蝕骨 「若非你的那些爛桃花來無事生非,我怎會靜心不下?」

想到西蓉姐妹,她心底又有些委屈,莫名其妙被冷嘲熱諷一番,換了誰不氣惱?

「還有!你又不是我祖宗,雖於我有救命之恩,也並不代表我就會成為你的傀儡,像你的傀儡一般,你說什麼便做什麼,我有思想,有情緒!」

在天界這個靈氣澎湃的地方潛心修鍊,便是他不提議,她也會如此。

而他既然提出了,並讓卯卯監督,她自然也不反對,畢竟對她有益無害。

她也以為能安安靜靜的潛修,等到他回來,卻不想事與願違,總有惱人的小妖精讓她不得安寧。

男子挑眉,眸中氤氳流光,深沉而意味不明。

門外,卯卯輕敲了敲門,端著一個木質小掌盤,抬步而入。

她朝御千染微微一禮,才走向床邊,朝釋羽薰溫和一笑,將掌盤置於一旁的矮柜上。

釋羽薰面色一頓,見卯卯端起掌盤中碧羅瓶與一個淺藍色小瓷碟,撥開瓶塞,將碧羅瓶中的丹丸倒了一粒到小瓷碟中,朝她遞過來。

卯卯輕聲細語:「薰薰,這是復元丹。」

釋羽薰探手接過小瓷碟,乳白色溫潤如玉的小小丹丸靜靜躺著,乳白與淺藍,很相配的顏色,賞心悅目。

她端著小瓷碟靜靜看著,方才那話脫口而出,只因對御千染的指責而惱火,控訴事實,並無一絲對卯卯她們的鄙視。

可若是傀儡也會生氣,卯卯此刻應是不高興的。

對於這些傀儡侍女,她似乎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既想將她們當正常人,心裡卻明白不是那回事。

可讓她完全將她們當工具,當器皿,她又有些接受不能。

「薰薰?」

釋羽薰回神,捏起瓷碟中的丹丸,吞下,將瓷碟又遞給卯卯。

卯卯似也察覺到屋內的氣氛詭異,將瓷碟放回掌盤中,便福身退下。

釋羽薰微微倚著柔軟細膩的方枕,查探自身的情況。

出乎預料的,她本在御階初期,靈根雖依舊細小,卻幾乎已經佔據了她整個軀幹,縱橫交織卻梳理的十分有序。

而此刻,那些交織有序的靈根竟已自她除了心臟以外的整個身體,蔓延的很是徹底,那絲絲縷縷的靈根如經絡一般,已延展到她的指尖。

她細細體悟,掌心的靈力比往時更加純粹,雙臂亦更具韌性,力量更加磅礴充溢。

她微微一愣,這是……

她似乎被幻境所傷,居然沒有傷到根本,修為竟也漲了那麼多,如今的她顯然已經邁入御階後期。 她似乎被幻境所傷,居然沒有傷到根本,修為竟也漲了那麼多,如今的她顯然已經邁入御階後期。

她哭笑不得,說好的穩實呢?

她雖想要實力,想要強大的修為,卻也並不打算一步登天啊!

心底的疑問不解,有些難受。

可這裡只有她與御千染兩人,她此刻的狀況顯然也只有他清楚。

而她方才的惱怒還未得到回應,氣自然未消,而他似乎也惱著,從方才的語氣明顯,到此刻索性不理會她的態度。

疑惑在心頭浮沉,卻只能憋在嘴邊,她倏地睜眼,瞪了一眼不遠處那好看的令人髮指的男子,心底更加不爽。

不再看他,閉目開始梳理體內的靈力。

片刻后,秀眉微微皺起,因鼻息間傳來愈漸濃郁的氣味,這味兒並不好聞,不知是哪種植物的味道,聞久了有些澀意,讓人不太舒服。

好在那讓人不舒服的味兒很快便散了,又有一股梨花香,撲鼻而來,眉頭漸漸舒展。

好奇之餘,她又睜開雙眸。

因盤龍青雲鼎已被收起,入目的空間又大了不少。

男子寬敞的衣袍徐徐掃過靴邊,髮絲繾綣,正端著一個瓷碗走來。

她微微一愣,那香味莫不是來自他手中的瓷碗內?

想法很快被證實,他眸色淡淡,將瓷碗遞了過來。

「喝了。」

釋羽薰稍有疑慮,還是伸手接了,不管如何,他定是不會害她便是了。

她看向碗內,深綠色的液體因瓷碗的交替盪出一圈圈漣漪。

想到最初聞到的味道,不禁蹙眉:「這是什麼?」

他定定的望著她,正當她以為他還是不願理會她時,才出聲道:

「解魔咒的法子。」

釋羽薰啞然,她的魔咒還在!這性命攸關的,險些竟要忘了!

她瞥他一眼,抬手將瓷碗往嘴邊湊,鼻息之間的梨花香愈發濃郁,然嘗到那葯的味道時,她倏地眉頭狠皺。

這湯藥的味道與她初次聞到的澀味才是匹配的,苦澀的味道瞬間充斥口鼻。

lixiangguo

綠鴻死後,一個小巧的祭壇模樣的東西,從他的殘軀當中跌落下來。

Previous article

一襲黑色的裙子,氣質優雅而高貴,但整個人卻處於一種極度恐慌的狀態,儘管她掩飾得很好,或許普通人看不出來,但李學浩卻知道,她似乎正在經受著什麼可怕的事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