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秦道長決心以下,他捂住自己的胸口,不讓自己的精魄散去。

畢竟道法還是高深,他深吸一口氣,硬是把精魄,按了回去。

接着抱起居書,迅速跑向道觀外。

身後響起了一陣騷動!

小秦道長,把居書放在門口,接着冷哼一聲,迅速回身。

他心道:“等師傅幫你掃除未來障礙!”

追他的人,沒想到他會回頭,一下子就愣住了,趕緊剎車,不敢往前!

此刻,小秦道長再也沒有同門情誼,他拿出一手黑符,同時唸了一個邪道咒語。

雲虞之歡 咒語是梵文,我根本聽不懂。但是這個咒語相當有力量,他的心中,黑暗蔓延。

幾乎就是同時,只見小秦道長手上,那朵小小的彼岸花,瞬間變大。

花瓣四散,罩了下來,彷彿紅色血雨!

那些道士,顯然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景,紛紛拿出符咒。

小秦道長再冷笑,咒語一出,就見到地上,出現一個眼睛!

低頭看去,我暗駭,這簡直太叼了,眼睛起碼有十米寬!

道觀衆人,嚇得往後退去。

小秦道長心中涌起一陣陣寒意,他大喝一聲:“開!”

眼睛唰地一下就睜開了!

裏面如同蛇的瞳孔,放出黑色光芒。

緊接着,一行道士同時丟出手裏的符咒,同時念道:“百鬼退下!行雷封天!”

霎時間,天上烏雲密佈,幾道雷光,劈了下來!

但是地上的眼睛,並沒有受到影響。

黑光更爲強烈。

再一眨眼,就見眼睛裏,伸出了無數只乾枯的手臂! 此刻一組傭兵團正在看著他們悄悄安裝的監控攝像頭,攝像頭中許曜居然對著他們所在的方向,抬起頭露出微笑。

「大家看啊,他這個角度,看起來就好像已經發現了我們的攝像頭一樣,不知怎麼總讓我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那看著攝像頭的傭兵,指著屏幕上的許曜,身體感到了一股寒意而有些顫抖。

「你的膽子也實在是太小了吧,我們的攝像頭比針孔還小他應該沒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又怎麼樣?他難道還能順著網線過來打我嗎?」

另一位同伴看到了許曜露出這樣的笑容,心中也是一陣寒意升起,但他為了掩飾自己害怕的情緒,所以強裝鎮定。

他們所在的星凱大酒店,距離大戲院有一段的距離,兩邊大概隔著五站公交車的距離,就算許曜發現的攝像頭,也不能對他們做什麼。

就在剛剛他們從攝像頭視頻之中,已經看到了許曜對來襲的傭兵大殺四方的場景,此刻他們已經放棄了對許曜所展開的行動。

面對於實力如此之高的殺神,他們不覺得自己會有勝算。

當他們正盯著攝像頭的時候,卻發現許曜身形一閃,便離開了他們的視野之中,身形完全隱蔽了起來。

「噢,天啊,那惡魔突然間消失了身影,讓我來瞧一瞧他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此刻操縱電腦的那位傭兵,仔細的調動著攝像頭,他們在整個起源之中安置了十五枚攝像頭,此刻他們正調整角度想要看看許曜到底在何處。

「他人去哪了?不會那麼快就消失了吧,快找找。」

此刻他們開始慌了,畢竟自己所面對的是來自於未知實力的敵人。

「你們是來找我的嗎?」

下一秒許曜的聲音在他們的耳邊響起,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許曜雙手在他們的脖子上輕輕一扭,便將他們的脖子扭斷。

迅速的解決了這一邊后,許曜腳步一踏,身形便已經來到了千里之外,繼續解決下一個目標。

一個晚上之內,數百位慕名而來想要針對許曜的小型傭兵團,就這麼一個不剩的被許曜狠狠的碾死在這座城內。

有些人甚至還沒有做出任何的舉動,有些甚至剛剛踏進城內,就被許曜一擊襲殺!

當天晚上暗網的殺手榜之中再度放出了新的公告,之前公告上赫然寫著:「華國醫療協會副會長許曜,正式被殺手榜列入黑名單,所有人不得接近,任何關於許曜的暗殺任務一概不接!」

事後根據統計,當天被襲殺的傭兵團大約有上百隊,其中不乏許多新興極具實力的傭兵團,原本有一些還曾被評為,最有可能接升為s級傭兵團的新生傭兵團,沒想到一夜之間全部消亡。

也正是因為這層原因,殺手網已經不敢再繼續接下許曜的單子。

這一刻許多在國外與許曜有仇的仇家們都只能幹瞪眼看著,就連傭兵網站都不敢接納的存在,許曜的危險等級甚至堪比於空手拆核彈。

雖然學校也知道自己的這一舉動可能會掀起滔天大浪,但他也沒有太過於在意自己所掀起的波瀾,而是在解決了這些事情后,便帶著千秋暮雪繼續在白山市閑逛。

很快就到了拍賣會開始的日子,這一次的草藥拍賣會並沒有出現太大的波折,長白山不愧是被稱之為草藥頗多的地區,許曜所想找到的草藥,在這次拍賣會之中一應俱全。

雖然這一趟拍賣會下來花費了不少的金額,由於需要所採購的全部都是奇珍異草,所以進出一次拍賣會,他銀行卡上的金額就少了兩億,這一點就連千秋暮雪也沒有想到。

「沒想到單這三種草藥就花了那麼多的價錢,若是肯花費一些時間,我拿父親的神寵上這長白山上找一找,也未曾不能得到。」

千秋暮雪看著許曜手中拿著的三盒異草,這三盒分別為蛇膽花,人偶參,以及雷龍果。

這三樣異草全都是十分名貴的藥材,都是機緣巧合之下才能夠結成的物種,放在平時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

好在許曜這幾天的運勢還不錯,參加了兩次拍賣會後,就將這些草藥全部湊齊。

「把我送到泰山去吧,那個地方比較適合靜修,到了這種境界,想要再往前突破一步也是極為困難,我決定在泰山上閉關。」

許曜將這三盒寶物收了起來,千秋暮雪會議的點頭后使用了家族的功法時空編織者,瞬間就帶著許曜來到了泰山之巔。

這裡是靈氣最為濃郁的地方,也是最適合進行閉關修鍊的地區,不僅寂寥無人,而且可以從這泰山之中感受著大自然的壯麗,從中悟出一些能夠用得到的功法。

上一次許曜是在京城的外郊別墅區將鳳凰真火融入體內,那時候就引發了巨大的動亂,而此刻自己在泰山之巔,這裡人間稀少距離城市也有很遠的一段距離,所以他可以安心的進行突破。

很快他的手掌之中就結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聚靈陣,將周圍的靈氣拉攏聚集在自己的周圍,並且又設下了一層層的禁制,警告其他的修真者閑人勿擾,飛禽走獸路過此地時,看禁制也都會四散逃開。

此刻許曜聚氣為鼎,在虛空之中結成了一個半透明的煉丹爐,隨後將自己所購買到的奇珍異草放入鼎爐之中,隨後又將其他的中藥全部撒在空中。

他大手一揮,鳳凰真火與地心之火同時出現在他的左右兩旁,兩股火焰逐漸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鳳凰地心火。

這股新的火焰比起地心之火與鳳凰真火都難以控制,若是平常許曜絕對不敢將這團新生的火焰拿來煉丹。

但融合了鳳凰之火后,他的精神力得到了進一步的提高,對於火焰的控制也變得更加微妙,所以也就勉強的能夠操控鳳凰地心火。

先是將所有的草藥搗碎,最後按比例分配在一起灌入煉丹爐之中不斷的用真氣凝聚成型,並且不斷的控制著鼎爐的溫度,用鳳凰地心火進行煉丹。

這一練就過去了三天三夜,當第四天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許曜一抬手煉丹爐打開了,從中飛出了四枚冒著紅色光輝的仙丹。

「成了,上品凝神破氣丹!」 那些乾枯的手臂,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在不眠山中,我差點被撕成碎片。

他們是死亡後的人,卻沒有進入輪迴,遊走在陰陽兩界之間。

我一直以爲它們是不可控制的,沒想到,這個小秦道長,有了居魂的一臂之力,竟然可以操控它們!

眼前所有的道士,都驚住了,只有那張師兄,站在最前面,緊皺眉頭。

狂烈的陰風從地上那個眼睛裏吹出來,張師兄的“丸子頭”被吹散了,一頭長髮,迎風飄揚!

他這幾年應該混得不錯,老道長肯定是退休了,所有的道士都看着他,好像在聽他的命令。

小秦道長的身前,全是密密麻麻的枯屍,枯屍手臂都是耷拉着的,全都朝向一個方向。

它們身上,發出陰冷的寒氣。

這雖然不是我的記憶,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兩方的氣氛已經壓抑到了極點,變成一種奇特的平衡。誰動一下,平衡就會被打破。

小秦道長率先打破了這個平衡,他也沒有用道符,而是打了個響指。

響指的聲音劃破平靜,一下子,那些枯屍,同時對天發出一聲淒厲的喊叫!

緊接着,枯屍對着對面的人羣衝了過去。

張師兄大吼一聲,“天雷聽我令!降妖除魔!”

手上的幾道符一下丟了出去,接着單腳一蹬,飛奔出去,同時結印!

霎那間,五道雷光,劈了下來!

這一劈,陰間百鬼,瞬間就消失了一片,再看那地上,青石板上,已經出現了五個大坑。

地面冒着煙,雷電劈下來,濺起許多火星子,一下子,就把旁邊的左右殿,燒了起來。

一時之間,大火熊熊燃燒!

小秦道長再擡頭,看着那張師兄,他居然在喘着粗氣,臉色顯得蒼白。

“真氣不是這麼用的,師兄!”小秦道長冷冷道。

張師兄摸掉自己額頭上的汗,突然開口道:“今天,必須把你這妖孽除掉。”

小秦道長輕笑,回道:“以你的能耐,只怕不是我的對手!”

張師兄大吼一聲,其他的道士,都開始往前衝。

小秦道長根本不用自己出聲,兩個響指一打,百鬼迎頭應戰。

一時之間,整個道觀裏,鬼泣聲,唸咒的聲音,混雜在一起。

張師兄和小秦道長大戰了好幾個回合,張師兄差不多都把自己的道觀給炸了。

鬼是不會手下留情的,道士們畢竟是人,會累,也會恐懼,我看着這個場面,真是悲慘。

血流成河。

我記得一句話,如果爆發戰爭,絕對不能在自己的土地上開戰。

其實這個時候,小秦道長還是有人性的,我可以感覺到,他看到這個場面,心裏還是難受。

這就是選擇的問題,我突然覺得,他跟我的父母很像。

他選擇,以一敵百,只爲了一個人。

如果張師兄不那麼執着,肯放他們師徒一馬,場面還可以挽救。

但我是個旁觀者,如果是自己的事情,我不能保證,不比他做得更絕。

兩方的纏鬥,經歷了幾個小時。

張師兄那邊,很快就顯出了疲態,最後,他看着面前一地的屍體,跪了下來。

小秦道長走了過去,我看不見他的模樣,但是從張師兄的眼睛裏,我知道,小秦道長的樣子,肯定非常恐怖。

小秦道長蹲下來對他道:“師兄,當我們一馬。”

小秦道長的語氣已經很冰冷,不像在求人,反而更像是威脅。

張師兄冷笑一聲,“你…你等…妖孽…”

小秦道長沒等他說完,只見他手裏伸出無數菌絲,一下子勒住了張師兄的脖子。

他最後的話,沒能說出口。

小秦道長站起身,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看見,道觀裏,有一個小道童,正扒在門面,已經嚇呆了,傻傻地不知道動彈。

小秦道長深吸一口氣,手上的浮塵,已經從白色,變成了血紅,浮塵一揮,小道童立刻捂住眼睛,痛苦地蹲了下去。

“所見,並不一定爲實…”小秦道長也不知道是在對誰說,喃喃道,接着轉身,把浮塵丟到一邊,徑直走了出去。

他來到門口,抱起了居書,回到了深坑之中。

就在這時,我猛地一下,感覺到腦袋裏劇痛。

眼前迅速一黑,再睜開,就看見矮子的一張臉,貼在我面前。

“臥槽!你趁機對我幹啥了?”我摸着自己的額頭,撐着做了起來,耳朵裏嗡嗡作響。

突然地,我才發現,自己腦袋裏的菌絲已經被抽走了。

矮子道:“你特媽被包裹在蠶繭裏,我還以爲你已經被消化了!”

我心說,那是蘑菇,又不是蜘蛛。

被矮子架着站了起來,你看着面前的牆上,小秦道長全身菌絲,靠着牆,好像在盯着我。

身邊的孢子飛來飛去,我道:“之後呢?你用了換魂術?那爲什麼你還活着?”

小秦道長冷笑:“你認爲現在這個樣子,算是活着?”

矮子最討厭人講話用反問句,好像是看不起他的樣子,他搶過話頭:“說人話說人話!別拐彎兒行不行,時間就是錢,兄弟!”

我一想到小秦道長幹掉張師兄的樣子,趕緊叫矮子閉嘴。

“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我正色道。

小秦道長說:“換魂之後,我本來應該死了,但是我的生命,有一部分已經跟這些真菌合爲一體了,所以,只死了一部分。”

我心想,靠,這樣也可以!

我道:“你不是說,你知道我樑家最深層的祕密嗎?”

“居魂,就是那個祕密!”小秦道長回答。

我一愣:“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

“好吧,那居魂在哪裏?”我問出這個問題,其實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小秦道長說:“你能讓我死,我就讓你過去。”

矮子看了我一眼,“這種要求,我還從來沒有遇到過。”

接着,小秦道長又補充了一句,“我這種人,一般的超度,已經不起作用了。”

我嘆了口氣,“如果你想,我當然可以試試看,但是你還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請說。”

“你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讓你變成這樣子的,那個女人了嗎?”

這話一出,我看見小秦道長,身形一震。 到了金丹期,每進一步都極為困難。

此刻即使是許曜這種可怕的天賦,想要再往前一步,都得需要使用藥物的手段來進行提高。

許曜將三枚丹藥小心翼翼的放入了藥品之中,收了起來,自己拿起了餘下一顆放入口中。

彈藥入口即化,隨即變化為一股清涼之氣,迅速的蔓延至許曜的喉嚨之中。

十分鐘后一股極強的氣息,不斷的朝他湧來,天地之靈於此完全爆發而出。

許曜的身體不斷的吸收這噴涌而來的靈氣,體內的兩種火焰不斷的圍繞金丹旋轉,許曜不斷的煉化這支股湧入體內的力量,不斷的將其歸結為自己所擁有的力量。

當這股力量到達臨界點的那一刻,許曜第一次感受到了瓶頸,咱們瓶頸只不過是讓他的勢頭稍微一頓,下一秒滔天的力量,便從許曜的體內爆發而出。

一個星期後,泰山之巔處傳來了一陣爆炸聲響,許曜破關而出屹立於山峰之上。

這一刻他握緊了自己的拳頭,感受到了隱藏在自己體內的那股可怕的力量!

金丹後期,此刻距離成神又進了一步!

千秋暮雪在許曜閉關的這段時間裡,一直就在山下等候著,許曜一出關便立刻迎了上去。

「夫君!」千秋暮雪激動的撲了上前,被許曜抱在了懷裡,兩人相互依存了一會,許曜才將她輕輕放下。

lixiangguo

“鬼哥,要不你上來,我用法術來試試?”宋希在一旁躍躍欲試。

Previous article

“可總不能瞞着不說啊!你忘了咱們私下裏聽到的那議論麼,萬一要是真的成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