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年前一天,這些年貨終於開始發放了。只要是在李方家工作的員工,每個人從李方家出來的時候,雙手都是滿滿當當的,甚至還有一些女孩子,因為手提不動,用電瓶車拖着回到了家。

從這些員工的口中,村裏人也算是知道了,在李方家上班的人,每人一桶油,一袋面,豬肉,帶魚之類,還有各種堅果、春聯這些過年必備的東西。

而且每個員工根據工作種類,職位高低,表現的好壞等等因素髮了獎金,少則五百,多了幾千。領取這些獎金的,還是在青石湖碼頭上班的這些人,大棚這邊的普遍都少一些。不過就算是只有五百獎金,這在卧龍村也算的上是今年最新鮮的一件事了,什麼時候苦哈哈的每天面對黃土地的農民也能像城裏人一樣領獎金福利了?

除了這些之外,趁忙裏偷閒,李宏華和張若梅又張羅著給村子裏的一些孤寡老人或者生活困難的家庭也送去了年貨,使得這股風頭再次往上推了幾丈。

全村一時間有事沒事都開始議論起李家,李家在卧龍村成了巨富之家,成了仁義之家,為本來名聲就一時無兩的李家更加的錦上添花。

。。。。。。

。 一頓飯的功夫,兩女之間加了聯繫方式,更是無話不談,湊在一起嘰嘰咕咕的,交流了不知道多少屬於女生之間的小秘密。

沈瑤對這個女孩大為改觀。說實話,一開始沈瑤是不怎麼看好這一對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晏如太小了,甚至比自己還小,跟自己哥哥更是差了七歲!

這個年齡段的女生對於愛情總是懵懂的,太容易衝動,不能很好的判斷自己的情感,比如說把友情當成愛情、把感激當成愛情等等。

沈瑤擔心晏如也是這樣,只是單純喜歡「大叔」這個群體才跟自己哥哥在一起的,旁敲側擊了好長時間才了解了晏如的想法,放下了這個顧慮。

看著一口一個軟軟糯糯的「大叔」的軟萌女孩,同為女人都想要流鼻血,也虧沈城能忍得住。

吃完了飯,沈城先把沈瑤送上了飛機,作為一個當紅流量小花,高考之後可不意味著輕鬆,工作反而會更加繁忙。

送完了沈瑤,沈城再把晏如送回去。

因為喝酒了,他們沒有開車,沿著路邊慢慢的走,誰也沒有說話,只能隱約聽見對方的呼吸聲。

人行道邊,晏如悄悄打量著走在自己身邊的沈城,然後在他看過來的時候抓緊挪開視線,想要表現出一副淡定的樣子,嘴角卻不受控制的上揚。

「你笑什麼?」

「我才沒有笑!」

於是晏如的表情又正常了起來,過了半分鐘之後,小酒窩再次出現。

「大叔,問你個問題好不好?」快走到家的時候,晏如的酒勁兒上來了,膽子也比平時大了好多,緊緊盯著沈城的眼睛。

「你問。」

沈城站住了身子,轉過身,看著突然抬起頭,臉上滿是那種英勇就義表情的晏如。

「你覺得我好看嗎?」晏如捂著自己的俏臉,有些期待的憋出了這樣一句話。

「好看。」沈城毫不猶豫:「網上這麼多誇你女神的。」

「我不是說他們!」晏如搖晃著小腦袋:「我問的是你,你覺得我好看不好看!」

突然爆發的氣勢把沈城鎮住了,他感覺今天的晏如刷新了自己的認知。

首先是那種面對陌生女孩的鋒芒畢露、自信滿滿,然後就是現在酒後爆發,一切的一切,都不能讓他把眼前這個女孩跟以前那個怯怯的小女生聯繫在一起。

大叔怎麼不說話?

晏如都做好迎接一切回應的準備了,結果沈城竟然不說話了。

「你······」

「我······」

兩人同時開口,又同時閉上,氣氛再一次陷入沉默。

良久,晏如深吸了一口氣,腦子愈發迷糊了,說起了清醒狀態下絕對不好意思說出來的話:「大叔,你知道嗎,我······喜歡你。」

沈城的表情沒有意外,看上去很複雜,他看著臉頰酡紅的晏如:「你喝多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我沒醉!」

晏如心裡憋著一口氣,眼眶紅紅的,小腳一跺,緊緊盯著沈城:「大叔,我都這樣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喜歡,不,你討不討厭我?」

「不討厭。」沈城嘆了一口氣,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後者感受著大手傳來的溫度,愜意的眯起了雙眼,小小聲問道:「那你喜不喜歡我?」

沈城停下了自己的動作,有些認真的看著她:「晏如,你聽我說,你是一個好女孩,我······」

「我不要好人卡!」晏如打斷他的話,打了一個酒嗝,氣呼呼地說道:「我就要一個答案!」

「你為什麼會喜歡我?」沈城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

「因為除了媽媽,只有你對我最好。」晏如理所當然的說道,看著面前的男人,他很高,比自己要高出一個頭,肩膀很寬,懷抱一定很暖。

「我一開始也懷疑過,這會不會只是我對你的感激,但是後來我想明白了,我是真的喜歡你,喜歡你這個人。」

沈城看向她的目光慢慢變化。

「可是你還還只是個孩子······」

「我馬上就成年了!」晏如氣急敗壞:「瑤瑤姐說的果然沒錯,你就是一個披著禽獸外皮的老古董!「

沈城哭笑不得地看著她:「你這是什麼比喻?」

「大叔,我說了,還有一個月我就成年了。」沒有回答沈城的話,晏如向前一步,可惜沈城後面不是牆,要不氣氛就完美了。

「到時候我會再向你表白一次,到時候我看你怎麼拒絕!」

說罷,她轉頭就跑,等到沈城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能看到那個晃動著的馬尾辮。

晏如一口氣跑到了家,進了單元門,渾身瞬間沒了力氣,軟軟的坐在台階上,臉色紅的嚇人。

我、我剛才真的跟大叔表白了?

原來我這麼勇!

想起剛才沈城不知所措的小表情,晏如突然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原來大叔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

第二天,片場。

沈城頂著一個黑眼圈。

「沈導,昨天沒睡好?」張利關心道:「要不再休息一會兒?」

「不用。」沈城搖了搖頭,昨天晚上他失眠了,折騰到很晚才迷迷糊糊地睡著,感覺還沒怎麼休息的時候鬧鈴就響了。

直到現在他還完全沒有消化掉晏如向他表白這個事實,一走神腦子就自動循環播放當時的場面。

「大叔,還有一個月我就成年了。」

「到時候,我再向你表白!」

這是真的嗎?還是說只是她喝醉了之後亂說的?

張利看著沈城變化不定的表情,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多嘴去問,誰還沒有一些小秘密啊。

今天他們是來試鏡演員的。

這一次的試鏡現場比之前那幾次都要大,不僅僅是那些毛遂自薦的小演員,還有很多來給自家藝人拿角色的經紀人、一些公司塞過來的藝人等等。

沈城的能力有目共睹,在十四歲以下的觀眾群體中,那就是當之無愧的霸主。

能夠在他的作品中出鏡,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走紅,為自己的履歷塗抹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對於這些人,前世的沈城自然是沒有什麼辦法,很多時候只能妥協。

但是現在的他不一樣了,他是掌握主動權的一方,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臉色,包括柚子網。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大不了咱們一拍兩散!

這麼多人,面試工作也是很繁重的,這兩天沈城張利幾人估計都要忙活這個了。

。 劉松也不是傻瓜。

他心裏非常的清楚,就自己吞掉幾千萬,這樣的金額自己要是被行政處罰的話。

那最低也得是十年起步啊。

他未來的十年,乃至是十幾年,肯定是要在牢裏度過了。

他心死如灰,滿臉絕望。

「葉總,葉總……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他老淚縱橫的求饒。

葉天傾根本就沒搭理他,直接一腳將他踹到旁邊,帶着李子涵離開。

當天下午!

李松便被帶走。

至於被拖欠薪水的工人們,他們在劉松被帶走之前,便是如數拿到屬於他們的薪水。

這裏的事情,也算是暫時的告一段落。

天北市!

回到天北市后,生活照常。

李子涵依舊是每天忙碌公司的事情。

葉天傾則是負責,每天都接送女兒上學和放學。

以前已經過關每天都在刀尖上舔血生活的葉天傾,現在回歸都市,過着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便覺得……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

唯一可惜的就是!

直到現在,這位神龍殿殿主,每天晚上還在打地鋪,還是沒能一親芳澤。

這倒是讓葉天傾有點鬱悶。

這不!

此刻的葉天傾,正在喝着悶酒。

「龍一,你說……這女人怎麼就這麼複雜那。」

「以前說女人心,海底針,我還不相信,現在我是信了。」

葉天傾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在龍一給他倒酒的時候,他鬱悶的說道。

「嘿嘿,老大……這事我可不知道,我覺得女人什麼的最麻煩了,還不如修鍊和殺敵有意思那。」

「反正,我是做好一輩子都打光棍的準備了。」

龍一嘿嘿笑道。

「哎!」

葉天傾鬱悶的嘆氣,再度將杯中酒引進。

他想不通,為何李子涵還不讓他上床,他很鬱悶,非常的鬱悶。

但是,如果此刻他的鬱悶讓李子涵知道,李子涵肯定會直接一口老血噴在他的臉上。

因為!

這段時間,李子涵並不是拒絕葉天傾上床。

她前前後後,已經暗示過好多次了。

可葉天傾在這方面,就是一塊又冷又硬的石頭,李子涵都覺得葉天傾的腦袋裏,裝得都是榆木疙瘩。

他多次暗示,可葉天傾就是聽不懂。

就在兩天前的晚上!

她還暗戳戳的問葉天傾,地上硬不硬,冷不冷,想不想睡軟一點的地方。

可結果葉天傾的回答卻是。

一點都不硬。

非但如此,葉天傾還炫耀的說,他墊了兩床被子,不可能硬的。

當時李子涵聽到這個回答后,就險些直接暴走,想要掐死這貨。

然!

更過分的還在後面。

葉天傾炫耀完他墊了兩床被子,感受不到硬之後,他就說起在戰場上的時候,經常只能枕着石頭睡地面的故事,這將李子涵氣的半死。

明明是暗示他可以到床上睡了。

結果這傢伙一個字都聽不懂,還在哪裏胡亂炫耀,你說李子涵心裏氣不氣?

她都要被氣死了。

lixiangguo

「我說清風師弟,莫非這觀里的米面現在快吃完了嗎?」

Previous article

劉浩哲做了一個古怪的表情:「而我就不一樣了,我真的是一個新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