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安子不敢確定,是不是需要收拾,春載宮封了,裡面沒住人,也沒人收拾,灰塵和蜘蛛網到處都是。

「蠢貨,按我說的去做。」

皇后不耐煩的說。

「小的明白,這就去安排。」

小安子趕緊退下去。

皇后獨自坐在椅子上,摩挲著精心打扮的長長的指甲,喃喃自語:

「看你還能蹦躂幾天。」

自皇後去看過馮芸,第二天就去了幾個小太監,把屋裡屋外都給打掃了一遍,煥然一新。

伙食供應也有專人負責,都是全新的。

戀上替身小妻子 馮芸感覺從地獄中爬了出來一樣,落下了激動的淚水,對皇後娘娘感激涕零。

安公公還不時的讓人給帶來水果,這普通的吃食讓馮芸手都有些顫抖,因為營養不良,雙手已經瘦的雞爪一般,早沒有了往日的光澤和細膩。

就連腳鐐,也貼心的換成了繩子,馮芸感覺就像是解放了雙腳一般的輕鬆。

不僅這些,還給她帶了一個簡易的梳妝台。

她又好好的梳洗了一番,已經有多少天沒有梳妝打扮了。

看著濃黑的頭髮變的和柴草一般乾枯,高高的顴骨再也沒有了昔日的水嫩,深凹的眼窩和死魚眼一樣。

馮芸在鏡子面前,嚎啕大哭。

這難道就是自己費盡心思、日思夜想的宮裡的日子嗎?

馮芸攥緊的雙手,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憔悴的不能再憔悴,她甚至有些嫌棄現在的自己。

「這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

「蘇瀅,這一切都是拜她所賜,這輩子,只要我還活著,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馮芸一氣之下,掀翻了桌子。 是夜,月黑風高,是一個適合偷偷摸摸幹壞事的日子。

馮友軍早早的穿戴整齊,在高牆外一個側門邊上候著。

門吱呀開了一條縫。

「是馮大人嗎?」

「是。」

馮友軍應著,心裡說不出的緊張。

「快進來。」

重生之秦帝歸來 「有勞了。」

是安公公,伸出頭看四下無人,關了門。

安公公在前面帶路,順著宮裡的牆角,七拐八拐的,反正是找沒人的地方走。

馮友軍心裡打鼓,頭上冒汗,知道這是皇上的後宮,是女人和太監呆的地方。

要是被別人發現了,真是死路一條。

不知道走了多少個巷子,拐了多少個彎,終於到了一個門前。

「馮大人請。」

安公公打開了虛掩著的門,馮友軍抬步走進去。

「微臣拜見皇後娘娘。」

廳內,沒有旁人,只有皇後娘娘一人。

「免禮。」

皇後娘娘喝了口茶。

「馮大人,你知道這次讓你來,所為何事?」

「微臣不知,還請皇後娘娘賜明。」

馮友軍緊張的說。

「我此次讓你來,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

皇后看馮芸一眼。

「微臣感恩皇後娘娘垂愛。」

馮友軍滿臉堆笑。

「還算你識時務。近來,你可知道你女兒受了多大的委屈。」

馮友軍心中一顫。

「我今日讓你來,就是讓你見見你的女兒。」

皇后說的不緊不慢,看馮友軍的反應。

馮友軍為了她女兒,現在連朝都不上了。

馮友軍聽到能見到自己的女兒,突然情緒就綳不住了,瞬間老淚縱橫。

「如果能見上小女一面,微臣感激不盡。」

「我說的話,自然是算數的,小安子,來。」

皇后使一個眼色。

小安子忙跑出去。

一會的功夫,門外進來一個人。

「爹爹!爹爹!」

「芸兒,我的芸兒啊。」

馮友軍見到女兒馮芸,激動都要背過去。

這麼多天來,日思夜想,今天總算見到了。

「芸兒,你怎麼瘦成這樣了,臉色也不好…這得收了多大的委屈」

馮芸聽到馮友軍的關心,哭的更凶了。

「都是皇後娘娘救了我,要不然,我就死在這裡了,我與爹爹永不得相見了。」

聽到馮芸的哭訴,馮友軍的心都碎了。

「都是那個蘇瀅,爹爹,要不是她,我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爹爹要給女兒做主,…嗚嗚。」

馮友軍一邊拍著女兒的後背,一邊安慰。

「好了,還請芸主子趕緊回去吧,要不然被發現了可就不好交代了。」

小安子提醒著說道。

馮芸怎麼捨得讓馮友軍走,自然是難捨難離。

「走吧,趕緊走吧,再晚來不及了。」

馮芸這才一邊哭一邊離開。

馮友軍看著消失的馮芸,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怎麼,捨不得了。」

皇后輕呵一聲。

「當初進宮可是你死乞白賴的要讓皇上納了她,為了這事皇上差點和我翻臉。現在是不是後悔了。」

民國之威震關東 馮友軍回過頭。

「哼,還不是那個蘇炳林的女兒蘇瀅,要不是她,我女兒怎會落得這般田地,皇上一再袒護蘇炳林。」

馮友軍一肚子火。 送走了女兒,馮友軍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皇後娘娘,如果不除掉蘇炳林,難解我心頭之恨。」

馮友軍眼中冒出騰騰的怒意。

「馮大人,你太小看蘇炳林了,現在她的大女兒蘇柔,現在也要進宮了,以後你女兒的日子,就更有好受的了。」

馮友軍一拍桌子。

「這宮裡宮外,還成了他蘇家的不成。哼。」

硬核寵婚:嬌妻高高在上 「此話不要亂講,可眼下最當緊的,就是你女兒的處境,如果再這麼下去,我想你們可能真就見不到了。」

這是馮友軍的痛處。

「絕不能讓她們得逞,我們得想個辦法才是。」

馮友軍恢復了一些平靜。

「娘娘,這蘇瀅仗著專寵,在後宮胡作非為,恐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果她再這麼下去的話,會不會威脅到您的地位?」

「算你聰明。馮大人,今天讓你來,還有要事相商,請你過來。」

皇后擺了擺手。

馮友軍湊上前去。

皇后在他耳邊,小聲的耳語了一陣。

馮友軍先是一臉震驚,後來慢慢的露出了笑容。

「好好好,娘娘,我們一言為定。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馮友軍一拍胸脯,理直氣壯的說。

「送客。」

皇后笑著,讓小安子按照原路,送走了馮友軍。

「娘娘,您覺得這個馮友軍,能不能成?」

小安子回到皇後身邊問道。

「你不放心?」

皇后反問。

「奴才不敢。奴才退下了。」

「去吧。」

小安子退出來,看著烏黑的夜空,說道:「今天這夜,真是夠黑的。」

在這個看似平靜的夜晚,還有一個人怎麼也睡不著覺。

不是別人,正是相府大小姐蘇柔。

因為,明天就是進宮的日子,她似乎還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砸中,沒緩過勁來。

一遍一遍的想著,那天晚上,與皇上對視的眼神,心裡就忍不住一陣狂跳。

是不是真的巧遇,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自己已經是皇上的女人。

英俊、帥氣,還有些高傲,這些個歐陽弘業身上的特質,像是散發著迷人的醉鄉,讓蘇柔沉醉。

還有一雪前恥的快感。

論姿色、論身份,自己哪一點趕不上妹妹蘇瀅,只不過是蘇瀅運氣好,捷足先登一步,況且,那個機會本來就是自己的。

爹爹蘇炳林對蘇瀅前前後後的態度轉變,言聽計從,蘇柔都看在眼裡,這些個榮耀,本都屬於她。

不過,蘇柔也有那麼一點點的擔心。

現在,皇上既是她的男人,又是妹妹蘇瀅的男人,而寵愛就只有那些。

蘇柔嘴角微翹,露出絲絲的自信,蘇瀅能夠做到的,她一定能做到,而且還要做的更好。

「怎麼還不睡覺?」

門外,王夫人不放心蘇柔,過來看看,果然蘇柔屋裡還透著微光。

「進宮以後,要和你妹妹好好相處,還有,有事多和你妹妹商量,畢竟,她現在可是皇上身邊為數不多得寵的…」

聽到這些話,蘇柔反而更厭煩。

「好了,好了,母親,趕緊睡覺去吧,孩兒知道了。」

蘇柔不耐煩的和衣而睡。

「真是不讓人省心。」

說完,王夫人走出房門。 第二天一大早,陽光明媚,金光普照。

lixiangguo

說起這個宗主就來氣!

Previous article

在這出酒店裡面,幸好沒有多少人入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