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型陣法是在手心成型的.這個時候.龍陽手心已經出現了一個九宮格.

陣眼是五.擺放的時候必須放在中央.龍陽眼睛微微眯在一起.精神力出現.這個時候.在九宮格中央.一個五在徐徐凝聚.

慢慢的.由細小逐漸成型.

龍陽不敢大喘氣.陣眼成功的話.就等於成功一半.

這個時候.五慢慢出現了.龍陽臉上也露出笑意.

自己成功了.五齣現了.

突然.一道聲音傳了出來.龍陽聽到入耳朵之中.便是快速躲避起來.想要看看來人是誰.

因為這是洞里.回聲很大.而且龍陽又在洞中.很容易聽到聲音.

洞口.站著一老一少.老的是灰色衣服.白鬍子.少的是黃衣.在他的手裡一把紙扇輕輕閃動著.

「老黃.這裡真的會有陣法么.」

年輕的聲音傳了出來.帶著几絲深信不疑.

「是的.公子.上次老爺和凌震雲那個傢伙鬥了一場.那個時候.凌震雲那個老傢伙是用了一個奇怪的陣法.而經過我調查.那陣法好似就是從這山洞之中得到的.」蒼老的聲音回答道.


「那樣最好.哈哈.不過凌震雲那老頭已經死了.聽說是被一個年輕人殺了.聽說他還在這天劍城之中.我真想和那個人打一場啊.」年輕的聲音說道.

「不行.這一次我們的目的是找陣法.其他的都與我們無關.」老黃說道.

「好吧.我很好奇.這一次天羅域是不是要放棄靈池護衛的比試.」年輕人道.

「這與你無關.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將你推上巔峰.成為靈池護衛.」

龍陽聽到這些話.便是知道這些人來的目的.看來這裡已經成了別人眼裡的肉了.自己必須抓緊時間.不能讓這些傢伙搶先.

想到這裡.龍陽便是猛吸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老人與年輕人已經走了進來.

年輕人名叫徐龍.此刻.眉頭緊皺著.時而震驚.是被眼前的廢墟震驚.許久才是從口中蹦躂出一句話來.

「這裡當真全是寶藏.」

「是啊.那個告訴我內幕的人說這裡之前是無法進入了.聽說是因為有個人進到這裡之後.將所有的陰風都吞噬掉了.」老黃說道.

徐龍剛邁出去的步子懸在半空.而後才放了下來.看著老黃.道:「是殺死凌震雲的那個人做的嗎.」

老黃也瞪著徐龍.而後才徐徐點頭.道:「應該是.」

「真是個有趣的傢伙.真不知道他的修為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是不是也踏入了生武境.」徐龍點頭自言自語道.

這一切自然是落入老黃耳中.當即他的就說起話來:「自然是生武境.除卻公子這樣的人.又有何人能夠越級挑戰呢.」

龍陽一直聽著主僕二人的對話.只覺得很是好笑.這僕人的自信也太強了吧.真以為自己的主人是天下第一么.

「老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的時候.你眼中的天才在有些人眼裡只是廢材.」徐龍糾正說道.

老黃的皺臉上出現難堪的表情.剛才只是想拍馬屁.可沒想到出現這種效果.便是低頭不在眼裡.突然.目光向周圍掃去.腦海之中靈機一動.道;「公子.我們還是尋寶吧.據說那傳說之中的九宮圖譜在這裡.」

龍陽聽到這話.便是明白這兩人的來意.看來是來尋找九宮圖.而後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九宮圖.將它放入懷中.做完這一切.才是目光看著前方.心想如果讓這兩人知道九宮圖譜就在他的身上.這兩人會不會上來搶呢.

他看著這年輕人.發現年輕人的修為一般.不過卻給人一種沉重的感覺.他認得出來那是.那是精神力.

龍陽大驚.又想起這兩人是來尋九宮圖的.難道這人是陣法師.

龍陽有些謹慎.他從未與陣法師對戰過.相傳陣法師的攻擊十分強.如果陣法師在有些技巧的話.完全可以越級挑戰.而龍陽遠遠打量著年輕人.龍陽覺得他一點也不簡單.

想到這裡.龍陽吐了一口濁氣.

一老一少還在尋找著.

徐龍站在原地.眼睛眯成一條直線.扭動腦袋.看著前方.詫異這廢墟當中真的有那奇異的九宮圖譜嗎.

九宮圖譜是非常強大的.他知道他們所站的這個廢墟在很久之前是個非常強大的宗門.名為九宮.而九宮圖譜便是這裡的.而如今他便是來尋寶的.

突然.他的臉色微變.猛然轉過身子.看著不遠處的一塊大石頭.眼睛睜的很大.而且目不轉睛.因為在石頭上.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徐徐出現.

躲在石頭後面的龍陽後背一陣涼.彷彿自己已經暴露在別人眼下.當即微微動了動身軀.他在等.如果面前這個人動手的話.他就還手.因為他還不知道對方底細.還是謹慎一些比較好.


老黃看到徐龍的不對勁.目光看了一眼那石頭.然後挺起駝背.看著徐龍.道:「公子.你在看什麼.」

「老黃.有沒有人感覺到那石頭後面有人.」徐龍喃喃道.

「怎麼可能.沒人會知道這裡的.就連凌家人也不知道.」老黃笑了.信誓旦旦的道.

「可是我感覺到那石頭後面有人.而且對方的精神力也十分的強.」徐龍道.

「怎麼可能.」

「老黃.難道你忘了在不久之前.這裡全是陰風么.或許就是那個人.」徐龍突然笑了起來.

聽到這話.老黃再一次看著石頭.

「哈哈.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徐龍笑道.而後手上一股青色藍光出現.而後猛然揮出.這個時候.地面上的一塊石頭飛了起來.而後朝著那巨大石頭飛去.

速度極快.宛如一道流星.咻的一聲飛去.

咔一聲.便是重重的擊打在了石頭上.瞬間.巨大石頭上出現了奇異的網狀裂紋.猶如蜈蚣一般的可怕.而後又是一陣爆炸.哄.巨大石塊化為粉末.整個場地很是灰暗.

徐龍一直看著前方.他在等石沫散盡.然後看那身後之人到底是誰.

可是等石沫全部散盡的時候.卻發現空無一人.頓時.徐龍蹙起眉頭來.

「你這般動手.還真是沒禮貌.」突然.身後傳來聲音.龍陽聽到聲音.瞳孔猛然增大.而後回頭.便是看到了龍陽.當即緊捏著拳頭.之前.他明明感覺到對方是在石頭後面的.可是現在卻出現在他的身後.這速度.還真是不一般啊.

「哪裡哪裡.只是怕人偷襲.你知道的.人在外混.那能不謹慎一點呢.畢竟要是被人殺了.那可不好.」徐龍笑著說道.停頓了半刻鐘之後.便是繼續說話.不過這一次卻變的冷冰冰.

「你便是殺了凌震雲的那個人吧.」

龍陽沒有作答.

「你也是陣法師吧.」

龍陽依然沒有作答.

老黃按捺不住.開口罵道:「你這小子.我家公子問話.你快回答.」

「我不回答.你能奈我何.」龍陽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威脅.


「耐你何.小子.真以為自己是絕世強者么.別以為殺死了凌震雲.你就強悍到沒邊.記住.在有些人的眼裡.你就是一隻螻蟻.一隻很是可憐的螻蟻.一隻可以隨時踩死的螻蟻.」老黃聲音很大.越往後.聲音就越大.而且很狂暴.

龍陽聽到這話.嘴角微微上揚.看著老黃.道:「你在我的眼裡.就是一隻螻蟻.可以隨便踩死.」 老黃聽到這話.身子微微發抖起來.從少年的話中.他感覺到了無盡的殺意.那種冰涼的感覺穿身而過.很難受.

殺意.面前這個人居然要殺了他.老黃臉上出現怒意.可是抬頭看著眼前之人.脾氣便是消失的一乾二淨.腳步往後退了半步.

「你是誰.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老黃雖然很害怕.但是卻不能太過顯露.畢竟自己家的公子就在旁邊.若是太明顯.豈不是丟了公子的臉.

可他卻不知道.徐龍根本沒有管老黃.而是上下打量著龍陽.從對手身上.他感覺到了一股壓力.

徐龍是太陰域徐家公子.也是太陰域最強的年輕人.在太陰域從來都沒有敵手.而且有些老一輩都無法贏了他.可是現在.他卻在眼前的人身上找到了壓力.這是很久都沒有的感覺.想到這裡.徐龍笑了.有敵人的感覺真好.

龍陽冷笑一聲.從身後抽出天龍戟.而後狠狠的轟斬了出去.一戟裂天.速度很快.璀璨火焰在此刻熊熊燃燒起來.而目標則是老黃.

老黃臉色難看.第一反應就是躲.看著眼前的攻擊.他連對抗都生不起來.這傢伙根本不是人啊.

可是速度快的讓他躲不過去.看著火焰刃砍了下來.臉上已經蒼白的毫無血色.

這個時候.摺扇出現了.擋在了天龍戟下.是徐龍出手了.他用手裡的扇子擋住了龍陽的攻擊.扇子上閃動著青光.

「我僕人說錯話.是我教導不方.不好意思.你可不可以不要計較.」徐龍說道.

龍陽聽到這話.看了徐龍一眼.而後冷笑.抽回天龍戟.而後再一次斬了出去.

徐龍看到龍陽收手.心中便是喜悅.可是沒想到龍陽根本不是收手.而是更加強力的攻擊.便是急忙舉起摺扇.上面青光大閃.

這一次.徐龍的頭皮發麻.他從那道攻擊上感覺到重重殺意.

這傢伙不僅要殺老黃.還要殺他.這麼狂傲.難道不把他放在眼裡么.

這一次.徐龍猜對了.龍陽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裡.

轟一聲.強烈的波動出現.徐龍一下子被彈了出去.樣子不算狼狽.

老黃很是震驚.看到這一幕.不敢大喘氣.方才若是他去抗這道攻擊的話.恐怕現在已經死了吧.這個時候.他才是知道面前這個人是多恐懼.

徐龍站直身子.將氣血穩定下來.看著龍陽.繼續笑著道:「這位兄台.打狗也要看主人.打狗會髒了手的.不如就此作罷吧.」

其實徐龍很生氣.他還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癟.

「不會啊.我打的一直都是狗啊.」龍陽笑著.突然.臉色冷下來.腳踏著地面.身軀一下子飛了出去.一大戟從高空.斬落而下.

一戟破空.天下誰與我匹敵.

「別給臉不要臉.」徐龍終於按捺不住了.他不在忍受.喊了起來.身上的元力釋放出現.頓時.衣物也無風自起.只見他煽動摺扇.頓時.一道青色的彎月刃劈砍了出去.

轟隆一聲.一下子與天龍戟撞在一起.發出一股澎湃的波動.

「給你臉.你要麼.」龍陽道.再一次砍去.他也感覺到了徐龍的實力.所以認真起來.

戟上火焰燃燒起來.洶湧無比.正是天火燎原.

徐龍沒想到對方如此狂暴.便是往後退一步.元力也出現.猛然揮動扇子.頓時.一股強烈的龍捲風出現.與那股火焰凝聚在一起.很是可怕.

刺啦啦.

整個廢墟開始不安定起來.

哄一聲.強烈的波動在此刻散發而出.

徐龍狠狠的後退.看著龍陽.覺得有些棘手.心神一動.

老黃看到這一幕.便是急忙後退.他知道公子要幹什麼.

龍陽也看到徐龍的奇異.謹慎起來.

「小子.放在給你臉.你卻不要臉.那現在你就去死吧.」

徐龍哈哈大笑.瘋狂喊道.

「風陣.」

轟轟轟的聲音響起.在地面上.一股強烈的波動出現.而後一股又一股颶風傳地而起.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龍陽包圍在一起.

龍陽抬頭四處看.周圍的狂風吹動著他的衣物.開始獵獵作響起來.

「風起.」徐龍再一次看到.只見他手中的摺扇一揮.頓時周圍的風開始移動起來.齊齊朝著龍陽涌去.

頓時.四面八方都是洶湧的狂風.

龍陽眉頭蹙了起來.這還真是棘手.便是手持天龍戟.腳下游龍步.身軀猛然轉動起來.戟尖上火焰燃燒起來.頓時.他的身軀就猶如一個火焰颶風.

龍陽喊了起來.聲音很大.速度很快.因為遠離越來越澎湃.火風的氣焰也越高漲.

轟隆隆.

龍捲風碰在一起.火焰高漲無比.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向周圍狂射著.地面開始出現了一個大坑.

龍陽的速度越來越快.

一旁的徐龍驚住了.沒想到真有人敢於陣法對抗.這真是不怕死的啊.

可是越有這等強者.徐龍就越不爽.猛吸一口氣.揮舞摺扇.精神力隨之而出.還帶著澎湃的元力.頓時.地面上的塵土開始徐徐飛空.在空中凝聚起來.而後飛速的旋轉.

「地爆.」

在龍陽頭頂上.越來越大的圓球出現.

龍陽抬頭也看到這個.眉頭蹙在一起.看來這一次又是苦戰.陣法師還真是難對付啊.

徐龍怕攻擊還不管用.便是再一次施展攻擊.

「雷星.」

頓時.憑空出現一團閃電.而後與那土色圓球融合在一起.看起來十分可怕.

那是一個雷球.在龍陽的頭頂.

徐龍看到這裡.咆哮起來:「給我去死吧.為的驕傲付出代價吧.」

頓時.那石頭從高空徐徐落下.而在地面上.龍陽還在與周圍的颶風對抗著.

「該死.」龍陽罵道.


突然.想起了九宮陣法之中說的.凡是陣都是有陣眼的.這種陣也是一樣的.心想只要自己找到陣眼就好了.

九宮圖上已經講明了一切.陣眼是很顯而易見的.遠在天邊盡在眼前.很簡單.若是找對了.此陣必破.可是周圍的颶風都狂暴無比.根本找不到.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九宮圖上.陣眼五在最中央.中央.陣眼一定是在中央.龍陽好似明白了什麼.這風陣聚集的地方是他腳下.難道.



lixiangguo

「有時間聯繫我。」科洛莫瑞茲隱蔽的往楊廣手中塞了一張紙條,眨眨眼,就退到了一邊。她也知道楊廣這是要馬上離開了,但她這邊還有約會,而且這麼多記者跟著也不方便,所以直接交給楊廣一個聯繫方式。

Previous article

宸妃轉了轉手指上的扳指,又吹了口氣,慢悠悠說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