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封逸揚低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勾唇笑得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你都濕了,你說我想做什麼?」

童雪悅的身體開始瑟瑟發抖。

因為冷,更加因為心底深處的恐懼。

她知道封逸揚在情事上有多暴戾,她現在真的無法再承受了!

童雪悅的聲音顫抖著,巨大的恐懼感讓她低聲求饒:「封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想再做那種事情。」

為什麼,他可以這樣不留情面的用最難聽的話語來諷刺她,用最卑劣的手段來傷害她。

在做那種事情的時候,又像是最親密的情人那樣,身體無比契合? 縱然童雪悅百般不情願,卻還是掙脫不開封逸揚的桎梏。

他的雙眼明明看著童雪悅,卻又彷彿透過她看到了封嬈。

封嬈當年也是這樣,很害怕他的靠近。

也曾經這樣,在他的面前瑟瑟發抖。

封逸揚的聲音變得低沉溫柔,目光痴迷:「乖女孩,不要怕。我只是想幫你洗個澡,洗乾淨就暖和了,就不冷了。」

他變臉的速度比變天還快,這種溫柔的低語,不僅沒有讓童雪悅放下戒心,反而讓她毛骨悚然。

她驚駭莫名,害怕得已經發不出聲音來了。

她很清楚的意識到,他絕對不會這麼簡單地放過自己!

封逸揚把她抱進了浴室,關上了門。

童雪悅馬上跳起來,像只驚慌的兔子一樣企圖逃走。

可是門卻被鎖上了,她怎麼都打不開。

很快,封逸揚就放好了一池的熱水。

他轉過頭,嘴角掛著讓人驚悚的可怕笑意,薄唇輕輕地蹭了蹭童雪悅的臉頰,聲音溫柔得彷彿要掐出水來:「乖,水已經放好了,進去就暖和了。」

說完,他就抱起童雪悅,然後毫不猶豫地將她扔進了浴缸。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啊!」

童雪悅發出一聲慘叫,只覺得彷彿掉進了地獄一般。

滾燙的熱水瞬間就將她吞沒。

好疼。

求生的慾望,讓童雪悅的身體爆發出巨大的力氣,她掙扎著想要爬出浴缸。

封逸揚雲淡風輕地站在旁邊,輕輕一揮,就將她再次推了進去。

「好疼,好疼啊!」童雪悅哀聲叫喚著。

封逸揚像是在安慰不聽話的孩子一般:「這樣不乖哦,不洗澡你會感冒,會生病的。」

「啊!救命!」童雪悅忍不住痛哭出來:「封逸揚,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好疼啊,真的好疼……嗚嗚……」

封逸揚的唇角帶著笑意,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樣子。

他樂此不彼的,一遍遍將企圖從浴缸爬出來的童雪悅重新按回去。

身體被燙得全身發紅,水泡迅速地冒了出來,心底無比的恐懼和驚慌。

童雪悅不斷地努力掙扎,想要從滾燙的熱水中爬出來,但是一次次地再次被封逸揚給按回去。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小嬈乖,別哭了,哥哥幫你洗澡。」封逸揚再次分不清楚眼前的人,語氣寵溺的安慰著她。

封逸揚在面對真正的封嬈時,可以說是個感情的弱者。

根本不敢,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感情。

而他,卻把這種變態又畸形的愛情,全都加諸在了童雪悅這個替身的身上。

童雪悅覺得自己身處在地獄中,暗無天日。

她絕望了,她不是小嬈!

不是!

在她絕望哀傷的哭泣聲中,封逸揚終於結束了這痛苦的折磨。

他拿著乾淨的浴巾把她裹起來,然後將她抱出了浴室。

乾燥的浴巾摩擦著被燙傷的皮膚,全身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

童雪悅痛苦地不斷呻吟著:「好痛,我好痛……」

封逸揚把她放在床上,低頭,露出了一口白森森的牙齒。

「不疼了,哥哥給你吹一下。」

說罷,他低頭在童雪悅的臉上、身上四處呵氣。

表情認真,不帶一絲褻瀆。

彷彿他正在做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一般。

「嗚嗚……好痛……」童雪悅不斷地痛苦囈語。

封逸揚皺眉,食指輕輕地蹭走她的眼淚:「真的有那麼疼?」

童雪悅咬著唇,不斷地小聲哭泣。

那副可憐的模樣,看得封逸揚終於心軟了。

他打開門,吩咐傭人:「去叫醫生過來。」

「是!」

傭人早就聽到了房間里不斷傳出的哭聲,可是又不敢進去。

聽到封逸揚的吩咐,立刻跑去叫醫生了。

醫生很快就來了,檢查了下,開了一點消炎藥和燙傷葯。

「封少,童小姐的皮膚被燙傷了。一個星期不要沾水,以免傷口被感染。」

封逸揚的眸子微微低垂,臉上依舊面無表情,吩咐傭人:「送醫生出去。」

轉過身,他坐在床邊,聲音透著無奈:「你看,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現在要一個星期都不能碰水洗澡了。」

童雪悅簡直謝天謝地!

她真的很怕封逸揚愛上這種變態的折磨。

她真的會死掉的!

童雪悅用眼睛瞪著封逸揚,表達她的不滿。

我能看見本章說 「好了,不鬧了。」封逸揚雲淡風輕地說著,彷彿童雪悅是在無理取鬧一般。

童雪悅忍不住破口大罵:「封逸揚,我就是欠了你一百萬對不對?我可以把錢還給你,我不要再和你在一起了!」

封逸揚慢慢低頭,感覺到身下女孩身體開始顫抖。

他動作很緩慢地吻上了她的唇。

不像之前那樣無情地啃咬,這一次他是真的在吻她。

動作很溫柔,很深情。

假裝他很愛她,很在乎她一樣!

可是,這樣的假象是童雪悅不能接受的!

她開始用力地掙扎反抗,企圖脫離他的桎梏。

「真不乖。」封逸揚輕聲嘆了一聲:「你以為我在乎一百萬?」

一百萬對童雪悅這樣的女孩來說,也許是個天文數字。

可是對於封逸揚來說,就只是個再簡單不過的事情而已。

大手慢慢地摸上了她的脖子,十指圈住,漸漸收緊。

那麼纖細的脖子,他只要再用一點點的力氣,就會被掐斷。

童雪悅的臉因為缺氧,開始漲紅。

封逸揚毛骨悚然地笑了起來:「乖女孩,不要再惹我生氣。照片的事情是個意外,你乖乖聽話,否則我不能保證你的家人還能活下去。」

他鬆開手,童雪悅開始大口地呼吸。

她的眼淚再一次流了下來。

這個瘋子,現在打算拿她的家人來威脅她嗎?

「真是水做的,怎麼又哭了?」封逸揚輕聲說著,憐惜地低頭,薄唇將她臉上的淚水一一吻去。

這一次,童雪悅不敢再躲開。

強忍著他輕啄她的臉,她藏在被子裏手已經悄悄地緊緊握緊。

童雪悅真的不懂。

為什麼他可以在對她做盡一切卑鄙可怕的事情之後,再對她擺出這樣一幅深情款款的樣子?

如果不是身體還在疼痛著,她幾乎要以為之前發生的磨難,都只是她的幻覺而已。

他就是個惡魔,好可怕!

這樣暗無天日的日子,究竟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帝苑

封嬈在睡夢中,忽然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胸口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又好像有一隻小狗在舔她。

濕噠噠的,難受極了。

她覺得不舒服,下意識地開始掙扎,想要推開壓在胸口的那塊大石頭。

但是剛剛伸手,手腕卻被人抓住。

「走開。」封嬈閉著眼睛,迷迷糊糊地說。

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低笑聲,接著嘴巴被結結實實堵住,連呼吸幾乎都要被奪走。

封嬈茫然地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張放大的俊臉。

男人正閉著眼睛在吻她,還伸手把她睜開的眼帘輕輕抹下。

一個綿長的深吻喚醒了封嬈。

她睜開眼睛,一臉的「我是誰?我在哪裡?」

「醒了嗎?」戰御宸輕笑了一聲,又在她的唇瓣上用力啄了一口。

封嬈這回很快就別開頭,嗔道:「不要!」

「怎麼了?」戰御宸的吻落在她的臉上,忍不住伸手颳了刮她細嫩的臉頰。

「我還沒有刷牙。」封嬈捂住嘴。

戰御宸無所謂地說:「我不嫌棄你。」

「幾點了?」封嬈試圖轉移話題。

「還早。」

戰御宸表面上一本正經的在回答她的問題,可是他的大手卻在做著完全相反的動作。

睡裙被撩開,炙熱的手掌在她的身上四處遊走。

「別……唔……」封嬈還沒來得及拒絕,唇再一次被堵上。

在戰御宸細密溫柔的吻下,她根本無力反抗,很快就軟得好像是一灘水一樣了。

這個妖精!

戰御宸咬牙,在最後關頭停了下來。

為了封嬈肚子里的寶寶,他不得不憋住。

他緊緊抱著她,嗅著她身上好聞的香味,企圖慢慢地平復慾望。

「你是不是很難受?」封嬈不忍心。

「嗯。」

這還用說嗎?

憋了這麼久了,明明肉就在懷裡,卻不能吃。

「要不然,我幫你……」封嬈紅著臉說。

男人立刻抬頭,兩隻眼睛有光芒流轉,顯然十分興奮,大手已經迫不及待地抓著她柔弱無骨的小手往下。

封嬈差一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怎麼辦?她好像給自己挖了個坑。

……

結束的時候,封嬈覺得自己就像是一條死魚了,她的手酸澀得快要斷掉。

戰御宸伸手理了理她的頭髮,柔聲說道:「起來吃早飯,我們十點的飛機。」

封嬈搖頭:「我好累。」

戰御宸因為工作的關係,要去R市出差幾天,順便還要去給一位戰家的世交好友賀壽。

封嬈現在特別黏他,一天也不願意分開。

戰御宸只好帶著封嬈一起去。

封嬈犯懶,在床上哼哼唧唧不肯起來。

戰御宸無奈地在她唇上啃了一口,下床。

很快,他就端著餐盤迴來了,掀開封嬈的被子:「起來吃早飯。」

封嬈乖乖坐起來,抱著餐盤在床上吃早餐,戰御宸細心地拿了個枕頭塞在她的腰下。

封嬈吃早飯的功夫,戰御宸已經洗了個澡,神清氣爽地走出來。

哄著封嬈穿衣洗漱,然後兩人出了門。

這一路上,戰御宸像是伺候老佛爺一樣的伺候著封嬈。

除了助理,他還帶上了一位私人醫生隨行,生怕封嬈有什麼不舒服。

到了R市,戰御宸先是帶著封嬈去拜訪戰家的那位世交好友。

這是一個坐落在R市河畔的私家大花園。

在古宅的四周種滿了一大片竹林,隔絕了都市的喧囂。

整座建築設計大氣、古香古色。

lixiangguo

「你可真的是太厲害了,竟然還能坐著睡覺!」歐陽玖臉色不解的回了一句,然後起身就要走出帳篷。

Previous article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