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寶閣可是雨石派存放各類法器、奇石、靈丹、功法的地方,興許蘇師妹看中順眼的,多留些時日也不一定。

木向晚略有些遺憾,不過時日還很多,慢慢來。

也不知葦舟真人知道了他這寶貝閨女的想法會是什麼心情。

二人一同出山門來到外門集市,蘇子靜心心念念想去那些製作法器的鋪子看看,因為她還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呢。

有條件的修二代在結丹時就已經為自己定做好了本命法器,而她一直沒有看上眼的原材料,是已一直拖到現在。

雖說妖靈譜已經被她練成了本命法寶,且還是能隨修為升級,但這種東西,輕易不可在外人面前展露,用來保命或者扮豬吃虎是最好不過。

好不容易來了這煉器第一大門派,不找點實用的,說不過去。

於是蘇子靜說道:「木師姐,我想去煉器鋪轉轉。」

「好啊。」木向晚揚起笑臉。

終於有蘇師妹喜歡的東西了!

於是二人直接來到一家煉器鋪。

剛走進去,就見一留著短須的金丹後期中年男子迎上前來,口中喊著:「師妹來了——哦,不,是師叔了。」

男子輕打一下自己的嘴,拱手道:「還未來得及恭喜師叔結嬰,今日正好補上,恭喜師叔。」

木向晚尷尬不已,「李師兄又打趣我。」

隨後對蘇子靜介紹道:「這是我師叔家的大弟子。」

隨後又向李道介紹了蘇子靜。

蘇子靜從善如流地拱手喚了句「李師兄。」

李道笑呵呵回禮,又問:「蘇師妹眼生的很,是哪位真人家的高徒啊?」

木向晚聽罷皺了眉,今日李師兄似乎多話了。

蘇子靜倒沒察覺什麼,神態平和:「我不過是散修一個,所以沒什麼好提的。」

李道嘴角壓了壓,隨後又揚起:「散修可不比宗門子弟修鍊資源多,可師妹小小年紀便能結嬰,可見是蘇師妹資質上乘,毅力不凡了。」

蘇子靜笑笑不反駁。

李道又問向木向晚:「木師妹今日可是來挑選法器的?前些時日還聽師父說起,要為師妹尋幾樣好的材料打造本命法寶作為嫁妝,只是目前還差一種奇石,門中正派人尋來,師妹莫要著急才是。」

因著葦舟真人閉關已近二十年,前不久才因為獨女的親事出關,所以木向晚的本命法寶一直未有著落,如今眼見婚期在即,這才讓所有人著了急。

只是著急歸著急,這種事情卻不能馬虎。

何況——李道的心裡存了些話,只是此時不該名言。

蘇子靜心裡笑了聲,這般防她,實屬沒必要。

木向晚臉上的笑漸漸拉下,「李師兄,今日我是帶蘇師妹前來看看的,我的事有父親和各位師叔的操心,自是不急。近來聽聞門中弟子在秘境中得了奇石,有不少放在鋪子中代為售賣,可有此事?」

「這……」李道欲言又止,確有此事不假,可眼前這位……

李道暗暗打量著蘇子靜。

修為高是不假,但這身行頭看著就不像是能買得起的人。

身上無一件法寶不提,就連那身衣服,在雨石派中怕是連外門弟子都看不上,更別提那頭上不知從何處尋來的枯樹枝了,

「李師兄!」木向晚眼含怒氣,語調自然提高不少。

蘇子靜攔下她:「木師姐,無妨。李道友受貴派重託掌管此店,自然要為鋪子負責。」 卻說玄都山洞天,紫府金闕之內。

自天庭中返回的姜瀾抬眼,目光跨越層層時空,落在孫悟空的身上。

拜託了太白金星之後的孫悟空,繼續行走四大部洲,尋找自身突破之機緣。

「悟空啊,為師還能為你拖一段時間,若是你還不爭氣,那為師就只能放棄你了。」

姜瀾輕聲說道,言罷,大手一揮,身前歲光寶鍾浮現。

寶鍾輕輕敲動,時間長河重現。

一幅幅的畫面在歲月長河中顯化,向著過去逆溯,直到當初姜瀾剛剛來到此方世界,和鯤鵬論道之時,才停止。

只見畫面中,正是當初姜瀾和鯤鵬大道交鋒時,鯤鵬法相被長河法相鎮壓的一幕。

旋即,姜瀾抬起右手,探入眼前的畫面之中,去撰取那一道被鎮壓的法相。

轟!

整個時空長河沸騰起來,八億年歲月被攪動,無窮反噬之力向著姜瀾鎮壓而來。

噹!

歲光古鐘再次震顫,跟著鐘鼎塔齊齊顯化,鎮壓沸騰的歲月長河。

同時,姜瀾的手也伸入過去的歲月中,全身上下的肌膚浮現異象,隱隱間有化作無窮道則消散的趨勢。

跟著,那鯤鵬法相被姜瀾攝取而來,在跨越歲月的過程中,被歲月之力消磨。

直到從歲月長河中脫離出來的時候,已經不成法相。僅僅只剩下一道陰陽本源之力。

嗡!

下一瞬,時間長河隱匿了下去,原地只剩下一道黑白流光涌動,然後化作一個小小的鯤鵬虛影,不過寸許大小。

「沒想到最後竟然是被道友所救,慚愧。」

那小鯤鵬迷離的一瞬間,然後才漸漸回神,看到身前的姜瀾的時候,腦海中錯亂的訊息一下子情緒了起來,然後神色變得有些複雜。

「道友客氣,今日救得道友出世,乃是有一事需要道友相助。」

「歲光道友但講無妨,正好也算報得道友救命之大恩。」

鯤鵬也很豪爽,沒有說什麼廢話。

「我需要道友霍亂三界!」

姜瀾眼神深邃的看向鯤鵬,若有所指的說道。

鯤鵬哈哈大笑,道:「我就說,歲月大道蘊育而生的存在,怎會屈居於那勞什子天帝之下,這個忙我鯤鵬幫定了!」

「如此,此番因果自當了結,只不過鯤鵬道友還是小心一些為好,免得再次被鎮壓了。到時候,可就不僅僅天帝一人出手了」

聽聞姜瀾的話,鯤鵬冷笑一聲,道:「本座豈會再栽到那人手裡兩次,道友放心便是,大恩不言謝,鯤鵬去也。」

「道友慢走。」

看著化作一道黑白流光,隱匿入虛空中的鯤鵬,姜瀾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緩緩閉闔雙眸。

……

天界,太陰星上。

那太陰星君正端坐於月桂樹之下撫琴,忽然,其身後的虛空中浮現出一道黑光,徑直的沒入其體內。

泠泠琴聲忽然一滯,然後再次響起。

只見太陰星君那絕美的臉頰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意,隨後一閃而逝,繼續維持著那端莊聖潔的表情。

相似的情況,同樣發生在太陽星之上。

是日,三界之中陡然生出異變,九霄之上,日月同輝。

無窮日精月華灑落,凝聚成一方黑白之氣。

跟著,便見得那北俱蘆洲之上忽然有一卷巨大的陰陽圖演化而出,一時間漫天星斗黯淡。

浩浩湯湯的黑白輝光蔓延半個三界,只見那黑白汪洋之中,一隻巨大鯤魚游曳,倏爾化作無上天鵬,長唳三界。

無上威儀顯化,欲掀翻蒼穹!

眾生耳邊皆有聲音響起,其音曰:「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

異象驚世,天界眾仙,自玉帝昊天,到尋常天兵皆盡面色大變!

天帝心念一動,那懸浮在天宮聖境中的昊天鏡化作一道遁光落在其身前,然後一縷心念落入其中,查看鯤鵬的情況。

只見那原本被徹底鎮壓,連思維都凝固的鯤鵬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僅僅是一團陰陽本源之氣。

靈山之上,那世尊如來也面色微變,他也沒有料到鯤鵬竟然能掙脫出昊天鏡的鎮壓。

那可是太上道祖賜予天帝的天道至寶,若非如此,如來當初也不可能在和天帝交手之時,輕易落得下風。

「昊天,本座又歸來了,這次,看你如何能鎮壓本座!」

「當初能鎮壓你第一次,今日便能鎮壓你第二次!」

天帝一步踏出,身影消失在天穹之上,出現在北俱蘆洲的上空,巨大的天帝法相顯化,同鯤鵬交戰在一起。

「請四御帝君,五方五老出手。」

相應的旨意,從瑤池中傳出。

姜瀾也沒有拒絕,從紫府金闕中走出,出現在北俱蘆洲的上空。

一尊尊偉岸的法相顯化在北俱蘆洲的四方,將整個北俱蘆洲封鎖。

這次交手,比上一次的時間還短,短短十年時間,那鯤鵬便被天帝鎮壓在昊天鏡內。

「多謝諸位帝君出手相助。」

剛剛經歷一場大戰,天帝絲毫沒有疲憊之像,手托昊天鏡,浩浩湯湯的天道威嚴顯化。

「陛下客氣。」

「此乃應有之意,大天尊無需如此。」

諸多大能者紛紛開口,一番寒暄后,天帝便欲邀請諸大能者,同上天宮,舉行一場宴會,算是慶祝鯤鵬再次被鎮壓。

此番大會,被稱之為安天大會。

天庭四御,五方五老入席,周天群仙盡入瑤池,乃是自第一次蟠桃會之後再無的盛景。

一位位仙人頻頻敬酒,談笑風生,天地間亦是一片祥和,無有災難發生,好一幅盛世之景。

時間一晃,便過了一天的時間,而這地界也過去一年歲月,眾仙也是賓主盡歡,無人生出不快。

而這安天大會也接近尾聲,諸多仙人頻頻飲下無上仙釀,縱使其位列仙班,修為高深,此時也難免靈台昏沉,更有修為低下者已經昏昏睡去。

然而正當這場盛會圓滿結束之際,三界之中陡然生出異變。

日月同天再現,三界諸天中,無窮無盡的陰陽本源之力匯聚,化作一方浩蕩神海,神海內,一頭巨大的鯤鵬虛影顯化而出。

「昊天,本座又回來了!」

7017k 夕陽西下,如血的殘陽籠罩在盤龍城的上空,溫熱的空氣瀰漫在周空之中,城池中熱鬧非凡,來往行人絡繹不絕。

此時。

皇宮中,白起,尉遲恭,宋無缺,典韋,四人被楚非梵召見而來。

御書房中,楚非梵眸光停留在四人的身影上,聲音渾厚有力:「四位將軍,四大軍團組建的如何?」

「回皇上,末將組建的戰狼軍團建制已經完成,步兵兩萬人,騎兵一萬人!」

「回皇上,末將組建的血狼軍團已經完成,步兵一萬人,弩弓兵一萬人,重甲兵一萬人。」

「回皇上,末將組建的虎豹軍團已經正在選拔士兵,現在只有一萬人長槍兵,末將準備再選拔一萬器械兵和一萬輕騎兵。」

「回皇上,末將組建的黑狼軍團已經徹底結束,現在刀盾兵一萬人,短弓兵一萬人,輕騎兵一萬人,攻擊三萬之眾。」

聽到四人的稟告楚非梵臉頰上浮現出濃郁的興奮之色,目下除了宋無缺的虎豹軍尚未組建完成,白起的戰狼軍團,尉遲恭的血狼軍團,典韋的黑狼軍團都已經組建成功。

眼下楚國不算各大城池中的軍隊,單單四大軍團就有十萬鐵騎,在加上讓敵人聞風喪膽的燕雲十八騎和一千名所向披靡的鐵鷹銳士,楚國強悍的兵鋒現足以震撼列國。

國富則民強,要想楚國不斷的強大,有強悍的軍隊是一方面,百姓的富足才是重中之重,百姓富足然可以供養數十萬軍隊,百姓若是都無法正常生活,就算有再多的軍隊也都是徒勞。

「四位將軍聽令,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四大軍團幫助朕訓練完成,要讓他們成為無往而不勝的悍軍。」

「至於無缺的虎豹軍團,汝可以在全國招兵買馬,月底之前務必將三萬虎豹軍給朕組建成功,如有什麼需要爾等皆可以向朕提出。」

「我等謝皇上隆恩,誓死為吾皇打造出勢不可擋的強悍之兵!」

……………

諸將離開后,楚非梵身影端坐在木椅之上,心中思量著眼下楚國各城池中武將守城,文臣治理,諸城傳回來的奏摺中多次提到百姓的生活終於安穩了下來。

眼下百廢待興的楚國終於一步步正在走向昌盛的道路上,楚非梵心中深知要想楚國徹底崛起就要和大國接軌,不然閉門造車只能讓楚國穩於現狀,終究無法躋身八品帝國之列,更不要妄想成為傲視諸國的存在。

楚非梵的終極夢想是要徹底統一戰爭大陸成為戰王蚩泰的存在,現在就連九品小國的頭銜還沒有清除,距離他想要的宏圖霸業簡直還有十萬八千里。

「皇上,南宮娘娘請皇上前往凝香宮,說是有重要的事情找皇上。」

lixiangguo

這是他打過最憋屈的狙擊。

Previous article

勺子勢不可當,擊穿托盤,然後,無聲地消失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