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寒柳一聲爆喝,蕭浪看到軒轅天心等人沖了上去自己卻是沒有動,用神識仔細探查起蛇妖。

這蛇妖身子很長,基本都有十多米,不過尾巴在地上,身子和人類出多,眼睛內綠油油的果然不斷射出一道道光芒,口中也射出一道道綠色氣劍,那尾巴還不時四處亂掃亂砸。

蛇妖有很多,後面源源不斷的湧來,蕭浪神識一探發現大概有近百條,不過神祖實力的只有十二名,按氣息大概感應大概有七八名是神祖巔峰。

「咻!」

綠色的氣劍不斷射出,射在武者身上的護罩中發出陣陣「砰砰」的沉悶聲,也引起空間一片震蕩,煙塵石粉在空中瀰漫,可見度更低了。

那蛇妖眼中還不斷射出一道道綠色光芒,軒轅家一名神祖巔峰躲避不及中了一道,身子還在空中停頓了一秒,還好軒轅天心及時救駕,否則都要被蛇妖的尾巴纏住了。一旦被纏住拉近蛇妖群中就危險了。

軒轅天心十人的加入很快就掌控了局勢,蛇妖的靈魂攻擊很恐怖,但有人相互掩護,基本很難照成致命的攻擊。蛇妖的防禦很強大,眾人的攻擊攻擊到神祖級別的蛇妖上,基本不能一擊必殺,不過繼續打下去,贏得肯定是這邊。

「狻猊殺!」

蕭浪出手了,他沒有攻擊那神祖巔峰的蛇妖,而是偷偷攻擊神祖前期級別的蛇妖。一道黑光呼嘯而出,狻猊殺射入了一隻和軒轅家武者對戰的蛇妖的眼睛內,頓時導致那蛇妖眼睛爆裂,身子在地上痛嚎,翻滾不停。

「好!」

軒轅天尊讚賞的回頭掃了一眼,長喝起來:「蕭浪,繼續偷襲!我們要儘快結束戰鬥,否則會吸引更多武者或者妖族!」

「蕭浪,這位就是蕭先生?果然盛名之下無虛士啊。」寒柳回頭一望,也微微頷首。

「咻!」

蕭浪的狻猊殺不斷釋放,他把握戰機的能力很變tai,往往是蛇妖被這邊武者壓制的時候悄然出手。狻猊殺射出也沒有半點預兆,速度又快防不勝防。

「嗷嗷!」


被射中眼睛的幾條蛇妖在地上翻滾起來,讓蛇妖那邊陣型大亂,也讓軒轅天心他們乘機滅了幾條神祖級別的蛇妖,局勢完全掌控了。

「咻!」「咻!」「咻!」

蕭浪躲在後面放冷槍,也不用顧忌蛇妖的攻擊,倒是爽的很。連續射出十五次狻猊殺,就命中了十二條蛇妖。

「情絕!」

他怕靈魂還沒完全恢復,釋放了十多次后改釋放情絕了。這情絕威力不大,但更加的猥瑣和突兀。只要鎖定任何一條蛇妖,那巨大的情字會突然出現在它腦袋上方猛然砸下。他出手的時機也非常的巧妙,往往是軒轅天心等人剛剛釋放攻擊的時候,一砸之下讓蛇妖有些顧頭不顧尾的感覺,完全被壓著打了。

「嗤酷…」

一條神祖巔峰的蛇妖突然發出一聲怪叫,後面的蛇妖開始後撤了,只是幾輪攻擊它們損失慘重,繼續戰鬥下去怕是要全軍覆沒了。這半蛇半人的妖族雖然不是高級妖族,但智慧也是非常高的,也怕死自然會潰逃。

「追!」

軒轅天罡大喝一聲就要追殺而去,軒轅天心卻停了下來,因為寒家的人沒有追。

「別追了,天罡兄弟!」


寒柳大吼一聲,軒轅天罡掉頭回來狐疑的望著他,問道:「怎麼了?你們家族的人不是被它們殺了很多?」

寒柳等人苦澀一笑道:「唉,這群蛇妖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斬盡殺絕它們,不過現在我們沒時間了!我們快去紅山脈那邊,靈萌鳥已經出現了。我們再不去,就什麼也沒有了。」

「靈萌鳥?」

蕭浪和軒轅天心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蕭浪最先問道:「紅山脈是指?」

寒柳望著眾人一眼,低聲說道:「我可以帶你們去,而且要是得到靈萌鳥了,我也讓給你們,不過你們要是賣了必須分我兩成,畢竟這次我們家族死了不少人。」

「兩成?」


軒轅天心臉色有些不好看了,一是他們根本就沒有想過賣,是給蕭浪用的。 高冷總裁的獨有寵物 ,這寒柳居然還提條件?

軒轅天心氣度倒是還不錯,他沉吟一陣道:「我們抓住靈萌鳥是給蕭浪煉化的,這樣吧!你帶我們去要是真的得手了,我給你一億紫聖石。」

蕭浪點了點頭道:「這紫聖石我出。」

他手上有黑血石和褐血石,賣出去能值幾十億,一點紫聖石還是出的起的。

寒柳目光閃耀,居然再次提價道:「兩億,天心兄,這次我帶來的人死了大半,回去后在家族聲威肯定大落,希望你能理解。」

軒轅天心眼中冷意更濃了,差點要動手殺人了,蕭浪卻突然開口道:「成交,帶路!」

寒柳等人精神一震,如果能有這兩億紫聖石倒是回去有個交代了,當下眾人在寒柳的帶領下開始快速朝一個山洞內衝去。

……

……

【作者題外話】:還有三章。 寒柳顯然一路來都做下了記號,他帶著眾人七拐八拐,居然只是半個時辰就衝出了這山脈內,前方是一片荒野,遠遠就可以看到有很多武者在荒野在廝殺。

「去那邊!」

寒柳身子順著山脈朝左邊衝去,軒轅天心等人也不停留,蕭浪神識一探發現前方居然有幾百人在開戰,是神域和魔域的武者在廝殺。四周居然還有一些土狼荒獸潛伏在土堆草叢荊棘內,似乎想撿一些便宜。

「別看了,那是付的家人!他們死不了的。」

軒轅天鳴傳訊過來,蕭浪眉頭一挑,他記得有一個至高神叫付玉群?難道是至高神的後代?

軒轅天鳴回頭頷首,蕭浪連忙不敢看了。至高神的後代基本都傲氣十足的,可別被牽扯進去。如果萬一他們求援,你幫忙也不好,不幫忙也不好…

眾人繞道過去,偷偷進了左邊一個巨大森林,走森林深處,眾人卻全部愁眉苦臉起來。森林內有無數的土狼荒獸,這土狼荒獸實力不高只有神君境,個頭也小隻是比人頭大一些,問題是太多了!而且似乎適應了這裡的重力,速度非常快。

「砰!」

軒轅天心隨手一掌將數十隻土狼擊飛,和寒柳說道:「要不?退出去!給這些畜生糾纏住了,要是有武者偷襲就麻煩了!」


「砰砰!」

土狼一片片被擊飛,寒柳也頭疼起來。遠處源源不斷的土狼快速奔來,神識隨便一探查就有數萬隻,誰知道有多少?要是一直擊殺下去,被人偷襲了還真是個麻煩事啊。

「不用!天心大哥,你忘記我感悟的天道了嗎?」

蕭浪突然嘿嘿一笑道,軒轅天鳴一拍腦袋驚呼起來:「這小子感悟的是情道,可以馴化萬獸。」

軒轅天宇以前就是感悟的情道,不過時間隔了那麼久了,眾人一時沒沒想起。軒轅天心幡然醒悟,立即大喜說道:「快,快!蕭浪快馴化,這可是無數眼睛啊!有這些土狼,我們找到靈萌鳥的可能xing會更大一份。」

蕭浪也是這樣想的,身上無數七彩情字呼嘯而出,飛入了土狼腦袋內,一片片土狼瞬間被馴化。

「這個就是傳說中十大至高天道的情道?果然奇特。」寒家眾人滿臉唏噓。

蕭浪身子朝前方飆射出去,被馴化的土狼立即控制朝四面八方分散而去,成為蕭浪的眼睛和耳朵。

一路奔走,土狼還真的無窮無盡,半個時辰蕭浪就馴化了上百萬隻,而叢林深處居然還有無數土狼朝這邊衝來。

「紅山脈在哪邊?」

蕭浪回頭朝寒柳問道,寒柳指著右前方,蕭浪帶著眾人朝由前方狂奔而去。

很快眾人出了森林,不過蕭浪卻沒有朝荒野外走,反而順著森林邊緣,一路朝前方走去,而小小的土狼而散落在四方,探查起來。

「繞路,那邊有魔域強者潛伏!」

奔走一會,蕭浪猛然轉向又朝森林深處走去,此刻蕭浪似乎成為團隊的首領了。他的土狼輕易能探查遠處數萬里的距離,比神識好用多了。

「哈哈哈,蕭浪好樣的。」軒轅天罡大喜起來,有蕭浪在遇到危險的可能xing將會大大的降低,誰的神識能探查數萬里?就算靈魂達到神祖巔峰的武者,也最多能達到數十萬米就不錯了吧?

蕭浪帶著眾人在森林深處繞了一圈,再次馴化了數十萬土狼,又朝寒柳指定的方向走去。

「就是那裡,紅山脈就在那邊,我們剛才就是在那裡被妖族追殺的。大家小心,那邊武者非常多,修家和紫魅藤一族的也在那邊,不知道靈萌鳥被他們的手沒?」

再次奔走了半個時辰,寒柳指著遠處沉喝一聲,軒轅天心一探查,果然發現一座巨大山脈,泥石居然是紅色了,難怪寒柳說紅山脈。

「的確有好多人,好多妖族和魔域強者。」


蕭浪也感慨起來,他的土狼早就抵達了紅山脈附近,還有不少土狼已經被擊殺了。眾人見目光投向他,他探查了一番眸子都精光四射,身子朝左邊奔去,沉喝起來:「這邊只有一小群人,是妖族武者,大家準備戰鬥殺進去。」

蕭浪開口了,軒轅天心等人非常相信他,立即跟著朝前方走去。寒家的人遲疑了一下,也跟了上來。

奔走了片刻,蕭浪陡然加速,衝出森林,朝前方的一個洞口飆射而去。

「咻!」

蕭浪人在半空,一隻小小的七彩手掌猛然朝左邊遠處的一個洞口打去,同時對著軒轅天心沉喝起來:「天心大哥,攻擊把這洞口轟塌了,裡面有數十名魔域武者要出來了。」

「好!」

軒轅天心立即招呼一聲,幾人同時釋放能量攻擊,朝左邊一個洞口砸去,一陣地動山搖,那個洞口立即塌方了,把洞口全部給堵死了。

「走!」

前方已經有無數的土狼早早的衝進了洞口,蕭浪跟著土狼走進去,立即控制土狼朝前方衝去散落開去。、

「呼呼!」

等軒轅天心衝進來,前方的洞口土狼已經在和十多名妖族開戰了,蕭浪眸子一冷沉喝起來:「快去幫忙,土狼被殺完了,我們就沒有眼目了。」

眾人連忙飛射而去,很快抵達了戰場中心,神識一掃卻都笑了,那群妖族全部都受傷了,此刻居然被土狼追殺著…

這居然是一群比較高級的妖族,全部都是人形,而且頭上都有長長的角,身上的戰甲幾乎都破裂了,鮮血淋漓。速度也很慢,實力倒是基本達到了神祖。

「咻!」

如此戰鬥,完全沒有人情道義可說,蕭浪立即釋放了狻猊殺,朝一名妖族射去。

「殺!」

軒轅天心等人也立即動手了,十多名神祖巔峰強者一陣狂轟濫炸,把土狼擊殺了幾千隻,也把那群妖族幾乎全部轟殺了,只還有一兩名妖族奄奄一息。

「別殺我們,我們知道靈萌鳥在哪!」

活下來的妖族,看到軒轅天心又要動手連忙大吼起來。軒轅天心連忙停了下來,那知蕭浪眼中黑光一閃,同時釋放情絕,把兩名妖族直接格殺了。

「不用他們說了,靈萌鳥應該就在前方,那邊有大規模的混戰,快走!」

蕭浪爆喝起來,土狼早已經探查到了那邊的情況,自然不用這妖族廢話。留下他們一命,萬一以後被報復了可不好。 紅山脈這邊的通道更多,縱橫交錯,四通八達,這山脈也不知道是什麼石頭凝固而成的,如此多通道,裡面不斷發生戰鬥,居然還不塌陷?

眾人還探查不到山脈深處的戰鬥,蕭浪卻能早早的探查到,在死了數百土狼后,蕭浪確定了下方的戰鬥非常激烈。三域的武者正在混戰,而且人數非常之多多達近千人。卻並沒有發現有靈萌鳥的身影。

他讓軒轅天心等人停在半路,繼續犧牲土狼去探查,小半個時辰之後他突然開口道:「靈萌鳥應該被抓了,還在魔域武者手裡,那邊的神域武者和妖族正在聯手擊殺魔域武者,天心大哥…怎麼辦?」

軒轅天心一臉沉重,仔細詢問起來:「那邊武者有多少,實力怎麼樣?」

蕭浪搖了搖頭道:「具體我不確定,土狼一靠近就被擊殺,我大概估算了一下,魔域武者應該有一兩百,妖域和神域的都有三四百,估計要不了多久魔域武者要全部被殺了。」

「神域武者有誰?」軒轅天心再次沉聲說道,如果有至高神的子弟,他們怎麼可能敢搶?怕是回到神域一路也會被追殺。

蕭浪還是搖頭道:「我能控制土狼感應,並不代表我神識能探查到,在土狼眼裡,人類長得都一樣的。」

軒轅天心沉吟起來,好半天才說道:「我們偷偷靠過去,見機行事。你讓土狼四處探查,別給人靠近偷襲我們了。」

「好!」

蕭浪讓土狼分別在無數通道內散開,確保附近都是安全的,眾人才悄然的朝戰場中心靠去。

很快眾人神識就可以輻射整個戰場了,軒轅天心一掃,立即苦笑起來:「蕭浪,你的對手龍騎就在裡面,修家的修劍大人也在裡面!要是他們得手了,我們不好搶啊。嗯…魔域武者幾乎全被殺了,神域這邊還佔據人數優勢啊。」

「龍騎?」

蕭浪的目光一下冷了下來,如果龍騎得手了怕是真的不好搶奪了,畢竟人家占理,不說能不能搶到手,就算到手了龍騎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先看看吧,不行就算了。」蕭浪滿臉沮喪,神識也掃了過去,想看看到底靈萌鳥在誰手裡?

「他***。」寒柳一聲暗罵,很是鬱悶,這次損兵折將,帶著眾人來了卻不敢搶奪,這次回去丟臉丟大了,在家族內也抬不起頭啊。

「唔,靈萌鳥!在那魔域武者手裡。」

軒轅天心突然低聲一喝,眾人精神一震,連忙跟著探查而去。

蕭浪神識一下輻射過去,在活下來的十多名魔域武者中,看到一名渾身被黑霧籠罩的武者手裡抓著一隻散發著神聖光芒的小鳥,他們神識在小鳥身上掃過,感覺靈魂一陣溫暖和舒服,立即確定這就是靈萌鳥無疑。

「都住手,否則我捏著這鳥,大家的都不到。」

那魔域武者突然一揚手中的靈萌鳥爆喝起來,眾人的心也跟著一綳,戰鬥立即停止了,龍騎率先開口道:「都住手!」

妖族那邊也停止攻擊,大家來了就是為了這隻鳥,死了大家都白走一趟,殺了這魔域武者也沒用了。

眾人神識不斷探查,遠處的情況了如指掌,而且蕭浪還發現,無數洞口內還有潛伏著很多強者,想著黃雀在後偷襲一把的人還有很多啊。

龍騎盯著那魔族強者沉喝起來:「給我靈萌鳥,我放你一條生路,否則你必死無疑。」

龍騎手中有至高神兵,戰力怕是全場最高的人,他的身份和地位也的確有資格代表神域這邊武者發號司令。

「哼!你算什麼東西?將靈萌鳥給本后,否則誰也救不了你們。」那邊的妖族一名漂亮女子也開口了,長相很誇張,尤其是胸前那對兇器更是嚇人,而腰身細得太誇張了,怕是風吹的都要倒下。

蕭浪等人的神識下意思的朝那邊一掃,而當蕭浪在妖族一個神祖女子肩膀上一掃后,頓時渾身戰慄起來。

他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而這股氣息他永生難忘!他的神識立即死死鎖定那個妖族女子肩膀上的一隻玉兔仔細探查,而在那隻玉兔身子一顫后,他瞬間明白了!

「怎麼了?蕭浪?」

軒轅天心發現了蕭浪的異樣,連忙關心的問道,眾人也朝蕭浪望去,卻看到他眼睛都紅了,身子不斷的顫抖圍了過來。

「沒事,是好事!」

蕭浪深深呼吸了一下,也不理會眾人,神識鎖定那隻玉兔傳音道:「是你嗎?小…白!」

那隻玉兔更加激動了,但居然很快就平靜下來,因為它站立的妖族女子有些察覺,疑惑的掃了一眼過來。




lixiangguo

叟怪一聽,老淚縱橫,這人世間的飄零到底是倦累疲乏,點頭跪謝道:「我願入神君的聚魂燈,直到戾氣化盡之時,只求神君助我再世為人時,安樂一生。」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