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容子澈站在手術室外面,焦躁的來回踱步。

周文達趕到醫院,見到容子澈,問:「少爺怎麼樣了?」

容子澈見到他,抬腳就踹了過去,「你還有臉問我阿琛怎麼樣了!周文達,他中了整整三槍,有一槍在這裡!」

容子澈指著自己心臟的微微,臉上的青筋暴起。

周文達沉默著沒說話。

容子澈見他木然的樣子,抬腳又想踹,但又忍了回去,他跟周文達計較什麼勁!這事情八成是洛琛命令周文達的!

兩個人相對無言。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急救室里始終沒傳來消息,兩人的心情也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變得沉重了起來。

如果這次洛琛真的挺不過……

他們兩個,就是罪人。

間接害死洛琛的罪人。

容子澈感覺到自己的腦子都快要爆炸了,開口問,「為什麼這次裴家的人會攙和進來?還有另外一撥人是怎麼回事?」

今晚的狀況,必定有三方的人,一家是裴家,他們一早交鋒的那些人,看後來碰到的那些人呢?

他們是誰的人?

還有,為什麼裴家的人會派出那麼多的人,是為了追殺簡汐,還是為了追殺那批人?

太多太多的疑問,在腦子裡糾纏,容子澈只覺得自己眼前像是有一團迷,看不到答案。

而這些,周文達也給不出答案。

事實上,他們是追蹤一撥人,追著追著和裴家的人碰上的,後來雙方的人就開始交戰,他們甚至在一開始不知道,跟自己對打的是裴家的。

後來認出了裴家的幾個人之後,才明白是裴家的。

沒得到周文達也這麼不清楚,容子澈皺了眉頭,「那現在嫂子在哪裡?」

葉簡汐的下落才是最關鍵的。

「少奶奶她,已經乘坐飛機走了。」周文達沉默了片刻說。

「乘坐飛機走了?她回A市了?」容子澈又問。

周文達搖了搖頭,「不是,少奶奶跟著後面的那一撥人走了,我們的人有人看到,少奶奶跟著一個人上了飛機,然後少爺就遇襲了。」

容子澈聞言,遲疑的說,「你的意思是,簡汐拋下了洛琛?」

「不是,具體的還要聽少爺親自說,我這些都只是傳達來的信息,不一定準確。」周文達說道。

當然不可能準確,簡汐怎麼可能會丟下洛琛跑?

容子澈還想再說什麼,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接通電話是老D的。

容子澈恨不得爬到電話那邊,直接把老D勒死,「這麼長的時間,你都幹嘛去了?現在才出現?」

容子澈從來沒對老D發那麼大的火氣,這是唯一的一次,如果不是老D最緊要的關頭消失,最後的結果不會這麼慘烈。

「我被其他人纏上了,所以當時沒能出現,很抱歉容少。」老D解釋。

「什麼人能纏的住你?」容子澈的怒火絲毫沒消減。因為他覺得老D根本不會被別人糾纏住。

「是李意。」

李意?

裴家的李意?

容子澈的聲音低了下去,李意是裴老爺子身邊的人,哪怕是他們這些小一輩的人也都知道。

就像周文達對與慕洛琛,李意就是裴老爺子身邊這樣的存在。

李意是特種兵出身,在部隊的時候就在裴老爺子手底下工作,後來退伍了之後,他成了裴老爺子貼身保護的人。

之前混戰有裴家的人,或許還能用誤會解釋清楚,可現在連李意都出動了,那就只能說明,裴家的人是在針對慕洛琛。

知道老D現在為慕洛琛所用的人不多,除非有人刻意打聽,否則不會知道這個。

李意在這個時候出現,那剩下了一個可能,李意不是偶然出現,是為了對付老D而來的。

容子澈想通了這點,對老D說,「老D,這次因為你的失誤,害的我最好的哥們生命垂危,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總之這個爛攤子,你要幫忙收拾一下,去幫我調查清楚,裴家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老D沉默了片刻說,「容少,看在你救過我一命的份兒上,我勸你最好還是別插手這件事情。今天這事算我辦砸了,這次機會不作數,你可以下次再用。」

「老D,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容子澈皺眉。

能讓老D都奉勸他的人,到底是誰?

是裴老爺子?

可容家未必比裴家差,更何況現在還有洛琛。

老D沒回答他的話,只是再次叮囑他,別插手裴家的事情,然後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那邊傳來嘟嘟的忙音,容子澈愣忡。

過了好半晌,他回過神來,對著手機自言自語,「不想讓我插手,我偏要插手,我就不信了,整個A市,還能有比他和洛琛更厲害的人。」

容子澈嘀咕完,收了手機,再次看向急救室的門口。

沒多會兒,急救室的門從裡面打開,護士匆匆的出來,手上拿著病危通知書,「病人家屬簽一下。」

容子澈看著病危通知書,眼前一黑,簽下自己的名字后,猶豫的交給護士。

護士拿著並未通知書,轉身離開。

而就在護士離開后,容子澈派出去打聽葉簡汐消息的人,走到他耳邊,低聲說,「容少,剛剛得到消息,葉小姐乘坐的那架飛機,在中俄邊境的時候,墜機了,裡面無人生還。」

容子澈聞言,一把抓住送消息的人的衣領,「你說什麼?什麼墜機,什麼無人生還?」

葉簡汐死了?怎麼可能?

她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死了?

她死了,洛琛怎麼辦?如意怎麼辦? 還有天佑、天寶怎麼辦?

容子澈腦子嗡嗡的,一陣陣的響個不停,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說,「先派人過去,封鎖消息。」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讓慕洛琛知道這個消息,如果讓他知道了,哪怕搶救回來,他也不會活下去的。

待那人走了之後,容子澈看向周文達,「這段時間,好好的保護洛琛。」

周文達頷首,「我知道該怎麼做,容少。」

等待的時間漫長而難熬,凌晨五點多的時候,再次傳來了消息,確認的確是葉簡汐乘坐的那一架飛機,飛機在高空中被炸藥炸成了兩節,落地后燃油艙起火,再次引發連續性爆炸,當場飛機炸成碎片,裡面的人盡數化為灰燼。

現在找到了葉簡汐手上的鑽戒,證明她當時確實在飛機上。

飛機上其他人的身份,正在確定。

容子澈聽到電話那邊告訴的消息,沉默了許久,說:「我知道了。」

說完這句話,他掛斷了電話。

走廊里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容子澈看著急救室的方向,面上沒一點光亮。

他只覺得,整個人都在下沉,有無數的手在把他往黑暗中拉扯。

等了一夜一天,第二天的晚上,急救室的門終於被打開,醫生疲憊的說,「病人身體里的子彈已經取出,不過情況依舊在危險之中,需要住院觀察。」

容子澈緊緊地握住醫生的手,凝聲說:「謝謝你,醫生。」

醫生點了點頭,抬步往外走。

慕洛琛被送到了ICU病房,這是容子澈第二次見到他進ICU了,看著慕洛琛躺在床上。

容子澈的手漸漸的攥緊,裴家……

裴家……

裴家那個老不死的,這筆帳,早晚會跟他算清楚!

A市,裴家。

裴老爺子聽下面的人彙報的情況,滿意的笑了笑,說:「雖然損失有些慘重,不過能把最後的禍根除去,以後也能安心了。」

站在一旁的李意說,「恭喜老爺子。」

裴老爺子看了他一眼,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次能得到這樣的結果,你功不可沒,說吧,想要什麼?」

慕洛琛手上的老D是個難對付的人物,如果有他做眼線,慕洛琛的人得到的消息會很全面,要對付他的家,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而沒了老D,慕洛琛的人就像是被蒙上了眼睛。

這樣,就只好用人拖著就行。

他坐到這個位子,最不缺的就是肯為他賣命的人。

「李意為老爺子辦事,不求回報。」李意恭敬地說道。

裴老爺子對李意的態度越發的滿意,「你呀,就沒見你要過什麼。不過我這個人,一向賞罰分明,我先給你記著,等你以後想到要什麼了,再告訴我。」

李意頷首,沒說話。

「爺爺!你看我穿這條裙子好不好看?」

裴映雪拿著一條紅色的裙子,邊笑著邊從樓梯上下來,離得老遠都能聽到她的聲音。

裴老爺子頓了下,對身旁的李意說,「你先去忙吧。」

李意說了聲是,轉過頭的時候,深深的看了眼裴映雪。

裴映雪注意到李意也在,揚聲叫住他,「李哥哥,你看我晚會穿這條裙子好不好看?」

李意停下了腳步,說:「小姐無論穿什麼都好看。」

裴映雪聞言,哼了一聲,說:「你們就會說好話騙我,上次還說我穿那條綠色的裙子好看,結果我穿出去,她們笑話我,說我像個綠蘿蔔。」

「誰敢說我孫女的壞話?告訴爺爺,爺爺幫你收拾她。」

裴老爺子笑著說道。

裴映雪轉身走到裴老爺子跟前,說:「也就那麼幾個人,女孩子家的事情,哪裡用的著爺爺出手?爺爺是要為國家操勞的人,是大英雄!」

裴映雪滿是驕傲的說道,她一向以老爺子為榮,雖然之前老爺子認了蘇涼暖那個乾女兒,讓她不滿意。

可現在蘇涼暖已經自作孽沒了,她跟老爺子的關係也就越發的融洽。

裴老爺子笑的更加的開懷,摸了摸她的腦袋,說:「映雪,你穿這件禮服,又打算去參加哪次晚宴了?」

「是容伯母舉辦的,她讓我陪著她去參加慈善晚宴。」

「容伯母?哪個容伯母?」裴老爺子聽到容家,擰了眉頭。

「還能有哪個容伯母?子澈家的那個呀。」裴映雪自然而然的回答,她跟慕洛琛的幾個好哥們,關係都比較好,尤其是跟容子澈的母親。

「爺爺,怎麼了?有哪裡不妥的嗎?」裴映雪問。

「沒,沒什麼不妥的,不過你也大了,別總像個小孩子似的,跟著你那些叔叔、阿姨,也見了不少的人了,就沒看順眼的?」

裴老爺子岔開話題說。

裴映雪明白老爺子話里的意思,臉刷的一下紅了,「爺爺,我還小呢。」

哪個少女不懷春?

裴映雪再怎麼小孩子心性,也到了開竅的時候了。

「不小,都十七八了,先挑著,相處個兩年,合適的話就結婚,不合適的話還能再多挑幾個。」裴老爺子頓了下,問:「凌家那小子怎麼樣?我聽說,他風評還不錯。」

「凌南晟?他不是私生子嗎?」裴映雪不滿的嘟嘴,她對第三者一向沒什麼好感,雖說孩子沒罪,但她對第三者,以及私生子這些,打心底里厭惡。

裴老爺子的臉黑了下來,「雖然是私生子,可他也是名正言順的凌家人。」

A市的大家族裡,他不想跟慕家、容家沾染上關係,裴家早晚會和慕家翻臉,他私底下也打算,把慕家擊垮,怎麼肯讓孫女嫁進慕家?

而容家,容老爺子最倚重的是容子澈,容子澈和慕洛琛的關係走的那麼近,將來他對付慕家,容子澈指不定要幫誰。

排除這兩家,就剩下一個沈家了,沈清華那小子,遊戲花叢,結了婚也不會老實,合作還可以,做孫女婿不是好人選。

想來想去,就剩下凌家和顧家過得去,他找人打聽過,凌南晟人品還不錯,頗得凌家老爺子和他大哥的喜歡。

映雪嫁過去,不會受苦。

「我不要!」裴映雪堅決反對。

裴老爺子想再說服她,可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管家的聲音。

「老爺子,慕家的人來了。」

裴老爺子話頓了下來。

裴映雪高興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是洛哥哥過來了嗎?他都好久沒來了,我要去見見他。」

「不是,是知寒少爺。」管家說。

裴映雪眨了眨眼睛,「是知寒哥哥也不錯,快讓他進來!」

「映雪!」

裴老爺子不滿她的擅作主張,低喝了一聲。

裴映雪轉過身,看著老爺子,說:「爺爺,你那麼大聲幹嘛呀,我耳朵好著呢,小聲點我也聽得到。」

裴老爺子氣的漲紅了臉,可想到她什麼都不知道,只好把怒氣忍了回去。

慕知寒走進客廳,裴映雪便迎了上去,抓住他的胳膊說,「知寒哥哥,你看我這條裙子,好看不?」

慕知寒面色緊繃,掃了一眼說,「好看。」

裴映雪沒察覺到他的異樣,笑著說:「那我今晚就穿這條了,對了,知寒哥哥,洛哥哥去哪裡了,我都好久沒見到他了。」

聽到她提起慕洛琛,慕知寒臉色更加的冷,「他怎麼樣了,你應該問你爺爺。」

裴映雪愣了一下,這才合租一道慕知寒的臉色不怎麼好,吶吶的問,「……洛琛哥哥的事,為什麼要問我爺爺?」

慕知寒定定的望著裴老爺子不說話。

裴老爺子臉色亦是陰沉的,「映雪,你先回房間去。」

裴映雪看著兩人,覺察到氣氛不對,說:「知寒哥哥,爺爺,你們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

裴老爺子側首對李意說,「李意,把她帶回房間里去!」

李意走到裴映雪跟前,說:「小姐,請。」

「我不回去!你們有什麼事情是我不能知道的,是不是跟洛哥哥有關係?爺爺……」

裴映雪大聲嚷嚷著,走到裴老爺子跟前質問。

裴老爺子低喝,「李意,把她給我帶進去!」

李意見老爺子真的發怒了,心一橫,上前抓住裴映雪的手,強行拉著她回去。

裴映雪掙扎著,不肯走。

lixiangguo

葉紫涵說完,捏了捏葉一朵的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