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完蛋,這絕對是吃了敗仗了!

這時所有的魔能炮也都打開了金屬外殼,裡面的炮手全部跳了出來,他們迅速的把魔能炮的圓形軀體從三條腿上拆了下來,然後裝進空間戒指裡面。

看起來他們也準備撤退了。

「站住!」

焰跑了過去,「這是怎麼一回事?」

果然,炮兵接到的也是撤退的命令。

他們還吊得很,要不是看在焰是聖域的份上,根本不想搭理焰,辣雞炮灰還沒他們丟掉的金屬腿價值高。

轟!

整個空間都似乎一震,高級惡魔耳朵都被震出了血來。

一陣巨大的吼聲從空中傳來。

隨之而來的劇烈光芒像是照耀了整個世界一般。

隨後伴隨著一陣奇怪的叫聲,有點像是某種鳥叫聲。

反正整個天空忽然像是燒紅了一般,然後一陣藍色的火焰把紅色的火焰沖開,整個天空頓時被分成了兩半,一半紅,一般藍。

紅的熾烈無比,看過去,整個人的靈魂都像是要灼燒起來。

藍的冰冷無比,深入靈魂的寒冷似乎已經把空間都給凝固了。

少總甜愛,千金歸來 焰不想看,也不想聽這些的,他在飛快的逃跑,他感覺大地在塌陷,天空在崩裂。

但是整個天空都充斥著這兩種恐怖的氣息,他避都避不開。

焰緊貼著地面,以最快的速度飛行著。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快點,再快點!

焰心裏面著急,他已經使出了所有的魔力,整個人的精神力釋放到了最大,依靠著領域還有精神力的探測,快速的調整著飛行的高度,始終使自己保持著距離地面一米的高度。

轉眼之間,焰就已經甩開了那些炮手,自己的幾十萬手下那就更不用講了,他們早就沒影了。

炮灰們又沒有接到撤退命令,只能到處亂跑,很多甚至跑向了巨劍基地的方向。

焰飛了很久,直到徹底遠離了恐怖的響動,才一頭撞在了點上。

利用厚實的大地強行把速度降了下來。

當焰再一次緩緩的升上空中,往戰區望去,戰區已經變了個樣了。

遠處的天空中是恐怖的魔力風暴,強大的法力餘波籠罩了整個戰區的上空。

剛才不知道是哪些恐怖的怪物在上面打鬥,竟然能夠造成如此驚人的景象。

那一片區域被永久性的改變了。

強大的力量使得那裡的法術餘波不會散去,過段時間,那裡將會成為一些元素生物的樂土。

深淵吞噬著無數的世界,直到分離紀元以後,這種行為才莫名其妙的被深淵主宰叫停,但是由此造成的無數奇觀卻保留了下來。

巨型礦坑底下的黑暗世界殘骸,算是一處。

千島城就是其中最出名的一處。

但是大部分的景象奇怪,詭異區域都是由領主以上打鬥形成的。

聖域就已經可以極其緩慢的改變周圍的環境了,到了領主級別,如果是刻意的話,這種改變會是即時生效的。

他們馬上就可以永久性的改變一大片區域的地形地貌甚至留下難以消散的魔力波動,以及詭異莫名的詛咒。

那是他們自身強大意志的殘留,幾乎無法去除。

就像是焰在塞達斯的陰影世界裡面看到的實驗室一樣,那裡殘留的邪惡氣息徹底改變了一個世界的歷史。

所以每一次大惡魔級別以上的打鬥,都是在劇烈的改變世界。

如果是小世界,這種改變會是毀滅性的,即使是對於深淵,也是一道永不消散的傷疤。

「恐怖的力量。」

焰不禁感嘆道。

這就是大佬的力量么?破碎虛空和這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

焰甚至感覺不到打鬥雙方的存在,是領主還是大惡魔?

焰只感覺到兩股恐怖的力量遺留在那裡,互相纏繞,扭曲著那裡的一切。

「嘖嘖,這力量,恐怕一個眼神就能夠殺人吧?」

焰頓時對自己的弱小又有了新的認識,他一口唾沫都還殺不死一個高級惡魔。

一個low逼聖域級惡魔,在這種世界大戰,文明的碰撞之中,連一個蟲子都算不上。

再小心翼翼,也可能被別人一不留神的踩死。

你的痛苦掙扎,你的奮力求生,沒人關注。

那雲端的大佬都不會注意到被自己無意碾成粉碎的小蟲子。

死的毫無意義。

「必須擺脫炮灰的命運!」

焰對手裡面的徽章非常的不耐煩了。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傀儡一樣,被徽章後面的玩意操縱著。 焰看看時間,還有兩天時間,全力衝刺的話,半天就可以到達巨魔城。

他能夠擠出一天半的自由時間。

完全可以不用那麼快歸隊,只要在規定時間內到達就行了。

這一天半,就是一段寶貴的逆襲時間。

焰全力飛行起來,同時開始尋思著如何擺脫監控,又可以快速提高實力的辦法。

動用在惡魔中罕見的智慧,以及自身突破天際的天賦,降臨計劃誕生了。

沒錯,焰準備在別的世界搞點事情,但是這一次可不是肉身前往,而是利用深淵惡魔們聖域級別的降臨新招式,「操縱信標」。

焰憑藉聖域級別的強大實力,已經可以相隔遙遠的距離,感知,並且緩慢的操縱信標了!

利用飛行途中的半天時間,焰完善了自己的這個奇怪的計劃。

無聲無息,焰到達了巨魔城附近。

現在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一層護罩之中,周圍沒有了熱鬧的車隊,飆車黨沒了,就連亡命徒拾荒者也都不在出現。

很明顯,徵兵令還沒有解除。

焰估摸著,隨著作戰的失敗,恐怕有更多的惡魔要被徵調入軍隊了。

幸好當初把門捷列夫等人送出了城,要不然就他那種實力,就是最先一批充軍的炮灰。

這種規模的戰爭中,不要說是高級惡魔,就算是遠超聖域無數倍價值的浮空城也都可能被毀滅。

抬起頭可以看得到,巨大的浮空城居然被打出了一個大洞。

洞口從邊緣洞穿了整個浮空城。

但是浮空城不愧是可靠皮實的戰爭利器,即使是受到這樣的重創,整個浮空城看起來也運轉正常。

這會兒無數的黑點正在空中飛來飛去,他們在修補浮空城。

無數的灰鐵金屬塊從倉庫中取出,然後被炎魔們快速的融化,法師們再把鐵水隔空塑造成各種形狀。

看起來這個大洞很快就能補上了。

浮空城被打出的洞口周圍金屬顏色比較明亮,焰仔細一看,原來是新補上去的金屬,這個洞口本來應該比現在大得多!

現在看見的已經是修補了半天以後的樣子了。

焰不禁驚訝起來,到底是什麼攻擊,居然能夠洞穿一塊大陸這麼厚實的浮空城,還是幾十公里巨大的洞口!

更何況浮空城上面還有著厚重的護罩。

恐怕仙族也不是那麼好對付。

焰看著胸口的徽章,倒計時還在繼續,剛好還剩下一天半的時間。

計劃得馬上進行。

徽章太容易發現焰的行為了,雖然惡魔千千萬,沒有誰會特別的關注焰。

但是萬一被人發現了他晉級速度的異常就麻煩了。

除非焰就是窩在這,然後修鍊升級,那就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了,最多讓人覺得他就是這麼的牛逼。

按照計劃,焰乖乖的在地面上打了個很深的洞。

就像是那些在荒野的鼠人一樣,焰打出來的地洞七拐八拐。

這種深入地底的洞穴可以有效的避開地表的廝殺,還能夠隱藏蹤跡。

等挖掘到了地底的岩漿附近,焰甚至往上凌空揮了幾拳,把整個地道都給轟塌了一段。

接著布置上警戒法陣還有護罩。

這樣就沒有人可以無聲無息的接近了。

然後焰裝模作樣的學著人類的樣子,盤腿坐在地洞裡面。

雙手放在膝蓋上。

閉眼,深呼吸!

焰貌似進入了神奇的冥想狀態。

其實焰的思緒早就飛到了遙遠的虛空之中。

是的,焰表面在修鍊,實際上已經進入了聖域奇妙的降臨能力!

焰在感知自己散落在無窮虛空中的信標!

儘管世界之眼能夠把信標隨機投送到無窮遠處,但是有一些東西是無視距離的。

晉級到聖域以後強化的天賦就屬於其中一種。

每一個惡魔對自己的血液都有本能的感應,還擁有腐蝕力的血液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即使隔著再遠,惡魔也能夠隱約的感知得到身體所在的位置。

不僅如此,晉級聖域以後,這種能力被極大的增強了。

加上精神力的大幅度增長,只要平靜下來,用心去感知,配合著信標自身的特性,很容易就能夠感知得到非常遙遠的血液。

通過這種感知,惡魔可以緩慢的和這些信標建立一種奇妙的聯繫。

如果運氣好,有人服用了信標中的血液,那這種感知就能夠被強化,因為血液腐蝕到外物以後,它自己的力量會有所增長。

焰閉上眼睛,極力的體會著體內奔騰的血液。

深入血脈,起初像是進入了一條大河,奔流不息,繼續沉浸其中,像是進入了大海,浩渺無邊,焰感知著其中來自遠古的信息。

焰解讀不了其中的信息。

其實這本來是一種主動激發血脈之力的方法,沉浸其中數年才能偶有所悟。

血脈越是強大,越能從中感知到有用的信息。

這種方法很難,所以大惡魔以下的惡魔都不會依靠這個來追尋力量,反倒是有人發現了這個方法的一個副作用。

這個副作用有著比其本來作用更加廣泛的用處,而且簡單易學,低投入,高回報,所以一下子就流傳了開來。

幾乎所有的惡魔都會嘗試一下。

這個副作用就是,在這種感知血脈之力的狀態下能夠排除外界干擾,極大的加強對自身血脈之力的感知。

順帶的,也能夠感應到自身的血液。

不知道哪個鬼才把這種方法配合著信標,組成了聖域以上就能夠使用的能力,操縱信標。

雖然不明白這種信息,但是這種行為使得焰的思緒越發的悠遠。

整個世界的時間似乎開始變慢了,慢慢的,焰開始聽不到周圍的聲音,他的精神已經開始初步屏蔽掉來自肉體繁雜信號的干擾。

各種虛妄的念頭、狂妄的想法,開始遠去。

焰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浩瀚無邊的虛空之中,除了自己之外,他還隱隱的感知到了在遙遠的黑暗當中,有著自己熟悉的氣息。

這種感覺和剛晉級聖域時的狀態很相似。

焰渾身的意識還有精神力開始脫離肉體的束縛,開始接受來自世界各處的信息,感官變得極度的敏銳。

遙遠的黑暗中開始出現一些光點,利用對自身血脈的感知,焰看到了「光」。

從哪個開始呢?

焰仔細的感應著最遠的微弱光點,那是距離他最遙遠的信標。

lixiangguo

「也是,不過你們兩個不管是誰突破對我人族都是好事。」人道化身笑道:「素素遠在東方,她身為最重要的至尊皇幾乎鎮壓著人族一半的氣運。」

Previous article

用力甩了甩頭,把複雜的想法都拋到了腦後,現在重要的是吃飯!雖然肚子還沒有叫喚,但是在他剛睡醒時飢餓感就開始提醒大腦該進食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