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靜書並非冷血無情之人,即使周友安從未明確的對她表達過他的想法,但是她都能感覺得到。

只是,如今宋靜書想著,她唯一的目的便是要賺錢。

至於兒女情長一事么……暫時沒有考慮過。

更何況,周友安的家境太過複雜。

倒也不是說家境複雜,只是身邊的環境、還有親人這些,都太過複雜。

宋靜書雖然心眼子多,但是也不喜歡這種整日里生活在算計與被算計的生活中,在她看來那樣的生活不叫生活,會耗費這一生的力氣,實在是令人厭煩和枯燥。

她只想著,將來賺錢了,身邊的男人跟她相愛一生,就夠了。

最好,兩人是要隱姓埋名,過著田園嬌養的悠閑日子。

種點菜、養些雞鴨魚鵝,再生幾個小崽子,一家人幸福安穩多好!

可偏偏,周友安的身世註定了不能與她過這種隱姓埋名的生活……

他的大舅舅的寧武鎮知縣,二舅舅是赫赫有名的當朝丞相,三舅舅是戶部尚書,四舅舅倒是過著閑雲野鶴般的經商生活。

對於周友安而言,此生註定不會籍籍無名。

而她宋靜書,不過是個宋家村一個小小的村姑罷了。

她配不上周友安。

宋靜書心下明白,對自己的身份還是有著極高的認識。

這個社會可不比二十一世紀,更何況二十一世紀成親還講究個門當戶對呢!更不提眼下了。

儘管,她的心裡有周友安。

周友安也不是個傻子,聽到宋靜書跟他主動提起這些話,原本一顆心就懸在了嗓子眼,生怕宋靜書說出拒絕的話。

誰知,最後宋靜書卻只是低低的嘆了一口氣,對他說道,「算了,有些事情等你從京城回來后再說吧。」

周友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好。」

此後,兩人再沒有說過一句話,相伴無言的回了周家。

這一夜,宋靜書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不能入睡,隔壁房間內周友安同樣是翻來覆去不能入睡。

後半夜,周友安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悸動,悄無聲息的進了宋靜書的房間。

床上的人兒呼吸均勻綿長,似乎睡得很沉。

周友安站在床邊,盯著她安靜的睡顏許久,這才輕手輕腳的上了床,躺在宋靜書的身邊。

漸漸地,周友安覺得只是這一躺在一起,並不能滿足。

他心裡的悸動越來越明顯,於是,伸出手將宋靜書圈進了自己懷裡。

隨後,周友安將下巴抵在了宋靜書的頭上,將她抱得緊緊地。就連雙腿,也將宋靜書的雙腿死死地夾著,似乎這樣,他心裡叫囂的洶湧感覺才稍微平息了一些。

就這樣,周友安滿足的睡著了。

懷裡的人兒,卻是突然睜開了雙眼。

宋靜書抬起頭,看著周友安滿足的側臉,心裡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這個男人,還真是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好!

因著宋靜書次日一早還要早起開門做生意,於是周友安睡了不到兩個時辰,又默默地回了自己的房間。

卻不知道,宋靜書一夜未睡!

周友安離開后,她便開始洗漱,然後收拾東西。

聽到隔壁房間的動靜,周友安還是沒忍住,打開門走了進來,「你這是要做什麼?」

霸道爹地精明娃 瞧著宋靜書收拾的大包小包的,像是要離家出走的樣子,周友安詫異的看著她。

「你今日就要去京城了,我好歹把需要的東西收拾一下,帶到靜香樓去。這一個月時間,你不在周家,我自然也不會住在周家,這事兒不是咱們昨日說好的嘛?」

宋靜書停下手,抬起頭一臉無辜的看著她。

周友安頓時啞口無言。

昨日是說過這話,但後面他不是說的很明白了嗎?

將他的暗衛給她留下,宋靜書仍舊每日回周家歇息,這不是一樣的?

這個女人,偏偏要在他離開后,也收拾東西離開周家?

這是光明正大的逃離他的身邊?

周友安眼神變得幽深起來,「靜書,你是不是忘記了,本少爺昨日還對你說過什麼?」

說著,周友安無聲的揮了揮手,一道人影便出現在他身後。

宋靜書被這突然出現的人影嚇了一跳。

原本此時天色就還未完全亮開,加之這男人臉色冷峻,就像是剛剛從北極冰山回來的一樣……強烈的溫差使得宋靜書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下意識對周友安問道,「你這是要做什麼?」

「莫言,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內,照看好她。」

周友安沒有答話,只語氣冷冷的對莫言吩咐道,「她可以在靜香樓歇息,但每隔三日,必須回周家。」

「是,少爺。」

莫言就像是一隻沒有感情的機器,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宋靜書滿頭黑線,這是要監視她的意思嘍?! 周友安對莫言吩咐了一些事情后,這才對宋靜書細細的叮囑了不少事情。

不外乎便是讓她照顧好自己之類的話,宋靜書聽得耳朵都要起繭子了,不住地點頭應下,「是,少爺,您說得一切我都有完完整整的記下,會堅決服從少爺的命令。」

話是這麼說得,看著宋靜書不住翻白眼的模樣,擺明是左耳朵進后耳朵出。

周友安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還真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了!

等周友安叮囑我完畢后,宋靜書這才叮嚀他要注意安全。

目送宋靜書出了門,周友安這才收起臉上的笑意,神色漸漸變得嚴肅起來。

直覺告訴他,這一次離開寧武鎮,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周友安轉頭看向莫言,臉上神色是從未有過的嚴峻,「寸步不離的照看好她,等我這次安全回來,要看到完好無損的她。」

「是。」

莫言點點頭,隨後又補充了一句,「少爺,您也要注意安危。」

「嗯,莫聰會隨我一同進京。」

周友安答道。

莫言悄無聲息的沒入黑夜中,跟上了宋靜書的腳步。

這便是暗衛的神奇之處。

即使他寸步不離的跟在身邊,宋靜書去看不見莫言的存在,只是有需要的時候喊一聲,莫言便會現身。

簡直是太神奇了,就像是有隱身術似的。

這讓宋靜書忍不住想起了,哈利波特中那神奇的隱身衣……

察覺到莫言跟上來了,宋靜書好奇的四下看了看,卻怎麼著也看不見莫言到底在哪裡,只得將心頭的疑惑壓下去,趕緊去了靜香樓。

天色剛亮,迎來的第一位顧客,是宋靜書從未想到過的人。

高月娥挽著鄧氏的胳膊,高知縣與高雲磊跟在身後,四人緩緩走進了靜香樓。

最後面,是面無表情、甚至可以用臉色陰沉來形容的周友安。

進了靜香樓后,高月娥好奇的四下打量了一番,這才對周友安招了招手,「表哥,快來這裡坐下!」

周友安對她的話恍若未聞,對上宋靜書錯愕的目光,周友安不著痕迹的搖了搖頭。

周友安獨自一人在旁邊坐下,高月娥眼神沉了沉,隨後恢復如常,對宋靜書喊道,「宋老闆,聽聞你們靜香樓的菜式新穎獨特,你來給我們介紹一下,有多新穎獨特吧?」

看著高月娥那張欠揍的臉,還有那令人牙痒痒的神色。

宋靜書強忍著想要一拳落到她臉上的衝動,按捺住脾氣走了過去。

玄龍戰神 沒辦法,上門便是客,這是曾經她自己說過的話……

「我們的特色早餐有米粉類、還有油茶……」

宋靜書話還沒說話,就被高月娥打斷了,「這算是哪門子的新穎獨特?」

只見高月娥不悅的皺起了眉,一臉嫌棄的說道,「要知道,本小姐在府中進用的早餐,可都是蟹黃湯包等高級的東西。」

「你這些玩意兒,是給人吃的嗎?」

高月娥聲音有些尖細,擺明了是故意為難宋靜書。

宋靜書將心頭的怒火強壓下去,掛上客氣疏離的微笑來,「高小姐所言極是,既然您在府中進用的早餐都是如此高級,為何不就在貴府進用早餐,來我們這不是人吃的地方做什麼呢?」

「自討沒趣嗎?」

宋靜書仍舊微笑著,不甘示弱的盯著高月娥。

「你……」

高月娥被她給氣得小臉一白,奈何自己嘴皮子功夫不利索,實在是比不得宋靜書的牙尖嘴利。

這時,周友安冷冷的開口了,「吃過早飯還要趕路,若是你們不著急,我便先行一步。」

說著,周友安對宋靜書說道,「給我燙一碗牛肉米粉,再來半籠蝦肉小籠包。」

相比方才對高月娥說話,語氣明顯溫和不少。

「好。」

宋靜書麻溜的進了廚房,很快就端著米粉和小籠包出來了,周友安吃的很滿足。

聞著那勾人的香味,高雲磊連忙說道,「靜書妹妹,我也要與友安一樣的。」

「好。」

宋靜書沖他微微一笑,吩咐翠荷趕緊去準備。

高雲磊卻是有些不樂意了,「靜書妹妹,為何友安要吃,就是你親手去做,我要吃就是旁人來做?」

他早聽說宋靜書廚藝了得,今日卻無緣得吃?

「主要是周友安習慣了吃我的做,旁人做的他吃不下。」

宋靜書笑著解釋道,「表哥莫要介意,翠荷的廚藝是我手把手教的,味道也不會差。」

高雲磊這才點了點頭,翠荷將米粉和小籠包端上來,高雲磊也歡快的開吃了。

聽到宋靜書的解釋,周友安也表示極為滿意。

「哥哥,誰是你妹妹呢?她不過是表哥的丫鬟而已,怎就成了你的妹妹?你倒是注意一下自己的措辭,沒得拉低自己的身份。」

高月娥陰陽怪氣的說道,但是看著高雲磊吃的津津有味,一邊咽口水,一邊繼續挑刺兒,「那玩意兒能吃嗎?」

「你要是覺得不能吃,就不要吃好了。」

高雲磊抬起頭,有些不高興的看了她一眼,又對鄧氏與高知縣說道,「爹,娘,靜香樓的味道真的很不錯!」

高知縣便也點了相同的,鄧氏臉色有些不自在,也要了一份牛肉米粉與蝦肉小籠包。

高月娥見大家都開始吃了,只得不情不願的也要了一份。

宋靜書似笑非笑的盯著她,「高小姐最好是不要吃,平白拉低自己的身份。」

高月娥很想繼續與她爭辯,但一則自己說不過宋靜書,二來這味道的確是鮮美的緊,便憤憤的閉上了嘴。

看著幾人都開始吃了,宋靜書進了廚房。

再出來時,手裡提著一隻食盒。

她將食盒遞給周友安,語氣柔柔的說道,「裡面都是些你愛吃的糕點,其他的東西在路上若是涼了,會吃壞肚子。我知道你吃不慣其他的,這些好歹填填肚子。」

這模樣、這語氣,活脫脫像是丈夫臨行前,妻子的叮囑與愛心。

周友安心下酸酸澀澀的,卻充斥著滿滿當當的滿足。

高雲磊眼神酸溜溜的看著兩人,輕咳一聲說道,「靜書妹妹,你真貼心,想必友安這會子心裡都要樂開花了。」

「那是自然。」

本以為周友安不會應聲,誰知道他粲然一笑,毫不猶豫的答道。 周友安接過食盒,打開看了看,果真都是平日里他最喜歡吃的點心。

點心還是熱乎的,可見是宋靜書剛剛做好的。

周友安不禁有些詫異。

「這是你早起做好的?」

「是呀,若是昨晚做好,今日不就不新鮮了?」

宋靜書笑著合上蓋子,對他說道,「我之所以來這麼早,就是想給你準備點心。若是你這會子沒有過來,我也會吩咐強子給你送到家裡來,帶著在路上吃的。」

周友安心下的酸澀更加洶湧了。

看著宋靜書的笑臉,他忽的低下頭,將食盒接了過來,「好。」

千言萬語,都只化作了這一個字。

他還以為,宋靜書早起時走的匆忙,定是因為對他不悅了,原來是要趕著給他做點心。

高雲磊已經酸成了一隻檸檬,高月娥嫉恨的就要發狂了!

目送他們出了靜香樓后,周友安這才轉過頭,極快的在宋靜書光潔的額頭上啄了一口,意氣風發的對她說道,「等我回來!」

說罷,周友安像是一陣風一般出了靜香樓。

他實在是怕宋靜書會發飆,又罵他占她便宜了。

宋靜書捂著額頭,呆愣愣的看著周友安的背影消失了,這才回過神來。

翠荷率先上前安慰她,「宋姐姐別捨不得,周少爺說最多一個月就回來了。」

「一個月時間過得很快的!」

「不是都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對於周少爺和宋姐姐來說,一個月便是多少個秋了?」

強子挑眉看向翠荷。

「你少貧嘴!沒看見宋姐姐這會子心裡難受嗎?」

翠荷瞪了強子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烏鴉嘴,平日里就不會說話,這個時候還要來刺宋姐姐的心,你這個混球!」

聽著兩人孩子氣的吵嘴,宋靜書被他們給逗樂了。

這兩人,哪裡看出她是因為不舍周友安,所以難過啦?

好吧,她承認心裡的確是有那麼一點點難過的。

宋靜書無奈的搖了搖頭,不知什麼時候起,周友安在她心裡已經紮根這麼深了。

她只怕,這根還會繼續發芽長大,最後長成參天大樹…… 誰許時光暖你心

lixiangguo

時間太久了,如今才一百年他就覺得像是輪迴了好幾世,左歌手中撫着挽情劍,他喃喃道,“挽情,你的主人會回來的對嗎?”

Previous article

殺生丸這句話一出口,陽明都不知道那些地方該抽搐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