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晴暖不在的這幾天,工地和供應商那邊都是顧黎在應對。

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休息過了。

腦袋昏昏沉沉的,身體也變得無比沉重。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著之時。

「滴——」

清脆的電話鈴突然響徹整個安靜的房間。

連空氣里,都帶著迴音。

顧黎被嚇得打了一個激靈。

號碼不是臨城的。

皺了皺眉,她倒也很好奇會是誰給自己打電話。

「喂?」

顧黎的聲音在電話里響起,宋晴暖不自覺地瞥了一眼門的方向,隨後又壓低聲音,「是我,顧黎。」

電話那邊明顯愣了一下。

突然接到她的電話,顧黎難免有些小興奮,「宋,居然是你,這幾天你都去哪裡了?」

宋晴暖眼底閃過一絲無可奈何。

她該怎麼說?

筱雨失蹤了,自己也被秦騁關起來了。

顧黎聽到電話那邊有明顯的一聲嘆息,「沒什麼,就是最近這幾天身體不太舒服,一直也沒時間聯繫你。」

「身體不舒服?是生病了嗎?」顧黎關心的詢問著。

宋晴暖笑了笑,「我沒事了顧黎,不用擔心我。」接著,她用手輕輕擋在嘴邊,「宋門那邊怎麼樣了?」

她並不是要防著陳媽。

只是自己的事情,越少人知道,就越好。

聽到宋晴暖問起宋門,顧黎一下子黯然失色。

眼神幽幽的瞥了一眼辦公室的門。

門外的世界,怕是要變天了。

宋晴暖敏銳地察覺到一絲不對勁,趕緊追問,「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顧黎點點頭,「是的。」

接下來,她娓娓道來,「你不在的這幾天,顧總借著宋董事的名由,處理著宋門的一切事務,大到宋門的每一個合作商,小到宋門每一個職員的去留。」

「這幾天,宋門不少老員工因為各種理由被裁掉,現在鬧得人心惶惶的。」

顧黎的話讓宋晴暖驚訝不已,她頓了頓,接著問道,「那其他股東呢,沒有人出來和他制衡么?」

顧中淮只算的上是一個小股東。

就算背後有宋敏撐腰,也絕不會,有這麼大的權利。

說起這個,顧黎一陣嘆息,「快別提了,那些股東當中,有的人一直在趁機撈回扣,還有些人竟然一直在偷偷受賄,不知怎麼地,就被顧總查出來了。」

「然後呢,怎麼樣了?」宋晴暖焦急地詢問著,連聲音,都不自覺地高了幾分。

若不是身不由已,她真恨不得現在能立馬衝到宋門探個明白。

顧黎面露疑惑,背對著房間門。

唯恐有人會聽到,「說起這個,我倒是不太理解,按理說這應該報警的才對,可顧總非但沒有,反而還對他們客客氣氣的,我聽說,他們召開了一次秘密會議,也不知道顧總說了些什麼,出來以後,所有人都跟個沒事人一樣,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怎麼會這樣?」宋晴暖驚呼出聲,但很快,她又鎮定下來。

顧中淮想要獨攬大權,光憑自己肯定不夠。

人心渙散,過不了多久他也會摔下來。

所以,只有手上握著些把柄,才能坐的安穩。

這樣,那次秘密會議都說了什麼也就不難猜了。

宋晴暖那雙澄澈的雙眸突然暗沉下來,多了分寒意。

自己這個姑父,比她想的要複雜得多。

顧黎的聲音慢慢從電話里傳來,「是啊,現在大多數人都聽顧總的,就連他以往的幾個死對頭,都像換了個人一樣,客客氣氣的。」

話落,宋晴暖已經不覺得意外了。

只是她忽而,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宋敏,是不是仍然沒有來上班?」

顧黎驚訝宋晴暖料事如神的同時,也肯定了她的話,「是的。」

果然……

宋晴暖那顆原本就想出去的心,現在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那頭,顧黎有些猶豫,「宋,你什麼時候回來?」

畢竟宋晴暖不在的這些天。

她人生地不熟的,很多東西還在慢慢適應。

以前宋晴暖在的時候,那些人也不敢放肆。

現在不聽她吩咐的人,倒是越來越多了。

就連複印資料這種小事情。

都是自己親力親為。

顧黎小心翼翼地詢問,宋晴暖不禁有些愧疚。

她當然明白,顧黎的意思。

「顧黎,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回去了,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

除了這樣安慰顧黎,別的,她也做不上什麼。

「沒關係,你養好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說了這幾句,宋晴暖儘快的將電話給掛斷了。

在陳媽這裡太久,未免會引起人的懷疑。

掛了電話,她將電話遞給陳媽,謝謝的話已經說了太多,宋晴暖只能綻放一個明媚的笑容。

「陳媽,我好了,沒別的事情。」

剛剛少夫人說了什麼也沒有避諱自己,特別是沒有說要離開的話,這讓陳媽不禁也有些欣慰。

「我知道的少夫人,早點回去休息吧。」

宋晴暖點頭,終是沒在說些什麼。

而另外一邊掛了電話的顧梨,看著桌上厚厚的文件,顯然已經心不在焉。

而與此同時,顧中淮派去盯住顧黎的助理也已經回到了辦公室。

「顧總,顧黎回來了。」

助理畢恭畢敬,如實報告著,「她這幾天一直忙於處理項目的事情,也沒見過什麼人。」

男人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機的鋼筆,嘴角的笑高深莫測。

角落處,堆滿了各種地方的特產。

電腦顯示屏上,郵件一封連著一封。

「好,我知道了。」

顧中淮點了幾下滑鼠,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廣告。

還是刪了清凈。

片刻,他起身。

是該去會會這位宋晴暖親自欽點的人了。

只是,那雙精壯的大手剛想落下時。

辦公室,隱約傳來顧黎小聲的交談。

不自覺的,他湊近。

那邊聲音太稀碎,什麼也聽不到。

只是朦朦朧朧,能聽到一個「顧」字。

直到裡面安靜下來,他放下去的手才再次抬了起來。

整理了下衣領,顧中淮沒敲門,直接推門而走了進去。 彼時,辦公室門被突然推開。

顧黎嚇了一跳,匆忙回頭望去。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緩緩走進。

一雙明亮的眸子瞬間放大,心臟霎那間都快蹦到嗓子眼兒來。

上一秒還在電話里討論的人,這一刻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下意識,她迅速將手機藏在身後。

也只是一秒,顧黎便察覺到自己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動。

裝作若無其事的,她把手機緩緩放進上衣口袋裡。

「顧總。」顧黎畢恭畢敬,叫了一聲。

她不明白,顧中淮怎麼會突然過來。

兩片淺藍的窗帘輕紗遮住了偌大的落地窗。

房間里幽深昏暗。

她看不清眼前男人的神色。

只是聽到一聲淺淺的嗤笑,身邊便有一股淡淡的古龍香水掠過。

「房間太暗了,顧特助怎麼不開窗透透氣?」

「唰」的一聲,兩片窗帘分開了距離。

有陽光一泄而入,幽暗的房間瞬間明亮不少。

本就是初冬季節,光線也不刺眼,倒是正好。

「你看,這樣不是挺好?」顧中淮回過頭來,臉上掛著一貫的笑容。

這笑,讓人捉摸不透。

顧黎站在那,一動不動,疑惑的目光只跟著眼前的人來回遊動。

「顧總,不知道您親自來一趟,是有什麼吩咐嗎?」

顧中淮沒有回答她的話。

一雙眼眸深邃如海,沉沉地盯著窗外的風景。

視野倒是開闊,不遠處,就是宋門的大門口。

什麼人進,什麼人出。

一清二楚。

「顧總?」顧黎再次出聲。

沉默的氛圍讓她渾身都不自在起來。

眼前的人可是當下得權得勢的威風人物。

突然來找自己這樣名不經傳的小角色,不得不讓人提防。

像是才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顧中淮慢慢轉身。

沙發上,男人直接坐了下去,輕鬆自然的模,好像這裡是自己的辦公室一般。

「顧總,您這……」

顧黎一臉詫異地看著前方正坐在辦公桌後面的男人。

無視她的驚訝,顧中淮臉上笑意更深,「你看,這上面落了不少灰。」

說完,修長的手指在桌面輕輕化了一下,那上面,立刻就有一條幹凈的細線。

眉頭輕輕皺了皺,他像是有些責怪的意思,「怎麼也不打掃打掃?」

顧黎臉上疑雲越來越重。

傳聞中顧中淮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如今看來,確實是真的。

「我……」她剛想開口,便被男人一陣嗤笑打斷了。

「哦,對,我忘了,你這幾天一直在外面忙,都沒有時間回來。」話畢,他輕輕敲了敲桌面,「真是辛苦了。」

不知怎地,他的笑,讓顧黎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顧總來,不會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的吧?」她退了半步,神色間已然藏有戒備。

「我只是來檢查檢查你這幾日的工作如何。」顧中淮指了指沙發旁那疊厚厚的文件,「給我看看。」

顧黎不好拒絕。

顧中淮接過,看得津津有味。

條理清晰,案例鮮明,毫不拖泥帶水。

就連落款字跡,都工工整整,一絲不苟。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難怪宋晴暖會指明把她要過來。

男人看向顧黎的眼神,饒有笑意。

顧中淮翻著手裡的文件,有意無意地問道,「你跟宋晴暖,已經很久了吧?」

顧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只是點點頭,「是。」

「嗯。」男人輕輕應答一聲,眼神沒有離開過眼前的東西。

空氣沉默了片刻。

「做得不錯。」顧中淮闔上文件,盯著顧黎。

顧黎只是笑了笑,倒也沒有否認他的話。

男人那雙諱莫如深的眸,帶著絲絲打量。

lixiangguo

「我知道了,爺爺……」葉星辰卻是心花怒放的介面道,心中已經琢磨著要不要買兩顆核彈炸掉雷門的念頭。

Previous article

她這話一出,激起了許多人心中的熱血,那些個人,竟是不由自主地道:「花大人英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