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晏殊拿起一口雪茄來,吐露出煙霧。

喬婉把東西收拾好之後,就連忙去了聰聰的家裡那邊。

到了聰聰家后,她這才放下心來。

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把自己的足跡完全隱藏。

聰聰一個勁的粘著她,非要和她一起彈鋼琴。

喬婉組織了聰聰,說道:「你的外婆在睡覺,不行,把她吵醒了我會被扣工資的。」

聰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說道:「不會的!誰敢扣小婉媽媽的工資!就算外婆扣,我也會給小婉媽媽發工資的啊!我還要發十倍工資呢。」

喬婉一聽,無奈極了,她就當作一個笑話聽了。

畢竟誰又知道以後的事情呢?

喬婉拗不過她,兩個人一起練習鋼琴,不過一會,聰聰就學的很好。

喬婉覺得,聰聰真的是天生就極其聰明!當初她學這一部分的時候,是班上學的最快的,經常被老師誇是音樂天才。

可沒想到,這個小傢伙連這麼難得曲目,都學的很棒,甚至比自己當初還學的快。

不知不覺時間過得很快,到了吃飯的時間。

她看了看身邊的小孩子,笑容燦爛地很,真是一個可愛的孩子。

宋晏殊剛好今天沒事,就一直坐在監控室裡面,看著喬婉和聰聰兩個人互動。 宋晏殊不明白,為什麼喬婉會和聰聰玩得那麼好,難道,這兩個人是有緣分?

她寧願離開自己,去陪一個莫名其妙的小孩子玩,這也太誇張了。

難道他比一個小孩子都不如嗎?

喬婉在聰聰家裡幫忙教孩子。

而這個時候,聰聰的外婆好像已經反應了過來,這個女孩子,不就是宋晏殊的妻子嗎?

她以前在報紙上看見過她,只是最近老了,老眼昏花,根本沒記起來而已。

聰聰的外婆把喬婉帶到了自己的房間。

喬婉一進去,就聞到了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這味道,一聞就是生了重病的人,喬婉有些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

畢竟這又不是她的家,貿然說話很不禮貌。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把你叫到這兒來嗎?」聰聰的外婆說著。

看樣子,她的身體一般,但絕對不算是好。

「想讓我更加用心教會聰聰鋼琴?」喬婉覺得這消毒水的味道很噁心,只能敷衍著,想早點結束電話追出去。

畢竟她還想在這裡呆下去。

這兒的工資……還挺高的。

一個月五十萬元,不算低吧,但是吃飯,還是夠的。

「我希望你能好好教聰聰,而且,你最好不要帶壞他。」

喬婉其實不知道,宋晏殊和聰聰的媽媽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而聰聰的媽媽又是怎麼死的,她其實很好奇,但是她不能問。

也沒興趣問。

畢竟和宋晏殊有關係的女人,她都沒興趣了解。

那個男人,不管是曾經喜歡過誰,都和她沒關係。

聰聰的外婆見她什麼話都不說,不耐煩地把她給趕了出去,喬婉心裡有點生氣,但看在聰聰的份上,她還是帶著聰聰去吃飯了。

一大一小兩個人,坐在餐桌面前,喬婉覺得,自己簡直是母性泛濫了,一看到聰聰就喜歡地不得了。

他圓圓胖胖的小臉蛋看上去更是可愛的很。

「聰聰,吃飯吧。」喬婉一把拉過聰聰來,她是真心喜歡這個孩子的。

她甚至還一度懷疑,這孩子就是宋晏殊的孩子,可是,誰也不確定,這孩子除了是那個死去的女人的,他的爸爸又是誰。

「小婉媽媽吃,你先吃,我再吃。」聰聰笑眯眯的。

喬婉看了他一眼,問道:「為什麼不吃啊?」

聰聰煞有其事的說道:「因為小婉媽媽秀色可餐啊,聰聰已經飽了,不用再吃了。」

喬婉笑了笑,沒說什麼。

吃完飯後,兩個人又在一起練鋼琴,因為沒有了手機,她不用再收到趙雲的威脅簡訊了,覺得身心尤為舒暢。

不過,這手機卻在宋晏殊的手裡,她這麼一想,心裡五味雜陳的。

兩個人學了一下午的鋼琴,確實也累了,和張媽打了招呼以後,喬婉和聰聰兩個人出去散步,大手牽著小手,兩個人很開心。

而聰聰明顯好久沒有出來逛過了,所以他看見什麼東西都很新奇,都很想去嘗試,聰聰已經三歲了,他非常喜歡吃冰淇淋。

喬婉掏錢給聰聰買了一個冰淇淋后,聰聰很感動,他轉身就拉著喬婉去了賣名牌包包的地方。

喬婉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就問到:「聰聰,你帶我來這裡幹嘛?」

「當然是給小婉媽媽買包包了!不是女孩子都喜歡這些東西嗎?小婉媽媽不喜歡?」

聰聰瞪大了眼睛。

喬婉當即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聰聰帶她來這裡的目的竟然是買名牌包包。

這小子還真是人小鬼大的,什麼都懂。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聰聰當即就看中了一個時尚又新穎的包包,立即叫人給包了起來。

「諾,小婉媽媽,這個東西,就給你的,就當是冰淇淋換的禮物啦!」

喬婉看著這包包,確實是她喜歡的,款式也是她看中的。

可是,這小孩子怎麼會這麼懂女孩子的心思的?

聰聰拉著喬婉出了商城之後,喬婉意識到,聰聰說的給她十倍工資,還真不是說著玩的。

看樣子,真是真的。

喬婉看了看聰聰,她覺得,自己不能在這裡逗留太久,聰聰的外婆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認出了自己,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她可能會被宋晏殊找到的。

「聰聰,如果,我不教你鋼琴了,你也可以來找我玩。」喬婉說著,拍了拍聰聰的頭。

聰聰那張可愛的小臉突然就變得很惆悵,看上去很可愛,說道:「可是,小婉媽媽,你為什麼不教我鋼琴了,我要和你在一起,一直學呢。」

看起來,聰聰喜歡的不是鋼琴,而是小婉媽媽。

「好。」喬婉說著,絲毫沒有注意自己,其實早就被宋晏殊的人給監視,因為她進了聰聰家,所以連帶聰聰也進入了他的視線。

這女人,在外面玩了那麼久,也該玩夠了吧?

八天了,他已經有整整八天沒有親眼見到喬婉了,也八天沒有和喬婉睡在一張床上。

而面前的這個女人,好像一點都不想他,而且還過的很開心地樣子。

宋晏殊揮了揮手,說道:「去,給我把喬婉給抓回來。」

他終於開始動手了,那些手下通通都謝天謝地,喬婉不再的這些天,自家少爺就一直衝著他們發火,如果喬婉再不回來,他們就真的受不了了。

神話書屋 「是的!」宋晏殊帶了幾個人,必須把喬婉給抓回來。

沒過多久,他們就到了喬婉所在地城市,這個城市,倒是依山傍水的,看起來很不錯,很適合居住。

宋晏殊找到喬婉在的地方,敲了敲門。

是張媽開的門,這麼一開門,把張媽嚇了一跳。

外面站著兩排齊刷刷的黑衣人,看上去氣勢恢宏,而宋晏殊就站在中間,霸氣側漏,那張不可一世的,俊美的臉,更加迷人。

張媽不禁看呆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宋少!你怎麼來了?」

喬婉正在幫聰聰彈鋼琴,突然聽到張媽的話,連忙起身來,想要找個地方藏起來。

可宋晏殊手下的人,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一下子就堵住了喬婉。

喬婉站在中間,被圍了起來。

宋晏殊走過來,絲毫不憐香惜玉地說道:「把她給我抓回去!反抗的話,用綁的也要綁回去!」

喬婉知道自己根本反抗不了,只能怒氣沖沖的瞪著宋晏殊。

為什麼這個惡魔就是不肯放過她?

宋晏殊再次見到喬婉,心情不錯。

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一沉,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個小萌娃突然抓住了自己的手。

「給我放手!」宋晏殊冷冷地說道。

聰聰才三歲,他必須得把頭抬得老高才能看著宋晏殊的臉,畢竟宋晏殊的個子至少也有一米八九。

「你們不要帶走我的小婉媽媽。」

喬婉愣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說。

宋晏殊看見聰聰實在太矮,低著頭說話太費勁,便微微蹲下來,看著聰聰說道:「因為你小婉媽媽是我的女人,所以,我必須把她帶走。」

「你胡說!小婉媽媽明明是我的女人!才不是你的女人呢!」

聰聰說著說著,在宋晏殊身上打了一下,在宋晏殊看來,根本就是不痛不癢的。

「可是,結婚證上說,她是我得女人。」

宋晏殊說著,手下立刻就將喬婉給控制了起來。

一旁的張媽,已經看呆了。

聰聰站在宋晏殊面前,若有所思地說道:「既然這樣,小婉媽媽是我的媽媽,那你就是我的爸爸!」

喬婉不可思議的看著宋晏殊,忍不住在心裡咆哮道。

喂,小傢伙,這個大惡魔可不是你的爸爸!要是他當你爸爸,那你以後可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喬婉忍不住說道:「宋晏殊,即使是這樣,你也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啊,那這個壞蛋,這個惡魔!」

喬婉忍不住想要動手掙脫,卻直接被宋晏殊給拎到了他的勞斯萊斯裡面。

聰聰看著宋晏殊,一個勁的想要和喬婉一起走。

「我要去找小婉媽媽,你們不能搶走我的小婉媽媽!」

宋晏殊捏了一把小傢伙的臉,皺了皺眉頭說道:「才這麼小,別老想著往別人家裡跑,小心被人給拐跑了,那你們的家人可就找不到你了。」

他說完,上車。

「開車!」宋晏殊命令道,他覺得,自己對待喬婉,已經非常有耐心了。

喬婉還在生氣,可以說是在賭氣。

「你以為,你能逃的出我的手心?要不是我故意把你放跑,你根本沒有機會出宋宅一步。」

「你!」

喬婉不禁更加生氣了,她用小粉拳使勁捶著宋晏殊。

魔鬼公寓 「現在怎麼樣?服氣了嗎?只要你想,我們可以玩無數次貓捉老鼠的遊戲。」

貓捉老鼠,顧名思義,就是捉到獵物之後,放跑,再繼續捉,然後再放跑,這樣持續下去,知道獵物徹底沒有了逃跑的力氣,就會淪為被征服的獵物。

很顯然,宋晏殊很享受這樣的過程。

他覺得喬婉就是一隻待征服的獵物。

喬婉一把推開宋晏殊,說道:「你是故意的!怎麼能這樣。」

到我爲止 她坐在座位上,看著外面往後移動的風景,心裡很不舒服。

不知道怎麼樣,她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宋晏殊接著,又開口說道:「趙雲的事情,我已經在幫你處理了,他再也不會來騷擾你了,誰敢騷擾我的女人,那件只有死路一條,沒有例外。」 喬婉皺了皺眉頭,反駁道:「我不需要。」

她自己的事情,她自己會處理。

宋晏殊一把拽過喬婉過來,兩個人的距離只有不到半厘米。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只需要說,嗯,好就可以了。」

他那雙漆黑深邃的瞳孔如寒潭一般冷,整個人的氣質簡直不可一世。

「過分。」

喬婉並不敢推開宋晏殊,但是她看了宋晏殊一眼就不敢和他對視了,這個男人,太冷了,她覺得,自己馬上就要被凍地結冰了。

她抱了抱自己的肩膀,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皇帝要出嫁 「喬婉,我說的,你都記住了嗎?」

宋晏殊沒打算讓她安安靜靜地回到宋宅。

「我不知道。」喬婉心裡認定,宋晏殊看到趙雲發的那些東西之後,肯定會恨死她的。

lixiangguo

「我知道啦,爹,我又不傻,我要送也只是送那些用血來換這些的人,那是多可憐的人才會用血來換這些東西。」光是聽她爹那麼說,她就開始憐憫那些人。

Previous article

是希望自己這二叔真的會娶這個叫做小語的女人么?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