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晏殊拿起一口雪茄來,吐露出煙霧。

喬婉把東西收拾好之後,就連忙去了聰聰的家裡那邊。

到了聰聰家后,她這才放下心來。

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把自己的足跡完全隱藏。

聰聰一個勁的粘著她,非要和她一起彈鋼琴。

喬婉組織了聰聰,說道:「你的外婆在睡覺,不行,把她吵醒了我會被扣工資的。」

聰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說道:「不會的!誰敢扣小婉媽媽的工資!就算外婆扣,我也會給小婉媽媽發工資的啊!我還要發十倍工資呢。」

喬婉一聽,無奈極了,她就當作一個笑話聽了。

畢竟誰又知道以後的事情呢?

喬婉拗不過她,兩個人一起練習鋼琴,不過一會,聰聰就學的很好。

喬婉覺得,聰聰真的是天生就極其聰明!當初她學這一部分的時候,是班上學的最快的,經常被老師誇是音樂天才。

可沒想到,這個小傢伙連這麼難得曲目,都學的很棒,甚至比自己當初還學的快。

不知不覺時間過得很快,到了吃飯的時間。

她看了看身邊的小孩子,笑容燦爛地很,真是一個可愛的孩子。

宋晏殊剛好今天沒事,就一直坐在監控室裡面,看著喬婉和聰聰兩個人互動。 喬婉皺了皺眉頭,反駁道:「我不需要。」

她自己的事情,她自己會處理。

宋晏殊一把拽過喬婉過來,兩個人的距離只有不到半厘米。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只需要說,嗯,好就可以了。」

他那雙漆黑深邃的瞳孔如寒潭一般冷,整個人的氣質簡直不可一世。

「過分。」

喬婉並不敢推開宋晏殊,但是她看了宋晏殊一眼就不敢和他對視了,這個男人,太冷了,她覺得,自己馬上就要被凍地結冰了。

她抱了抱自己的肩膀,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喬婉,我說的,你都記住了嗎?」

宋晏殊沒打算讓她安安靜靜地回到宋宅。

「我不知道。」喬婉心裡認定,宋晏殊看到趙雲發的那些東西之後,肯定會恨死她的。

現在的冷靜不過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而已。

等過不了多少時間,他就會原形畢露了。

喬婉覺得自己,甚至開始有點想念聰聰了,那個孩子細細想起來,還是非常可愛的。

從宋宅逃出來的時候,她覺得從這兒到聰聰的家裡很遠,要很久就能到,可是她現在覺得,怎麼返回的路這麼快呢?

難道是她出現了幻覺?

想到這裡,喬婉往車窗外面看了看,發覺,外面的景色確實和來的時候不一樣了。

畢竟來的時候,外面的都是濃綠色的樹木,而且都是那種林蔭道,法國梧桐什麼的,那一片翠綠,差點讓喬婉覺得自己是在旅遊。

可現在,外面怎麼都是那種一般的紅葉梧桐?連氣候都不一樣了?

喬婉這心裡琢磨,這到底是走的哪條道啊?

她怎麼從來都沒來過。

難道,宋晏殊要把她帶去私自處理掉?

「宋晏殊,你要帶我去哪裡,這不是這條路啊?」

她那雙烏黑透亮的桃花眼看上去很美,一直盯著宋晏殊的臉,兩個人就那麼對視起來。

「回宋宅。」

宋晏殊不悅地說道。

他就想不明白了,為什麼這麼多女人都想搬進的宋家豪宅,價值幾億的一所別墅,喬婉就是那麼排斥?

難道他這麼有魅力的一個人,都不能征服她?

「不對,這不是去宋宅的路啊!」

「為了避免你再次逃跑,我開了國道。」

宋晏殊這句話說的雲淡風輕。

他倚靠在車座上,整個人霸道又沉穩。

喬婉則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驚訝道:「國道?」

天啊,她沒有聽錯吧?

為了快點把她拎回家,堂堂宋家大少竟然為了她開了國道。

就這麼一件事,得花多少白花花的銀子啊!

喬婉那張清純迷人的小臉蛋,漸漸開始泛起紅暈。

這樣的一個男人,她真的惹不起。

回到宋宅之後,一切照舊,還是那麼輝煌高端的別墅。

可是喬婉的心卻非常地不甘心。

她不甘心的是,明明都已經跑出去了,卻又被抓回來。

天知道她跑出去一次有多難啊。

經歷了這次的事情,宋晏殊肯定不會再給她任何機會來了,喬婉慢慢地從車上下來,非常的不情願。

「喬小姐,請你快點,我們要把這輛寶馬開到車庫了。」

喬婉聽了,這才踩著高跟鞋,從車上走下來。

一下車,她的行李就被手下給帶了下來。

道界天下 她沒有想到,宋晏殊還挺細心的,知道她來不及帶自己的行李,還特地派人給拿回來。

喬婉對這點還是很滿意的,可是這並不代表她就會甘心作為一個鳥籠里的金絲雀。

手下幫著把行李給拎了上樓,而喬婉就在花園裡轉悠,後面跟了一大圈的人。

她覺得很不得勁,說道:「你們能不能不要再跟著我了,宋宅又不是沒有紅外線,那東西,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的。」

可那些手下只是負責跟著喬婉,根本沒有答話。

喬婉無奈地搖搖頭,她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耐心可以揮霍。

她走到花園那邊,看了眼自己的盆栽,本來以為這些東西都會被人照顧地很差,出乎她預料的是,這些花朵,包含最難養活的含羞草,都被宋晏殊照顧的很好。

喬婉不禁有些猶豫,為什麼,宋晏殊會對她那麼好?

「你們不要再跟著我了,我要上樓去了。」喬婉說著,語氣很不耐煩。

她本來就心情不是很好,再這麼被人跟蹤,她都要瘋了!

這些人,還真是一隻只癩皮狗。

喬婉不耐煩地快速登上樓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而卧室裡面,那個黃色的行李裡面,有她離不開的化妝品和身份證什麼的。

喬婉想要去洗個澡,順手拉開拉鏈,想要去拿一瓶卸妝水。

拉著拉著,喬婉突然發現,好像這行李箱在微微伏動,喬婉以為自己看錯了,仔細又感受了下,確實好像是行李箱在動啊!

她起身自己出現在浴室里,先自己把浴室里早就準備好的東西拿來,用來卸妝。

而行李箱越發不耐,快要撐不住了。

透過磨砂玻璃,喬婉悄悄注意著行李箱的動靜,突然,一個明顯的移動,喬婉這下更加確定了。

她起身來,慢慢地走到了行李箱旁。

這裡面,是有什麼生物嗎?

是小貓還是小狗,還是什麼可怕的東西?

她走到行李箱前蹲下,一下子突然拉開了行李箱的拉鏈。

從裡面探出了一個大口喘氣的腦袋。

喬婉定睛一看,這不是聰聰嗎? 兄臺一起同過窗 那個可愛又粘人的小男孩。

「你竟然藏在行李箱里跟來了?」喬婉驚訝地說著。

「對啊,小婉媽媽,我想你嘛,為什麼你要離開我,去那麼遠的地方。」

喬婉一時無語凝噎,只好摸摸聰聰的腦袋,關心地問道:「你外婆和張媽,知道你離開家了嗎?」

她有點擔心,萬一兩個人尋到這兒來,她是不是會被當成是人販子抓起來,但是她現在最擔心的,還是聰聰的身體。

她把聰聰從行李箱內抱出來,因為他才三歲,所以能夠很好的躺在行李箱里,根本不會被人發現。

「小婉媽媽,你不要趕我走。」

喬婉面對突如其來的表白,有些不適應。

她幫聰聰洗了洗小臉蛋,然後把他放到床上,給他蓋好被子。

這下應該怎麼處理呢?

天啊,要是讓別人看見了,又少不了誤會。

從外面回來,宋晏殊冷傲的睥睨了一眼喬婉放在桌子上的手提包包。

這女人,竟然把這東西隨便放在客廳里,真是不讓人省心。

他拿著東西,徑直走到了房間門口。

他在自己家裡,特別是在喬婉面前,沒有敲門的習慣,以免喬婉又背著他做些什麼不可告人的準備。

「喬婉,你的東西。」

剛說完,宋晏殊站在門口,一眼就看見了,床上似乎有個什麼影子,因為房間太大,還有隔板,宋晏殊有些看不清楚。

喬婉一聽到宋晏殊的聲音,連忙把小孩子抱到能夠通風的陽台,順便鎖上了陽台的門。

「你在搞什麼?」宋晏殊快步走過去,根本沒有料到,喬婉竟然站在陽台前面,不知所措的站著。

「你怎麼來了。」

「給我老實交代,後面藏了什麼東西?」

小孩子在陽台景觀那邊沐浴太陽,嘴巴生氣地賭氣,到底誰是東西啊?他明明是一個可愛又聰明地小萌娃好不好?

喬婉擺擺手,隨即坐到了床上,說道:「沒有,我的東西我自己會拿,你可以出去了。」

宋晏殊破天荒的沒有被喬婉的話惹惱,甚至還繞有興緻地朝陽台那邊走過去。

「咔噠」一聲,門開了。

喬婉本來就沒想把聰聰藏起來,宋晏殊的突如其來把她嚇到了。

宋晏殊修長的雙腿邁著步子,一下子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聰聰。

沒想到這孩子會跟來,宋晏殊一把將聰聰提起來,然後給扔到了地上去。

「哎吆好痛啊!」聰聰一屁股坐到地上,捂著自己的屁股叫喚了起來。

喬婉連忙跳下了床,然後安慰道:「別哭啊。」

她看著宋晏殊,不滿地說道:「他還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幹嘛下手那麼重。」

宋晏殊沒有理會喬婉的話,一把提起聰聰來,質問道:「說,怎麼回來的?」

聰聰嘟著一張小嘴巴,怎麼也不說。

「我不告訴你,你太凶了,嗚嗚嗚。」聰聰說著,一邊捂著眼睛哭,一邊停下來看宋晏殊的表情。

「還真是個小戲精啊!連喬婉都被你蒙過去了?」

喬婉一把抱過聰聰來,說道:「你不要為難小孩子啊,我過幾天就把小孩子送回去。」

宋晏殊眼神森寒,看著眼前這一大一小,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兩個人長得很像,像到,好像是一家人一樣。

「喬婉,這孩子我來帶,你不用管。」宋晏殊走過來,一把將聰聰拎起來。

他知道這孩子是自己發小的孩子,所以幾乎每個月都會打錢去養起小聰聰來,可是他沒想到,竟然這麼不巧,就這麼讓喬婉去了聰聰家。

聰聰不斷地掙扎著,沖著喬婉喊到:「小婉媽媽,你要記得來看我啊!不要讓他欺負我哇!」

喬婉跟在後面,也很想把聰聰給叫回來。

可是,她怎麼敢和宋晏殊抗衡?

lixiangguo

歐陽弘業問道,立刻有兩個侍衛來到外邊,把周曉芙給帶過來。

Previous article

這道境像元神一旦被毀,到那時,自己就是不死也會變成個痴獃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