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安洛離點點頭,「我明白,我對太子表哥只是兄妹之情。」

安書錦沒有說話,眼中有一抹欣慰之色。落離本就是極其聰明的人,這些事情,未必就沒有考慮。

沉吟了半晌之後,安書錦才緩緩開口,「你和玉子祁遲早都是要退婚的,趁早退了也沒什麼不好,至於連樞……」說到這裡,安書錦停頓了一下,望向安洛離,「就你的了解,你覺得連樞如何?」

安洛離神色淡淡,「連王妃不錯。」

安書錦:「……」溫潤的容顏有些龜裂。

就連藏身在不遠處一棵枝繁葉茂的梨樹上的連樞,都似笑非笑地地勾了勾唇,邪魅的丹鳳眼中,劃過一抹說不出來的意味。

「你是嫁給連樞,不是嫁給連王妃!」安書錦的聲音,難得地有些無奈。

「我與連樞並無交集,對他的了解認識基本上都是來自傳言。」安洛離回答地極具技巧,沒有說自己心中對連樞的認知與態度,而是將一切推給了傳言。

「那你相信那些傳言么?」安書錦顯然是不打算輕易放過這個問題,繼續問。

沉默了一下,安洛離緩緩開口,「無風不起浪!」就算傳言未必完全屬實,也不會偏離太多。

而且,連樞初回上京就去了三笙閣,這是事實。

安書錦也沒有否認,而是神色認真地看著安洛離,「連樞以前或許是真的紈絝公子,不學無術,可是,五年之後,連樞未必就是如此了!」

安洛離揚起眉梢看著安書錦,似乎是在等著他的下文。

「天穹是什麼地方,那是人間煉獄之地,裡面的人基本上都是有過作姦犯科的大奸大惡之人,連樞在那裡待了五年,即使其中有陛下暗中的照顧,但他自己若是沒有能力,五年時間,未必能活著從裡面出來,所以,你不要小看了連樞。」安書錦語重心長地開口。

雖然他沒有見過五年後的連樞,但是,對方既然能夠從天穹活著出來,那麼,與五年前的連樞定然是不一樣的,至於尋歡作樂,他倒不覺得有什麼不妥,畢竟是世家男兒,很多在十四五歲的時候就有通房了,而且,男子三妻四妾也算是正常。

安洛離的眸色微微深沉了一分,「大哥的意思,連樞在藏拙?」

安書錦淡淡一笑,「藏拙不算,畢竟他才剛回上京,你只需知道,能從天穹活著離開,連樞絕對不是那種只曉風花雪月的紈絝公子。」 喵喵喵?

他為了布魯斯·韋恩這個角色沒少在英美兩地往返,從去年就開始不斷的試鏡,到了《史密斯夫婦》拍攝結束之後、奧斯卡之前更是進入後期的競爭白熱化,不但要試台詞,還要試服裝試動作,加上各種附加的條件等一系列的事情已經來來回回的折騰得快要麻木了,之前一直沒有消息他還以為沒希望了呢,但是誰知道今天晚上諾蘭會扔給了他這麼個大大的炸彈呢?

要知道他都已經覺得這回肯定沒戲了,畢竟光是進入複試的人選都有幾十個,進行最終試鏡的人也不少,其中不乏有著優秀的舞台劇驚艷的英國演員,結果今天導演突然冒出告訴他就是他了,準備好籤約吧!這不僅僅是是驚喜還是驚嚇好嗎!

「我拿到了這個角色?」盧克驚了一下剛想跟導演溝通一下,結果就發現對方早就拉著老婆閃人了。

「克里斯是這麼說的。」瑪格麗特也愣了一下。

前段時間還傳的有鼻子有眼的,這個角色已經成了休·丹西的囊中物了,對方正在為了角色增肌什麼的,現在突然說其實不是,也挺讓人發懵的。

「總覺得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盧克喃喃自語。

其實事情真沒他想的那麼複雜,有時候運氣能夠決定很多事情。

自從諾蘭心目中的最佳蝙蝠俠克里斯蒂安·貝爾不能出演之後他其實看大家都差不多,事實也是如此。根據劇情的設定演員總不能找個四十多歲的人來演,那不科學。所以就只能找二十到三十五歲之間的演員,鑒於歐美演員在長相上面的早熟,這是最好的選擇。然而這個階段的男明星們其實也挺難挑的,說不好聽的英國的還好一些,至少有足夠的戲劇功底,台詞跟表演不成問題,美國人的話就差強人意一些,大多數人這個時候還是靠賣臉,少有幾個諾蘭倒是覺得不錯,但問題是一方面外形不合適,另一方面你讓馬特·達蒙這種已經成名已久類型的演員來演布魯斯·韋恩那也得他願意啊,這不純扯嗎!

挑來挑去的諾蘭其實真的有心捧自己國家的演員,但前提是他們也得自己立的起來,有幾個外形倒是不錯,可是一眼看過去真就是沒有那種范兒,別說是苦大仇深了,連個霸道總裁他們都不像!

誠然英國近幾年的年輕男演員們大多數都是出身良好的中產階級,沒辦法,不出身良好也付不起高昂的學費,以及英國那可怕的演員稅養活自家都成問題了,底層人民肚子都填不飽了哪來的時間跟金錢讓自家孩子去學這種『真愛』型的職業?

可是出身中產階級不一定就代表著他們就真的做過一些中產階級的工作,比如說銀行家跟律師一類的,從這種行業轉向演員的幾乎可以說是沒有,沒看見大家大多數都讀的是文科嗎?如果說那天沒見到盧克本人也不知道這傢伙的輝煌歷史的話諾蘭還能靠著自己的腦補來在那一堆的英國演員裡面選一個出來,氣勢弱就弱吧,後期不是還能靠著裝備補全嗎?

再說了要剪輯技術是幹嘛的?好的剪輯可以拯救一個人的表演,所謂的演技不夠剪輯來湊大抵就是如此,除非是索菲亞·科波拉那種無可救藥的類型。不過諾蘭覺得自己還沒墮落到會選擇一個這麼糟糕的演員,至少進入最終試鏡的人選還是挺靠譜的。

不過那天見到盧克真是給他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諾蘭腦中的燈泡一下子就亮了起來,這根本就是布魯斯·韋恩的現實投影啊!那一臉嚴肅的精英氣質,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商業手段讓諾蘭在面對其他的試鏡人選的時候眼前總是時不時的浮現一下這傢伙的形象做比較…..

「他媽叫瑪莎,他爸叫托馬斯,除了不姓韋恩之外連名字都一樣,最重要的是你知道盧克·漢森的全名是什麼嗎?哈,他媽的盧卡斯·亞伯拉罕·布魯斯·斯特恩·漢森!」約翰·帕帕席德拉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真的,他現在才知道這個無論是長相還是平時的行為一點兒都不猶太的男演員居然他媽的還是個猶太人?大概能夠證明這點的也只有他名字中的那個亞伯拉罕,還有他那個第二個中間名跟他父母的名字,簡直讓人無力吐槽,該說他爸他媽還有點兒理智,總算是沒有把布魯斯當成兒子的fristname還是該慶幸他家有個能夠決定孩子名字的『星球大戰』粉絲?

要不然就真的可以湊成完美的哥譚三口之家了,畫風簡直美得醉人!

「呵呵…..」周圍的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一家人的名字,怎麼聽起來就那麼,嗯,槽多無口呢?要是真的變成了布魯斯·漢森的話,哦,太棒了,光是沖著這個名字粉絲們也會要求這傢伙來演蝙蝠俠的,更不用說他那極為貼切角色的外形,如果是這個傢伙來演蝙蝠俠,他連健身的步驟都省去了不少!

那句中國話是怎麼說的來著?這真是極為有緣分的!

然後再綜合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項目,算來算去盧克居然是這些人選裡面最合適的一個,所以最後包括製片人在內,大家一致通過了這個人選,大餡餅也就落在了他的腦袋上面。

真心運氣好!

然而粉絲們不這麼認為啊。好萊塢這地方吧,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明星。而DC漫畫,也是什麼都缺,就是不缺粉絲,加上以前的《蝙蝠俠跟羅賓》留下的陰影太深刻和一貫以來的習慣,大家就又開始了抗議,而且還是分派別的,各個明星的支持者還分的挺清楚,也不管自家愛豆是不是真的有去試鏡,拖你下水躺槍沒商量!

更奇葩的是這其中還有盧克自家的粉絲,自家愛豆被這麼個大IP砸到身上他們當然很高興,但見到別人那麼反對他們就不高興了。大家都是老爺粉,我家愛豆能夠得到這個角色是他自己掙來的,你們不鼓勵也就算了,居然還干出來這種靜坐抗議的事情?

那必須不能忍啊!於是DC漫畫跟華納兄弟好不容易因為頒獎季冷清了一段時間的大門又被堵上了,sosad。

不過這些事情暫時影響不到瑪格麗特跟盧克平時的生活,兩個人現在正在為新居準備傢具,奧斯卡之後感覺這段時間一直凝滯的氣氛都變得輕鬆了起來,這對情侶當然也就有了心思去逛傢具市場。

「完全按照你原來的風格來不就行了?這樣還能住的舒服點兒。」盧克一邊帶上車門一邊說。

他本來的打算是直接找人定製一些跟瑪格麗特這邊的擺設同款的傢具,他那邊的房子在翻新之前也是按照瑪格麗特的現在住的地方的格局跟風格來的,既然自家親愛的住了這麼多年都沒換過就說明她很喜歡這種類型,沒想到瑪格麗特聽了之後卻直接推翻了他的意見。

「那多無聊?裝修的樂趣就在於不斷的嘗試跟挖掘新的事物,都一樣的話有什麼意思?」那跟住在她家有什麼區別?

瑪格麗特翻了個白眼,覺得這種事情真是不能指望盧克。他們現在在洛杉磯住的是盧克在比弗利山莊的小別墅,那種跟樣板屋沒什麼區別的裝修風格真是讓瑪格麗特無力吐槽。他在這方面毫無天賦,也從沒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上面,結果就導致了那房子就跟酒店差不多,一問才知道買下來之後就直接外包給了裝修公司,能不酒店嗎?

她現在還記得房子裡面那些跟五星級酒店幾乎同出一轍的設備,用起來是很方便,但卻很沒有歸屬感,而在沒有人氣上面更是僅次於當初莉莉安在馬裡布的那棟偽·鋼鐵俠別墅。說真的,當初盧克跟她要她那棟放在的裝修商電話跟圖紙的時候瑪格麗特還吐槽過對方太懶簡直毫無創意呢,現在這種情況當然不能讓他重複一遍。

「好吧,你說的算。」盧克聳了聳肩發動了車子。

他自己對這方面沒什麼在意的,怎麼住不是住?剛上大學那會兒,為了省錢他還跟同學一起假期擠地下室呢,那時候他們只有幾張床墊子而已,在這上面真的沒有要求。

「當然要我說了算。」瑪格麗特傲嬌的一仰下巴。

哼,她一定要在那些鬱金香球莖長出來之前搞定所有的n內部布置!盧克這個笨蛋,怎麼會以為她不知道他在暗地裡面搞得那些小動作?雖然瑪格麗特不是那種會每天翻男朋友手機的女孩兒,也不會沒事兒就溜達到盧克的書房裡面,但別忘了她可是有作弊器的!

盧克現在可是住在她家,連郵寄的地址也是這裡!雖然安妮更加鍾愛格拉芙,但也不是沒有海瑞·溫斯頓的作品,對方的名號她還是能夠認出來的,再加上這傢伙前段時間一直都在翻各種花鳥動物的圖冊…..她就算是用腳趾頭想也能想明白他在做什麼,現在的問題就是鬱金香什麼時候長出來了。瑪格麗特露出了一個小狐狸般的笑容。

「好好好,都聽你的。但是在那之前我們還是去二十世紀福克斯把剪好的短片拿回來,然後就可以回紐約了。」

他們本來打算奧斯卡頒獎典禮之後就回紐約,家裡有許多的事情要忙。但是托尼突然打電話來告訴兩個人當初拍的那段神奇女俠大戰蝙蝠俠的視頻已經剪輯好了,還幫他們配上了音樂,讓他們過去拿一下。所以兩個人就決定今天

作者有話要說:

拿到了視頻再回家。

「不知道托尼會把我們剪成什麼樣子?」瑪格麗特對此興緻勃勃。

說起他們的那個短片,就想起來了《史密斯夫婦》,這片子已經完成了所有的剪輯跟後期製作,現在正式進入了前期宣傳階段,就等著暑期檔跟觀眾們見面了。不過大家都認為這片子在北美其實用不著那麼大的宣傳力度,他們應該把眼光放在海外比較好,畢竟去年這片子在美國已經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你指的哪一部?短片的話我們很快就可以看到了,毫無疑問是神奇女俠對蝙蝠俠的一種單方面毆打;長片的話mpaa審級沒問題的話我們過幾天也能看到了,至少在這部電影裡面我還是能跟你打個勢均力敵的。」盧克一邊轉著方向盤一邊笑著說。

娜塔莉的粉的話,我就是啊,雖然我是粉轉黑,但黑粉也是粉嘛,至於夢露,美國人喜歡神話橫死的演員,詹姆斯·迪恩,瑞凡·菲尼克斯等人都是,尤其是夢露還死的那麼傳奇╮( ̄▽ ̄”)╭

感謝小天使

yuejiahuli04615扔了1個地雷投擲時間:2017-07-2121:01:33

讀者「鏘鏘隆咚」,灌溉營養液+52017-07-2214:51:59

讀者「zxmomo」,灌溉營養液+12017-07-2212:13:54

讀者「駁駁絲奪」,灌溉營養液+102017-07-2122:22:36

讀者「hcslch」,灌溉營養液+12017-07-2119:52:12

讀者「zxmomo」,灌溉營養液+12017-07-2117:33:15 「我覺得這是我這幾年來剪得最順的一段片子了。︾樂︾文︾小︾說|」托尼遞給瑪格麗特一張光碟,笑眯眯的說。

因為眼前的這對情侶實在是扮相太好,打的太順,默契感也是十足。當時在拍攝這段短片的時候就順暢的不得了,剪完了《史密斯夫婦》之後剪這段片子的時候也是一路順暢到底。作為一個拍了這麼多年動作電影的導演,托尼甚至還能自己搞定配樂,嗯,前兩天正好遇上了漢斯·季默,打了聲招呼,順手從音樂庫裡面截取了幾段他的作品,反正只要不做商業化的公開發行只是自己收藏的話也不會引來什麼糾紛,就是一段做著玩的視頻。

「我一定會好好欣賞的。」瑪格麗特也笑。

這大概算是一種另類的買一送一了吧?

「前面好像有點兒堵車。」盧克看著前面那一堆停滯不動的車輛感到有些奇怪。

相對於熱鬧的洛杉磯中心來說,這裡算不上熱鬧,按理來說不應該出現堵車的情況,更何況今天還是工作日,北好萊塢這片屬於藝術掛的,休息日才是熱鬧的時候。

「好像有車在往回倒。」瑪格麗特也皺眉。

前面的交通一片混亂,似乎是出了什麼事情。然而還沒等她搞明白髮生了什麼就聽到一陣密集的槍聲。

「趴下——」盧克話還沒說完就按著瑪格麗特的腦袋兩個人一起縮到了車窗下面。

「嘩啦——」SUV的防彈車窗碎裂掉在了兩個人的背上,後面的車座上面出現了兩個彈孔。

「tf?」瑪格麗特都震驚了。

搞什麼鬼?這裡可是好萊塢!不是非洲也不是中東,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而且前邊沒見到人影就有這麼強的穿透力,就知道這種射程的子彈肯定不是什麼手.槍一類的,很可能是遠射程類的重火力,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別告訴她出現了警匪大戰,那是電影不是現實!

然而天真的姑娘啊,這裡可是奇葩頻出的美國,小丑的粉絲都能在蝙蝠俠的電影首映式上面開槍掃射,還有什麼事情不能發生呢?

緊接著就是不斷的槍聲響起,瑪格麗特甚至能夠聽到不遠處不斷有玻璃碎裂跟重物倒地的聲音。

下車,盧克沖著她比了個手勢。兩個人在《史密斯夫婦》開拍之前受的那些作戰手勢的訓練派上了用場。

哪邊?瑪格麗特問他。

前面是一片空曠的地帶,又堵滿了車子,這導致了他們完全沒有辦法分辨出槍聲是從哪裡傳過來的,也就無法判斷躲避的方向。而現在他們也不敢移動車子,誰知道拿著槍的人離他們有多遠?

我先下。盧克指了指自己,如果他這邊沒有問題的話再讓梅格下車。

瑪格麗特抿了抿嘴,拽住了盧克去解安全帶的手。

聽話。盧克摸了摸她的腦袋。

不要。瑪格麗特搖頭,死命的拽住他不放手。

好吧,我們一起。盧克無奈,再這麼下去兩個人都別想下車了。

瑪格麗特猶豫了一下點點頭,還是沒有放開拽著他的手,但卻空出一隻手去解自己的安全帶。

外面的槍聲不斷傳來,卻沒有讓兩個人解開安全帶的手有任何的顫動。

我他媽為什麼就沒在車上放把槍!此時兩個人的腦波再一次的不約而同的同調了。

無論是瑪格麗特還是盧克都是有持槍證的,但是他們卻從來沒有一個人想要在車子上面放上一把手.槍,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他們的運氣不好。

瑪格麗特輕手輕腳的打開車門,兩個人壓低了身體借著車門的掩護下了車。

盧克的身體擋在車門內側,以確保瑪格麗特完全在自己的籠罩之下,兩個人迅速的趴了下來,他甚至還能分出心來去輕輕的把車門關上以防止引起他人的注意。

匍匐前進。盧克做了個手勢。

兩個人還沒算倒霉到家,在位置上面他們更加靠近路邊,運氣好的話或許不會引起任何注意就爬到建築物裡面。

「砰——砰——」下了車之後槍響更加清楚了,連續又密集的聲音聽起來很像是自動步.槍。

事實上,瑪格麗特很想說這聲音跟節奏簡直就是AK-47!她的心裡既恐慌又抓狂,到底是哪個喪心病狂的傢伙在掃射?

「撲——」一聲子彈射入人體的聲音響起,伴隨著的是一聲慘叫。

他們前面的車主中槍了!

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來。瑪格麗特抖了一下,看向了盧克。

他強行的讓瑪格麗特在他的內側爬行,用身體擋在了她的外面。咬了咬牙,瑪格麗特加快了速度,不顧自己已經被道路磨出了血的膝蓋,迅速的借著車輛的遮擋往掩體建築物方向爬過去。

感謝前面堵的車夠多,感謝兩個人的危機意識跟以前受過的訓練,並沒有人發現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還有兩個人在地上爬行,中間裝了幾次死屍,在停停爬爬之間盧克跟瑪格麗特終於爬到了不遠處的建築物邊上。

可惜的是這個建築物並不是什麼太大的掩體,他們只能期盼持槍的人不要注意到他們。盧克伸長了手臂去夠門把手,沖瑪格麗特搖了搖頭。

是鎖死的,他們進不去!輕輕敲了兩下,沒有應答。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奈。現在的情況不明,他們不知道持槍的人數也不知道這種情況到底針對的是誰,更不知道這場突如其來的襲擊離他們有多遠,根本不敢貿然的強行破門而入。

願上帝保佑我們!

盧克緊緊的抱著瑪格麗特,不顧她的掙扎強行將她整個人都包裹住,,呈現出來了一個掩體-盧克-瑪格麗特的狀態。

因為擔心引來注意而不敢掙扎的的太大的瑪格麗特一口咬住了盧克的肩膀,她不再掙扎,雙手從盧克的手臂下穿出,緊緊的扣在他的背上。

槍聲還在不斷的響起,瑪格麗特能夠從哪些槍聲中分辨出自動步.槍跟手.槍的聲音,中間還參雜著人倒地的聲音跟呻.吟和車子發動機的噪音。

倒下的人裡面或許還有警察!因為只有警察在巡邏的時候是攜帶手.槍的…..

突然之間,盧克輕顫了一下。瑪格麗特手一緊,恐慌襲上了心頭。

別擔心,只是流彈的擦傷。盧克以眼神示意她,讓瑪格麗特不要擔心。

他今天穿的是一件紀梵希的正裝襯衫,現在那件白色的襯衫手臂處都已經被血色暈染。

瑪格麗特抖著手撥開被子彈撕裂的地方,盧克的右上臂被擦出了一道血肉模糊的口子,但卻並沒有被子彈射中。

從遇到這件事開始一直強自鎮定的瑪格麗特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淚腺,眼淚一個勁兒的掉。

因為一路爬行過來,兩個人身上的衣服已經布滿了灰塵,瑪格麗特只好解下了內衣扎住盧克的手臂暫時為他止血。

別離開我。給盧克的手臂製造了一個可笑的造型之後瑪格麗特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看著他的眼睛。

嗯,我們永遠都在一起。盧克的眼中染上了笑意,親了親她的額頭。他一定不會死在這場莫名其妙的槍戰中的!

「上帝啊!」正在一邊做家務的一邊看電視的艾斯太太被一條插播的新聞給驚掉了手中的杯子。

「…..西部時間上午九點….北好萊塢羅瑞爾谷大道發生一起事件嚴重的搶劫案……劫匪此前已經搶劫了數家銀行…..懷疑此次為多次作案人士…..此前……」

lixiangguo

也就是說,這個墜落的神禁,是死在了別人的擊殺之下,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Previous article

「我的兩位兄弟只是金丹期,此地元嬰威壓太強,我只是讓他們離開而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