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它們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比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過這還不算完,它們的眼瞳變異成了蛇類一般的豎瞳,動態視覺得到了極大地提高。在測試之中,它們能夠敏銳地看清楚空中呼嘯而來的箭只,並且能夠準確地躲閃過去。

而那一身細密的墨綠色鱗片讓它們的防禦力大幅度提升。

李奧記得自己曾經在地球的一份雜誌上看到過關於鱗甲的研究,有匈牙利的科學家復原了五到六世紀阿瓦爾人和匈人的札甲,然後用9mm的魯格手槍對其射擊,結果是甲片雖然受損,但子彈根本無法穿透札甲。

不僅僅是遠程攻擊,鱗甲還能夠有效的防禦鈍器類的攻擊,因為細密的鱗片可以將力量傳導分散開,從而保護使用者不受損傷。

人類的鱗甲可以用更換甲片來維修,以便於重複使用,而龍血哥布林就更方便了,他們的癒合能力能夠緩慢長出新的鱗片來替代那些受損的鱗片,只要不是在短時期內連續被攻擊到同一位置,它們的戰場生存能力極高。

龍血哥布林變異進化出的能力竟然如此強大,就連梅林法師都不住地驚嘆哥布林一族的潛力。事實上,李奧自己也沒有想到,他的一時心血來潮的實驗居然真得誤打誤撞搞出了這麼一群怪胎哥布林。

巨龍血脈,李奧突然感覺到細思極恐呀,如果這些哥布林真得吸收了一絲巨龍血脈,那隱性的強化說不定還要多,比方說巨龍對魔法元素的感悟、對魔法的防禦,甚至是久遠的生命力,這些哥布林哪怕只傳承到了一絲絲,對哥布林這個孱弱的種族來說都有著翻天覆地的變革。

難道……難道在不經意之間,自己竟然創造出了一個如此逆天的種族?

在阿爾法大陸上一直有一個流傳甚廣的笑話傳說:哥布林一族是從來不挑食的,哪怕是一頭巨龍擺在它們面前,它們都能夠吃下去,當然,也得有那麼倒霉的巨龍才行。

笑話畢竟是笑話,大陸上最弱的種族和最強的種族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數千年來從來沒有哥布林能夠接近一頭巨龍,更別提下口吃了。

而現在,在李奧的麾下,這些哥布林卻真的實現了這一夢想,雖然只是雙足飛龍,但那也畢竟是亞龍的一種呀。那些變異的龍血哥布林無比的感激它們的主人,不但不歧視哥布林一族,還給了它們安定的生活和豐富的物質,現在連飛龍都能吃得到,簡直是太幸福了。

在這些龍血哥布林的心目中,李奧主人基本上已經取代了它們世代所信仰的哥布林之神,李奧主人的命令會被它們毫不猶豫地堅決執行,哪怕是卡拉休王都無法阻止它們。

在一處不知名的所在,已經陷入沉睡中的哥布林之神十分倒霉的再中一槍,又有一部分信仰之力消散,讓睡夢中的它意識更加渙散,龐大的神軀也開始變得有些虛幻。

這些龍血哥布林的誕生,也讓其它哥布林士兵無比的眼熱。別說普通哥布林士兵了,就連卡拉休都忍不住直往那些大澡盆旁邊靠,嘴裡還隱隱流著一絲饞涎。

不過好在李奧在哥布林一族的心目中還是頗有威嚴的,卡拉休幾次忍不住想伸出手去觸碰那些盛著飛龍血液的大澡盆,卻又都及時地縮回了手。

「李奧大公,我認為你對哥布林一族的安排應該稍微轉變一下。這些龍血哥布林的強大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話,恐怕會釀成大禍!」梅林法師蒼老的面容上,他那睿智的眼神令李奧連問都沒問就立刻答應了下來。

其實在見識到龍血哥布林的變異程度之後,李奧的心裡也有些惴惴不安。十幾個大澡盆足以讓上千名哥布林士兵進化,這樣的一股強大實力若是沒有什麼防範措施,恐怕誰也不會放心的。

在略一沉吟之後,李奧從善如流地做出了安排。將伊莫頓和卡拉休兩人的位置調換一下,龍血哥布林由李奧麾下實力最強的伊莫頓統領。

手段詭異莫測的伊莫頓應該足以掌控這些龍血哥布林,再讓保洞花渣給每個龍血哥布林都種下一顆蟲卵,一旦出現失控的龍血哥布林就立刻激活蠱蟲,哪怕是它們的身體素質再好,也扛不住蠱蟲從體內發難的。這樣的雙保險,應該足以保證龍血哥布林的忠誠了。

而卡拉休則重新回到它的族群,伊莫頓解除對哥布林族群施加的操控法術,以後哥布林族群就變成李奧的兵源地,負責生育繁殖哥布林士兵以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雜活就可以了。

對於李奧的安排,梅林法師、伊莫頓、保洞花渣等人自然沒有什麼異議,這麼做也算是中規中矩,比較穩妥的做法。但卡拉休則有些不太情願了,從率領強大的哥布林軍團再回到孱弱的族群,這樣的落差是在有些難以接受。

為了安撫它,李奧特意批准單獨允許它享用一份雙足飛龍王血液。成功進化成龍血哥布林的卡拉休,對於進化后所帶來的力量感到極為滿意,甚至連它對魔法元素的掌控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

根據梅林法師的評估,進化后的卡拉休在魔法造詣上已經不亞於一位正式的魔法師了,甚至在火系魔法運用和威力上幾乎能夠達到中階法師的水平。 ?既然掌握了哥布林進化成龍血哥布林的辦法,那麼李奧自然不會讓那十幾澡盆的雙足飛龍血液浪費的。

依據哥布林士兵的戰功來進行挑選,四頭雙足飛龍的血液足足轉化出了上千名龍血哥布林,而飛龍王的血液則由梅林法師收藏起來,灌裝到了一個個乞活軍士卒臨時燒制出來的大瓮里,這可是極為寶貴的魔法資源,用在哥布林的身上太過浪費了。

將進化成龍血哥布林作為戰功獎勵的形式發放,是李奧臨時想到的辦法,這個決策也讓那些戰功不足的哥布林士兵一個個嗷嗷地紅了眼,擼著袖子要找人干架攢軍功。

於是,普利茲城裡的居民和傭兵們突然發現,每天來來往往巡邏的哥布林士兵像是吃了槍葯一樣。只要傭兵們稍微有什麼逾規的地方,一群哥布林立刻撲了上來,二話不說直接就干,暴揍一頓之後還把人拖走回去換功績。

沒有幾天時間,普利茲城裡的秩序立刻一片井然,就連酒館里酗酒的傭兵都少了很多,因為他們生怕喝醉以後做出什麼令哥布林士兵誤會的舉動,挨揍、罰款、蹲監獄,這一套下來實在是折騰不起。

這樣的事情也引起了潛伏在普利茲城裡的大量探子間諜的注意,哥布林士兵的反常再聯想起軍營戒嚴的事情,以及那些魔法師進進出出的景象,哪裡還判斷不出肯定是軍營里有了什麼變故。

雖然有伊賀忍軍在城裡不斷地獵殺那些暴露出來的探子,但就算是拼上性命也要揭露軍營秘密的大有人在。每天的天色一黑,普利茲城的大街小巷,那些燈火照耀不到的陰暗街巷角落,一條條黑色人影,不時濺起的一道道血花,悶哼聲、慘叫聲不斷響起。

雖然伊賀忍軍對這種反滲透戰極為擅長,但無奈的是對手人數實在是太多,而且來自不同國家的探子們各自有各自的拿手本領,即便是他們馬不停蹄地四處奔波,無法完全阻攔所有窺覬的眼神。

賴安·約翰尼就是一位擅長潛行和匿跡的刺客,雖然他所有刺殺技能都沒有合格,但是在暗夜中行走和隱匿行跡卻是他生於俱來的的本事,就憑著這個本領,他被光明教會吸收了進去,成為一名行走於光明掩蓋之下的職業暗探。

自從帕里斯帝國入侵洛林王國開始,賴安就被派駐到了普利茲城潛伏了下來,後來李奧攻佔並且在普利茲城建立公國之後,賴安便順理成章地成了一名本地居民,享受到了普利茲大公所給予的各項待遇。沒有人會想得到,這個憨厚的小木匠竟然是一名暗影刺客。

憑藉著自己的天賦,賴安成功地躲過了伊賀忍軍的搜查,順利地接近了軍營西側的外牆。比李奧等人來的還早的賴安,對於這座已經居住了超過一年的城市簡直是了如指掌。

他知道普利茲城的東側地勢較高,比較容易窺探到軍營里的事情,所以防守力量必定嚴密無比,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來到了豎立著高牆的西側。

區區一座高牆根本就難不住賴安,要說起暗殺、格鬥,賴安會頭疼無比,但說起潛入、翻越障礙、拆除陷阱這些事情,賴安可是閉著眼睛都能完成的。

夜晚的軍營靜悄悄地,除了到處瀰漫著一股彌久不散的腥臭氣息之外,這裡就好像一片荒地一般。賴安的心裡一陣犯嘀咕,這軍營安靜得也太離譜了,如果不是自己的猜測出錯的話,那麼……肯定就是這裡掩蓋著什麼驚天的秘密,想到這裡,賴安的眼睛里就閃過一道激動的神采。

如果能夠在這座軍營里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情報,那麼賴安就可以憑此立下功勞,申請調回光明教國。不知道親愛的瑪莎是不是還在織機前紡著線,如果這次能夠回去,一定要將她娶回家。賴安的心有那麼一剎那的恍神,但很快便恢復了過來,這樣的環境下可不容許他犯一丁點錯。

繞過一排排營房的時候,賴安順道輕輕查看了一下營房裡的情況,哥布林士兵們吧唧著嘴睡得正香,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而當賴安來到軍營的操場上的時候,被月光下那一具具高大的骨架給震撼住了。

幾頭雙足飛龍碩大的骨架被哥布林士兵剔得是乾乾淨淨,慘白色的骨架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了晶瑩的白光,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竟然有這麼多頭雙足飛龍?!

賴安幾乎立刻意識到,自己這一次可真的是撞破了天大的秘密,原來這位普利茲大公竟然暗中掩藏了這麼多雙足飛龍,這一下普利茲城的實力必然會得到大幅度的提高。

雙足飛龍這可是中階魔獸里最難纏的,普利茲大公竟然能夠獵殺到如此數量的雙足飛龍,這說明普利茲城暗中隱藏的實力遠遠被大陸各國所低估了。

在看到軍營操場上露天擺放的雙足飛龍骨架之後,賴安的心裡一陣猶豫,是見好就收順著原路退回去呢?還是冒險繼續再查探一下?

立功心切和八卦之心並起的賴安做出了一個令他無比後悔的決定,既然潛入進來,那就再多多調查一下,說不定還會有什麼其它發現。

軍營的北面是庫房重地所在,這裡也是賴安最想要去的地方,從軍營庫房的軍械庫存情況就能夠知道這座軍營里的大致士兵數量,從軍械的保養程度能夠看出它們的軍紀和後勤能力。

可是當賴安潛入了庫房之後,令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的軍營庫房裡,保存的竟然是一具雙足飛龍的屍體,而這具雙足飛龍屍體明顯與外面露天存放的雙足飛龍不同,僅僅是遠超過普通雙足飛龍數倍的龐大身軀,以及那密布在頸背部,伸出體外數尺長的鋒利尖刺,都說明了這一具雙足飛龍的不凡之處。

賴安無比震驚地看著雙足飛龍王的屍體,他此時的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想象這樣的龐然巨物是怎麼被普利茲大公獵殺的。 ?就在這個暗鬥不休的夜晚,李奧在他的大公府內卻十分愜意地半躺在辦公桌后的椅子上,雙腿沒什麼正形地搭在辦公桌的一角,厚實的絨布令他整個人都快要陷進椅子里一般。

嘴上哼著跑調的曲子,辦公桌上還擺著一杯紅酒,李奧此時完全放鬆了心神地把玩著手裡的一顆碩大的魔晶。

六角形晶體結構的墨綠**晶在燈光的照耀下,輝映出一道道神秘而又柔和的光芒,彷彿整個魔晶里有什麼東西在不停地流動一般。拳頭大小的魔晶在李奧的手上不停地翻轉,李奧變幻著各種角度欣賞著這顆彌足珍貴的魔晶。

在把玩了半天之後,李奧突然右手一握魔晶,收起雙腿整個人恢復正坐,左手拿起桌上的酒杯,將裡面的酒液一飲而盡。他的臉上表情從剛才愜意懶散變成了一副嚴肅認真的模樣。

李奧抿了抿嘴,一手握住眾神競技場吊墜,一手將魔晶輕輕抵在眾神競技場上,心裡默念吸收魔晶。隨著李奧的命令,眾神競技場的凹口處像是一個黑洞一般吸住了魔晶,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將魔晶吞噬了進去。

「發現高魔能量物質,奇幻生物激活進度7/10,請繼續補充以滿足激活條件!」

眾神競技場給出的一個提示讓李奧喜出望外,這一枚飛龍王的魔晶果然給力,足足頂了普通中階魔獸數倍的進度。看著還差三點就可以激活奇幻生物的進度條,李奧決定趁熱打鐵,他毫不吝惜地從衣服兜里又掏出了三枚雙足飛龍的魔晶,一股腦的扔進了眾神競技場里。

隨著進度條的完成,李奧只覺得自己的眼前景色變幻,眾神競技場的空間里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輪盤。

輪盤上密密麻麻地奇幻生物令李奧幾乎都看花了眼,也讓他的心裡無比地期盼著能夠抽取到給力的奇幻生物。不過李奧並不希望抽取到太過高階的奇幻生物,因為之前抽到的那個高階奇幻生物雷霆獨角獸,根本就沒有足夠的愉悅點召喚出來,還不如獅鷲和石化蜥蜴實用一些。

彷彿是冥冥之中有哪位神靈聽到了李奧的祈禱,輪盤最後落在了一個黑乎乎的雕像上,這尊造型獨特的雕像讓李奧一眼就認了出來,那是「石像怪」!

果然,眾神競技場給出的答案也正是石像怪,不過這個石像怪的數據說明卻有些出乎李奧的意料。

黑曜石像怪,由古代魔法師和鍊金術師聯合製造而成的一種生物。黑曜石像怪通體由黑曜石雕刻而成,並由魔法師賦予其活動能力,是一種介於煉金生命與元素物質之間的產物。

由於黑曜石的硬度及抗魔屬性較高,所以黑曜石像怪的物理防禦力和魔法抗性極強,但攻擊力卻不如人意,攻擊方式僅為用鋒利的爪子攻擊這一種方式。

由於沒有生命,所以黑曜石像怪不受任何心智類法術的影響,也不會被任何生命探測所偵測到。它們身後的翅膀能夠讓它們悄無聲息地飛行,但實際飛行速度並不快。

這黑曜石像怪的屬性數據讓李奧非常滿意,不過他現在最關心的是黑曜石像怪的召喚需要多少愉悅值。每二十點愉悅值可以召喚一隻黑曜石像怪,最高數量上限不超過一百隻,這樣的價位讓李奧心裡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即便是召喚一百隻也不過是兩千點愉悅值,這樣的性價比幾乎已經超過了召喚普通軍團。奇幻生物果然是奇幻生物,如果沒有數量限制的話,說不定都可以憑這黑曜石像怪大軍來淹沒所有敵人呢!

見獵心喜的李奧一時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快步走出自己的房間。

靜謐的夜空中,兩輪明月正高懸在天空上,柔和的銀色月光靜靜地灑落在地面,微風輕輕吹動,帶來一股潮濕溫暖的氣息。

「召喚黑曜石像怪!」二十點愉悅值對於李奧來說並不算什麼,所以他立刻召喚了一隻黑曜石像怪想要先睹為快。

銀白色的月光下突然出現了一尊兩米多高的黑色雕像,猙獰仿如惡鬼似的頭部,強健有力的身軀和四肢,在手腳上還有鋒利如鉤的利爪,背後一雙寬大的蝠翼略微收攏著,估計如果完全展開的話還要大得多。通體的黑曜石讓這個猙獰的石像在月光的照耀下充滿了玄奧古樸的力量美和神秘感。

在沒有李奧的命令之前,黑曜石像怪一動也不動地保持著雕像狀態,只有對它下達命令或者是它檢測到敵意生物接近的時候,才會主動進行活動,這一點讓黑曜石像怪成為了看家護院的好幫手。而且在石像狀態下不管是用什麼檢測手段,都無法辨別這些黑曜石像怪和真正的雕像之間的區別,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估計任誰也想不到這些石像竟然是能夠活動的魔法煉金產物。

就在李奧想要讓黑曜石像怪活動起來,展示一下它的飛行和攻擊能力的時候,一名伊賀忍者突然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側:「稟報主公,中忍百地幸重大人命我來向您報告,今晚普利茲城內突然出現了大量不明身份的敵方暗探,他們不斷地向軍營方向前進滲透。目前百地幸重大人正在帶領忍軍進行抓捕和阻攔,但由於忍軍人數限制,恐怕會產生疏漏,所以請主公能夠調遣人手提前防備!」

「哦?」李奧的眼睛一眯,這些躲在普利茲城裡的地老鼠們終於忍不住了嗎?看來是雙足飛龍的消息把他們給吸引了出來。

「我知道了,我會派出人手支援你們的!」李奧點了點頭應下之後,那名忍軍便在一陣白煙之中消失不見。

「哼哼!那就趁這個機會好好地清理一下普利茲城吧!」李奧一把握住胸前的眾神競技場吊墜,在心裡默念了一句話:召喚黑曜石像怪!

空曠的大公府院子里,瞬間便被大片的石像填滿。 ?李奧把手頭上剩餘的一千兩百點眾神愉悅值全都投入進去,召喚了足足六十隻黑曜石像怪。這大片的石像突然出現在大公府的院子里,幾乎將整個院子都給佔滿。

「黑曜石像怪!目標是城內所有躲在暗處的敵人,出發!」隨著李奧的命令,那些黑曜石像怪紛紛從石像狀態活動起來,一個個挺起身子拍打著背後的蝠翼,魚貫地飛向天空。

李奧的命令其實非常的籠統和空泛,並沒有指明具體是什麼敵人,但這些黑曜石像怪在魔法師和煉金師的手下顯然已經初具智慧,根據眾神競技場召喚兵種的相互辨認,它們在空中準確地分辨出了那些與伊賀忍軍交戰的敵人。

夜幕彷彿是黑曜石像怪天然的隱蔽所,從地面抬頭望去,很難發現這些幾乎融入夜空的黑色石像。但從天空向下望去,地面上那些正在交戰或是躲藏潛行的黑影卻是一清二楚。

魯塞夫是一名瓦魯帝國監察部的暗探,他本來是一直潛伏在帝國南方邊境城市進行情報收集工作的,但因為加文十三世的要求加強對普利茲城的滲透工作,所以倒霉的魯塞夫連同他的十幾名同伴都被命令假借商隊、傭兵等名義混進了普利茲城。

其實從個人意願上,魯塞夫是不願意與這位他一直非常崇拜的李奧大公敵對的。從李奧解決惡土荒原邊境上的哥布林之災開始,帝國監察部就在內部不斷地關注著這位橫空出世的少年。魯塞夫不斷地聽說著李奧的功績和傳聞,心裡也在不斷地加深著對李奧的印象,對這位起於微末卻聞達天下的少年非常欽佩。

李奧遭受帝國貴族階層的排斥和陷害憤而越獄出走他國之後,魯塞夫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扼腕嘆息。但帝國皇帝陛下的命令,魯塞夫是無法違背的,他只能遵循著命令滲透進普利茲城,伺機刺探普利茲城的所有信息。

今夜,幾乎所有潛伏在普利茲城的各國暗探間諜都聞風而動,想要渾水摸魚的時候,魯塞夫卻並不贊同在這種敏感時刻冒險,所以他只是偷偷地躲在自己選定的落腳之處,一座位置頗為不錯的小樓閣樓里,默默地觀察著城裡的情況。

當黑曜石像怪向著地面那些黑影發起襲擊的時候,戰場之外的魯塞夫是第一個察覺到這些黑色石像存在的人。這些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天空之中的古怪生物,讓魯塞夫幾乎都忍不住要驚呼出來。

他眼睜睜地看著這些黑色生物俯衝向了地面,四肢上那鋒利的鉤爪在月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的銳利。黑色怪物準確地落到了正在與伊賀忍軍進行明爭暗鬥的各國暗探頭頂,並沒有什麼華麗的招式,只是一個摟抱就把那些暗探生生地鉤住,然後背後地蝠翼用力鼓動著帶向了空中。

暗探們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給嚇懵了,離開地面之後,即便是膽量再大的人也會慌了手腳。在空中,黑曜石像怪不斷地用自己鋒利的鉤爪撕扯著自己懷裡的敵人,大蓬大蓬的鮮血不斷地灑落到地面。

空中不斷響起暗探們凄厲的慘叫聲,他們手裡的刀劍匕首在黑曜石像怪的身上劃出一道道火星,但這種垂死掙扎卻根本沒有任何用處。黑曜石像怪那一身堅比鑽石的黑曜石軀體,遠遠不是這些只擅長潛伏刺探的暗探能夠破開的。

魯塞夫和大部分的普利茲城居民一樣,顫抖著假裝沒有聽到外面的叫喊聲,這種詭異的敵人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夠抗衡的,現在他滿心地慶幸著自己的明智選擇,就是不知道今夜過後,這普利茲城內的同伴能剩下幾人。

整整六十隻黑曜石像怪,幾乎是一個回合就幹掉了絕大部分敢於露面的暗探。不僅如此,它們與伊賀忍軍的配合也相當的默契。伊賀忍軍負責查探出那些潛藏在陰暗角落裡的暗探,而只要是被揭破行藏的暗探幾乎立刻就被黑曜石像怪給逮住,即便是行動再敏捷速度再快,也快不過這些在空中飛翔的生物,尤其是蝠翼結構非常擅長在空中轉向、加速。

帶著無比震驚的心情,將普利茲城軍營庫房查探了一遍的賴安,恰好地躲過了黑曜石像怪的這一輪絞殺。賴安望著眼前巨大無比的雙足飛龍王的屍體,雖然眼球、魔晶都被摘走,但幾近高階魔獸的毒液飛龍身上那股濃重的威壓卻並沒有消散。

膽顫心驚的賴安全副心神都放在了那頭飛龍王的屍體上,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普利茲大公究竟是隱藏了什麼樣的高階戰力,竟然能夠獵殺到一頭飛龍王和四頭雙足飛龍。要知道,雙足飛龍這種群居魔獸哪怕是一個滿編的騎士團都未必敢輕攫其鋒,更不用說在巨龍山脈那種魔獸橫行危機四伏的環境里。

「這可是一個重大的消息,一定要帶回去!」賴安的心裡既是欣喜又是忐忑,他沒有想到自己潛入軍營的行動收穫竟然如此巨大,只要將這個消息帶回去,這份功勞足夠讓自己換取退休脫離暗探生涯的機會。

小心翼翼、躡手躡腳地從軍營庫房中離開,賴安不敢帶走這裡的任何一樣東西,生怕因此而暴露自己的行跡。

不過,潛行在暗影里的賴安沒有注意到,在軍營各處建築的頂端,多了一些高大猙獰的石像。就在賴安在軍營里一步一步向外潛行的時候,那些雕像齊齊轉身,它們的目光同時盯在了賴安的身上。

一陣微風吹過,賴安突然感覺到這股微風似乎有些涼意,他的身上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雖然實力低微,但是賴安敏銳地感覺到似乎哪裡有些不太對勁兒,向來謹小慎微的賴安立刻意識到恐怕是自己暴露了。

就在賴安不顧潛伏狀態,起身準備大步離開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在地上的影子突然被一團更大的黑影所遮蔽。 ?有人在自己的身後!賴安的心中大駭,連忙轉身向身後望去,但漆黑的夜色里根本沒有人。

難道是自己太過敏感?賴安再次低頭看了一眼地面的影子,發現那遮蔽自己的黑影更大了一圈。賴安猛然警覺到,敵人是在自己的頭頂!

可惜,雖然賴安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實在是太晚了,還沒等他有所行動,就只覺得一股強烈的風壓從頭頂傳來,一陣堅硬的觸感帶著強大的力量將自己完全禁錮住,兩副爪鉤牢牢地鉤住自己的肩膀,鋒利的尖端甚至已經陷進了自己的皮肉之中。

幾聲撲翼的輕微響聲傳來,賴安感覺自己被帶到了空中,身上被勾傷所帶來的痛楚完全被此時賴安心中的驚駭所取代了,這位普利茲大公到底還有多少隱藏的力量呢?

離開地面,別說只會潛行匿跡了,即便是賴安有再大的本事也無法施展,只能祈禱自己背後的這個傢伙不要一鬆手將自己從空中扔下去。

要說這賴安也算是這一夜裡最最幸運的傢伙,他在查探軍營庫房的時候,外面的那些同行們都已經被黑曜石像怪給全乾掉了。這時候才想起應該留個活口問問話的李奧,命令石像怪分別駐留在城內各處要點的屋頂上,時刻監控是否有漏網之魚,而駐留在重中之重的軍營房頂上的黑曜石像怪就恰好逮到了賴安。

雖然被黑曜石像怪帶到了空中,不過賴安並不死心,不管自己的處境如何,為教國帶出訊息才是最重要的。雖然黑曜石像怪的爪子牢牢地鉗制住了賴安的肩膀,不過賴安的手臂還能夠小幅度的活動,他從懷中摸出一副圓筒,在圓筒上陰刻的魔紋上摩挲了幾下后,找到一處機括用力按下。

圓筒底端鑲嵌的一顆魔石突然一亮,圓筒上的魔紋立刻被激活,向外的一端突然爆發出強烈的光芒,在靜謐的夜空之中將大地照耀地恍如白晝一般。一團明亮刺眼的光芒裹著一塊魔法影像石從圓筒中激射而出,如出膛的炮彈一般飛向遠方。

就在這光團出現的那一刻,從光明教堂里出現一道黑色的大網向著光團籠罩過去,似乎是想要攔截賴安發出的訊號。

可惜的是,那團光芒飛遁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黑光根本來不及升空追過去,那白光就已經消失在了遠山之間。光明教堂里,黑暗法師喬突然猛地一捶自己眼前的桌子,低聲道:「可惡!竟然是光明教會的緊急傳訊,這下子麻煩了,不知道他們得到了什麼情報,竟然連這種緊急傳訊方式都用上了。」

看著自己發出的傳訊光團在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了遠處,賴安這才放下心來,不管怎麼樣,至少自己所見到的這一切都被送了出去。

「該死的光明教會,竟然還是賊心不死地派人潛伏在普利茲城!」李奧心中暗罵,他的臉色從光團出現之後就一直沒有好過。

賴安的動作和光團的出現並沒有影響黑曜石像怪完成它的任務,寬大的蝠翼在空中連連拍動,黑曜石像怪帶著賴安從空中穩穩地落到了大公府的院子里。

好不容易踏上了實地,賴安的心裡踏實了許多,他抬起頭來看到的第一眼就是面色沉鬱的普利茲大公。作為一名在普利茲城潛伏多年的老暗探,賴安自然是認識這位大公的,甚至他對李奧的關注要遠遠高於其他事情。

可惜李奧卻並不認識賴安,他此時心裡的鬱悶和窩火讓他問話的口氣無比生硬:「你叫什麼名字,什麼時候混進普利茲城的?」

「賴安·約翰尼,一名木匠,前年就在普利茲城定居了。」那個暗探竟然十分順從地交代了。

「在普利茲城兩年了?那你也算是城裡的居民了?為什麼要潛入軍營,你都看到了什麼?」既然這個賴安如此配合,李奧的問題一連串地問道。

賴安低著頭沉默不語,他的心裡知道不能說實話,如果告訴這位大公閣下他在軍營里什麼都看到了,那麼等待他的必然是被滅口或是殺死泄憤。

「老實交代吧,如果你能夠悔悟的話,我可以允許你繼續在普利茲城定居,做一個真正的普利茲公國子民,而不是一個行走於暗夜之中永遠見不得光的探子。」李奧將聲音放緩放柔,誘惑著這個瘦弱的年輕人。

如果不是心心念念地牽挂著自己家鄉的戀人的話,恐怕李奧給出的條件早已經讓賴安投降了。普利茲公國建立不久,李奧大公就顯現出了一副勵精圖治的樣子,不斷地獵殺巨龍山脈里的強大魔獸,給普利茲城帶來了繁榮和穩定,還大力興建各種設施、完善法律法規,甚至還有哥布林士兵的駐守和巡邏,這一切都給普利茲公國的居民帶來無窮的希望。

尤其是在軍營庫房裡見到的那具飛龍王的屍體,給賴安的震動是非常大的,能夠做到這樣程度的普利茲大公,實在是一個令人欽佩和崇拜的人,相信在他的領導下,普利茲城的居民日子會越來越好的。

賴安低垂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他真的很想答應下來,很想留在普利茲城做一個普普通通的小木匠。可是,誰讓他生來就是在光明教國呢?

不管是父母、親友還是自己的戀人,全都在光明教國,賴安又怎麼能夠捨棄他們,自己留在普利茲城呢?要知道,一旦背叛光明教會,他的父母、親人都會被定為異端而燒死。

「神為世界帶來了光明,只要虔誠地侍奉神,就可以永遠沐浴在光明之中,永遠不受黑暗的打擾。神說,唯有信仰我才能夠獲得心靈的純凈,唯有信仰我……」賴安的嘴裡喃喃地念叨著光明教會的教義,想要用教義經文來堅定自己的心,來抵擋誘惑和恐懼。

李奧有些無語地看著突然變得有些神神道道的賴安,剛才的招攬在一陣誦念聲中變得意興闌珊。

「可惡,最煩這些宗教瘋子,洗腦洗的這麼徹底,你們到底是傻呀還是傻呀!」 ?命人將賴安帶走關押起來之後,李奧再次陷入了沉思。賴安在面對他的誘惑和威脅時,那張在誦念教義時越來越堅定越來越虔誠的臉,讓李奧意識到這個光明教會的難纏。以宗教控制人心,會讓原本懦弱的人變得堅強,會讓原本膽怯的人變得勇猛,如果正面與光明教國對陣的話,這群宗教瘋子可的確會讓人頭痛無比。

隨著天空中兩輪明月的推移,夜色越來越濃了,經過半天的爭鬥廝殺之後,普利茲城內大街小巷裡再一次恢復了平靜。但是,這漫長的一夜還遠遠沒有過去。

即便是伊賀忍軍全體出動,即便是李奧召喚黑曜石像怪協助捕殺,但各國的暗探們各自都有保命的手段,至少有一些見機得早或是像魯塞夫一樣小心謹慎的人就逃過了這一劫。

在距離普利茲城牆內側最近的一處民房裡,兩個黑影一前一後躲了進來。在小心翼翼地開門,四處張望了一下沒有引起別人注意之後,兩人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呼~,感謝幸運之神的庇佑,終於安全了!」一個乾瘦的男子也不顧這個房間里雜亂的環境,一屁股就坐在了一個布滿塵土的椅子上,激起了一大片令人嗆鼻的飛塵。

lixiangguo

「都丟了什麼?」

Previous article

「不要!……不要傷害清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