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字字珠璣,重重的敲打著君無邪的心,卻讓他陡然一喜。

「怎麼救?」

「一命換一命,將你的內力盡數輸到她的身上,逼退毒性,而救了她,你也勢必會經脈寸斷而死!」

他剛說完,君無邪眸光一沉,已然坐在床上運功調息。

他要救她!

他的腦海中只有這麼一個念頭!

「你果然是動了情……」雲空無奈的搖頭,「當年我為了救生命垂危的你,將深厚的功力悉數傳給你,並不是為了讓你今天救這個女人的……」

「她要是死了,冥月王朝也會滅亡的。」

君無邪說著這些違心的話,連他自己也覺得虛偽。

「到這種時候你還想糊弄我,不覺得可笑么?」雲空淡淡笑開。

一個個為何都要為了情這般飛蛾撲火,不顧性命?

竟讓他想起了當年的他,歲月雖然沖淡了那個人的臉,卻始終沖淡不了那份厚重的情。

君無邪的額上已經滲出來細密的汗珠,一張臉如皚皚白雪。衣衫也已經濡濕,緊緊的貼在身上。

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意識也越來越模糊,可是他的手掌始終貼著歐陽紫玥的背脊,不曾放開……

——————————————————————————————————————

朦朧之中,似乎有什麼暖暖的氣流鋪遍全身,驅散了那股深錐刺骨的疼痛。

身上就像曝露在陽光下,一股柔柔的感覺從心底漾起。

歐陽紫玥睜開沉重的眼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粉色的帳頂。

她的心裡升起一絲猶疑:她現在到底是死了還是沒死? 她的心裡升起一絲猶疑:她現在到底是死了還是沒死?

可是轉瞬,她就覺得自己這個問題好白痴。

霸道總裁:老婆乖 ,一定是死了!

於是一股強烈的酸澀衝擊著她的五臟六腑。

「哇——」

她大哭出聲來——

正坐在桌邊,悠然喝茶的雲空早已察覺到她醒了,可是卻沒料到她醒來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像剛出生的嬰孩一樣「哇哇」大哭,一口熱茶狠狠的嗆在他的胸口,燙的他眼淚都差點冒出來。

「咳咳……你……你哭什麼?」

咦?有人說話的聲音……

而且這聲音居然好熟悉!

柔媚的就像貓叫一樣,聽著人的心裡酥酥麻麻的。

歐陽紫玥情不自禁的轉過頭來,一張絕色的容顏映入她的眼。

那眉心的火紅烈焰妖嬈獨特,不會錯了!她是——

「花非語姑娘,怎麼是你?」

歐陽紫玥對這特別的美人一直印象深刻,因為她實在是長的太好看了,尤其是那雙鳳眸,就像會說話似的。

「呵呵,怎麼不能是我?妹妹難道一睜眼最想見到的是別的什麼人嗎?」

雲空漸漸走近,抱著胸,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臉色漸漸恢復紅潤,看來毒性已經退了。

「不是……我只是覺得奇怪,我明明吃了五步蓮的,現在怎麼會還活著?難道……難道是你救了我?」

歐陽紫玥睜大了眼睛,想要好好把救命恩人的模樣在心裡印刻個深刻。

她看到花非語的第一眼,就覺得她一定是個世外高人。

「我可沒有這個能耐哦。」雲空唇邊含著媚笑,眸光有些玩味的看著她,「怎麼樣?要不要去看看你的救命恩人現在的鬼樣子?」

想想君無邪,他就覺得有氣。


為了不讓歐陽紫玥看到他現在形同廢人的狼狽模樣,剛救了她,居然就拖著半死不活的身體跑了出去。


難道要找個地方,一個人孤獨的去等死嗎?

「鬼樣子?」歐陽紫玥皺了皺眉。

既然花非語不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怎麼能這麼詆毀她的救命恩人呢?

「他為了救你,可是把命都搭進去了……」雲空又回到桌前,不緊不慢的喝茶。

「什麼意思?」聽到這句話,歐陽紫玥緊鎖起了眉頭。

「你以為五步蓮的毒是那麼好解的嗎?除了一命換一命這種傻辦法,還能有別的好方法嗎?」

「快帶我去見他,求你了,花姑娘!」

歐陽紫玥一時心急,竟直接從床上翻了下來。

她大病初癒,身體虛弱得緊,渾身沒有力氣,雙膝硬生生的跌在了地上,疼出一身冷汗。

「你……」雲空見她這個樣子,連忙要過去扶她。

她卻自己順著床沿慢慢的爬了起來,緊咬著唇,一字一頓的說道:

「求你,帶我去見他。」

如果可以,她真不希望是那個人!

淚水已經抑制不住,就快要奪眶而出了……

——————————————————————————————————————

「讓我進去……」雲空冷冷的睨著守在書房門口的冷清寒。 「讓我進去……」雲空冷冷的睨著守在書房門口的冷清寒。

「王爺吩咐過,任何人都不能進去。」冷清寒同樣以森冷的眼神回了過去。

一時之間,大眼瞪小眼,殺氣騰騰的,誰也不讓誰。

真的是他……

歐陽紫玥的眼淚止不住的刷刷直流。

一個與她假扮夫妻才不過數日的男人,居然為了她,捨棄了生命!

雲空咬了咬牙。

冷麪總裁只歡不愛 ,君無邪,你這小子做的挺絕啊!

寧願讓心愛的女人在書房外痛哭流涕,也不願讓她看到你死……

如果可以,真不想跟冷清寒動手,可是現在沒有辦法了,看到歐陽紫玥哭成這樣,他的心都有些發酸了。

正準備拿出腰間藏好的暗器,卻只聽見「撲通」一聲。

「王妃——」

「妹妹——」

兩聲驚呼同時溢出。

「冷侍衛,我——求——你,讓我進去!」

歐陽紫玥跪在地上,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她怔怔的看著房門,語氣悲愴得就算是鐵石心腸的冷清寒也不由得動容三分。

他的唇蠕動了幾下,終究還是開了口:「你們進去吧!」

他一直對王爺忠心耿耿,這也是他第一次違抗王爺的命令。

書房裡微微有些暗沉,一個模糊的人影虛弱的躺在軟塌之上,慘白的臉色仿若靈魂都已被抽空了。

他看著淚眼朦朧的歐陽紫玥,無奈的笑開:「你這又是何苦?」

剛才書房外的一舉一動,他都聽得仔細。

心痛卻也無可奈何。

他不願她為了他而愧疚,他只希望她永遠都能笑得開心快樂,永遠都是那個活潑可愛的歐陽紫玥,他心尖上獨一無二的玥兒。


「還笑?」她伸出手來,重重的掐上了他那張好看得過分的臉。

明明她擔心得要死,心酸得要死,為什麼他還能笑得這麼無所謂?

她討厭他這個樣子!!

君無邪卻一把握上了她的小手,唇邊的笑意愈發濃厚。

他的手很冰冷,她的手卻很溫暖,這是他眷戀的溫暖。

站在她身後的雲空看到這個場景,不自覺的別開了眼。

他們難道就非得在他這個外人面前打情罵俏嗎?

「咳咳……」

一聲突兀的咳嗽聲在書房內響起,君無邪的嘴邊慢慢的滲出了一道猩紅的血絲。

歐陽紫玥緊張的看著君無邪,伸出手去,擦去他唇邊的血。

濃濃的血腥味衝擊著她的心!

這次是真的血!

「嗚嗚……不……我不要你死……」她再也忍不住了,趴在他的胸膛上嚶嚶哭泣起來。

娶一送一︰總裁爹地要轉正


「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救他……」雲空倏然出聲,兩人的身形頓時一頓。

「有辦法你早說啊!」歐陽紫玥暴怒的站起來,一拳差點就要打在雲空的臉上。

他這麼不緊不慢的,當她的眼淚不要錢啊?

「你這是有求於人的表現嗎?」雲空很無辜的眨著他那雙清亮的鳳眸。

歐陽紫玥頓時一愣,立刻將自己的怒氣強壓在心底,很討好的給他捶背揉肩。 歐陽紫玥頓時一愣,立刻將自己的怒氣強壓在心底,很討好的給他捶背揉肩。

「對……對不起,花姑娘,花非語姑奶奶,我求您……」




lixiangguo

“不見。”龍浩宇此時心亂如麻,哪有時間見人,直接一口回絕。

Previous article

「一個山野之人還想跟王師兄動手,真是不想活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