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孔方的眼中有着說不出的羨慕,城裏,這個字眼,彷彿就是生命的保障。

孟有房眼皮一垂,低下頭來。

城裏?

難道,就只能是城裏嗎?

他看了看那個熟悉的界面,心裏在思量著得失,要不要現在把帳篷拿出來?

帳篷,有着很好的屬性,可它真的能擋得住獸潮的衝擊嗎?

沒有經受過驗證的商品,沒有人會相信紙面上的保證。

真或假?

死了的人,永遠都不能再站起來分辨真假。

再就是,現在如果拿出帳篷來賣,會不會被人當成發獸難財呢?

孟有房有些猶豫。

「嗚!嗚!嗚!」

號角聲突然響起,坐在地上的人群瞬間都竄了起來。

「怎麼回事?」

「獸群來了!!!」

「怎麼可能?!」

所有人的臉上都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小木堡的希望破滅了。

從來沒有獸群經過的地方居然來了野獸,而且來得還更快!

孟有房來到堡牆之上,放眼一看。

野獸很多,漫山遍野的全是。

人群頓時變了臉色。

這種規模的獸群,這個小木堡根本擋不住幾次衝擊。

「諸位!都加把力,把防護工事抬起來!」

一聲怒吼,帶着不甘。

獸群來的太突然,這會讓人們損失慘重。

只是。。。

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雖然不相信那種說法,可住在城外的漂泊者,不就是阻擋獸群的炮灰嗎?

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

「嗚!嗚!嗚!」

急促的號角聲再次響起,說話之間,外面的獸群已經開始了試探衝鋒。

一隻只體型龐大的野獸奮起四蹄,向著小木堡猛衝。

衝上來的只是一小部分,可就是這一部分,也讓小木堡前方的工事全部損毀殆盡。

「嗷!」

又是一聲短促的獸吼,彷彿對前方這個小木堡的阻攔有些不滿,更多的野獸開始列隊,他們在準備着第二次的集體衝鋒。

「鏜!鏜!鏜!」

小木堡上發出了最後的警示,所有人面如死灰,福地成了死地!

孔方也是哀嘆一聲:「孟家主,自求多福吧!」

孔方的提醒讓孟有房清醒了許多,他知道不能再猶豫了,賺錢以後再說,救人要緊!

【功德值:24000】

看了一眼功德,看着那茫茫多的人群,孟有房咬了咬牙,心中一橫。

「唰!唰!唰!」

光華一閃,無數頂大帳篷瞬間扔了一地。

孔方很是不解的看着孟有房:「孟家主,你這是?」

孟有房用力的一擺手:「這是我孟家祖上傳下來的帳篷,上面有陣法加持,興許大家還能保上一命!」

人們的眼睛裏儘是疑惑。

祖傳的帳篷?

有陣法?

看着人們不動手,孟有房一急:「都什麼時候了,先找個好地方把帳篷支起來再說,晚了就來不及了!」

王二永遠是忠實的小弟,孟有房剛說完,他就已經拿起帳篷袋子展開了行動。

孔方一呆。

他沒想到孟有房會來這麼一出。

看了看地上的帳篷,他也是瞬間有了決斷:「都來幫忙!別管有用沒用,先找地方搭起來,獸群可就要衝進來了!」

他的呼喊聲讓人們清醒,人們不再猶豫,他們爭分奪秒的拆著帳篷的袋子。

「嗷嗚!!!」

嚎叫聲響起,外面的獸群有了異動。

它們要衝鋒了!

孟有房焦急的來回奔跑,給那些搭帳篷的人進行着指導,一陣手忙腳亂之後,所有的帳篷終於是找好了位置搭建完成。

「都快點躲進去!」

一聲招呼,孟有房呼喊著小木堡上的人。

大帳篷按說只能是進三人,只是現在,哪裏還顧得了這些,每一頂帳篷里都是擠滿了人群。

三個,五個,或者更多。

孟有房雖然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可現在又能怎麼辦?

跑又跑不了,總比待在外面等死強。

人們躲好了身形,帳篷的隱匿功能開啟,孟有房檢查了一遍,他也是鑽進了最前方的那一頂帳篷里。

「孟家主,一切都要靠你了!」

孔方的聲音有些抖。

「放心!」

【功德值:4000】

孟有房看了眼系統,握緊了棍子站在門前,盯着外面的一舉一動。

。當晚,楊雲跟著崔麗去了她的住所,飽餐了一頓豐盛的燭光晚餐后,順便在她那裡住下了。

「玩家數量達到指定標準,怪物城已全部攻陷完成,遊戲即將更新,預計明天完成,請玩家們做好被登出的準備……3、2、1!」

楊雲摘下頭盔沒多久,崔麗也摘下了頭盔。

「老闆,我們玩別的遊戲吧!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兩百六十六章聽話才會顯得更特殊 溫惜才是……

沐江德這一瞬間,不敢想了。

他沒有勇氣打開這個牛皮紙袋了。

因為,他跟歐荷一樣,都無法承受這件事情的結果。

歐荷承受不住,要自殺。

而自己,也……

沐江德回想起來他跟溫惜通話求溫惜幫幫自己的時候,溫惜的話淡而冷,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在她的心裏,自己是不是就是一個懦弱的父親的形象。

車子一直停在這裏。

街道上的人來來回回。

有交警來貼罰單,看見車上有人,「有人啊,有人就開走,路邊不準停車。

沐江德這才回過神來,他發現那一份牛皮紙袋,已經被自己捏皺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打開了牛皮紙袋。

終究是要面對的。

將鑒定看完之後,沐江德閉上眼睛。

沐舒羽是自己的女兒。

但是,沐舒羽果然不是他跟歐荷的女兒。

他回想起來,曾經有幾次,他跟江婉燕見面的時候,江婉燕總是有話想要對自己說一樣,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是很複雜,可是當時他不懂。

現在才看懂了,其中意味。

如果沐舒羽不是歐荷的女兒,那麼……

現在沐江德明白了。

沐舒羽,是江婉燕的女兒。

是他跟江婉燕的女兒。

而溫惜,溫惜就是……

他跟歐荷的女兒啊。

此刻,沐江德一瞬間,蒼老了十歲。

他寧願去面對那些逼迫他的債主,也沒有顏面,去面對溫惜了。

他,有愧。

……

溫惜拍完戲,回到了北城。

人剛剛到北城,就聽到了一則爆炸性的新聞。

沐氏企業突然破產,老總要跳樓。

這個事情,被各大新聞網站刷爆了。

周圍,都有討論的。

溫惜皺眉,「白辰,開車,去沐氏大樓。

白辰點頭,立刻開車。

一路上,溫惜看着新聞上說的,幾個億的債務逼迫,沐江德選擇跳樓了結餘生之類的。

說實話,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溫惜嚇了一跳。

與此同時,心底有點針扎一樣的刺痛。

大概是血緣關係的羈絆。

終究做不到無動於衷吧。

車子行駛了20分鐘趕到了沐氏企業街道前。

白辰說道,「這裏聚集了太多的人了,我們過不去。

lixiangguo

白益持着一根滿是尖刺,長足足超過一米的狼牙棒,朝王風狠狠砸落。

Previous article

畢竟星辰體這種東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