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姜慶平眉心緊皺道:「我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陛下遇襲之後,圍場內外早就封禁,除了戍衛營和禁軍的人還能進出之外,外人根本探聽不到裡面的消息。」 「剛才禁軍的人把她送回來時,只說她拿巫蠱之事陷害雲卿不成,反倒惹怒了璟王,恰逢太子之前剛剛因為巫蠱之事被冤,大皇子和蕙貴妃更因此事被貶黜,璟王就下令讓人杖責了雲姝,然後命人將他送回了京城。」

姜老夫人聽著姜慶平的話,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依舊氣得手心發抖。

李雲姝…

這個蠢貨!

她怎麼敢?!

姜老夫人鼻息變重,心中快速思量了片刻,就驀的開口問道:「那雲卿呢?李雲姝重傷,她呢?!」

姜慶平愣了一下,他本就不看重姜雲卿,剛才只顧著問李雲姝的事情,心中擔驚受怕,然後又有李氏在旁哭鬧不休,一時間根本就忘了他還有個女兒還在圍場裡面。

聽到姜老夫人的問話,他遲疑說道:「她應該還在圍場吧…」

「那幾個送李雲姝回來的禁軍沒有提到她?」

「沒有。」

姜老夫人聞言瞬間露出沉凝之色。

「母親,怎麼了?」姜慶平低聲問道。

姜老夫人沉聲道:

「你想沒想過,李雲姝既然是因為陷害雲卿才鬧出這麼大的風波,雲卿怎麼可能置身事外?」

「李雲姝觸怒了璟王,被人杖責送回京城,雲卿就算無辜也是源頭之一,她又怎麼可能還安然留在圍場裡面,半點都不受波及?」

姜慶平心中一緊,面露驚色。

皇家之人,向來不會偏袒於誰。

至少在外人眼中,李雲姝出自姜家,而姜雲卿更是姜家之女,一旦她們惹出什麼是非來,上面怪罪下來,便是整個姜家,姜雲卿又怎麼可能置身事外?

姜老夫人咬牙說道:「她們兩個人一向不睦,可是雲卿顧忌著錦炎,顧忌著他將來繼承侯府時的顏面,所以從來都沒有對李雲姝下過狠手,怕牽連了姜家,禍及錦炎。」

「如果這次當真是因為李雲姝衝撞了璟王也就算了,可如果是姜雲卿故意為之,那麼她到底是因為李雲姝害她而動怒,還是因為她知道了些什麼,所以才不留半點情面,甚至半點都不顧忌李雲姝落罪之後,會不會牽連姜家?」

姜老夫人說話時,臉色越來越沉。

想到某種可能,她忍不住緊緊抓著身旁的桌子,臉上溢出忌憚之色。

如果姜雲卿真的知道了什麼,才對李雲姝下這般狠手,藉機除了李雲姝,那麼她恐怕也猜到了當年的事情。

她能廢了李雲姝,恐怕也不會對姜家留情。

還有孟家……

孟家如果知道了當年姜慶平騙婚的事情,他們怎麼可能會放過他們姜家?!

姜老夫人能想到的事情,姜慶平也同樣能夠想到。

他滿心的怒火猶如被一盆冷水當頭澆下,瞬間透心冰涼,眼底露出驚慌之色失聲說道:「不可能!當年的事情我做的乾乾淨淨的,李家三房那邊的人也早已經封了口。」

「他們收了我的好處,姜雲卿怎麼可能會知道?」

姜老夫人凝聲道:「未必是李家那頭,你別忘了,李雲姝和李氏就是最大的破綻。」 文案:

傅藝興時常在想,離開自己的家族,來到A國,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從零開始起步,甘願當一個普通的修理工,只為了留在馬進身邊。

但是,馬進的眼裡從來沒有他,只有薛姍姍那個女人。

既然懷柔政策不管用,那就別怪他霸王硬上弓了。

——————正文——————

「藝興,拿著行李,快點!」

「停車呀,停車!」

終於,坐到座位上,馬進喘了口氣,開始刷手機,這幾天總有奇奇怪怪的新聞推送,什麼隕石要來了,世界末日呀,簡直無稽之談,他煩悶的卸載了頭條君,又例行公事的看起了彩票中獎名單。

雖然知道自己沒那交好運的命,從小到大也只中過超市五塊錢的薯片,但馬進總是做夢有一天可以從diao絲蛻變成鑽石王老五,不能實現,抱有一絲希望還是好的。

紅碼是6,10,17,18

咦,居然對上了,馬進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又看了幾遍。

心碰碰碰碰直跳,默念特碼一定要是9,12,一定要是9,12。

9,12!

居然真的是!

馬進恨不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又反反覆復把彩票兌獎碼看了幾遍,確定確實一模一樣,腦子裡像綻放了禮花一般,暈乎乎的。

多少錢來著,好像是六千萬!

媽呀,六千萬,馬進確信自己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錢,到底交了什麼好運,老天爺終於開眼了!

傅藝興一直在一旁觀注著馬進的一舉一動。

忽然,一個意想不到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這是真的嗎?這個人主動親自己?

即使傅藝興沉穩百倍,這一刻也禁不住心怦怦跳起來。

「大哥……」

一句話還沒說完,就看見馬進從座位上蹦起來,哼著歌兒衝到前排薛姍姍的面前,看著她好久好久。

傅藝興閉了閉眼,掩飾掉嚴重的暴戾陰沉,片刻,對回來重新坐下的馬進問道。

「哥,你怎麼了?這麼高興。」

馬進這才想到自己剛才激動時做了什麼,臉紅了一下。

「小興,剛才的事,你別介意啊,哥太高興了,你知道哥今天發生了什麼嗎?哥……」

「哎呀!」

「怎麼回事?」

「我的天,誰來扶我一下?我又倒了。」

「是海嘯,海嘯要來了,快往回開船!」

前面一個比一個高的浪頭打來,船起伏跌宕,片刻就被打入水底。

傅藝興早在危險來的第一時刻就抱住了馬進,幫他穿好救生服,緊緊的攥住他的手。

本來以為會這樣一起死,沒想到潛水車被衝到了一個小島上。

「哥,哥,你醒醒,你還好嗎?」

傅藝興一睜眼就看到旁邊暈迷過去的馬進,嚇了一跳,看見人緩緩睜開眼才鬆了一口氣。

「我們……這是在哪兒?」

「我們是被海水衝到了岸上,這裡是一個小島,嗯,我沒聽說過,有這麼個地方。」

馬進漸漸恢復了清醒,看明白周圍的環境,立刻攬住小興的肩膀,著急的問道:「珊珊呢,她還好嗎?你有沒有見過她?」

傅藝興眼中閃過一絲陰霾,藏的很隱晦,馬進並沒有發現。

「不知道,我也剛剛醒過來。」

「咱們去找找,還有其他人,不知道怎麼樣了。」

猛然間,馬進頓住了步子,摸了摸懷裡的書,鬆了口氣,繼續往前走。

這個動作被傅藝興眼尖的發現了,馬進,到底隱瞞了什麼事呢?

所有人都活著,是一件很好的事,可惜,來到島上的人分為了兩派,一派是以司機小王為首的原始派,小王曾經當過兵,在野外生活過好些年,有經驗,好多人願意跟著他混。另一派是張總為首的資本派,張總有經濟頭腦,在島上發現了一艘倒著的廢棄輪船,裡面設施很全,他不像小王那樣耀武揚威,而是暗地裡收買人心,沒過幾天,就帶著服從自己的人去輪船上另起爐灶了。

馬進兩派都進不去,他因為彩票有兌獎時間限制,著急想要回去,傅藝興勸了好久卻沒勸下來,只好由著他做了一個竹筏,臨走時馬進把中獎的事告訴了珊珊。

「你等著,我若能平安回去,一定開十艘大游輪來接你!」

兩人划著船,居然在海上發現了北極熊的屍體,馬進害怕了,又回到了小島上,沒想到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彩票中獎的事,全都是冷嘲熱諷。

傅藝興這才明白過來,在潛水車上那個讓他看到希望的吻,馬進經常摸懷裡的書,和他一起冒險划竹筏回家……

原來,都是為了一張彩票,原來,他可以為了錢瞞著自己,原來,他都是為了薛姍姍。

「哥,你為什麼不肯和我說這件事?」

「小興,你知道有時候人總是……」

「哥,我願意為了你赴湯蹈火,出生入死,你卻因為錢滿著我騙我跟你出海!」

「不能說騙,我是想……」

「哥,說白了你就是為了薛姍姍那個女人是吧,她出賣了你啊,她讓你成為整個島上的笑柄,哥,你看清楚,薛姍姍就是一個水性楊花,口蜜腹劍的女人,我才是……」

「啪!」

東廠有位爺 手打到肉的聲音,傅藝興臉被打的偏到一邊。

末世流浪狗 「你夠了,我不想在從你嘴中聽到姍姍的壞話!」

馬進扔下無情的話轉身就離開了。

傅藝興坐在石頭上看著遠處的大海。

馬進!

馬!進!

傅藝興狠狠的念著這兩個字,他是愛馬進沒錯,可也不會容忍馬進一而再再而三的踐踏自己的尊嚴。

那艘船,是傅家來接傅藝興的,他手上的戒指,連接著衛星的GPS,只不過傅藝興不打算走。

他不是愛錢嗎?九十天以後那張彩票就會變為一張廢紙。

他不是愛薛姍姍嗎?他要讓馬進親眼看著薛姍姍是怎麼先跟小王後跟張總的。

但,看到馬進被保安毒打時他真的心疼了,自己的人,自己再怎麼教訓,也輪不到別人。

吩咐手下人送兩千條深海魚過來,再去小王那邊遊說一番,如此,輕而易舉的激起了兩個派別的鬥爭。

得到了那艘廢棄輪船,看著馬進意氣風發的模樣,傅藝興忍不住笑了,這個人,總是這麼容易滿足。

傅藝興想讓馬進多高興一下,索性把電和網都恢復了。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那個女人竟然纏上了馬進。

可惡!

是時候下定決心了。

於是,傅藝興在馬進的酒杯了放了足以讓他昏睡兩天的迷藥,扔下這裡的所有人,帶他回了自己的地盤。 「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更何況那李雲姝不知收斂,竟敢直接對雲卿下手,說不得這次她在圍場裡面露了什麼口風,才讓雲卿察覺。」

姜慶平緊緊握拳,猛的就想起剛才李氏哭鬧時險些說漏嘴的事情。

李氏如此,李雲姝未必不會。

難不成真的是因為李雲姝無意間泄漏了消息,所以姜雲卿知道了什麼,才對李雲姝下了這般狠手?

姜慶平強撐著心神說道:「母親,會不會是你多慮了。」

「那些禁軍的人說的很清楚,雲姝這次之所以被打,全是因為她拿巫蠱之事做筏子,衝撞了太子和璟王。」

「太子本就因為巫蠱之事被冤,大皇子更是因此被打入詔獄,璟王怎容得有人拿此事興風作浪,所不定他只是為了替太子立威,所以才嚴懲了雲姝。」

「姜雲卿就算再有本事,她也不可能驅使得動璟王替她出頭吧。」

神偷世子妃 姜老夫人沉聲道:「那可未必,你難不成忘了太極殿上的事情。」

姜慶平頓時神色一緊。

他怎麼會忘了,那次太極殿中,璟王逼迫他時的難堪?

姜老夫人憂心忡忡的說道:

「反正我總覺得有些不安,上次璟王出面,逼著你立了錦炎為世子,替姜雲卿出頭平了西山的謠言,這一次未必不會替她出頭來對付李雲姝。」

絕色王妃她胖過 「慶平,如果姜雲卿真的知道了李雲姝的身世,當年你和李氏的事情恐怕也瞞不住了,若叫孟家知曉你當年騙婚,哄騙了孟氏下嫁,恐怕孟家不會跟我們善罷甘休。」

雖說眼下他們和孟家不睦,可好歹還有姜雲卿和姜錦炎在。

孟家雖然對他們不甚友好,甚至還曾屢次找他們麻煩,可是卻也始終留著一絲底線,不至於撕破了臉來鬧,更不會將他們逼至絕境,免得傷了姜雲卿姐弟。

可是一旦讓孟家知曉,李雲姝是姜慶平的親生女兒,而當年姜慶平在迎娶孟氏之前,就早已經有了旁人,甚至還與人珠胎暗結,在孟氏去后明目張胆的將人接回府中。

以孟家人的性情,他們怎會饒了姜慶平,饒了他們姜家?

到時候,恐怕這天都會被他們捅破了不可。

「不行!」

姜老夫人想到會有的可能,頓時咬牙道:「先前派去麓雲書院接錦炎的走去了多久了?」

lixiangguo

彼得.亨利聽到了外面的搶響。

Previous article

說起這個宗主就來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