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姚躍能夠認得出這中年人,正是早在多年前在虛無空間內尋找慕香雅的人之一,名為彭中!

「給我讓開!」姚躍不滿地對著彭中喝道。

姚躍本來就對彭中沒好感,記得當初慕香雅在離開勾火星的時候,對方就警告過他不準對慕香雅起什麼心思!

「你再給我吼大聲一點!」彭中瞪著姚躍喝道。

彭中可是巔峰大聖,被一個小輩這麼喝,臉上又豈會好看,而且他還是水宮殿的人,去哪誰不給幾分薄面呢!

「滾!」姚躍一手抱著姚蝶菲,一手對著彭中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力量已經是不亞於大聖戰力,他是急切逼彭中讓開,生怕慕香雅走遠了!

「你找死!」彭中不閃不避地喝了一聲,直接對著姚躍這一拳拍了過去。

砰!

彭中本以為可以直接將姚躍的手拍斷,但是接觸之下,卻是感受到了一股強勁的力量,擋下了他的掌力!

他居然沒把對方的手拍斷也就罷了,連人家也沒震退半步!

姚躍也趁著這機會,抱著姚蝶菲閃過了彭中,追向了慕香雅而去。

「慕香雅你等等!」姚躍叫喚道。

彭中有些惱怒地咆哮了起來「小子你給我停下來,要不然我必殺了你!」。

彭中全力追趕,那速度可是相當地快,可是居然也沒能夠在第一時間追上姚躍!

慕香雅見姚躍追來,也放開了速度全力離開!

幾年不見,慕香雅的實力赫然也提升到了大聖境界,速度同樣是不慢!

姚躍不得不將風之真諦力量激發,幾個起落之間便追到了慕香雅之前道「慕香雅,你是怎麼了?我姚躍得罪你了嗎?居然見我就走!」。

慕香雅帶著不憤之色指著姚躍懷中的姚蝶菲說道「你,你還有臉說,你看看她才多大,你居然連這樣的小女孩子都不放過,你簡直是個禽獸,豬狗不如的東西,枉我慕香雅對你還一見傾心,我呸!」。

慕香雅也是夠潑辣的,直接對著姚躍大噴口水地罵道。

姚躍被罵得十分無語了!

「我抱自己的女兒有錯嗎?」姚躍在心中無力地反問道。

「怎麼沒話說了吧,沒話說就趕緊滾蛋,我不想再見到你了!」慕香雅雙手插腰地罵道。

「爹爹,這姐姐好凶啊!我們還是回去吧!」姚蝶菲露出了幾分怯怯之色道。

「好吧,我們這就回去!」姚躍輕撫了一下姚蝶菲的腦袋說道。

這回到慕香雅愣住了!

「你們等等,她,她是你女兒?」慕香雅對著姚躍問道。

「那你以為呢?」姚躍苦笑地反問道。

「那,那,我,我對不起!」慕香雅立即有些語無論次了起來,臉上都泛起了極其尷尬之色。

「呵呵,沒有什麼啦!」姚躍倒是沒放在心笑道。

這時,那追擊過來的彭中對著姚躍衝殺了過來「休要糾纏我家小姐!」。

彭中都將所有戰力激發了出來,務必要直接將姚躍給拿下!

慕香雅立即攔在了姚躍之前嬌喝道「中叔給我住手!」。

彭中被嚇了一大跳,趕緊止住了身形,將勁力泄往了另一個方向而去。

轟隆!

另一邊天際被他轟得空間都崩裂了開來!

可見他這真是對姚躍動了必殺之心!

「爹爹,這人好凶啊!」姚蝶菲縮在姚躍的懷抱當中說道。

「沒事,有爹在,誰都不會傷到你的!」姚躍淡定地說道。 霍瑤蘭一見焦羣身死,立時高興的衝上去,一把抓起那三股烏光叉,催動法力一抖,那叉中立時射出三股烏光,卻將剛剛收回萬載玄冰劍的水雲真人嚇了一跳,趕緊又祭起玄冰劍護住全身。霍瑤蘭卻不管這老道嚇得不輕,掉轉叉口,對着那些嚇得魂飛魄散的小妖就是一陣亂射,立時就將這些小妖炸得血肉橫飛,慘不忍睹。

蝶心收回龍蜈天石,轉眼卻見身材嬌小的霍瑤蘭,抓着一柄長近兩丈,粗如大腿的鋼叉,直將那些小妖炸得死傷慘重,抱頭鼠竄,他心中不由一陣好笑,伸手摸了摸鼻子,看着人羣中驚訝的霍仙雲和何悟晴暗道:“真是奇怪,你們一個舉止優雅,一個性情溫和,爲何生了個女兒卻天生的就有暴力傾向呢?”

不說蝶心在這裏傷腦筋,卻說霍瑤蘭一見這些小妖竟然朝着懸潭逃出,立時大呼小叫的跟着追了過去,頓時將蝶心和香蓮嚇了一跳,兩人趕緊一人抓住她的一個胳膊,生生拉了回來,卻見她瞪着大眼,盯着蝶心道:“喂,你們爲什麼要拉我,本小姐要殺盡這些妖孽,做天下第一俠女!”

蝶心不由一陣頭疼,心知這丫頭俠義心理又在泛濫,於是指着自己幾人道:“丫頭,你別忘了,我們幾人乃是暗中配合,那幾個老道纔是正面進攻的主力。”

霍瑤蘭眨了眨大眼道:“爲什麼只許他們正面殺妖,我卻要偷偷摸摸?”

蝶心不由一愣,隨即呵呵一笑道:“傻丫頭,我們不偷偷摸摸,如何能搶到這些寶貝?”

霍瑤蘭這才點了點頭,不再堅持去追那些小妖,低下頭樂呵呵的抱着那鋼叉東看西看,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洞真等人見那焦羣被一塊巨石砸得**迸裂,已知是蝶心所爲,也不驚訝,正要飛來撈出蛟屍,卻又被飛射的烏光嚇得倒飛而回。等到烏光掉轉矛頭,殺得那些小妖四處逃竄時,這才興致勃勃的衝了過來,準備再次分割蛟身,發些橫財時,卻見那懸潭中猛然傳來一陣爆響,隨後升起一道十丈高的水柱,一個身高一丈,臉色焦黑的大漢腳踏水柱,指着衆人大喝道:“洞真,雲夢,水雲,敢殺我兄弟,還不速來受死!”

蝶心轉頭朝這大漢看去,只見他渾身黑氣翻騰,一股莫名的煞氣逼得四周氣流翻轉,手握一柄赤紅的長劍,上面血光閃動,煞氣森森,直看得他頭皮發麻,“乖乖個隆冬,這蛟精好重的煞氣,只憑這點就比那兩個蛟精高了不止一籌!”

雲夢老祖見到這大漢,淡然一笑道:“要取老道三人性命,只憑你焦峽一人卻是不夠!”

焦峽大怒,將手中劍往前一拋,那劍立時發出一聲嘶叫,如同萬鬼齊哭,直令人毛骨悚然,隨後化爲一團簸箕大的血霧,猛然朝着三人撲來。這沉潭和懸潭相距不到百米,那血霧眨眼間就撲到了三人的附近。洞真嘿的一聲輕喝,伸手一拍頂門,七星神劍立時化爲一道丈長的劍芒,凌空將那團血霧切成了兩半,隨後又化爲七星,引來星辰之力化成七支長劍,嚴陣以待。

那血霧被切成兩半後,發出一陣吱吱啦啦的可怕聲響,片刻後卻又變成了兩團簸箕大小的血霧,又朝着洞真三人撲了過來。洞真面色一變,右手一指,那七支長劍立時化爲七道匹練,眨眼間就將兩團血霧切成了幾十塊,然而這些血霧被切開後,竟然毫不受損,發出吱吱啦啦的一陣怪聲後,又變成了幾十團簸箕大的血霧,正將三道圍在了中間。

原來這劍名喚萬魂金精血劍,與黑龍潭虎把關金虎的那隻骷髏鐵錘同時煉成,乃是抽取萬人的魂魄、精血,祭入得自無底潭地陰沉萬年的金精,再用陰火祭煉四十九日方成,而那萬人剩下的軀體及頭骨卻被祭到了金虎的大錘中,這兩件法寶若能同時使用,威力更是無窮。

這萬魂金精血劍一經祭起,立時化爲一團血霧,其中包涵萬條冤魂及其精血,人只要沾着一點,立時就會被吸盡精血而亡,連魂魄也逃脫不得,端的是歹毒萬分。

雲夢老祖一見自己三人被幾十團血霧包裹,一直冷淡的臉色終於微變,立時張嘴一吐,飛出一隻透明的赤紅小罩,如同倒扣的茶盞,飛到空中迎風一晃,化爲五丈大小,正將三人罩在中間,罩外卻射出幾丈長的地火,將那圍過來的血霧燒得吱吱作響。

原來這罩正是雲夢老祖賴以成名的法寶——雲夢地火罩,乃是採集雲夢山萬丈地下的地火,混合雲海流雲,整整祭煉十年而成。攻擊時罩內罩外地火齊發,威力無窮,而且火勢如同流雲一般飄走不定,令人極難防禦;防禦時牢不可破,而且罩外地火還能發出攻擊,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異寶。

焦峽一見雲夢老祖祭出了雲夢地火罩,自己不但奈何他不得,而且還將那血霧燒得黑煙直冒,不由氣得暴跳如雷,猛然張嘴一吸,懸潭中的碧水立時被他吸走了一半,隨後又張嘴一噴,射出一道丈粗的水柱,半空中化爲一隻十幾丈大的巨手,一把抓住那地火罩,直捏得地火罩吱吱作響。

然而地火罩上火焰沖天,那水手一遇地火,立時冒出陣陣霧氣,眨眼間就將整個地火罩的都籠罩在內,偶爾從中竄出一道赤紅的火焰,攪得霧氣不住翻騰,外人才能看清中間那地火罩依然安然無恙,而那水手卻已經小了一半。

焦峽咆哮一聲,猛然飛身而起,右手一招,那幾十團血霧立時聚成一支三四丈長的巨大血劍,被他一把抓到手中,隨後捲起萬丈腥風,猛然停到地火罩上方兩丈開外,舉起血劍對着地火罩奮力斬下。

那血劍如同一道血紅的閃電,在衆人的眼中留下一道赤紅的匹練,隨後就見那血劍狠狠的斬在地火罩上,爆出一陣耀眼的紅芒,片刻後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直似天崩地裂,銀河倒崩。剛剛得了好處的各門派弟子,和那些隨着焦峽衝出懸潭的小妖們,立時就遭了殃,功力高的被震得不住後退,功力低的乾脆就被震翻在地,更有幾個倒黴的傢伙竟被震得七竅流血,稀裏糊塗的丟了小命。

焦峽被反震力震得倒飛一百多丈後才穩住身形,而那地罩上的水手和不住升騰的水霧,立時就被激起的狂暴氣流轟得四分五裂。那水手一被攪散,立時就化爲一場瓢潑的大雨,方圓一里之內都被澆成了澤國,那些剛剛遭了殃的人、妖搓手不及之下,立刻就被淋成了落湯雞。

洞真藉着焦峽飛退的時機,猛然從地火罩中閃電般的飛出,嘴中大喝道:“飛步斬邪大陣,結陣!”

萬振,華姑,法善,沖虛子,乞靈子,飛霞子六人一聽洞真的大吼,立時飛身而起,雙腳奧妙的連踏三步,立時就將剛剛穩住身形的焦峽圍在中間。萬振召出赤雷斬邪劍,化爲九顆神雷懸在頭頂,華姑祭起紫霄引鳳劍,引來朱雀之火化爲火鳳飄在一側虎視眈眈,法善四人卻連打靈訣,召出幾十顆掌心蠻雷,各自懸在頭頂,嚴陣以待。

焦峽一見七人竟將自己圍在了中間,兇眼閃了幾閃,忽然昂首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大笑,片刻後指着洞真道:“洞真老雜毛,今天本大王就破了你這狗屁飛步斬邪大陣!”

話音剛落,焦峽右腳一跺,嘴裏咿咿呀呀的唸了一段咒語,片刻後腰身一擺,圍在他身體四周的煞氣隨之越來越濃,最後竟然形成一圈灰色的氣層,將他的整個身體團團護住。

洞真一見焦峽竟然煉成了護身煞氣,不由面色一變,右手一指,那七支長劍立時飛射而出,化爲七道丈長的劍芒,正斬在焦峽的護體煞氣之上,只見那煞氣一陣翻轉,竟將七柄可切金斷玉的長劍全部推開。

焦峽發出一陣得意的大笑,將手中的萬魂金精血劍一拋,那劍立時化爲成千上萬團血霧,爭先恐後的朝着七人撲去。七人面色一變,雙腳連踏三步,立時避開了血霧的攻擊,可是剛剛在另一處停下身,那些似乎無處不在的血霧又蜂擁而來。

如此一連躲避了幾次,卻還是被血霧纏得脫身不得,萬振不由大怒,一邊連連躲避,一邊右手一指,那九顆神雷立時飛出五顆,閃電般朝着焦峽飛去。焦峽冷哼一聲,右手一點,懸潭中立時飛出一道水柱,化爲一張大手,將五顆神雷全部撈在手中,隨後猛然爆炸開來,立時就將那五顆神雷引爆,頓時爆出一團百丈大小的火球,瞬間就將附近的血霧一掃而空,掀起的狂暴氣流也將四處的血霧吹得四處翻滾。

焦峽沒想到這五顆神雷的威力竟是如此巨大,毫無準備之下,整個身形被氣流衝得飛退百丈,正落到華姑的身前。華姑眼中寒芒一閃,右手一指,那火鳳鳴叫一聲,猛然扇動雙翅,風一般朝着焦峽撲去。 慕香雅對著彭中道「中叔剛才是我誤會了,你別放在心上了!」。

彭中對姚躍這話感到不滿,但是慕香雅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了!

「爹爹,我們回家去吧!」姚蝶菲對著姚躍說道。

姚躍猶豫了一下道「好,我們這就回家!」。

「不行!」姚躍的話剛落下,慕香雅立即阻止道,接著她又說「姚躍我們這麼久不見了,你就這麼對我?」。

「姐姐,你是不是喜歡我爹爹?」姚蝶菲突然向著慕香雅問道。

慕香雅瞬間有些臉紅了起來道「小妹妹,我和你爹爹是好朋友,早認識了!你不會介意阿姨和你爹爹聊聊吧?」。


「噢,你們遲點再聊好吧? 玄天神狐 ,我娘會擔心的!要不你和我們一起回家?我娘見了你說不定會開心喲!」姚蝶菲露出了狡黠之色道。

姚蝶菲反覆提到她娘,這讓得慕香雅神色都微微有些難看了起來。

讓她現在與姚躍的女人見面,人家肯定不會喜歡她的吧,而且她心中還沒有任何準備呢!

「小孩子不懂事,你別放在心上!你們在城中等我一下,我先送這妮子回去,我們再敘敘舊吧!」姚躍淡笑道。

「爹,人家才不小了呢!小叔說我再過幾年就成人了!」姚蝶菲堵氣道。

「哈哈,是爹說錯了好吧!」姚躍大笑了一聲,然後再對慕香雅道「等我一下吧,我很快便回來!」。

就在姚躍要離去之時,慕香雅開口道「我和你們一起回去吧!」。


「呃,這個不太好吧!」姚躍看著慕香雅那認真的神色,有些擔憂道。

「你不歡迎嗎?」慕香雅反問道。

「沒,只是……」姚躍搖了搖頭應道,他話還沒說完,慕香雅便打斷道「那就行,走吧!」。

姚躍看了看慕香雅,在心中輕嘆了一聲道「難道若蝶所說的桃花運就是她嗎?」。

姚躍沒有再拒絕,抱著姚蝶菲,帶著慕香雅往著住處回去。

上路,姚躍再向慕香雅問道「慕香雅,你來這邊有什麼事嗎?」。

「我來找你的!」慕香雅直截了當道。

「找我?這個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姚躍再問道。

「難道你不知道海鯊幫與我們臨近嗎?你滅了他們,這麼大的動靜,我們水宮殿能不知道嗎?只是沒想到這是你所為而已!」慕香雅應道。

「原來如此!」姚躍恍然大悟道。

「爹爹,這位姐姐喜歡你喲,她看你的眼睛,就像幾位娘看你的眼神一樣!」姚蝶菲小聲地在姚躍耳釁說道。

她的話自然是沒辦法逃得過慕香雅的耳目,使得慕香雅都有些羞澀了!

「你懂什麼!」姚躍板著臉道。

姚蝶菲吐了吐小舌頭沒再說下去了。

很快, 風焰冰水傳

這時,姚躍對著慕香雅道「你讓他留下來吧!」。

他,自然是指慕香雅的跟班彭中了!

「你什麼意思?我時刻要保護小姐!」彭中對著姚躍不爽地喝道。

「中叔你在外面等我吧!」慕香雅說道。

「小姐這怎麼行,萬一這小子……」彭中焦急道。

「這是命令!」慕香雅沉聲道。

彭中見慕香雅生氣了,不敢再多言便應承了下來。

只是他心中卻是把姚躍給記恨上了!

姚躍帶著慕香雅到了空間之地當中去。

到了這裡之後,姚躍將姚蝶菲給放了下來,這小妮子立即飛上天向著一個方向叫了起來「幾位娘,爹爹來朋友來了,快出來招待吧!」。

姚蝶菲年齡雖小,但是已經是達到了元王實力,早已經是可以飛行了!

「這孩子!」姚躍沒想到他女兒會這樣調皮,立即苦笑了起來。

「你女兒很聰明!」慕香雅由衷地贊道。

她能感受到姚蝶菲應該對她有敵意,而姚蝶菲這一舉動,也無疑將她推到了一個尷尬的位置!

要是她無法面對姚躍的女人,那她將會很難看!

只是她可不是那種容易被擊倒的女人呢!

姚蝶菲叫出了三人來,紫若蝶、洛櫻以及黛麗莎,至於龍月兒與劉慧則是全力在閉關當中。

慕香雅看著這走出來的漂亮女人,心中暗付道「這個傢伙艷福真不淺呢!」。

紫若蝶她們的目光同樣是落到了慕香雅身上,皆是在心中輕呼道「好漂亮的人兒!」。

慕香雅的美一點都不亞於她們,甚至是在氣質之上更勝她們一籌,讓她們都產生了一些壓力!

姚躍趕緊把她們相互地介紹了起來。

「夫君,讓客人在這裡多沒禮貌,把人請到家裡坐吧!」紫若蝶展現了她正室的風範道。

「嗯,到裡面再說吧!」姚躍坦蕩蕩道。

他與慕香雅確實沒有什麼,所以並沒有半點心虛之意!

慕香雅也是夠強大,一點都不怯場地跟著走了進去。


lixiangguo

獨孤傲點了點頭,目光卻沒有離開前方。

Previous article

「殿下,這些子彈你動過了吧?」司南佩的臉拉得老長,雖然他並不願意指責特麗莎,但是偷偷亂翻別人東西這個壞毛病可是讓他很不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