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姐嚇到拽英文了哈哈哈……」Amanda笑了。

「能不能過來找一下我,我不敢過去。」林雪初道。Amanda:「那你別動,我來了。」

之後Amanda順著林雪初的聲音朝她那邊慢慢的移動了幾步。「手給我。」Amanda道。

魔幻科技工業 林雪初伸出了手。「雪初姐,其實平時我覺得你挺高冷的,沒想到在這個地方你其實挺需要人保護的。」

Amanda再次笑了起來。

「現在就等季總了,等季總來了你就不害怕了。」

……又關季玉澤什麼事?林雪初不知道怎麼回答了,Amanda剛剛讓她伸手的時候,她就把手伸了出去,不過到了現在Amanda還是沒有把自己的手給拉著。

林雪初道:「我的手在這兒。」

「啊?那我現在拉的是誰的手?」反應過來后,在場的三個人再次尖叫起來。

Amanda把自己緊緊握著的那隻手一下甩開,然後直接對著旁邊的人拳打腳踢。

「鬼」:……

……

(本章完) 陸晚晚尖叫過後,季玉澤馬上走到陸晚晚身邊,陸晚晚感覺到後面來了個人,僵住不動了,然後慢慢把自己的後背貼在牆上。

這個時候季玉澤開口道:「是我。」聽見這個聲音,陸晚晚當即放下心,就是在這次跟季玉澤一起玩密室逃脫,處在一個空間里開始,陸晚晚就發現季玉澤的表面雖然是冷冰冰不盡人意,但是他內心卻是很火熱的。

從內心到表面冰冷的人是不會這麼在意一個人的。

所以陸晚晚一直很羨慕林雪初。

「你站在我後面。」季玉澤道。

「剛才的聲音應該是從你的左邊傳來的。」季玉澤道。然後季玉澤把手慢慢放在牆上摸了摸,發現了一個很小的長方體形狀的東西。

「你剛才是碰到什麼東西了嗎?」季玉澤問。

陸晚晚道:「我剛才往前走的時候不知道踢到了什麼。」

「原路返回。」陸晚晚跟在季玉澤後面慢慢的挪動,手輕輕的抓住了季玉澤的一片衣角。

回到原來的位置后,季玉澤按照陸晚晚剛剛行走的軌跡,然後就發現自己踢到了一個東西,之後,跟剛才一模一樣的話語聲傳來,季玉澤沿著剛才的記憶,摸到了牆上的長方體,把耳朵湊了過去。

長方體里傳來一個聲音:「你踩到我的眼珠了。」

「這裡沒人。」季玉澤道。

「剛剛的聲音是從牆上的音響里傳出來的。」聽見季玉澤這麼說,陸晚晚鬆了口氣。

「那我接著做任務吧,剛剛不好意思了,季總。」

陸晚晚緩過神后把手放在牆上往前走,一直過了一個拐角,發現前面的牆上有一道很弱的綠色光源。

癡情女孩薄情郎 陸晚晚走了過去,「這個應該就是對講機里說的燈牌了吧。」季玉澤道:「燈牌周圍應該有什麼按鈕。」

「找到了!」陸晚晚興奮道,然後她按了一下那個按鈕。

……

燈突然亮了。

雖然很微弱,但是比剛才好多了。

林雪初簡直就要抱著旁邊的Amanda哭了。在好不容易才在黑暗裡跟Amanda順利會師,林雪初從來沒覺得自己會這麼脆弱!出乎她意料的脆弱!燈亮后林雪初不敢環顧四周,她怕她直接跟「鬼」對視了。

Amanda輕輕的拍著林雪初的背,道:「剛才那一關已經過去了,我借著光看了看,嚇到你的那個npc已經走了,這個空間里只有你我還有浩哥。」

林雪初應了一聲,點了點頭,不過聽Amanda對自己講話的語氣,林雪初覺得現在的她已經成了個小孩子了。

浩哥道:「我發現一件事,從天花板上滴下來的好像不是水,我剛剛不小心沾到,感覺很黏。」

「不會是血吧!」Amanda尖叫。

「很有可能!」浩哥尖叫複議。

林雪初慣性複議。

不過後面林雪初覺得在她的人平安走出這個密室后,她的嗓子也是不會平安的。

這個時候,門突然開了,伴隨著一聲吼叫,在房間內三個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尖叫聲里,由於之前因為塗了熒光指甲油而被強行帶到場外的小歐回來了。

「進來就進來啊,你幹嘛推我!幹嘛在我耳邊吼!我說了我我害怕!」場內尖叫過後的三個人齊齊的沉默了。

小歐道:「這可是我為了今天專門做的指甲啊!他們也太狠了!」

小歐接著道:「來,雪初姐,把對講機給我我跟指揮講聊兩句。」對講機里的聲音道:「除了指定人物,別的人不能輕易拿對講機。

否則,後果自負。」聽見這話,小歐直接朝著對講機的方向喊了句:「如果npc再把我嚇到,我保證不了我會做出什麼事情!」

對講機:「你威脅我?」小歐道:「誰讓你卸了我的指甲油。」「我說過了,如果你有指甲油的話,會影響在場的玩家體驗。」

聽到這話,林雪初等正抱團取暖的三人連連搖頭:「不影響的!根本不影響!」

小歐道:「看吧!」

對講機:「我覺得你現在還是關心一下你所在的環境吧。」

「我所在的環境怎麼了?」小歐疑惑了。

對講機:「你沒有感覺到你周圍有滴水的聲音嗎?」

「這裡還漏水?!」小歐驚呼。「你們的場地也太不靠譜了吧!」

「請代入遊戲當中,你所見的一切都了門,是線索。」

小歐道:「天花板漏水絕對是bug!」

對講機:「天花板漏的不僅僅是水,也有可能是血哦~」小歐不再懟對講機了,取代小歐懟對講機的聲音是小歐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尖叫。

……

「這個按鈕控制的應該就是雪初姐那邊的燈光了。」陸晚晚道。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陸晚晚跟季玉澤把另一個空間給救了,他們自己這邊還是一片黑暗。

在剛才按完燈牌后,原本那絲微弱的綠光也慢慢沒有了。對講機內也沒有任何指揮,陸晚晚試著問了問,沒有人回復她。

感覺現在的時間又變得漫長了起來,在黑暗裡,什麼都不能做,一秒就好像一萬年那麼久。

季玉澤現在雖然被困在了黑暗裡,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有股很安心的感覺,一靜下來,他的腦中就會自動浮現出林雪初的身影。

想到林雪初還在某個地方,他突然就會覺得對某些事情多了一些原本不會有的期待。

季玉澤沒有過這種感覺,不過他以前覺得過,如

果長時間的想念一個人,肯定會很累,有時候自己的事情還沒有做完就去想著別人,這也不是季玉澤一般的行事風格。

但是現在,安心感充斥,季玉澤沒覺得自己真么安心過。

「他們那邊的燈確定開了?」季玉澤問道。

「應該開了,上次好像就是這樣開的。」季玉澤覺得自己的緊張稍微有了一絲緩解,這部分完了之後,他有了更大的信心,一切只是為了在這個空間里的某個時刻遇見那女人。

對講機里終於傳來聲音了:「火焰埋在「眼珠」處,你們可以決定誰挖。」

聲音消失后,季玉澤順著剛剛的路線摸黑前進,其實面對黑暗,季玉澤也也有一種恐懼的心理,因為小時候的一些緣故,害怕黑以及害怕黑暗裡面會時不時的出來一些什麼東西。

(本章完) 但是現在這些都無所謂,只要信念強大到一定程度,就可以忽略自己的害怕,一心朝著目標行走。

再往前走的時候,跟林雪初的各種互動都浮現在季玉澤的腦海里,主導著他把本應該是害怕的情緒。

感覺到腳碰上一個什麼東西后,牆上的廣播再次被觸動:「你踩到我的眼珠了。」

季玉澤慢慢蹲下身子,勾起食指,慢慢的敲了敲地面。「季總,你找到了嗎?」季玉澤應了一聲。

季玉澤感覺到自己敲了一個空心的地方,於是又摸了摸,看看有沒有開口的地方。

陸晚晚此時已經慢慢移步到了季玉澤的身邊,然後蹲了下來。

季玉澤在空心的那一處摸索到了一個很小的按鈕,按下去以後,季玉澤剛才按開的那個地方,現在是埋燈的小門。慢慢推開小門后,坑裡的微小光芒站在季玉澤的臉上。

季玉澤伸手,把小坑裡的假蠟燭拿了出來,「這個光太小了。」陸晚晚道。

「足夠了。」說完,季玉澤把手裡的蠟燭遞給了陸晚晚,陸晚晚接過,然後轉身,就很一個本不屬於這裡的人對視了,與其說是對視,不如說是陸晚晚看著他,因為對面的這隻「鬼」,眼眶裡面黑洞洞的,沒有眼珠。

他朝著陸晚晚道:「你們誰拿了我的眼珠……」所以剛才聽到的也不是從那個廣播里傳來的了?

在尖叫以後陸晚晚想通了這件事。

季玉澤立刻起身讓陸晚晚站在自己的身後。

替罪新妻:梟爺的心尖寵 陸晚晚閉上眼睛躲在里季玉澤後面。

季玉澤緩了緩神,舉起蠟燭后看向對面。

不過在下一秒,季玉澤就把手中的蠟燭放到背後,因為眼前的這個npc的造型還是會給人很大的視覺衝擊,季玉澤由於剛才聽見了眼前的npc口中的聲音,當即感覺到在他口中應該是有什麼任務。

陸晚晚鎮定之後清了清嗓子,道:「你需要我們為你做什麼嗎?」

跟林雪初那邊的遇見npc后只會尖叫不同,陸晚晚跟季玉澤這邊的反應才是符合遊戲的真實流程的。

本來林雪初那邊的npc出現就是為了給他們布置任務的,但是後面,npc就在他們的一聲又一聲的尖叫里,自閉了。

尖叫到最後,林雪初依舊把身子縮在一個牆角。

最後,指揮都看不下去了,很「熱情」的給他們提醒了句:「你們嘗試著跟我們的npc正面交流一下哦!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聽了這話,小歐直接朝著指揮喊道:「我覺得你這是在逼我們!」

林雪初覺得如果就這麼下去,他們是不會從這個空間里走出去了。

林雪初鼓起勇氣朝著對講機說了句:「那麼那個npc現在在哪

兒?」

對講機道:「他可是無處不在的。」

「指揮的意思就是剛剛那個npc還在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空間了?」

雖然這邊有了燈光,但是眾人眼睛緊閉,完全無視了這個裡面的燈光,於是現場到底是怎麼樣的景象他們也是不知道的。【…愛奇文學&¥免費閱讀】

林雪初最後實在是感覺到如果再不做點什麼,那麼故事確實是發展不下去了。

想通這點后,林雪初慢慢把眼睛給睜開了。

其實黑暗的空間還好,林雪初最怕的就是,本來自己所在的環境是漆黑一片,什麼光都沒有的。

但是等燈一下出現的時候,對面就會站著一隻「鬼。」

恐懼就是在這種猝不及防的時候來的。

林雪初睜開眼睛后,慢慢環顧了一下四周,周圍並沒有剛才提到的「鬼」的存在。

林雪初站了起來。

感覺到林雪初站了起來,緊緊的抓著她的手的Amanda也跟著她站了起來。

「雪初姐,我覺得,是不是我們真的就不適合玩這個遊戲?」

在正常的時候,就算心裡認同一些事情,但是為了劇情發展的需要,也會直接否定那件事,而說出自己最不真實的想法。

但是到了現在,什麼真實想法,什麼順應劇情,通通被她拋在後面。

林雪初現在只想順著自己的本能做事。

林雪初道:「我想我再也不會來了。」

由於幾個人都是手拉著手的,所以,在林雪初站起來的那一刻,眾人也都慢慢的站了起來。

「你們是不是都閉著眼睛呢?」小歐問。

林雪初「嗯」了一句,浩哥跟Amanda隨後也都邊說是是是,邊點頭。

小歐道:「我直接把眼罩給戴上了。」

「好主意啊!」浩哥道。

林雪初順著幽暗的紅色色調的燈光,看了看對面。

此時天花板的滴水聲已經停止了,林雪初看見在剛才滴水的地方有一個東西。

上次他們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關注在開門之外的事情,不過這個密室逃脫是有劇情的,而不是單獨被嚇嚇,單獨開開門的。

「那邊是什麼東西?」小歐睜眼后借著光,也看見了天花板底下的不明物體。

Amanda道:「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隨即小歐拉過Amanda的手,兩個人一起朝那邊走過去。

這個時候,林雪初看見了對面牆上的貼畫,於是小心的走了過去。

牆上一共有九個貼畫,貼畫的外面用玻璃片擋住,玻璃片底下是一個個紅色的按鈕。

林雪初嘗試著按了一下第一個按鈕。

指揮開口了。

「恭喜你們找到第一關。」

lixiangguo

咔吧一聲,手腕硬生生的被折斷,陳球反應半天才痛苦的叫出聲。

Previous article

李小花也看了一眼小不點,說:「我想單獨和你說。」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