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妖族的氣息出現在夜空下,依舊不依不饒的追殺,這令慕炎頭疼無比,又向東飛出了幾百里,藏在一口山洞中。

紫霞洞乃是東方地域的一處處聖地,能同妖族抗衡,倒是可以暫時躲避一番。可是裡面強者無數,慕炎又身懷妖族至寶,難免會有所差池,遭來殺身之禍。

只有修為提高,封印住體內的兵器,才會有安全保障。

「不行,我必須要儘快提高修為,煉化這塊精石,這麼一直躲下去不是辦法。」

一念至此,慕炎咬咬牙,一口氣飛出了千里之外,暫時封印住玄武紫衣的氣息,開始煉化太古精石。

「只有依靠紫霞洞聖地內,道紋的力量,才能隔絕我的氣息。我必須想辦法混進去。」

神葯就在荒古禁地裡面,慕炎必須要得到他,只有暫時找到一處聖地提高修為,他才能有所行動。

「我體內有禁忌力量,也有帝兵護體,還有老人留下的浮屠印記,或許能夠抵抗住禁地的力量。」

暗暗下了決定后,慕炎便開始爭分奪秒的煉化精石。

龐大的精氣呼嘯而來,比平日里修鍊快了無數倍,再加上藥尊級別的丹藥輔助,東荒聖體素來修行艱難的阻礙,此時卻有些暢快起來,好像一條逐漸被拓寬的運河,水流逐漸的洶湧起來。

直到後半夜時,夜空上電閃雷鳴,金光閃耀,火焰鋪天蓋地而來,強大的力量簡直能崩天裂地!

太古精石內的力量,強大的超脫了想象,僅是煉化了一小角,慕炎便就突破了仙台四階,直達巔峰!

他懸浮在虛空之上,滿頭黑髮狂舞,雙目金光閃閃,體內雄厚的靈力,如金色的浪濤一般,怒號咆哮,自天際滾滾而來,快要撐爆他的身子。

眼睛一瞪,三米長的劍氣割裂了大地,溝壑縱橫,異常強大。

「這就是四階頂峰的力量么?果真不可同日而語……」

就在慕炎喃喃自語欣喜之際,天邊忽然飛來了三道身影,散發著濃烈的腥臭味,與此同時,一聲憤怒的咆哮,宛如炸雷:「混賬賊子,今日看你還能往哪逃!!」

聞言,慕炎眉毛一挑,轉過身子,燦爛的笑道:「今夜,小爺心情甚好,所以……正打算吃蛇羹慶祝一下呢!」

。 妖族弟子跋山涉水,追殺慕炎幾千里,如今終於見到他的真身,早就憤怒的無以言表,卻不料慕炎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更是讓他們火冒三丈。

「我要殺了你!!」

那妖族的男子,目齜牙咧,直接拔出了手中的長劍,正是先前將慕炎擊上的那把寶劍,帶著濃濃的怒火,朝著慕炎凌空劈來。

「哦,真是一把好兵器!」

慕炎眼睛一亮,忍不住讚歎,隨即凌空飛起,展開雙臂,仙台四階的靈力完全爆發了出來,金色的浪濤呼嘯著從背後湧出,可謂壯觀。令身後那兩位妖族女子,微微色變。

「他竟然變強了!!」

「氣息比之前雄厚了許多倍,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能突破?」

兩位妖族女子有些驚詫,紛紛猜測慕炎的來歷,能有如此力量的年輕人,或許是某個聖地的弟子。

「二哥小心,他體質有問題!!」


身後一位女子驚呼道,她的眼睛漆黑,顯然具備特殊的能力,看出了慕炎的寶體,褶褶生輝,堅不可摧。

「我不管有什麼問題,他今日必須死!!!」

血色長劍凌空劈下,彷彿能將夜空割接。慕炎褻瀆妖族聖女,已經令整個妖族震怒,如今終於追到他,自然絕不能放過!

「誰死還不一定呢!」

慕炎直接飛起,抽出一隻巴掌,變作爪狀,朝著那血色長劍狠狠的拍了過去,像是拍蒼蠅一樣,想要將它一巴掌拍碎。

「真是可笑,莫非你自大的能對抗我妖族神兵!」

那人面露不屑,冷笑一聲,朝著慕炎的肩膀重重的劈下,先前他一劍將慕炎斬傷,追殺的他如喪家之犬,自然沒把他放在眼中!

「以前或許不行,不過現在我想試試……」

轟——

話剛落下,慕炎直接大手一揮,炎火焚上熊熊燃燒,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重重的拍在了那血色長劍之上,剎那間地面迸裂,樹木成排粉碎!

血色長劍撞在慕炎金色的巴掌,卻宛如斬在了一塊神鐵上,發出鐘鳴之聲,劍鋒劃過手掌時,刺啦的聲音響起,帶著一串火星。這令三人的臉色同時大變。

「這怎麼可能!他竟然徒手擋下神器!!」

男子面色大變,腦子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便被慕炎用力甩飛了幾十米,血氣一陣不穩。

兩位妖族女子立馬縱身一躍,站在那男子身旁,看著慕炎褶褶生輝,通體金黃的身子,臉上布滿了凝重。

「你到底是何處聖地的傳人,為何要同我妖族作對!!」

女子朝著慕炎大吼,聲音異常響亮,想要暴露出慕炎的行蹤,怕出現什麼意外事故。慕炎體內的波動太詭異了。

慕炎怎麼會看不出來,冷笑一聲,說道:「不用擔心,我無門無派,只是一介散修,沒有別的不良愛好,唯獨喜歡吃蛇羹……」

「你……」

那女子氣的咬牙切齒,他知道慕炎力量強大,想必近幾日來定是有所突破,修為不可同日而語。

慕炎冷冷的看著他們,嘴角微微翹起,衣衫獵獵作響,滿頭黑髮向後倒甩,金色的光芒像是熊熊烈火一樣,將他映襯傲氣十足。

「前幾日,你們不是追我追的挺歡實的嗎,現在我站在這,你們怎麼不動了。」

十幾日的狼狽逃竄,令慕炎心中憋了一團火氣,本來也不是他的錯,搶妖族聖女的胸衣,也是為了討回點利息罷了。

「你不過仙台四階罷了,以為真的能抵抗我們三人嗎,今日你必死無疑!!!」

那男子面色冷落,充滿殺意,再度高高躍起,遠退天邊,再度朝著慕炎劈了下來,他知道慕炎肉體強大,決定用修為鎮壓他!

「二哥,我來助你!」

其餘二人女子也出手相助,化為兩道絢爛的長虹,三把同樣強大的兵器,散發著恐怖的波動,一齊朝著慕炎斬了過來。

「人類,今日就讓你看看我們妖族真正的力量!」

一位女子仰天大吼,臉上布滿了鱗片,泛著青色的光芒,綠油油的眼睛下,伸出了一條細長分叉的舌頭,她張嘴吐出了一張黑白相間的大網,散發著一股濃烈的腥臭味,將慕炎的身子包裹起來。

「我去,你是蜘蛛俠啊,還會吐網,這麼臭!!!」

慕炎神色一變,惡臭襲來,令他皺起了眉頭,濕噠噠的大網將他包裹起來,很妖族聖女之前的手段相似。

「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何能掙脫我的蛇網!」

三人一起控制的兵器,朝著被困的慕炎打了過來。

「那你有眼福了……」

轟——

一團透明狀的火焰,突然爆發了出來,直接將那大網迸裂,而後化為一堆灰燼。

金色的拳頭劃過天際,像一座巨大的山嶽,劃過了夜空,震得空氣噼啪作響,當場就把一把神兵砸飛了出去,宛如一支箭羽,嗖的一聲插進了大地中!


眾人面色一變之際,皆紅著眼,咬著牙,大怒道:「給我死!!!」

轟——

其餘兩把神兵,重重的轟在了慕炎的胸膛,當場就把他砸飛了出去,身子像一顆炮彈一樣,砸進了地面數十米深,煙塵衝天而起。

男子臉上布滿了凶戾之色,看著地面,冷笑道:「我看你還怎麼嘴硬……」

地面溝壑縱橫,神兵巨大的力量,決計會把慕炎轟成肉醬,必死無疑!

「那你可得好好睜大眼睛了……」

那男子話音剛落,突然一句低沉的聲音傳出,還未等眾人行動,慕炎金色的拳頭已經從地面沖了上來,像一顆金色的流星一般,速度快到了極致。

「你……」

男子陡然色變,想要後退已然來不及,拿著兵器倉皇抵擋,可是怎能擋住這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拳!

轟——


噗!

沉悶聲響過,那男子嘴裡突然噴出了一口鮮血,手臂被完全震裂,血肉模糊。慕炎還不罷休,身子再次加速,一腿掃過,巨大的力量將他打進了先前的深坑中,身子骨多處斷裂,十分駭人。

血色長劍被慕炎抓在了手心,來回撫摸,忍不住讚歎:「真是一把好劍!」

這時,那兩位女子才看清楚,慕炎身上真是穿著玄武紫衣,才能抗下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還怎麼打?對方簡直就是人形蠻獸!


「你竟然敢打傷我妖族的弟子,你就不怕挑起兩族的戰爭嗎!!」

一位女子遠遠退開,出言震懾慕炎。

慕炎搖了搖頭,道:「我這是在自衛呀。拜託,是你們妖族弟子,跋山涉水,追殺了我幾千里,追殺的很爽是吧。」

「那是你偷盜妖族至寶在先,難道不是嗎!!」

兩位女子相互交換了眼神,想要震住慕炎,藉此等待援兵。

可不料,慕炎直接揮了揮手臂,道:「不不不,我可沒有偷盜你妖族至寶,這是聖女送給我的定情信物,她親手脫下來的呢!」

「你……」

二人氣的咬牙切齒,她們的心思慕炎怎麼能不清楚,當下一步踏前,舉起血色長劍,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不要白費力氣了,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給我拿出來,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拒絕,不過……」

說到這,慕炎看著她們高聳的胸脯,渾圓的豐臀,有模有樣的舔了舔嘴唇,猥瑣的笑道:「到時候,我可就不敢保證會不會採取特殊的手段了……沒錯,你們可以當做我是在打劫……」

。 聽到慕炎的話,兩位妖族女子又羞又怒,卻又一時不敢妄動,生怕慕炎真的會做出什麼事,氣的將牙齒緊緊咬著。

「我妖族同人類,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如今這樣做,難道真不怕成為兩族的罪人嗎!!」

一位女子,面色赤紅,想要暫時拖延時間,出言嗔怒道。

先前慕炎所展示出來的力量,已經令她們震驚,妖族肉體素來以強悍著稱,卻抵不過他的一拳,況且還有玄武紫護體,根本奈何不了對方!

「你不用給我戴高帽子,我做什麼事我心裡清楚,有本事你就出去宣揚啊。」

妖族聖女爭奪慕炎體內寶貝在先,才會在他手裡栽了跟斗,如今他們的這般威脅,對慕炎沒有絲毫作用。

要是那妖族敢來真的,慕炎直接將那胸衣晾出去,想必那些聖地的年輕弟子們,肯定會按捺不住,到時候,妖族的臉就丟盡了,他們自然清楚。

「我勸你還是認真想清楚了,不要逞一時英雄,冒犯我妖族的下場,你不會不明白,現在想要緩和一下關係還來得及……」

另一位妖族女子,對著慕炎一邊說,一邊不著痕迹的握住了兵器,腳步微微後退,聲音洪亮,想要引起妖族弟子的注意。

「別白力氣了,妖族弟子能飛到這來,怎麼也得半個時辰,你們還是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好好補償一下我這十幾日以來受到的傷害。」


慕炎揶揄道,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十幾日的逃亡之旅,令他險象迭生,若不是身子骨結實,早就被折騰死,怎麼也不能饒了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地面一陣晃動,成排的樹木倒下,巨大的頭顱鑽出地面,像一座巨山,一下子將慕炎從天上拍了下來,力量非常大,打的慕炎頭昏腦漲。

「人類……可惡的人類!」

一隻偌大的蛇頭,探出地面,青色的鱗片像一把把刀子一樣,那兩雙燈籠大的雙眼,惡狠狠的瞪著慕炎。

兩位妖族女子同時驚呼道:「二哥,你……」

先前受傷的妖族男子,徹底發狂了,露出了本體,巨大的青色蟒蛇,像一條巨龍一般,騰空而起,張著血盆大口,咬向慕炎的身子,想要將它吞掉。

「咳咳……這大傢伙的力氣還真不小!」

慕炎倒在地上咳嗽兩聲,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忍不住暗暗心驚,妖族的力量,確實強橫。

「二哥,我來助你!!」

身後兩位女子面色一喜,見慕炎受了傷,精神大振,再次催動著手中的寶貝,朝著慕炎斬了過去,整片夜空被五彩光芒覆蓋,非常奪目!

「不要放走他,一齊合力將他殺掉!」

他們猜測慕炎肯定是聖地的傳人,絕對不能留他活口,妖族神兵重新掌控在手上,打向慕炎的頭顱。

「哼!你們以為這樣就能留下我嗎!」

慕炎將長劍插在地上,縱身飛起,整個身子變得金光閃耀,眼眸中無數的劍氣,宛如流星雨一般,盡數的爆發了出來,直接將他們的兵器擋了下來。

獨孤世家的劍術奧義,被綻放的淋漓盡致,勢不可擋,令那蟒蛇也是微微吃驚。

「去死吧!」

巨大的蛇頭一下子竄到了慕炎的跟前,巨大的力量撞在了他的胸口,反震之力異常兇猛,打算就此除掉他!

可是慕炎也不是一般人,體內發出一聲顫音,吞噬帝兵的力量突然湧現,一股毀滅之力,像是無堅不摧的魔器,凝聚在拳頭上。

慕炎右腿一撤,口中大喝一聲,用力打出了這勢猛力大的一拳,「轟」的一聲炸響,將那蛇鱗成片迸裂,鮮血直流,青色蟒蛇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趕緊扭動著身子,急忙想要後退。

其餘兩位妖族女子口吐鮮血,瞠目結舌,難以置信慕炎的力量竟然這樣恐怖。

「趕緊逃,他體內有詭異!」

一位女子朝著地面大聲喊叫,令那青色大蟒蛇心聲懼意,打算逃跑。

多日來的逃亡,差點死去的慕炎,又怎麼會輕易放他們離開。

宛如夜空上一聲炸雷響過:「給我回來!」




lixiangguo

萬法殿是不能夠在裡面修行神通之術的,只能在裡面挑選,不然你要是來個勁學以致用直接把萬法殿裡面的秘籍都給轟沒了。

Previous article

而且在他的脈絡中符文閃現,那無數隱晦不明的符咒發出奇異的光芒,光芒中映射出腦海中的畫面。————「不見混沌命脈不開,不遇玄黃天脈難成,玄黃混沌齊顯時,大地脈終自成。」一種透露出不盡滄桑的莫名語言,彷彿歷經無數歲月,滿含洪荒氣息,猶如一種咒語在黎天兒畔作響。但是黎天卻能明白意思。雖然聽不懂,但是它卻有著魔力讓黎天能夠明白他要表達的什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