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此一來,母子感情極好……

贏晝生母孃家沒什麼人了,況且,他養在董皇后膝下,自然不會再認一個親母族。

董家,就是他的母族。

這個董鋒,就是董家子弟。

太上皇在時,天家外戚以白家爲首。

董家是個有眼力的,雖同爲後族,但與白家相比,董家的表現就如同一個小媳婦,中規中矩,甚至是窩窩囊囊。

可是如今太上皇駕崩了,白家又被隆正帝派賈環殺了個乾乾淨淨。

這個時候,董家終於結束了蟄伏期。

而且,當初隆正帝落魄時,董皇后沒少從孃家要銀子,接濟他這個窮酸皇帝。

如今,也該到論功行賞的時候了。

賈環聽說過,董家家主,當今國丈董殿晨如今爲內務府大臣。

而贏晝又分管內務府,董家子弟在他手下做事,也說的過去。

至於爲何這般中二……

說窮人乍富有些過了,但小媳婦當了太多年,如今終於能伸展手腳了,張揚一些,也說的過去。

只是……

“你看我幹什麼?”

賈環莫名其妙的看着董鋒眼神神祕的盯着他,問道。

贏晝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董鋒一眼……

董鋒面色一紅,乾咳了聲,道:“環哥兒,我有事……”

“你有事?你有病吧?”

賈環直言問道。

董鋒面色一沉,沉聲道:“什麼意思?”

賈環好笑道:“你爹站在這,也沒資格喊我一聲環哥兒,你算個什麼東西?”

董鋒怒急,面色陡然漲紅,就要發怒,卻被贏晝厲眼看住。

這傢伙也不是一個完全沒腦子的,知道這個場合不適合惹事,只得壓住心裏的怒火。

贏晝對賈環解釋道:“環哥兒,父皇之前接見過表兄,誇了他好些。表兄也喜歡經濟之道,還頗有孝心,孝敬過父皇母后好些銀子,後來因爲白傑眼紅他的生意,搶奪了去後,父皇不願惹太后生氣,才讓表兄收了手。

如今我掌着內務府,正要做一番事業,所以就請了表兄來幫襯一二。

想來表兄也只是想和環哥兒你親近親近,纔沒講那些俗禮。”

賈環點點頭,笑道:“原來如此……不知尋我有何貴幹?”

永墮黑暗靠近你 那董鋒被贏晝看了兩眼後,面色恢復了正常,擠出一抹笑容,看着賈環道:“寧侯,在下想同寧侯談點生意……”

“生意?什麼生意?”

賈環呵呵笑道。

董鋒指了指一旁矮几上的精美磁盤,笑道:“就是它,白瓷!”

賈環無所謂道:“這個啊……這個我已經和陛下談過了,按照玻璃的行情去辦就是了。”

董鋒連連搖頭道:“寧侯太過小氣了些……”

賈環呵呵道:“九比一分賬,內務府九,賈家一,也叫小氣?”

董鋒有些自得的笑道:“那是姑父他們不大理會這些事,才讓寧侯佔了大便宜。都中這般分成,看起來是內務府得意了,可是相比於神京城,江南的買賣纔算大頭。那裏,卻都讓寧侯一家吃了!”

賈環想了想,道:“也有道理,那董大人以爲,該如何辦?”

董鋒笑道:“寧侯放心,內務府絕不是貪得無厭的人,都中的生意,就還這麼辦,但江南的,就不用九比一分賬了,七比三就好。”

賈環笑了,道:“這白瓷,是我賈家的產業,從生產到銷售,都是由賈家一手操辦。結果你來佔大頭?”

董鋒有些不高興了,道:“誒,寧侯,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誰不知道寧侯你最忠君愛國,爲君父分憂難道還要計較這些?大局!你得考慮大局!”

賈環點點頭,笑的愈發燦爛,問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說着,又看向贏晝,依舊笑的燦爛,道:“你的意思?”

贏晝乾笑了兩聲,道:“環哥兒,我這不是才掌內務府嗎?整日裏看父皇爲了國庫空虛擔憂,所以就想做出一番大事業。環哥兒,你可一定要幫我啊!”

賈環呵呵笑道:“殿下,剛纔董鋒叫我環哥兒,我怎麼回答他的?”

贏晝聞言一怔,眨了眨眼,回憶了下,道:“你說……你爹站在這,也沒資格喊我一聲環哥兒,你算個什麼東西?”

賈環燦爛笑道:“對啊,你算個什麼東西?”

贏晝聞言,面色陡然漲紅。

不過他還沒發作,一旁的董鋒就如同被人殺了爹一般,厲聲道:“賈環,你好大膽,竟敢辱罵皇子!你以爲你是什麼東……哎喲!”

“啪”的一聲後,董鋒在衆人注目下,整個人被一耳光扇的倒飛出去,又重重摔落在地。

整座含元殿內一片安靜。

都是老油條了,誰也不願在這個時候惹事。

牛繼宗溫嚴正等人都在各自的席位上安靜的坐着,偶爾低聲交談幾句國事。

對後面的勾當充耳不聞。

如今的賈環,根基已壯,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需要他們隨時呵護的瘦小孩童了……

賈環雙手環抱胸前,無視贏晝難看之極的臉色,一步步走向賴在地上吐血,怨毒看着他的董鋒。

走到跟前後,在無數人或明或暗的注視下,又一腳踹在肚子上。

董鋒在光滑的金磚地面上,滑出了老遠,不怎麼動彈了。

賈環這收了手,冷笑一聲,清冷的聲音迴響在含元殿宏達的空間內:“我賈家滿門富貴,都是賈家歷代男兒,用鮮血和性命,在沙場中拼殺而回的。

我賈家的財富,也是賈家用正當的手段,乾乾淨淨賺取來的。

當初之所以要將玻璃生意的紅利分九成給內務府,只是因爲本侯在龍首宮看到宮殿簡樸,才起了孝心,孝敬給太上皇的。

但,這不是義務!

董鋒,本侯再問你一句,你算個什麼東西,張口就要拿走一大半?

爲君父分憂?

好大的名頭!

爲了給陛下解難,我們武勳將門認購了一千萬兩國庫國債,賈家傾家蕩產,除了宗祠祭田外,連田莊都賣了個乾淨,湊出了五百萬兩。

所爲者何?

就是在這裏聽你繼續來勒索我賈家的財產?

若非看在皇后賢明,待本侯不薄的份上,我今日必當場斬殺你這佞人於此。

腌臢蠢貨,趕緊滾回家去,不要再在外面,再給皇后丟人現眼了!

真想要搜刮我賈家銀財,儘管拿着刀斧來搶就是。

本侯等着你!”

“噗!”

本就奄奄一息的董鋒,聽聞此言後,再也無法承受比身體打擊更嚴重的心理打擊,一口血噴出後,昏了過去。

他昏的倒是乾脆,卻讓一個人的處境,愈發尷尬,也愈發難看。

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誰都知道,董鋒背後站着的是哪個,他又是在替哪個做事。

賈環一番話與其是在教訓董鋒,不如說是在教訓他背後那個。

那一耳光和一腳,雖沒真個打在背後之人的臉上,ww.uuanshu&#46)卻遠比打在臉上還疼。

贏晝一張圓臉如同在滴血,今日,他這張臉生生被人踩在地上,還用腳狠狠的呲了呲。

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賈環打完人說完那番話後,竟大步離開了。

他,走了!

不止如此,隨着賈環的離開,牛奔、溫博、秦風、諸葛道、蘇葉、塗成、馬剛等等,一大票威名赫赫的將門虎子,全都起身,跟隨離去。

武勳行列,生生空出了一片空地。

刺眼之極。

而從始至終,牛繼宗等人,都沒有發言。

但,這就是一種默許!

贏晝臉上的紅色漸漸消退,變得有些蒼白。

他搞砸了。

從隆正帝那裏好不容易纔爭取到的一次露面的機會,就這樣被他搞砸了。

想起那張冰山一眼的黑臉,贏晝臉上漸漸恐慌起來,還有,說不出的委屈。

他的確是想讓賈環幫他一把,他也知道這件事做的不地道。

可是,他並沒有想白佔賈環的便宜啊!

等到他成了太子,日後當了皇上,難道還不能補償賈環的損失嗎?

無奈隱婚:小叔叔請自重 卻不想,此子竟這般,不識擡舉,囂張跋扈!

贏晝細眸裏,浮起一抹怨恨。

只是,沒等他將怨恨加深,就又被恐懼代替。

他看到一道明黃身影,出現了在丹陛御道上,眼神森冷暴怒的看着他。

……

ps:今天網出了問題,晚了些。另外,昨天章節裏,邢蚰煙應該是和王世清一夥兒的,還有蜀中侯的爵位,因爲換電腦時出了問題,大部分資料全都丟失了,真真是痛不欲生。

(未完待續。) 手機閱讀點這裏

"(”)""()

“你們出來幹什麼?”

賈環莫名其妙的看着興高采烈的牛奔等人問道。品書

牛奔聞言一怔,道:“靠,你不是要走嗎?我們當然跟着一起走了。”

語氣有些責怪,這種問題還用問?

賈環莫名道:“誰說我要走了?”

牛奔傻眼兒了,溫博皺眉道:“那你出來幹什麼?”

賈環道:“之前在好漢莊喝多了,這不是一肚子尿嗎?我出來撒尿……”

“我艹!”

一羣相熟的衙內們差點炸了鍋。

秦風都忍不住笑罵了聲後,道:“我們也是。”

“對對對,我們也出來撒尿!”

“哈哈哈!”

正是熱血貪玩時,聽說這麼有趣的事,豈有不鬧騰的?

剛纔真是讓他們過足了癮!

如今都衙內圈們,賈環差不多是公認的精神領袖。

傳說一堆一堆的,但大都是傳說。

只有極少數人,才親眼見過他的牛逼之處。

直到剛纔,他們才親眼見識了都第一衙內的風采。

那可是炙手可熱的皇子啊,臉都快被打腫了。

還有一個,也是皇后的孃家嫡親侄兒,在含元殿這樣的地方,說打打,嘖嘖嘖!

再想想他們自己,出門前家裏所有的親長都千叮嚀萬囑咐,萬萬不可在宮裏造次失禮。

各種規矩教導了千百遍。

教的他們都不由自主的緊張不已。

可看看賈環這番做派,哈哈,沒說的,過癮!

賈環無語的看着近二十個少年,要同他一起撒尿,道:“場面應該很壯觀!是不知道坑夠不夠……”

“哈哈哈!”

衆人聞言,又是一陣鬧騰。

引來站崗執勤的御林軍紛紛側目。

“寧侯,寧侯……”

正當賈環帶着一票弟兄滿宮城找廁所時,後面一身着大紅太監蟒袍的老頭氣喘吁吁的追了來。

看到此人,一羣鬧騰的衙內們頓時安靜下來。

蘇培盛!

如今皇城內監第一人!

放在以前,是樑九功的地位。

這樣的潛邸舊人,沒有誰敢輕易得罪。

賈環似笑非笑的看着在那做勞累狀一臉焦急的蘇培盛,道:“老蘇,過了啊,以你的身手,算和匹大洋馬賽跑,都八成能跑贏。”

蘇培盛聞言,抽了抽嘴角,苦笑道:“寧侯啊,您這是……好端端的,大好的日子,您這是鬧的哪一齣啊?”

賈環冷笑一聲道:“蘇公公,該不會是你給他們出的主意,來敲詐我的吧?”

蘇培盛跳腳道:“這話是怎麼說的,這話是怎麼說的?我蘇培盛,是那麼沒眼睛的人?”

賈環抽了抽嘴角,道:“老蘇,過了啊,你這也太浮誇了些。”

蘇培盛賠笑道:“寧侯,這件事您再也別提,多少給陛下存些體面。真真是……”

“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你拉着我做什麼?”

賈環見蘇培盛說着話拉着他的袖子不鬆手,正色道。

蘇培盛壓低聲音道:“小祖宗誒,你可千萬別出宮啊!快回去吧,不然陛下的臉面都掉完了!您這是要鬧哪一齣啊!!”

賈環眨了眨眼,道:“誰說我要出宮了?我們這一夥子要去如廁,又叫出宮,又叫更衣!蘇公公你來的正好,快來指點一下,宮裏的御屎臺在哪兒?我們哥兒幾個都快憋不住了!”

lixiangguo

臣首先談談這個絲,絲由蠶出。但是蠶卻分為兩類,南方曰桑蠶,北方曰柞蠶。前者食桑葉,後者食柞葉;前者家養,而後者放養。

Previous article

龍泉山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